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八十五章和尚與美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五章和尚與美女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普禪寺,大雄寶殿。

經常去寺廟玩或者懂佛家常識的人,都理解『大雄寶殿』這四個字的含義,更知道它在寺廟中的重量!

大雄寶殿是整座寺院的核心建築,也是僧眾朝暮集中修持的地方。大雄寶殿中供奉本師釋迦牟尼佛,以及十八羅漢,三大菩薩等佛像。

逛寺廟,大雄寶殿是必去之所。通常,也是整個寺廟人流量最多,最熱鬧的地方。

普禪寺的大雄寶殿,此時熱鬧非凡。不過這種熱鬧,可不是遊客來參觀的熱鬧,而是有熱鬧可看。

大殿的左側,火舞俏臉含煞,雙手叉腰,怒瞪著面前的中年和尚:「你再給我說一遍!信不信,老娘今天大耳光抽你1

「阿彌陀佛。女施主,你來寺廟,是來燒香拜佛,而不是找貧僧麻煩的。剛才的事情,就算了吧。我送你一炷香,你去點上,佛祖會保佑你的。事情翻過去,行嗎?」中年和尚的聲音不大,用商量的語氣問道。

「禿驢,我警告你,少他媽跟老娘來這套,也別跟我提佛祖!就憑你們的德行,佛祖不會保佑你們這些禿驢1火舞乾脆指著和尚鼻子罵道。

火舞一口一個禿驢,中年和尚以及身後幾個年輕和尚臉上都浮現出怒色。想必,他們從沒有遇到過這種難纏的角色。

說起來,今天的矛盾衝突倒有些好笑,甚至換做其他人,就不會有這種衝突了。偏偏,火舞是無神論者,什麼佛祖上帝真主的,在她的眼裡,就是一稱呼而已。再者,咱火舞妞,可不是乖乖女,從小到大,打架逃課、罵人勒索搞女同,就差殺人放火了。

眾女進了大雄寶殿後,火舞見林琳虔誠的跪著祈禱,她也湊到旁邊去偷聽,想聽聽她祈禱什麼呢。為了不引起注意,她也就跪在了蒲團上,豎著耳朵聽。

火舞聽了會,算是聽明白了,原來林琳是在為風哥祈福。她默念的,都是『佛祖保佑風哥平安;風哥有時候會殺人,不過他殺的都是該殺之人,能挽救更多的人,佛祖勿怪;只要能保佑風哥,以後初一十五,我都會吃齋的…』等話。

火舞心中感動,難怪風哥會這麼愛她,原來她付出的也很多。又想到自己,似乎真的沒為風哥做些什麼,心裡一陣黯淡。她決定,也學林琳的樣子,祈禱一番,只要風哥平安無事,那明年這時候,自己就真心信佛等等。

火舞剛準備跟佛祖溝通一下,就聽『當』的一聲響起,一個中年和尚走到眾人面前:「阿彌陀佛,眾位施主有心了。現在,我將會挑選三位與佛有緣之人,我來為他/她指點迷津。」

一排蒲團大概跪著十個人,有男有女。在聽到中年和尚的話后,都滿臉驚喜的睜開眼睛看著他,期待自己就是那個與佛有緣的人。如果說裡面有例外,那就是舞兒大小姐了。

與佛有緣?別說笑話了!輪到誰,也輪不到她的!從小到大,她就在西遊記中看到過如來佛。當時她還好笑,這釋迦摩尼被誰暴打了嗎?怎麼滿頭的包?甚至她多次惡意的想,會不會是孫悟空用金箍棒給敲的,以報當年囚禁五百年之仇。

正因為這些,火舞很淡定,總之不會是她的。不過,她倒希望那個人是林琳。轉頭看了林琳一眼,果然滿臉的希冀之色。

和尚目光掃視十個人,手指一點,是一個看起來挺有錢的中年男人,梳著一個大背頭。不都說嗎?男人混得好,頭髮往後倒!

男人被選中,臉上湧現出興奮和驚喜,指著自己:「師父,我,我與佛有緣?」

「嗯,佛祖讓我指點你迷津。」和尚露出睿智的表情,笑了笑,又開始尋找第二位與佛有緣之人。

和尚的手指,又點中了一個打扮時髦的老太太,頭髮花白,不過看身體卻很康健,身邊放著一個黑包,是lv的。

老太太同樣大喜,大概活了一輩子,也沒人對她說『你與佛有緣』的話吧。

「佛祖,同樣讓我對您指點迷津。」和尚對老太太點頭,很禮貌的笑著。

「謝謝,謝謝。」老太太慌忙點頭,喜滋滋的。

火舞有點急了,你妹的,臭和尚你倒是選林琳啊!正當她準備幫林琳毛遂自薦的時候,和尚目光看向林琳。

和尚的眼睛深處,閃過一抹異色,似乎驚訝於林琳的漂亮和青春。不過,這抹異色一閃而逝,從頭到腳打量幾眼林琳后,又看向旁邊的火舞,手指一點:「女施主,佛祖保佑你,讓我為你指點迷津。」

火舞呆了一呆,難道我剛準備拜佛,立馬就和他有緣了?不過她卻很講義氣,指著旁邊的林琳:「和,額,師父,我和佛無緣,她才有緣。」

和尚又重新看了眼林琳,搖搖頭:「女施主,這是佛祖的意思,我也無權改變。」

「舞兒,別鬧,跟師父進去。」林琳微皺眉頭,怕火舞的話引起佛祖不滿,忙說道。

火舞暗自徘腹,佛祖的意思?擦,佛祖是你爹啊,剛給你打電話了嗎?qq?微信?msn?

「三位施主,請跟我來。」中年和尚有幾分高人的樣子,說完后也不管三人是否去,帶著幾個弟子『飄然』離去。

「舞兒,趕緊去吧。」林琳拉著火舞的手,猶豫一下:「如果這個師父說的靈驗,那順便問問風哥的事情。」

火舞這才點點頭:「嗯,我知道了。」說完,站起來跟在另兩個人身後,向著左側的小隔斷間走去。

第一個中年男人進去,五分鐘左右,拿著一根胳膊粗細的香出來,興高采烈的向外面走去。

第二個老太太進去,也是五分鐘左右,同樣拿著一根香出來,紅光滿面的快步出了大殿,連她兒子和兒媳都沒顧上管。

火舞有些疑惑,難道與佛祖有緣,就送一炷香嗎?真是太小氣了。嘀咕著,走進隔斷間,坐在和尚的對面。

和尚重新打量幾眼火舞,手裡的佛珠快速轉動著,做沉思狀,遲疑一下:「小姐,你與佛有緣,所以佛祖派我來指點你的迷津。」

火舞沒多少興趣,應付著答應一聲:「嗯。」

「我剛才觀你面相…」

「哎,等等。」火舞打斷和尚的話,盯著他:「你到底是和尚還是算命先生?」

「……」和尚被火舞噎的有些說不上話來。

「和尚,你說你是佛祖派來指點我迷津的,那你一定有過人的本領是吧?」火舞忽然露出笑臉,湊近和尚問道。

和尚聞著火舞身上散發出的香味,禁不住向後躲了躲:「女施主,我可以看到一切我想看的東西,包括人的禍福。」

「真的假的?什麼都能看到?」火舞不相信的叫道。

和尚一咬牙:「真的。」

「大師~」火舞的聲音,瞬間變得很膩,神情更是虔誠無比:「那我問問您,我今天穿得是什麼顏色內褲?」

「……」和尚無語了。

「大師~您可不要想歪了哦~我只是想測測你到底是不是什麼都能看到。」火舞媚笑著,一隻手撐在下巴上,『含情脈脈』的看著和尚。

和尚深吸一口氣,平靜一下翻騰的心情,佛珠轉動得更快了。「女施主,能換一個考驗嗎?」

「大師,您俗心未泯哦~在得道高僧眼裡,那是不分男女的。即使我這種美女,在他們眼裡也不過是一具骷髏而已。快說,什麼顏色的?」

和尚露出一絲勉強的笑容:「額,那我可看了。」

「看吧。需要我站起來嗎?這樣你可以看得清楚。」火舞大方的說道。

「不不,你誤會了。我所謂的看,是用『天眼』去看,而不是肉眼。」

「那你看完了嗎?」火舞略有不耐,故意小包扔在桌上,露出裡面的一摞錢。這些錢,是剛才火天給她的,大概有兩萬塊。

和尚目光掃過錢,眉毛微微一挑:「是黑色的。」

「不對,再給你一次機會。」火舞笑著說道。

「是白色的。」

「也不對,最後一次機會。」

和尚腦門上冒汗了,猶豫了良久,咬咬牙:「紫色的。」

「no,又錯了!大師,您的天眼近視了嗎?」火舞戲謔的笑著,臉上儘是嘲弄之色。

「不,剛才幫那兩個有緣人看禍福用了太多的功力,所以沒看準。」和尚訕訕的笑著,為自己圓常

接下來的事情,就更簡單了。和尚連忽悠帶恐嚇,跟街邊算命騙子的口氣如出一轍,最後掏出護身符和一炷香。

「女施主,這是開過光的護身符,你戴在身上,能逢凶化吉,躲避災難。」和尚說著話,把護身符遞給火舞。

火舞拿過來把玩著,樣式倒還不錯。

「你能避開兇險災難,全憑佛祖保佑!所以,你還得上一炷香,感謝佛祖的保佑。」和尚又說道。

火舞不傻,反而很聰明!從開始這個和尚選有緣人的時候,她就奇怪呢,為什麼選得好像都是有錢人。為什麼沒選林琳而選了自己?其實很好解釋,今天自己從頭到腳一身名牌,不吭自己坑誰?

「師父,說說吧,多少錢?」火舞笑著問道。

「護身符,一萬五。香,三千。」和尚雙手合十:「阿彌陀佛,佛祖會保佑你的。」

「我保佑你老母啊1火舞發飆了,手裡護身符砸在了和尚的光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