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八十一章她是我馬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一章她是我馬子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二十分鐘后,三人筋疲力盡的癱軟在擂台中央,彼此對視著,大笑著。

對於下面觀看的小弟們,這二十分鐘無疑是精彩的,堪比看了一場武打大片!

當擂台上三人倒下的一刻,健身房中轟然爆發出吶喊聲:「風哥!天哥!默哥!威武!威武!威武…」

蕭風緩緩坐起,看著被汗水打濕的擂台,舔了舔發乾的嘴唇:「你們感覺怎麼樣?」

林默和火天也坐起,互相倚靠著,眼睛和臉上,湧現的儘是興奮之色。

「很好,很強大1火天的眼睛和暴露的血管也恢復原樣。

「剛才的二十分鐘內,我感覺自己的實力翻了一番有餘!阿風,是那顆藥丸的作用嗎?」林默環視四周,壓低聲音問道。

蕭風不易察覺的點頭:「嗯,是的!稍做休息,我們回去再談。」

火天和林默都知道,這種藥丸恐怕是一種禁品,也不適合再這裡大加談論。不是他們不相信這些天門的兄弟,而是人多嘴雜,不得不防。

「媽的,阿天,你打得老子後背痛死了。」蕭風摘掉手套,揉著後背的淤青。

不得不說,吃了瞬丸的兩人,已經能讓蕭風出全力來對付了!

尤其是林默,他平時的實力,雖然不算很強,但在煞風中,也能排進前二十了!實力翻一番,那和倒八眉應該差不多,甚至更強悍一些。

再加上火天,平時戰鬥力不弱,吃了瞬丸的他,也能帶給蕭風一絲威脅的感覺。兩人一起上,前後夾擊,倒也讓蕭風吃了不少虧。

別忘了,蕭風沒有吃瞬丸,實力更是強盛時期的一半,在煞風能排進七號就不錯了。當然,如果蕭風想殺火天兩人,其實費不了多少勁。不過這是發泄,也沒有那些致命的重手,只憑拳頭硬碰硬。

蕭風觀察了良久,見兩人沒有要暈過去的徵兆,不僅心裡鬱悶,差別怎麼就這麼大呢?自己吃了瞬丸,實力雖然強了,但藥效只有10分鐘左右,藥效一過就暈菜,真是夠讓人蛋疼的!

「走吧,別坐著了。」蕭風說完,從擂台上站起來。

三人摘了手套,穿上鞋后,又鼓勵了幾句天門小弟們,這才返回辦公室。

剛進辦公室,火天就迫不及待的問道:「這種藥丸是什麼?哪裡可以買得到?你身上還有嗎?」

蕭風理解火天的心情,當初他看到瞬丸時,也是欣喜若狂的。不過,他沒有回答火天,而是仔細問著兩人的反應。

「除了全身乏力,用不上力氣外,沒什麼其他感覺。」

林默也點頭:「嗯,我也是這樣。」

蕭風更鬱悶了,心裡琢磨著,難道是因為體內的病毒沒有解,所以跟他們不一樣?除了這個理由,他實在想不出什麼其他的了。

「這種藥物,叫瞬丸,是日本某研究所研製的。上次去地下工廠,被我偶然得到。」蕭風解釋完,想了想,對兩人說道:「等明天,我會給你們幾顆。以後萬一遇到什麼難纏的敵人,可以吃了,增強一時的實力,應應急。」

蕭風對手下,向來都是大方的很。何況,火天三人不是手下,而是他的兄弟!

黑道,是世界上十大高危職業之一,號稱一腳踩著鬼門關,一腳踩著監獄。

蕭風給兩人瞬丸的意思,是讓他們以備不時之需的。萬一哪天真的陷入困境或怎麼樣,一顆瞬丸是能救命的!瞬丸雖然珍貴,但遠遠沒有兄弟的命珍貴。

火天和林默聽蕭風這麼說,也不再說什麼,點點頭。

「明天出去玩,都做好準備了嗎?」蕭風話題一轉,笑著問道。

火天看了眼林默,咧咧嘴:「我們大老爺們,其實沒什麼好準備的。倒是趙夢和小葉,出去逛街買零食去了。」

林默臉上湧現出溫柔:「女孩子都這樣。」

「對了1火天猛地想起什麼,盯著蕭風:「風哥,你還沒說說,你和慕容雪是什麼關係?」

蕭風知道,用『她是我表妹』的理由,可騙不住這兩個發校更何況,男人的小小虛榮心,也不想瞞著什麼。「你們想知道?」

「嗯嗯。」火天點點頭。

蕭風盯著火天:「火天,我忽然發現,你丫的比張羽還八卦啊!你看看木頭,好好學著點1

「別廢話,趕緊說1林默皺眉怒道。

「額。」蕭風無語,換了副得意洋洋的笑臉:「如果我告訴你們,慕容雪是我馬子,你們相信不?」

「不相信。」火天和林默搖搖頭,異口同聲的說道。

「……」蕭風怒了:「我擦,你們不相信我的魅力?我沒騙你們,慕容雪真是我馬子1

「那林琳呢?」林默打斷蕭風的話,看著他問道。

蕭風擺擺手,吹噓道:「男人嘛,沒個三妻四妾,那還叫男人?林琳是東宮皇后,慕容雪是西宮貴妃。」

「那你是皇上?」

蕭風打了個響指:「沒錯,哥就這麼打算的!等哥有錢了,就去買幾個島,建立屬於自己的王國!嗯,我當皇上吧。」

「……」火天和林默都不說話了,他們已經完全被蕭風的話給驚呆了。

買島?建立王國?這,這是天方夜譚嗎?他們只是混在黑道討飯吃的黑道分子,對於這種事情,自然是不敢想象。

「哎,你們瞪著我幹嘛?」

「你沒說胡話?你以為建立一個國家,是建立一個幫派嗎?有人有錢就能拉起大旗?」火天瞪眼問道。

蕭風點點頭:「沒錯,差不多少!只要你有錢有人有武器,建立個國家,比建立一個幫派難不了多少,真的,相信我1

「我相信你個鬼1火天翻個白眼,也就把蕭風的話當作了玩笑話了。

蕭風又說了幾句建立國家的計劃,這才把話題重新回到了慕容雪的身上:「我偷偷告訴你們,這女人有潔癖。」

「啊?真的假的?她不讓你碰?」

「草,怎麼說話呢?難道老子很臟嗎?」蕭風瞪眼怒道。

「額,我不是那個意思。」

蕭風又吹噓了幾句,生怕兩人不相信,掏出手機撥給了慕容雪:「喂,親愛的。」

「……」那邊儘是沉默,估計慕容雪被嚇著了。

「你在幹什麼呢?」蕭風說到這,把聲音放在了免提上,

「我,我在看視頻。」慕容雪美妙動聽的聲音,清晰的傳了過來。

蕭風得意的看著火天和林默,那意思是說,看到了吧?老子是真的再給慕容雪打電話,不是對著手機自言自語呢!

「看什麼視頻?」

「在美食街的視頻。」

蕭風點點頭,隨口問了句:「哎,你說是我帥呢?還是鷗信軒帥?」

「……」那邊又沉默了。

火天在旁邊做出口型:「她和鷗信軒才是金童玉女,你省省吧1

「你比較帥。」慕容雪的聲音,終於從那邊傳了過來。

蕭風笑了,得意的笑了,示威的笑了,對火天豎起一根中指后,又和慕容雪隨意聊了幾句后,掛斷電話。「小子,怎麼樣?」

「你強,我對你很佩服。」火天認輸了,豎起拇指。

「我鄙視花心的男人。」林默冷冰冰的說道。

蕭風聳聳肩:「我不是花心,ok?這是博愛,你懂不?算了,你這根木頭,是不會懂真男人的博愛的1說著,看了眼腕錶:「我得走了,明天八點鐘,別墅門口集合。」

火天和林默把蕭風送出地獄火,等蕭風開車離開了,火天依舊不相信:「木頭,你說風哥,真的泡上了慕容女神?」

「你猜。」林默說完,轉身走了。

火天翻個白眼,我能猜到還問你啊,真是根木頭!搖搖頭,追上林默,進入地獄火。

蕭風回到別墅的時候,林琳已經下班,正在廚房中做飯。

客廳中沒人,電視上正演著無聊的肥皂劇,不知道剛才是誰看的。

蕭風換了鞋,輕手輕腳的走進廚房,從後面抱住了正在忙碌的林琳。他回來的路上,已經想過了,不想和林琳再冷戰下去,沒必要的。

「氨,林琳嚇了一跳,剛準備掙扎,就聽蕭風的聲音響起:「小丫頭,還在生我的氣嗎?」

林琳安靜下來,低下頭,臉蛋紅撲撲的,輕聲道:「我沒有。」

「呵呵,真的嗎?」蕭風在林琳白裡透紅的臉蛋上輕啄一口,轉正她的身體,笑了笑:「我和你一起做晚飯吧。」

林琳抬起頭,看著蕭風的臉,搖搖頭:「不用,我自己來就好,你出去看會電視,一會就好。」

蕭風被林琳推出廚房,上樓去轉了圈,回房間找出四顆瞬丸,放在一個盒子中,準備明天交給火天和林默。不是他小氣,而是瞬丸不能吃多了。荊老說過,如果一次服3顆以上的瞬丸,那葯勁過了,身體內的神經以及毛細血管都會爆裂,重則死亡,輕則全身癱瘓。

大概十分鐘左右,虛掩的門被推開,林琳從外面進來。

「風哥,下去吃飯了。」

蕭風站起來,走到林琳面前,看著她嬌嫩的臉蛋,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小丫頭,我想吃…」

「吃什麼?」林琳抬頭,疑惑的問道。

蕭風一把抱起林琳,蕩漾的笑著:「吃你1說著,踢上門,向著大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