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八十七章佛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七章佛珠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別墅中,幾個女孩正在樓下討論著今天的見聞趣事。

樓上的房間中,蕭風拿著一串青黑色的佛珠,正在把玩著。這串佛珠,是慧月老僧送給他的,據說有安神靜心的效果。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呵呵,事到如今,我能放下屠刀嗎?」蕭風回想著與慧月老僧的交談,神情有些恍惚。

*****************

「佛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施主,讓你三思啊1慧月老僧看著對面的蕭風,沉聲說道。

蕭風半眯著眼睛,冷冷的笑了:「放下屠刀?如果放下屠刀,能不能立地成佛我不知道,但我卻知道,能立地成鬼!大師,你知道有多少人想置我於死地嗎?」

「阿彌陀佛,一切自有因果!施主,我不知你的來歷,不知你的身份,更不知道你為何殺人!但佛家語,天地萬物自有因果。」

蕭風露出一抹怪異的笑容:「慧月大師,我很好奇,你是如何知道我與常人不同的?」

「煞氣,一股濃郁的血腥殺氣在你身上盤旋著。常人發現不了,但老衲卻能識別出來。做賊,有賊氣;做官,有官氣;做匪,有匪氣…這些都是能夠分辨的。」

如果不是昨晚聽荊老提過這老僧,估計蕭風真能把他當成一騙子。不過他知道,讓荊老提起的人,絕非普通人。荊老說過,讓自己來拜訪一下慧月老和尚。

「大師,我家老爺子,托我給您問好。」蕭風不再糾纏上面的問題,對慧月老僧說道。

慧月老僧閃過疑惑的神情:「老衲已經十年未出抱佛峰,不知道是哪位友人惦記。」

蕭風笑眯眯的說出荊老名字,讓慧月老僧臉上明顯有了變化。

「原來是荊施主1慧月老僧喧了個佛號,上下打量幾眼蕭風:「據我所知,荊施主只有你一個孫女。」

「呵呵,大師是說貝兒嗎?我是荊老收養的,從小在他身邊長大。」

「十年前,當老衲決定不出抱佛峰一步時,最後去見的人,就是荊施主。我去桃花衚衕時,只見到貝兒施主在。」慧月老僧回憶著說道。

蕭風從慧月老僧的話中,就能聽得出來,他和荊老關係絕不一般。想想,準備不在出世時,最後見的是荊老,沒點過硬的關係,會如此嗎?

「大師,不知道你和我家老爺子,是什麼關係?」雖然蕭風知道,這麼問有些唐突,但好奇心卻壓抑不祝

「呵呵,貌似老衲救過荊施主三次性命。」慧月老僧淡淡的笑著。

蕭風心中巨震,救過老傢伙的命?老傢伙的勢力,不可謂不大!即使朝廷里的那些掌舵人,都對他客客氣氣的。這老和尚,竟然救過荊老的命?他又有什麼手段呢?

「你是不是在猜測,我有什麼手段能救他?」慧月老僧笑著,一雙渾濁的老眼,陡然射出兩道精光,彷彿能洞察一切般。

蕭風恭敬的點頭:「是的。」

「呵呵,那都是一些往事了,不提也罷!等你回去見到荊施主,可以問問他。」慧月老僧說到這,話鋒一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這句話,我曾經也對荊施主說過!可惜,他沒有聽我的勸告。」

「大師,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生活方式。我不信佛,不信上帝,不信真主,只信我自己的良心!在殺人之前,我總會摸摸我的良心。我殺得都是該殺之人,或者是要殺我的人。」蕭風收攏笑容,緩緩說道。

慧月老僧深深看了眼蕭風,嘆口氣:「唉,你和當年荊施主的語氣如出一轍1

蕭風微皺眉頭,難道當年老傢伙也是這麼說的?嘿,看來自己是受他影響頗深埃

「當年,荊施主這般說,我送給他幾句話。今天,我同樣把這幾句話送給你,你聽好了。」

蕭風坐直身體,做出受教的表情:「大師請說。」

慧月老僧點點頭:「狼吃羊,在常人眼裡,狼太殘忍。其實,從佛家角度來看,狼並沒有錯!他的天性就是如此,不吃羊也會餓死。但,如果這隻狼不飢餓,依舊去殘殺羊,那會得到佛祖懲罰的。當然,讓狼不殺生,佛法無邊的佛祖也辦不到!佛祖能改變世界,但改變不了天性。「

蕭風稍作思考,明白了慧月老僧的話。「多謝大師指點迷津。」

「佛祖會保佑你的。」慧月老僧說著,把手裡的佛珠遞給蕭風。「這串佛珠,雖然不是什麼寶貝,但卻能靜心安神,讓你少造殺孽。」

蕭風雙手接過來,打量幾眼手中佛珠,只感覺一陣奇異的香味瀰漫著,讓人忍不住全身放鬆,心也平穩起來。下一秒,他心中一凜,怪哉!

「不要去抵觸它,用心去用它,會讓你受益匪淺的。」

蕭風把佛珠放在掌心,雙手合十:「謝謝大師。」

***************

蕭風捧著佛珠,聞著幽幽的香味,吐出一口濁氣。

「慧月,應該是那種所謂的『得道高僧』吧1蕭風嘟囔一句,放下佛珠,從床上站起來,走進洗手間。

五分鐘后,蕭風從洗手間出來,看了眼外面微黑的天色,拎著包,把佛珠戴在手腕上,推開房間門下樓了。他答應過荊老的,今天晚上去桃花衚衕。

「風哥,你要出門嗎?」林琳見蕭風拎著包,走上前問道。

蕭風颳了刮林琳的小鼻子:」嗯,我去桃花衚衕一趟。小丫頭,走吧,陪我一起去。」

旁邊的火舞聽到了,從沙發上蹦起來:「風哥,你要去看荊爺爺?我好久沒看到他了,我也要去玩。」

蕭風想了想,點點頭:「嗯,那就一起去吧。」隨後又對丁丁等人打個招呼,三人開車離開了別墅。

「風哥,你手腕上的佛珠,是那個老和尚送的?」火舞坐在駕駛座上,看著蕭風問道。

今天出門的時候,火舞叫嚷著沒開過法拉利,一定要開著試試。蕭風拗不過她,只能把鑰匙扔給她。不過他有些不放心,坐在副駕駛上。至於林琳,則坐在了安全的後座上。

蕭風撫摸一下手腕上的佛珠,點點頭:「嗯,是慧月大師送的。舞兒,他不是騙子,而是真正的得道高僧。」

「屁,什麼得道高僧!如果他是得道高僧,那手下怎麼一幫敗類和尚?」火舞呲之以鼻的說道。

蕭風笑了笑:「他已經不管寺廟中的事情十年了,只在後面的竹林中修禪禮佛…」

火舞打斷蕭風的話,冷笑著:「修禪理佛?幹嘛?難道還準備飛升去西天?老和尚的修仙小說看多了吧。」

蕭風撇撇嘴,不再說話了。他明白,女人總是這麼無理取鬧的,只有傻子才會陪她們一起無理取鬧。

一路無話,法拉利停在四合院門口。

三人跳下車,敲了敲硃紅色的大門,用力一推,門開了。

「老傢伙,你看誰來看你了?」蕭風回頭看了眼拎著禮品的火舞,大聲喊道。

禮品,是在半路上一家超市買的,林琳和火舞挑選的,蕭風付的錢。

「誰來了?」荊老從正屋中出來,看向大門的位置。

「荊爺爺,是我埃」火舞蹦跳著,向荊老快步走去:「荊爺爺,這是我給你買的黃x酒和白x酒。」

「是舞兒埃」荊老見是火舞,開心的笑了。

蕭風上學那會,火天三人以及火舞,三天兩頭往這裡跑,與荊老也是熟得不能再熟。荊老對待火舞,也很好,跟親孫女一樣。

「荊爺爺不缺酒喝,下次來就別帶了。」荊老慈祥的摸了摸火舞的頭。

蕭風咧咧嘴,如果換做旁人摸火舞大小姐的頭,估計她早蹦高開罵了。

「那不一樣,這是我孝敬你的。」火舞乖巧的笑著。

蕭風暗自徘腹,奶奶的,明明是老子花的錢,怎麼又變成你買的,真是太無恥了!

林琳拎著菜,對荊老打了個招呼,一起進了正屋。

四人坐了會,林琳和火舞去廚房忙活去了,蕭風則和荊老在正屋中聊著天。

「貝兒往回打電話了嗎?」蕭風喝了口茶水問道。

荊老點點頭:「嗯,她說她去了日本,但我感覺不像。」

「啊?」蕭風愣了一下。

「不過這只是我的猜測。放心吧,她的實力不比你差多少,沒事的。」荊老說著,目光落到蕭風的手腕上,驚訝的問道:「慧月老和尚的佛珠?」

蕭風從手腕上摘下,遞給荊老:「是他送給我的,說有靜心安神的功效。呵呵,我試了一下,效果真的不錯。」

「老和尚竟然捨得把這件寶物送給你?真是奇了怪了啊1荊老把玩著佛珠,滿臉的想不通。

「寶貝?難道是古董?」蕭風瞪起眼睛,難道那老和尚,也是個古董收藏家?

荊老翻個白眼:「你怎麼就知道古董!這串佛珠不是古董,但價值也不比古董差分毫!算了,跟你說你也不明白。」說著,把佛珠遞給蕭風:「以後你每天都戴在手上,會讓你受益匪淺的。」

蕭風把佛珠重新戴好,好奇心大起:「這串佛珠到底什麼來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