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七章坑了四億財產(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坑了四億財產(下)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鮮血飛濺.一片刺眼的紅.

蕭風掃了眼地上鮮血.嘆口氣:「熊霸.錢財乃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何必呢.」

「蕭風.你欺人太甚.」熊霸擦著嘴上的鮮血.臉色蒼白的吼道.

蕭風無奈的聳聳肩:「我欺負你.你沒搞錯吧.自始至終.都是你在對付我.ok.只不過.你是一子落錯.滿盤皆輸啊.套用劉磊的一句話來說.那就是『不要怪我手腕太黑.只能怪你道行不深』.」

熊霸聽到這些話.又哇哇的吐出幾口鮮血.咬著牙:「蕭風.難道沒人告訴你.事兒不可做的太絕嗎.」

「沒有.我爺爺告訴我.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得了.熊霸.我放你一條生路.就算仁至義盡了.」

「蕭風.你想得到我的財產.休想.」熊霸抓起桌上的文件.向著蕭風砸去.

蕭風向後退了幾步.搖搖頭:「原本我以為熊老大是個聰明人.現在看來.卻是個傻逼.你還沒算明白賬么.你這些財產.無論如何.都保不住了.現在就存在於一個你想不想活的問題.想活.財產給我.我放你離開.想死.財產不知道落哪個孫子兜里.你得吃顆槍子.」

熊霸聽到這話.臉色徹底慘白一片.「輸了.輸了啊.沒錯.一子落錯.滿盤皆輸.我熊霸縱橫黑道十幾年.沒想到最後陰溝裡翻船.落在你手裡.」

「呵呵.我這可不是陰溝.而是**大海.海面上風大.不是什麼億萬噸油輪.估計都得掀翻了.」蕭風得意的笑著.

「蕭風.讓我簽字可以.但你必須放我一條生路.」熊霸坐在鮮血中.雙目無神的說道.

蕭風點點頭:「我早說過.只要你簽字.我就放你離開警局.」

「不是警局.是放我生路.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我熊霸在道上走了十幾年.什麼沒見過.估計我前腳離開公安局.後腳你就派人宰了我.」熊霸雙眼中又迸發出怒氣.指著蕭風叫道.

蕭風撇撇嘴:「熊霸.我對天發誓.我真沒這想法.」他確實沒這想法.因為他根本沒想過後腳就派人殺熊霸.他的打算是等晚上.讓熊霸再瀟洒幾個小時.然後自己親手去了結了他.

說句老實話.蕭風寧肯不要這些財產.也不願意放虎歸山.熊霸能憑一己之力統一南城.就說明他絕對不是病貓.而是只猛虎.

熊霸看著蕭風的臉.怎麼看怎麼真誠.難道.他真的沒有殺我的想法.哼.王八蛋.做事兒果然嫩了很多.算了.財產交出來.換條命也算值了.只要好好活著.那我定會東山再起的.到時候.無論是蕭風還是天門.統統都要去死.

「好.我簽字.」熊霸遲疑一會.最終肉疼的點頭.這次.他可是真的疼到心肝了.四個多億.這得運多少趟毒品.走私多少汽車.干多少違法的事情.才能賺得回來啊.

黃波撿起地上的合同.遞給熊霸:「每一份合同的底部簽字.」說著.掏出碳素筆.放在桌上.

熊霸顫抖著拿起碳素筆.看都不看合同的內容.刷刷刷簽上自己的名字.當他簽完最後一個合同時.全身彷彿脫力般.癱軟在桌子下.這是他十幾年的心血.就這麼沒了啊.

黃波拿過合同.仔細的檢查一番后.沖蕭風點點頭.表示沒問題了.

蕭風笑了.四億財產到手.自己想要打造的娛樂之都.又可以多蓋幾層樓了.

「熊霸.多謝了.」蕭風居高臨下的看著熊霸.特真誠的說道.畢竟.人家四個億都送給自己了.說句真誠的話哄哄他.也不算太難吧.

「噗……」蕭風如此真誠的話.直接讓熊霸再吐了口鮮血.

「熊老大.需要我送你去醫院么.」蕭風蹲下身體.關心的問道.

熊霸咬著牙根:「我什麼時候可以離開.」

「馬上.」蕭風打了個響指.站起來向外走去.

「蕭風.我希望你說話算話.」熊霸看著蕭風的背影.喊了一句.

「放心吧.」蕭風身體頓了頓.推開門離開了.

黃波和劉天生互相也都離開看守室.「風哥.真要放了他.」劉天生低聲問道.

蕭風看了眼劉天生:「呵呵.生子.如果換做是你.你怎麼做.」

「一旦猛虎歸於山.必將血染半邊天.放虎歸山的事情.我不會做.」劉天生想了想.緩緩說道.

「殺了他.」

「嗯.殺了他.」劉天生重重點頭.

蕭風嘴角翹起:「呵呵…」

「哎.我發現這世界上.沒人比你來錢快了.不到半小時.四個億到手了.」劉天生有些羨慕的說道.

蕭風豎起中指:「擦.這種冤大頭.兩年碰不上一個.如果天天有.那我絕對得成為世界首富.當然.那也缺德缺到姥姥家了.」

「呵呵.這不算什麼缺德.」黃波笑了笑.看著蕭風:「蕭先生.這些文件.先放在我這裡.後續的事情.我會抓緊時間辦的.」

蕭風點點頭:「嗯.一切交給你了.等事成之後.一定讓生子給你個大大的紅包.」

「我擦.為什麼是我給.」劉天生一愣.大叫著問道.

蕭風邪笑著:「因為老子是窮人.」

「……」劉天生真想大耳刮子抽蕭風了.剛收入囊中四個億.這還算窮人.如果他都算窮人.那世界上就沒富豪了.

「對了.窮人.你老丈人的事情.打算怎麼辦.」劉天生想到什麼.忙問道.

「我老丈人.呵呵.我老丈人已經浪子回頭.懸崖勒馬了.」蕭風想到林勝.忍不住笑了起來.估計這會.也到南河了吧.

南河市汽車站.林母拎著一瓶水.從車站中出來.林勝跟在後面.拎著一大兜零食.討好的笑道:「老婆.你別生氣了.好不好.」

林母冷著一張臉.沒有搭理他.徑直向公交車站點走去.

「咱打個車回去吧.」林勝攔下林母.商量著問道.

「林勝.你以為你還是大老闆么.你可以打車走.我自己坐公交車.」林母冷冰冰說完.快步向公交車站點走去.

林勝有些尷尬.如果我還是大老闆.還會坐計程車么.低頭看了眼零食.要是擱以前.他早就扔了.看著站在公交站點的林母.嘆口氣.看來自己也得趕快適應沒錢的生活.明天.就出去找工作吧.

林勝走到林母身邊.訕笑著:「我也坐公交.」

「林勝.明天我找到工作.就搬出去住.」林母沒什麼好氣的說道.這次.她是真的生氣了.同床共枕幾十年的枕邊人.竟然會是這樣一個人.到今天.她算是徹底看透了林勝.

林勝聽到這話.臉色變了變:「老婆.明天我出去找工作.好不好.我相信憑我的能力.足可以養活你.雖然不能再讓你錦衣玉食.但有我一口吃的.絕對餓不著你.以後.我誰也不靠.就靠雙手來養活你.」

林母看著林勝滿臉真誠的表情.心不由得軟了軟.「你真的會改.」

「我發誓.如果我還像以前那樣.那就出門讓車…」林勝話還沒說完.就被林母打斷:「好了.怎麼像小孩子一樣.隨便發誓.我相信你了.」

林勝見林母終於肯原諒自己.高興的笑了:「哈哈.老婆子.走.我們回家.」他話剛落.手機響了起來.

「你電話響了.」林母提醒道.

林勝點點頭.摸出手機.看著屏幕上的陌生號碼.有些疑惑:「這是誰啊.」

「你接了.不就知道是誰了么.」林母沒好氣的說道.

林勝訕笑著:「嘿嘿.對.」手按下接聽鍵:「喂.哪位.」

「我是二九集團的老王.呵呵.林總.你在哪呢.」

林勝聽到這個聲音.不由得一愣.他怎麼打電話過來了.

林母見老公滿臉錯愣也不說話.忙問道:「誰的電話.」

林勝忙把手機拿開.不相信的說道:「是二九集團的王副總.」

「王副總.那你愣著幹嘛.還不和人家好好說話.」

林勝這才緩過神來.點點頭:「啊.是王副總啊.找我有事么.」

「林總.我才發現.二九集團對林森葯業的注資停了.哎.這事都是下面辦的.我才知道.林總.你看什麼時候約個時間.我們再談談注資的事情.」王副總很客氣的說道.

林勝對為什麼停資心裡跟明鏡似的.不過也沒揭穿王副總的話.他稍稍沉默.緩緩說道:「王副總.林森葯業已被二九收購.我已經不是什麼林總.至於注資不注資.也跟我無關了.呵呵.我現在想過平淡的日子.不想再攙和商業的事情了.」

「這個…」王副總那邊愣住了.上杆子送錢還不要了.

「王副總.不好意思.我這邊還有點事情.先掛了.」林勝說完.不等王副總再說話.就掛斷了電話.

林母看著林勝:「怎麼了.」

「二九集團又要注資.我拒絕了.」林勝輕鬆的笑了笑.

「注資.你拒絕了.這可不像你啊.」林母彷彿看陌生人般.上下仔細打量幾眼林勝.

林勝收起手機.攬住林母的肩膀:「老婆子.以前那幾十年.我都白活了.我現在明白過來了.有些東西要遠遠比金錢重要的多.呵呵.我拒絕注資.你就得跟我當個窮人了.你支持我么.」

林母開心的笑了.笑著笑著流淚了.用力點點頭:「嗯.我支持你.老公.我好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