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章蒼老師的女粉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蒼老師的女粉絲?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喧囂的出站口外人流涌動,充斥著各種味道。天空上,烈日肆意地揮灑著熱量,讓人不由得心中煩悶。

蕭風擠出龐大的出站人流,停下腳步,狠狠地吸了口香煙,眯起略顯狹長的眼睛,仰頭看了眼烈日,長嘆道:「陽光下的生活,真好1

煙霧自口中打著旋消散在空中,回頭看了眼『九泉火車站』幾個大字,臉上浮現出一絲複雜的笑容。

九泉,我,又回來了!

蕭風收回諸多心思,用力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臉,目光觸及到周圍裝扮火辣大膽的女孩,心中樂開了花:「嘿,九泉的妹子,還是這麼水靈兒,我喜歡!」

蕭風掃了一圈,緩緩收回目光,拍了拍肩頭的單間背包,不再停留,邁開大步,身體迅速的消失在了人群中。

「賓館?」

「不住1

「有特殊服務?」

「靠,老子像是亂搞的人嗎?」出站口對面廣場上,蕭風皺著眉頭,厭煩地打發走了不下三撥『車站吃活兒』的人。

廣場碩大的街頭銀屏里,此時正報道著一件震驚世界的事兒:英國首相羅伯特在會議期間,被人刺殺身亡……中國政府表示沉重的哀思云云。

蕭風掃了眼大屏幕,感慨著:「這英國人瞞的挺嚴實,半月前的事兒了,今天才報道1

同時心裡冷笑,媽的,五處六處的黃毛鬼子們,等老子傷好了,再回去繼續陪你們玩玩!順便把下一任首相再幹掉,狠狠抽你們耳光!傷了老子,這事兒沒完!

解開脖領紐扣,右手撫摸著脖子上的玉墜。玉墜呈水滴狀,表面篆刻著一個繁體的『蕭』字,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兜里的手機,嗡嗡地震動起來。蕭風微皺眉頭,摸出了手機:「喂?」

「黑桃a,你應該到九泉車站了吧?」聽筒中,富含磁性的聲音傳來。

蕭風表情瞬間冰冷,略顯憂鬱的眼眼睛猛地爆發出殺機,如電般掃向四周。「你他媽派人跟蹤我?」話落,一股滔天的殺氣瀰漫而起。

「no、no,我可沒那閑工夫。黑桃a,臨時有個小任務想讓你接下來,不知道你的意思呢?」磁性聲音失笑道。

蕭風臉上稍緩:「紅桃a,如果讓我知道你在調查我,那我不介意讓你死!到時候就算是王,也保不了你1

「還有,我處於休假期,不會再接任務,你換別人吧。」蕭風緩步走到一處無人的角落中。

聽到蕭風的威脅,那邊的人毫不在意:「黑桃a,放心,我不會觸碰你的底線。先不要忙著拒絕,我已經把任務發進你的郵箱了,等你看完再給我答覆。呵呵,我覺得你一定會接下這個任務的,一定1

蕭風不等那邊再說話,掛斷了電話。裝起手機,周身瀰漫的殺氣,漸漸消散,臉上恢復了平靜。

蕭風仰頭晃了晃微酸的脖子,忽然目光一頓,鎖定了飄在半空中的一張廣告紙。

左右看看,見沒人注意,腳下猛地用力,一腳踩在旁邊牆上,身體騰空而起,抓住了廣告紙,穩穩的落在地上。

目光掃過出租廣告,上面寫著『鳳凰苑,豪華別墅短期出租,三個月,價格便宜,環境優美……』等字樣。

「呵呵~」蕭風笑了,撫摸著脖子上的玉墜,胡亂的把紙裝進兜里,走出衚衕,跳上計程車,一口標準的九泉腔響起:「夥計兒,去鳳凰苑。」

半小時后,鳳凰苑。

「就是這了。」蕭風叼著煙,站在一棟別墅前,打量了幾眼,滿意的點點頭。

雖然幾年沒有回九泉,但蕭風卻知道,鳳凰苑這邊,一直都是九泉有錢人的聚集地。優越的位置,優美的環境等等各方面,都是有錢人的首選購宅地方。

輕輕敲了敲未關的大門,沒人回應。向來不知道何為客氣的蕭風,見沒人出來,吐著煙圈,邁步向著裡面走去。

目光茨露天泳池,蕭風臉上的笑容更勝幾分。

虛掩的門,裡面靜悄悄的,似乎沒有人。蕭風遲疑一下,推開門走了進去。

「有人嗎?我是來租……」蕭風話還沒說完,只聽見一聲驚天地泣鬼神的尖叫響起,嚇得他頓在那裡,一動不敢動。

「不要臉…啊!1尖銳的女聲,散發出無與倫比的殺傷力。

蕭風瞪著眼睛,滿臉的冤枉,心裡那個鬱悶:「我他媽的也沒幹嘛啊,怎麼就不要臉了1

蕭風無奈撇嘴,順著女孩目光向著液晶電視看去。下一秒,眼睛中綻放出異樣的光芒,脫口喊道:「蒼老師?1

同時,心裡湧起欽佩之情,尼瑪的蒼老師太牛逼,男女通殺啊,都培養出女粉絲了!

要知道,蕭風可是蒼老師的標準鐵杆,現在看這女孩竟然在欣賞蒼老師,一種『找到組織,找到革命戰友』的感覺自心中油然升起。

「啊!你是誰?!別過來1俏臉緋紅的女孩,這時候才注意到屋裡多了個陌生男人。指著蕭風驚叫道。

高音貝的叫聲,立刻讓蕭風停下腳步,無辜與異樣的眼神在電視與女孩間徘徊。

現場,有些詭異。一男一女相對而站,電視中上演著『蒼老師』領銜主演的激情愛情動作片。

「你~~」女孩注意到蕭風的目光,原本就緋紅的俏臉,更是猶如血染紅布般。「不許看1女孩大叫,衝到電視旁,一腳踢飛電視插座,隨後擺出了格勢。

蕭風見電視黑屏,不由得撇撇嘴:「我說,妹子兒~~」

「閉嘴,誰是你妹子!你幹什麼的?我告訴你,別動什麼歪主意,要不然我讓你嘗嘗拳頭的滋味。」女孩指著蕭風,威脅地吼道。

蕭風聽到女孩的話,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剛才只顧著『見到革命戰友親切』了,還沒仔細瞅瞅這個『蒼老師的女粉絲』。這一看,眼睛立刻瞪圓,愣在了那裡。

「美,媚!不比蒼老師差1,這是蕭風心中唯一的想法。

紅紫色的齊肩長發,飄逸著漸變的色彩。一張俊俏的臉,猶若染了紅妝般。大眼睛中,此時充斥著羞澀,惱怒等諸多的情緒,但卻別有一番風味。

上身只穿了一件紅色蕾絲邊塑身抹胸,襯托著渾圓的雙峰,雖不甚大,但卻豐滿挺拔,堪稱極品!

再往下看去,下身黑色齊b小短群,勒緊著臀部,裸露著大腿根,勾勒出迷人的弧度。「尼瑪,還敢再短一點嗎?」蕭風不由得吞著口水。

高俏勻稱的身材,前凸后翹,勻稱至極,充滿了性感魅力,絕對的噴火尤物~

在蕭風打量女孩的同時,女孩也在警惕的觀察著他。

想到剛才電視中的畫面,她臉上頓時陣陣火辣辣的,要是真是自己看那h片,她無話可說,關鍵是她冤枉啊!

本來打開evd,準備看看舞蹈指導課程,誰知道一直放在碟機中的舞蹈光碟,竟然變成了h片!

更崩潰的是,這還讓一個陌生男人看到了!而且還把她當成了那勞什子蒼老師粉絲!

「該死的,這下流不要臉的光碟,一定是那死丫頭放進去的,害我在這個臭男人面前丟臉1女孩惡狠狠地盯著蕭風,心中暗罵道。

不過,這個男人是誰?剛才他進來喊什麼?租?難道是租房子的?女孩想到這裡,微微鬆了口氣,重新打量著蕭風。

當她看清楚蕭風相貌時,怒火稍稍平息。白皙的皮膚,狹長的眼睛,略顯單薄的身材,黑色t恤,配著牛仔褲,嗯,這是憂鬱型文藝青年的標準配置。

但與氣質不符的是,這個男人眼睛中散發的光芒,卻一點不憂鬱,反而火熱!

感受到蕭風火辣辣的眼神,女孩再次惱羞成怒:「小子,我警告你,再敢看我,把你眼珠子挖下來1

作為一個舞蹈老師,她平時穿著就如此大膽火辣,並且習以為常。但此刻卻在這個男人的目光下,感覺全身彆扭。

聽到女孩的怒吼,蕭風忙收攏豬哥相,訕笑道:「嘿,妹~」

目光觸及到女孩殺人的眼神時,忙改口:「額,美女,我是過來租房子的。你這裡不是要出租嗎?」說完,拿出那個出租廣告紙,遞了過去。

女孩接過來,看都不看,隨手撕碎,冷笑道:「本小姐不租了1

「額,小姐這個詞,很引人遐想啊,難不成還有這業務?可以包月不?」蕭風口頭花花地笑道。

女孩聽到蕭風的話,一陣氣悶:「小子,你再耍流氓,信不信我打得你跪地求饒。」憑她黑帶六段,自然有資格來說這話,她自信能好好教訓面前這個臭小子,教教他怎麼做人。

「嘿。」蕭風撲哧笑了:「跪地求饒?長這麼大,我可還沒幹過這麼光榮的事情。憑你?呵呵,貌似還差點兒。我這輩子,只跪下干過一件事情。」見這妞如小辣椒般,不由得升起逗逗她的心思。

「什麼事?」女孩不假思索,脫口問道。

蕭風壞笑著,打了個響指:「老漢推車。」

「臭流氓,我丁丁今天就教訓教訓你。」女孩咬牙嬌叱,向著蕭風衝來。

蕭風看著衝上來的丁丁,身體後退幾步,嘴裡吧嗒有聲:「丁丁?嘿嘿,名字好聽,我喜歡。丁丁房東,速度太慢哦。」

「好聽關你屁事。」丁丁大怒,一個劈腿,自上而下,向著蕭風腦袋甩來。

蕭風懶懶的甩了甩手,絲毫不在意丁丁凌厲的攻勢,右手成爪狀,輕飄飄向著丁丁腳踝抓去。

看似緩慢的動作,卻絲毫不差的捏住了丁丁的腳踝,身體後退兩步,滿臉戲謔的笑容,目光瞟向雪白的大腿。

「你~~」丁丁大驚,自己這一劈腿的力量如何,她自己是知道的!沒想到現在竟然被這個臭男人輕飄飄的就抓住了!自己可是貨真價實的黑道六段啊!這怎麼可能!

「不好1心頭湧起念頭,顧不上驚駭,就要抽身而退。

奈何,抓在腳踝上的手,彷彿沒力氣,但任憑丁丁如何掙扎,都掙不脫這隻手。一抬頭,看到這個臭男人猥瑣的目光,不由得臉色刷一下通紅,僵在那裡,不敢再有絲毫掙扎。

丁丁的腳劈在蕭風腦袋位置,兩條腿劈開角度幾乎呈170°。原本這沒什麼,偏偏丁丁今天穿的是齊b小短裙!

蕭風佔據地利,眉毛微挑,一片春光大好形勢,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前。齊b小短裙,根本阻擋不了暴露的春光,完全失去了僅有的那點作用。

渾圓雪白的大腿,微微顫抖著。短裙微張,若隱若現~~白色的~~蕾絲的~

「蕾絲丁字褲!1蕭風的眼珠子瞪圓,在心裡驚呼。

兩人的姿勢,更是引人遐想連篇。只要蕭風再上前幾步,那就可以毫無阻攔的長驅直入!

「你放開我!信不信我告你qj1不愧是小辣椒般的人物,即使不敢掙扎,嘴上也不饒人。

蕭風嘴角微翹,一抹邪笑浮現在臉上。掃了眼丁丁,抬腳向前走了一步。

「你,你幹什麼!不要啊1丁丁的臉色,終於變了,變得有些慘白!

她也知道,只要面前這個臭男人再向前幾步,那她身上小短裙與丁字褲,根本沒有任何保護作用。如果非要說有,那此時存在的作用,僅限於『情趣道具』,用來『火上澆油』!

蕭風被丁丁尖叫聲嚇了一跳,無奈的撓了撓頭:「我能幹什麼啊?哎,丁丁,我在思考一個問題,你能回答我嗎?你說你現在這動作,能不能稱作劈腿?」說這話的時候,蕭風語氣無比認真。

「我,我劈你妹啊1丁丁見蕭風似乎沒那意思,心中鬆口氣,忍不住再次尖叫道。

蕭風認真地搖搖頭:「不好意思,我沒妹妹讓你劈。而且就算有,她也不需要你來劈,她肯定趣。」說這話的時候,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女孩,那個幾年前整天跟在自己屁股後面叫『哥』的女孩。

「你放開我。」丁丁努力控制著自己的語氣,盡量平穩點。她實在怕惹怒蕭風,真對她做出點什麼事情。撐在地上的那條腿,不斷的酸脹顫抖著,已經到了忍受極限。

蕭風自然注意到了這情況,很痛快的點點頭:「放開你簡單。那這別墅租給我嗎?」

「門兒都沒~~~」丁丁一聽又怒了,這小子這麼欺負自己,還想租房子?但是當她目光觸及到蕭風臉上的壞笑,不由得咬牙點點頭:「我……,你放開我,我租還不成嗎?1

蕭風滿意的點點頭:「嗯,識帥哥者為俊傑。」說完,緩緩把手鬆開。「三個月,說吧,多少錢?」

丁丁瞪著蕭風,揉著發酸的玉腿,咬牙切齒:「一月十萬,愛租不租。」

這別墅按照九泉的市價來算,一個月五萬塊錢最多了。但是剛才蕭風欺負她,不獅子大開口都對不起自己。

以丁丁看來,要這麼高的價錢,估計能把這臭男人嚇走.我可沒說不租,是你自己租不起,那就跟我無關了。』丁丁心裡惡意地嘀咕道。

「十萬?」蕭風看著丁丁,皺了皺眉頭。

「怎麼?十萬嫌多?嫌多你別住啊!去租貧民區,一月幾百塊。」丁丁上下打量著蕭風的裝扮,嘲弄的說道。說完這話,丁丁只感覺自己出了一口惡氣。

蕭風搖搖頭:「我不是嫌多,我是在想,九泉的房子都這麼便宜嗎?十萬,那我就租下吧。哦,只能三個月嗎?我想租兩年,成嗎?」

「……」丁丁揉著腿的手猛地停了下來,粗喘幾口氣:「小子,夠狠!兩年?!你怎麼乾脆不買下來1

蕭風聽到這話,認真想了想,點點頭:「嗯,這個主意不錯。丁丁,你賣嗎?」

「滾!!!1河東獅吼,響徹整個別墅。

您最近閱讀過:

  • (快捷鍵:←)
  • 玩美房東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