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六章初相識、初交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初相識、初交鋒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許諾一愣,猛地轉頭向後看去。只見身後不知何時,站著一個青年。

帥氣的臉龐,憂鬱的眼神,嘴角的弧度,讓許諾出現了短暫的失神。

蕭風舉了舉手中的紅酒,遞過去一杯:「呵呵,美麗的小姐,如果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可以告訴我,我想我會是一個合格的聽眾。」

蕭風真誠的笑容,感染了許諾。梨花帶雨的臉龐,勉強笑著:「謝謝。」伸手接過紅酒,微微點頭。

看著許諾臉上的淚,蕭風有些憐惜,有些好奇,是什麼事情,能讓這個商界女強人流淚,變得如此脆弱?

在舞會上,蕭風就一直注意著許諾。包括龍少過去邀請,許諾離開,龍少陰冷的目光,這些都被蕭風收入眼底。

「你好,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蕭風。」蕭風右手酒杯晃動著,揚了起來。

作為商界女強人,對於情緒的掌控是極強的。此時的她,也從悲戚的情緒中走出,臉上再次出現微笑:「你好,我叫許諾。」

「許諾姐,剛才看見你哭,怎麼了?」蕭風把玩著酒杯,輕聲問道。

許諾緩緩搖頭:「呵呵,沒什麼,觸景生情而已。倒是你,怎麼會跑出來呢?」說這話的時候,她的眼睛,盯著蕭風手裡的酒杯。

蕭風嘴角翹起,心中暗道好精明的女人,難怪會發現劉流。「呵呵,我是為許諾姐而來。」既然人家已經發現,那再藏著掖著,也沒意思,所以蕭風坦白承認。

「哦?為我準備了這杯酒嗎?」許諾似笑非笑的看著蕭風。

蕭風揚了揚酒杯:「當然,許諾姐光彩耀人,艷驚全場,我也是諸多被吸引的一員罷了。」

兩隻玻璃杯輕輕碰撞,紅酒泛起波紋。

對於蕭風的稱讚,許諾只是淺笑著,並沒有表現出別的。讚美,這些年她聽得太多太多。

明知道蕭風是跟著自己來的,但許諾心中,卻沒有一絲厭煩。

不知道什麼原因,兩個人都沒有產生距離感,彷彿是多年的朋友般,一切都顯得那麼隨意和諧。

在陽台的入口處,所謂的『龍少』,雙手攥著拳頭,目光噴火的盯著陽台上談笑風生的兩人。

龍少很生氣,很惱怒。許諾自稱去洗手間,結果卻讓他在這遇到了。不僅如此,還和一個陌生的小白臉談笑風生,這是把他置於何地?!

「臭**1龍少咬牙,在心裡大罵。但是面上卻帶著微笑,向著兩人走去:「諾姐,不是不舒服嗎?呵呵,這位是?」目光掃向蕭風,其中儘是威脅警告的意味。

許諾聽到龍少的聲音,臉色微變,忙笑道:「呵呵,是龍少埃裡面太悶,出來透透氣,也許能舒服點。」說完后,忙對著蕭風打了個眼色,讓他趕緊走,別得罪龍少。

蕭風微笑著,仰頭喝掉杯中的紅酒,看著龍少:「我叫蕭風。龍少如此的大人物,肯定是不認識我。」

許諾聽蕭風這麼說,稍稍鬆口氣。她還真怕龍少對付蕭風,畢竟龍少的身份擺在那裡。她心中也知道龍少的那點心思,更知道龍少心胸狹窄的為人。

見蕭風這麼上道兒,龍少滿意的點點頭,收回目光:「嗯,認識我,是你的榮幸。」

「呵呵,是嗎?」蕭風有些好笑的看著龍少,淡淡的說道:「其實這句話,也是我想說的。」

蕭風話一落,龍少的臉色沉底陰沉下來!在九泉,還沒有多少人敢這麼跟他說話!

旁邊的許諾,嬌容大變,心中暗道,完了完了!她和蕭風雖然認識時間不長,但是卻很聊得來,現在當然不想看到他受傷害。

「龍少,呵呵,不知道我是否可以請你跳支舞?」許諾忙向前一步,站在兩人中間,對龍少笑道。

蕭風心中一暖,這女人是怕自己出事嗎?

「跳舞嗎?可以。但是要在我教訓完這小子之後。」龍少目光陰冷,推開了許諾。長這麼大,還從沒有人敢如此得罪他。即使有,也都被他塞進麻袋,沉進江底了!

龍少向前走了幾步,盯著蕭風:「小子,我會讓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常」

「呵呵」蕭風輕蔑的笑著,看都不看龍少,轉頭:「許諾姐,你先回去吧。我跟龍少有點事情要談。」說完,遞過去一個『你放心』的眼神。

許諾遲疑一下:「你們談?」

「嗯,呵呵。去吧,一會我去舞會找你。」蕭風點點頭,語氣雖輕,但卻不容拒絕。

許諾猶豫再三,終於點點頭,輕聲道:「小心點,他是馮貳的兒子。你說點好話,道個歉。」

聽到許諾的話,蕭風眼神一縮,隨即恢復正常:「嗯,我知道的,放心吧,許諾姐。」安慰似的,輕輕擁抱了一下許諾。

許諾的身體微微一顫,點點頭,轉身離開。

龍少看著蕭風擁抱許諾,雙目噴火,因憤怒低吼道:「蕭風,今晚我一定要殺了你。」

見許諾離開,蕭風這才轉過頭,邪笑著,盯著龍少:「小子,別叫喚了,咬人的狗是不叫的。」

龍少一愣,隨即大怒:「媽的,現在就讓你滿地找牙,然後把你沉在江中。」

「哈哈,馮老二喜歡用活人沉江,沒想到他兒子,也喜歡這套。不過可惜,相比較,你卻沒有馮老二那份魄力。唉,還真是虎父犬子,你更貼切的名字,應該叫蟲,而不是龍1蕭風嘲弄的說道。

龍少瞪大眼睛:「你怎麼知道我父親……?」蕭風知道他父親的嗜好?這怎麼可能!

蕭風搖搖頭:「不認識,堂堂黑白通吃的馮二爺,哪是我能認識的。嘿,不過我今天有把握,打得你變豬頭,讓你爹馮老二也不認識你。」

蕭風臉上笑容依舊,手上的玻璃杯,狠狠向著龍少腦袋砸下

龍少大驚,他沒想到這小子竟然敢動手!不過,他作為九泉黑白通吃馮貳的兒子,哪裡能吃虧。

「找死。」龍少怒吼,身體猛地後退,同時身體騰空而起,右腳狠狠地向著蕭風腦袋抽去。

玻璃杯砸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碎屑飛濺。

雖然酒杯沒有砸中龍少,但蕭風笑容卻絲毫不變,反而點點頭:「嗯,這才像是馮老二的兒子。來吧,讓我試試,馮老二的兒子,到底有多強1

左手豎起,擋住龍少飛來一腳,身體斜跨兩步,右手握拳,向著龍少胸膛轟去。

龍少只感覺腳踢在蕭風手臂上,如同踢在鋼板上般,一陣陣刺痛傳來,不由得臉龐抽搐幾下。不過此時,卻容不得他多想,感受到蕭風拳頭傳來的凌厲勁風,身體以極其狼狽的姿態,猛地趴在了地上。

蕭風眼神中閃過一絲戲謔,拳頭鬆開呈爪狀,扣住了龍少的衣服,向著欄杆甩去。

「啊1龍少尖叫一聲,身體重重地撞上陽台的欄杆,摔落在地上。

蕭風撇撇嘴,邪笑著:「小子,功夫不錯。」頓了頓,轉過身,輕飄飄的話傳出:「不過,還不夠看。今天看在馮老二那張老臉上,放過你。」說完,離開了陽台。

龍少趴在地上,眼睛中閃過狠辣:「蕭風,我要殺了你,殺了你1拳頭,重重的砸在地上。

從小到大,他從沒有受過這麼大的侮辱,被人像扔死狗一樣,隨意的扔出去。抓起手機,播出號碼,語氣陰森:「徐伯,幫我查一個人,他叫蕭風1

「我不會讓你活過今天晚上,絕對不會!1龍少緩緩爬起來,仰天吼道!

返回舞會的蕭風,彷彿聽到龍少的吶喊,腳步微頓,嘴角儘是嘲弄的笑容:「殺了我?那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隨後,又搖搖頭:「馮老二怎麼養了這麼一個混蛋兒子。」

「蕭風,你沒事吧?」忽然,焦急的聲音響起,許諾快步走了過來,拉著蕭風的手:「我們快走。」

蕭風笑著,扯住準備要走的許諾:「急什麼,沒事的。」

許諾搖搖頭:「你不知道馮龍的為人,心胸狹窄,他不會放過你的。」說完,拉著蕭風的手就向外走去。

蕭風撇撇嘴,也不再說什麼,任由宣離開舞會。

直下一樓,許諾這才臉色好看了點:「你去哪?我送你回去。明天你趕緊離開九泉,出去躲一陣子吧。」

「躲?出去可沒有美女牽著我的手。」蕭風感受著心柔軟,不由得有些本性萌發,調笑道,哪還顧得上什麼優雅紳士。

聽到蕭風的話,許諾臉色微紅,這才意識到,還拉著蕭風的手呢,忙鬆開。「你,你胡說什麼。」難得的,女大亨出現小女人姿態。

「嘿,我說今晚的月色真美。」蕭風指了指夜空,說道。

許諾臉色略正常:「蕭風,我送你回去。記住我說的話,明天一定要出去躲躲。」

蕭風無奈,點點頭:「嗯,知道了。我開車來的,不麻煩許諾姐送我了。哦,你去哪?回家?用我送嗎?」

「回家?」許諾聽到這個詞,緩緩搖頭:「不想回去。」

蕭風苦苦忍住大喊『不想回家?那來我家吧,我家床很大的』的衝動,點點頭:「嗯,那我先走了。許諾姐,你也注意安全。」

兩人剛剛認識,蕭風可不想許諾對他的好印象消失。反正放長線釣大魚,以後有的是機會溝通。

行Γ骸班擰O舴紓很高興認識你。快走吧,別一會龍少追出來了。」

蕭風默然,忽然張開雙臂,輕輕再次擁抱了一下羞身體瞬間僵硬,眼神有些異樣。一晚上,被這個年輕人擁抱兩次,讓她的心不斷顫抖。

「許諾姐,小心龍少。」蕭風趴在許諾耳邊,低聲道。

許諾想要推開,但終究卻用不上力氣,最後點點頭:「嗯。你也小心。」

「呵呵。我走了。」蕭風轉身離開,再沒回頭,沒有一絲留戀。

個略顯消瘦但異常挺拔的背影,目光流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蕭風腰桿挺得溜直,嘴角翹起,自語道:「啊哈,泡妞第三招,以退為進。許諾,趕緊叫我停下陪你啊,快點矮」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