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二章色男VS辣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色男VS辣女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幾分鐘后。

蕭風叼著香煙,坐在沙發上:「三十萬是吧?」說完,撿起扔在地上的單肩背包。

丁丁瞪著蕭風:「哼,有本事拿出來!就憑你還拿出三十萬?三十萬冥幣還差不多!穿衣服土拉吧唧,要品味沒品位,要氣質沒氣質。你那衣服,是哪個地攤上淘換回來的吧,花了二十塊錢?」

她實在是無奈了,打又打不過,反抗也沒用,現在只能在嘴上報仇了!打擊,狠狠打擊死這個臭男人!

蕭風無語,這妞的嘴巴還真毒埃低頭掃了眼自己的衣服,也不解釋,笑道:「嗯,地攤上的,二十塊錢衣服褲子,最後還贈雙鞋呢。」

蕭風拍了拍單肩背包,塵土飛揚:「咳咳,付你房租。」說完,拉開了拉鏈。

丁丁站起來,剛準備讓蕭風扔出這個儘是灰土的破包,但是下一刻,她的目光就出現了零點一秒的獃滯,腦海中只剩下四個字:「錢,好多錢1

背包拉開,蕭風從裡面掏出兩摞紅彤彤的人民幣,甩了過去:「兩萬。」隨後,手快速的抖動間,一摞摞的人民幣碼在了茶几上。

「二十八萬,三十萬!嗯,ok,三個月房租,現在它們是你的了。」蕭風微笑著,隨意地推到了丁丁面前。

丁丁甩了甩腦袋,瞪著一摞摞的毛爺爺,腦袋有些短路。她不是沒見過錢,能住得起別墅的人,會沒見過三十萬?

讓她短路的原因不是三十萬,而是這三十萬是從誰手裡拿出來的!如果換個一身名牌,開著豪車的人拿出,那丁丁不會意外。

可是現在呢?面前這個又猥瑣,又下流,又沒品位,穿著『據說』地攤二十塊一套衣服外贈雙鞋的傢伙拿出來,能不讓她震驚嗎?

蕭風見丁丁的樣子,嘴角翹起,小妞,讓你說老子沒品位!老子沒品位,但是有錢!怎麼地吧!

「你,你……」丁丁指著蕭風,『你』了良久:「你看看你這暴發戶的嘴臉1

「……」蕭風徹底無語,不就是撞見你看蒼老師了嗎?不就是剛才看了眼裙底風光丁字褲嗎?至於這麼針對我嘛!

蕭風實在是提不起再吵下去的慾望,拍了拍桌上的錢:「丁丁,我不叫『你』,我的名字叫蕭風。你看看這些是不是人民幣,別我一轉身,你說我拿冥幣忽悠你。如果錢數對了,那我從現在起,就是這裡的主人了。」

「你今天就要住在這?那我去哪住?」丁丁猛地站起來,再次怒火噴涌。

「額,你不是要外出學習嗎?」蕭風一愣,隨即眼睛中爆發出異樣光芒:「不去了?那你也可以繼續在這住!放心,雖然你黑我錢,但是我不與你一般見識,不會要你房租的。」

腦海中,一個個念頭蹦了出來。俏臉,傲胸,修長大腿,短裙內的丁字褲……買噶,極品的美女,極品的同居生活!

這個想法一經蹦出,再也抑制不祝炙熱的目光,在丁丁胸前和短裙上徘徊著。

「你!不許看!1被『狼』一般的目光盯著,丁丁只感覺渾身上下彆扭,忙拉過沙發上的衣服,蓋在了身上。

同時,心裡也泛起嘀咕,這小子明知道自己黑他錢,為什麼還住在這?難道,對本小姐有什麼企圖?不會騙財騙色的吧?哼,要真是敢那樣,本小姐就閹了他!丁丁想到此處,目光微瞥,掃了眼蕭風下身。

蕭風見捂得嚴嚴實實的丁丁,失望的撇撇嘴。但想到什麼,馬上變得很熱情:「丁丁,別不好意思,留下來吧。嗯?對了,等有時間,咱倆還可以共同討論一下蒼老師。」

「蕭風1丁丁深吸一口氣,一拳砸在茶几上:「我和你不熟1

蕭風毫不在意,站起來,在客廳中轉了幾圈,最後指著一對花瓶:「丁丁,這花瓶應該放在那,還有這個沙發,應該再向後挪動一米。你看,還有那個……」

轉眼間,蕭風已經是反客為主,開始指點起來。

丁丁瞪著蕭風,眼睛中殺機瀰漫。要是能打過這臭小子,早一腳把他踢出去了!目光落在茶几上的三十萬,又咬咬牙,在心裡安慰自己:「算了,反正明天就要出去學習了,也不用每天都面對他。」

「好,今天算你贏了!蕭風,三個月後的今天,你痛痛快快的給本小姐滾蛋1丁丁抓起衣服,隨手把錢包起來,冷聲說完,掉頭上樓準備回室。

「哎,丁丁,你肯定不好意思在這白吃白住,我知道你不是那種人。所以,記得晚上下來做飯哦1蕭風沖著丁丁的背影喊道。

樓梯上,丁丁聽到這話,腳下一個踉蹌,差點一跟頭摔下來。「算你狠,把我當保姆了!小子,今晚下瀉藥,拉死你1

丁丁頭也不敢回,狼狽的逃竄回自己的房間。

蕭風坐在沙發上,輕輕的閉上眼睛。臉上的壞笑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發自內心的笑容:「吵吵嘴,挺幸福的。」

自從半月前在英國做任務受傷后,蕭風就發現自己的身體出現了問題,無論是力量還是敏捷度都有所下降,這讓他有些擔心。

這次他回九泉,第一是想要挖出自己的身世,第二則是解決身體的問題。

良久,眼睛睜開,右手輕輕解下脖子上的玉墜,不斷的撫摸著。玉墜冰涼,觸手感覺極好,讓人從心底產生一股涼意。

「三個月時間,但願我能找到你們,爸媽。」蕭風喃喃自語,再次把玉墜戴在了脖子上。

站起身,拎著背包,上樓隨意選了一個房間,走了進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樓下大廳傳來河東獅吼:「蕭風!!你出來1

蕭風一愣,隨即腦海中浮現出丁丁火辣的身材,打開門,向著客廳走去:「美女,叫我幹嘛?」臉上浮現出壞笑。

當蕭風色迷迷的目光觸及到丁丁,不由得被雷倒了。眼睛上上下下打量著,最後忍不住問道:「丁丁,這大熱天的,你不熱嗎?別再捂出痱子來1

為了避免尷尬和被蕭風再佔便宜,丁丁展開了全面武裝計劃,除了裸露在外的腦袋和手,其他部位,全部捂得嚴嚴實實,甚至脖子,都被高領遮擋起來。

丁丁白了蕭風一眼,從身後拿出兩張合同,沒好氣喊道:「這是租房協議,如果沒問題,趕緊簽了。」

蕭風無趣地點點頭,隨意的掃了幾眼,拿起桌子上的筆,刷刷寫下自己的名字。

丁丁拿起來,看著龍飛鳳舞的簽字,不由得呆了一下,心裡忍不住暗贊。

「嘿。」蕭風壞笑著,靠近丁丁:「怎麼?哥的簽名,是不是很帥?要不送你份珍藏?」

丁丁拿著合同,很乾脆轉身上樓,最後做了個鄙視的手勢,然後飛一般的逃回自己房間。

「這丫頭,呵呵,竟然把我當色狼防了。」蕭風莞爾一笑,返回自己房間。

色男vs辣女的pk,暫告一段落。第一輪蕭風以絕對的優勢,站在上風。但這種情況,在晚飯後卻被打破了。

「吆?吃飯了?嘿嘿,好豐盛埃」蕭風抽著鼻子,走到飯桌旁,臉皮厚地坐在了一旁。

丁丁見蕭風臉皮厚到如此程度,不由得氣急:「蕭風,這沒你的飯1

「嘿,大家都是鄰居,低頭不見抬頭見的,別這麼冷漠嘛。就算不談這個,咱倆都是蒼老師的忠實粉絲,也算得上是革命戰友了。」蕭風一邊給自己盛飯,一邊嬉皮笑臉的說道。

「看我下藥葯死你1丁丁氣鼓鼓的瞪著蕭風,準備先用目光把這個臭男人凌遲一遍!

蕭風毫不在意:「下藥?這個詞可有些敏感哦。我包里還有幾顆fm2,你可以下在裡面。」

雖然丁丁不懂這fm2是什麼東西,但她卻知道,從蕭風口中說出來的話,肯定沒有好話!

丁丁本想掉頭就走,不理這個可,但是肚子嘰里咕嚕,沒辦法,也只能坐在椅子上,開始吃飯。

蕭風見丁丁坐下,嘿嘿笑著,也開始動筷子:「嗯,丁丁,你嘗嘗這個,嗯,這個好吃,多吃點礙…」

丁丁乾脆不說話,悶頭吃完,扔下筷子就走。「哼,得罪我,沒你好果子吃。」轉身,眼睛中閃過一絲戲謔。

半小時后。

「丁丁!!!你丫的真給我下瀉藥!!!唔~~~」蕭風的慘叫聲,接二連三的響起。

房間中,丁丁滿臉陰險的笑容,掃了眼上鎖的室門:「臭小子,讓你占我便宜!敢吃老娘豆腐的人,都沒有好下場1

走到落地窗前,看著外面閃爍著星光的夜空,丁丁臉上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股愁容:「爸媽,你們到底怎麼了?」

丁丁父母是搞科研工作的,常年居住在國外,極少回來。他們每月都給她寄錢,以補償對她的愛。

雖然現在工作了,但丁丁從小花錢大手大腳,根本沒有存款。以前還好,有父母的寄款,活的很瀟洒。但是自從兩月前,父母的寄款就終止了,所以丁丁沒錢花了。

給父母打電話,即使偶爾接了,那邊也都匆匆掛斷電話。丁丁有些擔心父母,但卻又無可奈何。

沒錢后,丁丁先是把汽車賣了,然後又把主意打在別墅上面。丁丁想的很明白,這次出去學習三個月,別墅空著也是空著,還不如租出去換點錢。

雖然這個叫蕭風的房客流氓一點,但應該是個好人!何況,一月十萬的租金,足能打動此時的她,所以她別無選擇的出租了。

這一夜,懷有心事的丁丁碾轉難眠,她打定主意,學習完后就去國外找尋父母。

這一夜,對於蕭風來說,更是悲催的。整整一晚上,蕭風都在跟衛生間較勁~~~

當凌晨三點鐘,蕭風瞪著布滿血絲的眼睛,渾身發軟坐在馬桶上,肚子里翻江倒海的時候,心中只剩下一個想法:「媽的,得罪什麼,都不要得罪女人!

*************

「啪啪……」一陣劇烈的敲門聲響起。「蕭風,你出來。臨走前我交待你點事情。」丁丁站在蕭風室外,皺著眉頭喊道。

奈何,一分鐘過去,三分鐘過去,始終沒有回應。

「哼,至於嘛,我就放了三份瀉藥而已,大男人這麼不經折騰。」丁丁撇著嘴巴,滿臉鄙視的無奈離開。

房間中,蕭風睜開遍布血絲的眼睛,臉色有些蒼白:「啊,小魔女,昨晚的折磨,我忍了1

用力撐起渾身發軟的身體,盤腿坐在床上,開始調整自己的呼吸,進入吐納狀態。

半小時左右,蕭風緩緩睜開眼睛,吐出一口濁氣。「還好,沒有完全荒廢。老傢伙的這方法,果然不錯。」渾身酸軟的狀態,已經大大的改善,臉色也好了很多。

別墅大廳中,丁丁寫了張紙條放在桌子上,拉著行李箱,環顧了一圈,眼圈紅紅,滿臉不捨得嘟囔著:「要不是最近缺錢花,也不用租出去三個月。哼,那小子如果敢把房子搞亂,等本小姐回來一定廢了他。」

「吆?廢了誰?」蕭風滿臉壞笑,站在丁丁身後,努著嘴說道。

丁丁聽到聲音,猛地轉過來:「臭小子,廢了你!哼1昨晚佔了上風的她,已然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得了吧,我那是故意讓著你呢。如果不是我故意,你以為就憑你能行?如果你行的話,老母豬都能上樹了1蕭風華麗的打擊著。

丁丁俏臉陰沉下來:「你敢說我是豬?1

「嘿,不敢,我才不會去侮辱豬的智慧呢。」蕭風撇著嘴巴,隨意道。

雲淡風輕的回答,直接讓丁丁再次抓狂!還不等她叉腰河東獅吼,一個溫暖的手,已經拍在了她的腦袋上。

「小魔女,出門在外小心點,別太容易相信別人。如果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隨時給我打電話。」蕭風面帶笑容看著丁丁,把寫著號碼的紙條遞給丁叮

兩人雖然才相識不久,但相識即是緣分。尤其是丁丁給他帶來一種久違的感覺,家的感覺!

聽著蕭風溫柔的聲音,看著遞過來的紙條,丁丁愣了。這臭男人昨晚拉肚拉傻了?這還是那個滿嘴葷話,處處想占自己便宜的臭男人?

她從小就自己生活,父母都在國外,很少感受到關心的滋味。這好像大哥哥的關心,讓丁丁鼻子泛酸,眼圈再次紅了起來。

丁丁遲疑一下,緩緩伸出手,接過紙條,難得的沒有再吵嘴,點點頭。

「嘿,如果晚上寂寞了,那也可以給我打哈。」蕭風忽然臉一變,邪笑著說道。

丁丁張張嘴,感謝的話咽了下去,一腳踹向蕭風:「去死1同時心裡叫道:「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1

蕭風後退幾步,躲過丁丁的攻擊,舉起手表示投降了。

丁丁得意的揚著頭,看著蕭風:「蕭風,我走了。不許帶些亂七八糟的人回來,尤其是女人,要不然我不會放過你。」說完,拉起旅行箱就要離開。

「嘎嘎,丁丁,出遠門怎麼不和我說一聲呢?吆,別墅中還養了個小白臉?」忽然,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自大門口傳來。

丁丁聽到這個聲音,臉色變得鐵青,身體顫抖一下,握著拉杆的手因用力過度而變得蒼白。

(這是第二更,今天更了九千字~每天保底八千,大家多多支持哦!收藏,鮮花等等,都砸過來吧!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