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八十九章要火拚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九章要火拚了?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蕭風低頭看了眼碗里的海參,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他發誓,這絕對不是饞的,而是恐懼~黑糊糊的一條,尼瑪,吃了不會立即嗝屁吧?如果因為食物中毒死了,那傳出去可貽笑大方了。

「小子,味道還不錯,嘗嘗吧。」荊老一小口一小口的咬著海參,滿臉笑容的看著蕭風。

蕭風勉強堆積出笑容:「舞兒,那個…」說到這,腦中靈光一閃而逝,脫口說道:「舞兒,我今天和慧月大師談完之後,對佛祖起誓,要吃齋三天的。你看,你今晚做的全都是肉阿海鮮啊之類的,我只能讓林琳給我拌一盤鹹菜吃。」

「真的?」火舞有些不相信。

「真的1蕭風見火舞語氣鬆動,認真的點頭。

「那好吧,你不吃我自己吃。」火舞說著,又把蕭風碗里的海參夾走了,自己吃的津津有味:「嗯,真不錯,荊爺爺,多吃點哦。」

荊老忙點點頭:「嗯,一定一定。」

蕭風悶頭扒著米飯,時不時夾一筷子鹹菜,至於桌上的菜,直接無視掉了,讓人看著太影響食慾了。他決定,待會把她們倆送回去,就找火天他們吃宵夜去。

這頓『豐盛』的晚餐,用時十分鐘。

蕭風扒光了一碗米飯後,放下筷子拍了拍肚子:「嗯,我吃飽了,你們慢慢吃。」

荊老眼見蕭風要走,也趕忙放下了:「唉,人老了,胃口就不好,我也飽了。」

蕭風和荊老兩人逃一般離開廂房餐廳,剩下林琳和火舞在大眼瞪小眼。

「林琳,我做的菜很難吃嗎?」火舞有些無辜的看著林琳,那模樣要多可憐有多可憐。

林琳搖搖頭:「當然不會,很不貸們吃飽了,我們繼續吃咯。」

「你不用安慰我了,我知道自己做飯不好吃。以前我養什麼死什麼,小動物都不吃我做的東西。」火舞沮喪的說道。

林琳拍了拍火舞,鼓勵著她:「沒有誰是天生會做飯的。這樣吧,從明天起,晚上我教你做飯,好不好?到時候,你做給風哥吃,給他個驚喜唄。」

火舞稍作猶豫,點點頭:「好啊1

「那快吃飯吧。」

「我,我有點吃不下,好難吃哦。」火舞難得臉色一紅,「別吃了,一會讓風哥請咱倆吃宵夜去。」

正屋中,荊老一杯杯的喝著茶水,試圖沖淡口中的糊味。

在他對面,蕭風邪笑著:「老傢伙,淡定點。」

「太難…」荊老皺著眉頭,話未說完忙改口:「太好吃了,呵呵。」

蕭風翻個白眼,扭頭一看,果然是火舞從外面進來了。「你怎麼不吃了?」

「一會讓你請我們吃宵夜。」

「得,那等收拾完碗筷,我們就走。」

「好啊,我去幫幫她。」火舞說完又走了。

蕭風等火舞離開后,看向荊老:「老傢伙,說點認真的事情。我最近被一批神秘人跟蹤了,我沒有查到他們,需要你的幫忙。」

蕭風原本不想告訴荊老的,但是頭上懸了把劍的滋味,是真心不好受!如果是他自己也就算了,現在他有女朋友,有兄弟朋友,有美女房客們,不得不有顧慮了。

「神秘人?」荊老也顧不上喝水了,皺著眉頭問道。

「嗯,一夥悍匪,絕1蕭風隨後把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包括自殺式襲擊的人體炸彈。

荊老右手食指和中指不斷在桌上敲擊著,發出『咄咄』的聲音。這是他的習慣,每當他思考問題的時候,都會如此。如果仔細去聽,就會發現不是隨意敲擊,而是一首老歌的節奏《東方紅》

足足三分鐘,荊老才停止敲擊,緩緩開口:「阿風,這幾天我動用關係查一下,等我電話吧。」

「嗯,他們最近又消停了。你先辦血玉的事情,辦完了再幫我查查。」蕭風點頭說道。

「我自有主張。」荊老頓了頓:「我知道你的顧慮,我會派人去保護她們的。」說著,用手蘸茶水,在中堂桌上畫了一個符號。

蕭風眉毛一揚:「呵呵,多謝了,老傢伙。有他們來保護,我很放心。」

「你自身的安全,也不容忽視。無名呢?把他調回來,讓他保護你。」荊老沉聲說道。

蕭風沉默一下:「無名,他被我派去poker辦事去了。」

「poker?」

「嗯,裡面的一個小王在金三角被幹掉了,紅桃a也身受重傷,想讓我回去競爭小王的位置。我不想回去,但又對這個位置窺視,所以就讓無名去了。」蕭風沒有隱瞞,坦言說道。

荊老點點頭:「如果能把poker化為你的力量,那你與諸葛鑫之間的爭鬥,就增添了幾分勝算。」

「呵呵,poker就是我碗里的菜,放心吧,跑不了1蕭風笑著,眼睛中透露出一股自信。

荊老也就不再多說什麼,只是拍了拍蕭風肩膀:「還是那句話,命只有一條,注意安全。」

蕭風答應著,又和荊老聊起了別的。大概十分鐘左右,火舞和林琳從外面進來,表示碗筷已經刷完了。

蕭風看了眼時間,與荊老打聲招呼,帶著林琳和火舞開車離開了桃花衚衕。

「風哥,去哪吃宵夜?」火舞開著車,轉頭問道。

「地獄火。」

『吱嘎』一聲,火舞踩在剎車上停下:「地獄火?我不去1

「你還生你哥的氣?」蕭風無奈的問道。

「我不想理他。」

蕭風撓了撓頭:「我得去地獄火有事埃」

「那我和林琳去吃宵夜,你打車去地獄火吧。」火舞瞪著蕭風說道。

「……」蕭風無語,這是老子的車,好不?

「好了,舞兒,讓風哥送我們回別墅,我做宵夜給你吃好不好?」林琳勸著火舞。

火舞猶豫一下,點點頭:「好吧,那就先回別墅。」說著,猛地跺下油門,向著別墅方向疾馳而去。

回到別墅,蕭風沒有下車,只是叮囑了兩女幾聲后,就直奔地獄火去了。

蕭風沒有停在前面,而是直接把車開向後院。後院門口的幾個小弟,見是法拉利,忙讓開路。

蕭風按了按喇叭,進去停下車后,向火天的辦公室走去。他剛進去,就覺察出一絲不一樣,難道有什麼事情發生?

一路上,不少小弟都對蕭風恭敬的打著招呼。蕭風一一回應,來到辦公室門前,推開門進去。

「風哥,你來了。」火天和林默聊著什麼,見蕭風進來,笑著說道。

「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看小弟,都一副興奮的樣子。」蕭風坐下,拿起桌上香煙點上一支。

「我得到消息,今晚丁骷髏會帶人來掃場子。」

「掃場子?掃哪個場子?」

「地獄火。」林默冷冰冰的說道。

蕭風先是一愣,隨後一琢磨明白過來:「這小子有點腦子,呵呵。不過,我很好奇,你們是怎麼得到消息的?」

「我在他身邊,安插了人,嘿嘿。」火天邪笑著說道。

「行啊,長點腦子了。你啊,小心他在你身邊,也安插了人。」蕭風也笑了。

火天打了個響指:「哼,已經被我抓出一個了,一會去用刑,有興趣一起嗎?」

「你告訴下面小弟,今天骷髏團來掃場子?」蕭風想到什麼,皺眉問道。

火天搖搖頭:「我又不傻,當然沒有。我只是告訴他們,一會我將帶他們去把那三家場子奪回來而已。這樣,正可以給丁骷髏一個內部空虛的假象。」

「然後呢?你在這埋伏?狠狠打一個伏擊?」蕭風笑著問道。

「yes1

「其實,我有個更好的主意,你想聽嗎?」蕭風臉上儘是陰險的笑容。

「什麼?」火天忙問道。

蕭風搖搖頭:「山人自有妙計!哈哈,現在不可說!你得到的消息,丁骷髏是幾點來?」

「11點。」

「ok!如果你們放心,那就交給我來做吧!當然,讓兄弟們也都準備好,在裡面看熱鬧就好了。」

「什麼意思?」

「我會找來一批天兵天將。」蕭風哈哈一笑,換了個話題:「老王呢?我找他有點事。」

火天盯了蕭風良久,一咬牙:「得了,聽你的,我倒是想看看,你能找來什麼天兵天將。」

「難道是煞風十人組?」林默開口問道。

「no,不過比煞風十人組還牛逼!我保證啊,丁骷髏得出大血咯1蕭風大笑著說道。

「走吧,我們去找老王。唉,他最近心情有點差。」

蕭風點頭:「嗯,我知道什麼原因。嘿,這次來帶給他的消息,絕對會讓他高興的晚上睡不著覺。」

火天帶著蕭風去找老王了,路過一洗手間時,蕭風進去方便了一下,順便打了個電話。出來后,他拍著火天的肩膀,說已經聯繫了天兵天將。

「真的假的?算了,一會我讓小弟都準備好。萬一你的天兵天將不靠譜,還得小弟往上沖埃」火天嘀咕著說道。

蕭風點點頭:「嗯。」

蕭風見到老王的時候,他正在包房裡摟著兩個妞瀟洒。看得出來,雖然摟著妞,他依舊不開心,也比以前瘦了不少。據火天來說,老王找妞,純屬是發泄而已。

「王哥,在這住的怎麼樣?」蕭風叼著煙,坐到沙發上問道。

老王擺擺手,讓兩個妞出去,也點上一支煙:「呵呵,挺瀟洒的,不錯。」

「唉,你不會樂不思蜀了吧?」蕭風噴出一口煙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