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八十二章血玉鳳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二章血玉鳳凰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餐桌上,林琳低頭吃著米飯,臉蛋紅撲撲的,時不時用餘光掃視著蕭風。

對於剛才房間中的事情,她現在想起來,都忍不住陣陣嬌羞,風哥真是壞死了,搞得自己好疼埃

蕭風注意到林琳一粒一粒的吃米飯,看那嬌嫩紅唇一張一合,忍不住心中一盪。

兩人目光碰撞,林琳趕忙低下頭,不敢再去偷瞄蕭風,紅雲遍布俏臉,甚至白皙的脖頸都被染上了紅色。

蕭風也扒了幾口米飯,放下飯碗,輕咳一聲:「幾位美女,你們都請好假了嗎?」

丁丁自從回來后,除了窩在房間中研究古董外,就沒看她干過什麼正事兒!當然,如果說欺負蕭風算是正事兒的話,那她每天都很忙了。

當初對於出去玩,她是舉雙手贊成的,這會也最先開口:「我很期待。」

火舞剛準備張嘴,就被丁丁搶先說了,怒瞪她一眼后,也對蕭風笑道:「學校那邊,我已經打好招呼了。風哥,明天第一站,我們去哪?」

因為路線什麼的,都是蕭風設計的。他也想給眾人個驚喜,所以事先沒有告訴幾女,只等明天到了再說。

「佛曰:不可說1蕭風神秘的笑著,裝模作樣做了個佛家單手禮。

「切,小氣。」火舞翻個白眼,也就不再多問什麼了。

蕭風笑了笑,抬頭看著張雪:「小雪,我已經給你班主任打電話,請了幾天的假。哦,對了,他也會來參加的。」

「哦。」張雪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蕭風又看向埋頭吃飯的韓爽,猶豫一番,也沒敢多問什麼。這娘們心情不佳,還是別自找沒趣的好。

至於林琳,剛才在樓上深度交流過了,也不用再問,免得刺激了韓爽,把她搞成『韓不爽』。

吃完飯,蕭風放下碗筷,拍拍屁股閃人了。

別墅中女人多,就這麼點好處,收拾飯桌刷碗的事情,輪不到他一個大男人來做了!即使是火舞,也養成了飯後洗碗的好習慣。

蕭風坐在沙發上,手裡拿著遙控器翻了一圈,也沒找到什麼可看的節目。正當他無聊呢,鈴聲響起,一個名字跳動在屏幕上。

蕭風一喜,按下接聽鍵:「喂,龍莎,做出決定了嗎?」

「嗯,我請好假了,明天幾點鐘?」龍莎的聲音,清晰的傳了過來。

「八點鐘,鳳凰苑你知道不?嗯,你在大牌坊下等我就可以。」

「你現在上網沒?我有個圖片,想傳給你看看。」

「圖片?什麼圖片?」蕭風倚靠在沙發上,懶洋洋的說道。

「是血玉。」

「血玉?」蕭風猛地坐直了,臉上的輕鬆消失不見。「你等著,我馬上開電腦。用什麼傳?好,我記住了。」

蕭風掛斷電話,快步向樓上房間走去。打開電腦,登陸上企鵝后,點開后,輸入龍莎的號碼,添加好友。

『你速度挺快嘛/一串字元打過來,後面跟著一個笑臉。

蕭風嘴角翹起,敲下幾個字。『一般,圖片呢?發來吧。』

兩秒中左右,龍莎發來一張圖片,是一個通體血紅的血玉,鳳狀,做騰空飛翔之態。

蕭風目光猛地一縮,緩緩閉上了眼睛。

「血玉雕制了四大靈獸,其中有龍、鳳、玄武、麒麟。」

「隨侯珠、和氏璧,被譽為『春秋二寶』。血玉,不比這兩件差分毫……」

「這四件血玉,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當年秦始皇派遣李斯,親自打造一座地下宮殿,作為藏寶庫。」

「四塊血玉,就是指引尋找寶藏的線索和開啟宮殿大門的鑰匙……」

……………

荊老的話,一句不差的迴響在蕭風耳邊,讓他的心,漸漸加快了速度。

「血玉火鳳!這是血玉火鳳嗎?」蕭風睜開眼睛,盯著屏幕上的圖片,臉上湧現出興奮。

企鵝的對話框上,蹦出幾個頭像,儘是疑問的那種。隨後,一串字元過來:你在幹什麼?

蕭風搓了搓手,發現手心裡出了汗。當初他聽荊老提這件事情的時候,也沒認真當回事。畢竟,這是一個傳說,沒有人真正的進去過!而已,血玉玄武,血玉麒麟,這才湊起兩種。

血玉祖龍,血玉火鳳,不見蹤跡。也許在海底,也許在荒漠,也許在高山,也許在深澗……更也許,在歷史年輪的轉動下,已經玉碎毀掉了。

可是現在,血玉火鳳的出現,給蕭風帶來了一線希望!既然四寶其三出世,那最後一件祖龍,也許離出世不遠了吧?

湊齊四件血玉,到底會有什麼秘密?真的有寶藏?或者說什麼有意思的事情?荊老說得對,一切都不會是空穴來風!

蕭風雙手按在鍵盤上,飛快的敲擊著,打出一串字元:這件血玉在哪?

『在一個老先生身上,他過來想賣,但是價格不合適,又離開了!他臨走的時候,我要了個電話號碼。』

蕭風剛準備敲鍵盤,猛地想起什麼,拍了拍腦袋,自己是不是傻了?有手機不用!忙抓起旁邊的手機,找出通話記錄,回撥回去。

「喂,龍莎,你詳細的給我說說。」蕭風聽電話接通了,迫不及待的說道。

「在今天上午,一個打扮很斯文的老先生來賣這件血玉。收古董什麼的,都是經理親自過目的。他開了個價格,那個老先生不同意。」

「多少錢?」

「500萬。」

「然後呢?」

「那位老先生臨出門前,我想起你好像對血玉有興趣,就追出去留下了他的號碼。」龍莎輕笑著說道。

蕭風滿臉的感激:「龍莎,多謝你了!我對血玉,確實有很大興趣。」

龍莎報出手機號后,又和蕭風聊了幾句后,掛斷了電話。

蕭風把號碼存在手機上,想了想,決定撥過去問問。無論這塊血玉是不是荊老需要的,先買到手再說。

出乎蕭風意料的是,彩鈴竟然是慕容雪的歌聲。按照龍莎的話,對方是個斯文的老先生啊!看起來,慕容雪真是男女通殺,老少通吃啊!

「喂?」一個略微沙啞的聲音響起。

「您好,老先生。請問,您有一塊血玉要出售嗎?」蕭風很客氣,這種客氣在他的身上可不多見。

「嗯,有一塊。你是?」

「呵呵,我叫蕭風。老先生,我們能見個面嗎?」

「不可以。」

「額。」蕭風被一句話堵了回來,差點要跳起來罵娘了。

不過再一想,也算理解了。那塊血玉價值不菲,聚寶齋給了500萬都沒賣!貿然出來見面,萬一被綁架了怎麼辦?這年頭,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老先生,您別多想。」蕭風忙說了一句。

「我沒多想。」

「呵呵,那您可以告訴我,您想把血玉賣多少錢嗎?」

蕭風很佩服自己,咬著牙發出的聲音,都能如此的客氣!也許趙敏說得對,自己不演戲都可惜了!

「1000萬。」

蕭風暗罵,這老傢伙倒真能獅子大開口啊!雖然說血玉價值連城,但明顯這老傢伙不知道裡面的秘密,所以才會賣掉。

「老先生,這個價格,有點高吧?」

蕭風換了種語氣,準備往下砍價。尊老歸尊老,生意歸生意。他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該砍的價錢,必須得砍!

「有點高?哼,這塊血玉本身不值1000萬,也值800萬了!我把一塊隱藏著巨大秘密的血玉賣1000萬,你覺得貴嗎?年輕人,我想你應該知道血玉的真正價值吧?」

蕭風一呆,這老傢伙知道血玉的秘密?我擦,他腦子讓驢踹了?既然知道,怎麼會賣掉呢?

「老先生,你在說什麼,我不太清楚。」蕭風收攏心思,沉聲說道。

「不清楚?年輕人,在老人家面前,要懂得坦誠。要不是我在有生之年湊不齊四塊血玉,又正好缺錢,豈會把這塊血玉脫手?」

蕭風咬咬牙根:「老先生,我真的不懂你在說什麼。我喜歡收藏血玉,聽朋友說你那有,所以就打電話問問。」說到這,故意頓了頓:「1000萬,行,1000萬就1000萬1

「不好意思,我已經賣給別人了。」

蕭風聽著這位老先生悠哉的語氣,忍不住火沖腦門了。擦,你都賣了,跟老子說什麼廢話啊!不過還不能發火,忍著罵人的衝動,笑著問道「「哦,原來賣了!那您能告訴我,這塊血玉,您賣給誰了嗎?」

「抱歉,不能。唉,人老了,晚上就容易犯困。年輕人,我先睡了,再見。」那邊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

『嘟嘟』聲傳來,氣得蕭風差點把手機摔出去!奶奶的,這老東西太氣人了!要不是自己涵養好,換了張羽之流,早就問候他全家女性了!

蕭風冷靜了會,不敢拖延,迅速給荊老打去電話。當他告訴荊老血玉火鳳時,清楚的聽到茶杯落地的聲音。聽著杯碎的聲音,疼得他不斷咧嘴。

以前荊老對他說過,那套紫砂茶壺,很值錢的!一個小茶杯,不敢說買輛賓士,但買輛奧迪a4是沒問題的!唉,一個奧迪a4,就這麼廢了啊!

「小子,你再給我說一遍!詳細點1荊老激動的吼聲傳出,震得蕭風有些耳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