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四章CNMD,小日本鬼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CNMD,小日本鬼子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蕭風登錄郵箱,找到了一封加密郵件,輸入密碼,打開。

幾張照片在顯示屏中顯現出來,照片上,一個四十歲左右的黑色西裝男滿臉笑容,留著日本人特有的鬍子。

「渡邊三郎?」蕭風眉頭皺起,眼中殺機湧現。「是他1放在鍵盤上的雙手,猛地捏起拳頭,發出里啪啦的響聲。

良久,蕭風收攏殺機,盡量讓自己恢復平靜:「怪不得紅桃a如此肯定我會答應。」

頁面向下拉著,繼續看下面的字幕:「八月二十七日,渡邊三郎會來九泉,醞釀一場陰謀。如果陰謀得以實施,那九泉將會陷入災難,最少死十萬人以上!不要小瞧這個陰謀,十幾萬生命,僅只是一個開頭而已1

讀到這裡,蕭風眼睛猛地瞪大:「ctmd!小日本鬼子準備幹什麼1

眼睛迅速向下看去:「黑桃a,以我對你的了解,先不說『渡邊三郎』這個名字,就是為了這十幾萬市民,你應該也會出手接下這個『小任務』。何況你還與渡邊三郎有舊仇。呵呵,你的決定關乎著十幾萬市民的生命啊,我的大英雄,回見嘍。」

「這他媽算小任務?」蕭風咬牙切齒盯著這段話,猛地一拍桌子:「陰謀?到底是什麼陰謀!媽的,老子被紅桃a算計了。英雄,當英雄有個屁用1

不過說歸說,蕭風還真被紅桃a捏的死死的。是的,十幾萬生命,蕭風還真的不能達到無視的地步。

「渡邊三郎,新仇舊恨,這次就一起算算吧!中國可不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後花園1蕭風盯著屏幕上的照片,眯著眼睛,殺氣瀰漫。

手指敲出兩個字,『接了/點擊回復郵件。

平復一下心情,蕭風回樓上拿了一沓現金,離開了別墅。

在這住三個月,那說不得要出去買幾套衣服。下午反正沒事兒,就出去逛逛了。

鳳凰苑距離市區並不遠,坐車十分鐘左右的路程。攔了輛計程車:「去鼓樓。」

鼓樓,九泉市著名的商業步行街,繁華異常。

下了車,蕭風看著周圍的高樓大廈,禁不住笑了笑,暗嘆一聲變化可真大。當年他走得時候,九泉的樓可沒有這麼高,車也沒有這麼多。

轉了幾圈,隨便買了幾套阿瑪尼和其他品牌休閑裝,開始在鼓樓轉了起來。

「吆~美女~」忽然,蕭風眼睛瞪亮,盯著街邊的某美女,滿臉豬哥相。「大胸,細腰,翹臀,長腿~」

正當蕭風盯著美女過乾癮的時候,一道身影擋在了面前:「臭小子,盯著老子的馬子看得挺爽?」

蕭風一愣,心裡蠻不是滋味。媽的,不讓老子吃滿漢全席,難道連看看菜單都不行?撇撇嘴,蕭風準備開罵:「我擦~嗯?是你?流氓!1

仔細再打量面前這位,一張猥瑣的臉上,布滿猥瑣的笑容。這形象,在蕭風腦海中,可是僅有私家偵探劉流,才能對上號。

「嘿,小子,盯著娘們屁股看什麼呢!你還真是死性不改1劉流壞笑著,張開了雙臂。

「哈哈。老子才沒看屁股,老子看得是胸1蕭風笑著與劉流來了一個重重的熊抱。

兄弟倆見面,自然少不了一番寒暄。最後,劉流拉著蕭風:「走,兄弟,喝酒去。」

「哈哈,喝酒怕你啊1蕭風也是大笑,點點頭。可當他腳剛邁出一步,立即微皺眉頭:「你受傷了?」

劉流一愣,隨即笑了笑:「沒事,剛才不小心挨了一拳。」說完,指了指胸前。「哎呦,你怎麼知道的?」

蕭風搖搖頭,沒有回答劉流問題。「去醫院看看吧,肋骨應該斷了。」他能怎麼說,說聞到血腥味了?

「啊?斷了?1劉流大驚:「這也沒感覺出有多疼啊!除了皮破了點,也沒什麼其他反應。」

蕭風看著劉流:「是的,斷了。別問我為什麼知道,說了你也不懂,這是專業問題。」別說肋骨打斷了不疼,就是殺人讓人感覺不到疼,他的方法也不下幾百種。

「……」劉流無語,忙點點頭:「相信你的『專業』,走,去醫院。」拉著蕭風就走。

反正閑著也沒事,蕭風跟在劉流後面,出了步行街,開車直奔醫院。

「還在做私家偵探?」蕭風瞄了眼旁邊的劉流。

劉流點點頭:「要不我能幹什麼?今天原本在跟蹤一個富姐,結果竟然被人無緣無故打斷肋骨。」

劉流的臉色,有些陰沉。畢竟,誰的肋骨被打斷了,臉色也都好不了。

「嘿,一代名偵探劉流,現在竟然落魄到如此?四年前,你可不會接這種活。」蕭風開玩笑道。

劉流無奈,緩和表情:「經濟危機,生意難做埃」搖搖頭,表示他現在接這種活也是生活所迫。

「流氓,等幫我查件事情吧。」蕭風的表情忽然嚴肅起來。

劉流一愣,他很少見到蕭風出現這種認真的表情。

「你說,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做。」說這話的時候,劉流同樣滿臉認真。

「幫我查查,我的身世。」八個字,緩慢而用力。

劉流張張嘴,最後點點頭:「好,你不著急吧?」

蕭風笑了笑:「三個月時間。你先養好傷再說。」對於劉流的能力,他是信得過的。

一路來到醫院,直接拍了x片。結果還真如蕭風所說,兩根肋骨斷了。

劉流被送進病房,蕭風則站在門外,打開x片,仔細的觀察起來。

「暗勁震斷,不錯的功夫。呵呵,不過我蕭風的兄弟,可不是能隨便打的1蕭風冷冷的笑了。

把x片裝好,推開門進了病房。

「流氓,現在開始疼了吧?」蕭風把x片放在床頭,淡淡的問道。

劉流的臉色成青白色,冷汗不斷的流著。「媽的,那小子下手可真狠,別讓我下次遇到他。醫生呢?醫生呢?1

蕭風無視了『禁止吸煙』的標識,掏出煙盒,扔給劉流一根:「吸根煙吧,能止痛的。」

劉流哆嗦著手,拿起香煙,點上用力吸著:「蕭風,你還沒和我說,你這幾年去幹嘛了呢,不會是去國外當雇傭兵了吧?」

劉流眯著眼睛,看著蕭風。他是私家偵探出身,敏感度比普通人強的太多。而且,他知道,蕭風的戰鬥力,強的驚人。

蕭風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雇傭兵?哪個雇傭兵組織能請得起我。好了,流氓,不要套我底了。你還是P哪闋約喊桑一會還有劇痛呢。」

彷彿是為了驗證蕭風所說的話般,劉流身體開始顫抖起來,額頭青筋暴起:「啊!媽的,醫生1

「您好,這裡是醫院,請您保持安靜。病房禁止吸煙,請熄滅香煙。」門打開,一個小護士走進來,臉上帶著微笑,對劉流說道。

如果是平時,劉流也就不和小護士一般見識,但此時,他胸前疼的要死,這小護士竟然還不讓自己叫0我安靜你妹兒啊!媽的,你們醫生呢?」

蕭風無奈的搖搖頭,這貨以前挺斯文的,可是很少出現這種抓狂的狀態埃不理劉流,轉過頭,看向小護士。

「嘿,我說什麼來著,九泉的妞,就是水靈兒1蕭風看著小護士,不由得眼前一亮。

一身白色護士服,襯托著高俏的身材。凝脂般的肌膚,散發著迷人的光暈。可愛的小鼻子,微微皺起,似乎正在惱怒劉流的出言不遜。

有句話怎麼說得來著?有妞不泡,大逆不道;見妞就泡,替天行道……蕭風向來是這句話的奉行者!

「唉,護士小姐,不好意思,我這朋友,腦子有毛病,您別跟他一般見識。」蕭風自詡為『百變情聖』,見到如此美女,又怎麼會不去搭訕兩句。

劉流見蕭風為了泡妞,竟然說自己腦子有病,不由得氣笑了:「阿風,你果然還是四年前那德行1

蕭風裝作沒聽見劉流的話,目光掃過護士胸前的工作證:「哦,林琳小姐,我代我的朋友,向您道歉。」

小護士似乎長這麼大,還沒讓人一口一個『您』的稱呼,不由得有些不自在起來。尤其是見到蕭風滿臉真誠的歉意,更是不安,忙搖頭:「沒關係的,呵呵,我不介意。」

蕭風借著這話,微笑道:「不知道我是否能請林琳小姐吃飯,略表歉意呢?如果您說『不』,我良心會不安的。」

蕭風此時,哪裡有在丁丁面前的猥瑣與流氓,優雅的如同紳士般。尤其是那憂鬱的眼神,殺傷力更是驚人。

小護士聽見蕭風的話,心中砰砰的跳著,低下頭:「不,不用了……」這聲音,細弱蚊哼。

「大哥,咱泡妞也得挑時間吧?護士,你先給我把醫生叫進來,ok?」劉流慘叫著。

聽到劉流的話,小護士臉色通紅,忙點點頭,一路小跑,離開病房。

蕭風見護士走了,撇撇嘴,紳士氣質瞬間消失不見,懶散的坐在椅子上:「流氓,別叫喚了,沒那麼嚴重。」

「靠1劉流忍著痛,豎起一根中指。

小護士帶著幾個醫生進來,蕭風後退了幾步,拉了拉小護士,打了個眼色,走出了病房。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