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十章黑暗處的骯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黑暗處的骯髒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蕭風說這話的時候,眼睛深處,儘是戲謔。要怎麼打擊敵人?要狠狠地下死手打擊!打斷肋骨算什麼,打了我蕭風的兄弟,那我就讓你眾叛親離,讓你變殘廢!

兩人聽到蕭風的話,俱是一愣,表情各不相同。

青年看了眼女孩,毫不猶豫點點頭:「好,我答應你。希望你玩完了,信守承諾1

聽到青年的話,女孩面若死灰。

「哈哈,哈哈哈,小強是吧?」蕭風狂笑幾聲,隨即目光狠戾爆現:「就為了你這句話,今天我也要讓你徹底殘廢1

蕭風生平最恨的幾種人當中,恰恰就有這種『為了活命,出賣女人或者不保護自己女人的男人』!

青年聽到蕭風的話,大驚失色:「你說話不算話1

「算話?和人渣說話,需要算話嗎?1蕭風冷笑著,腳下用力,撲向青年,又是一拳重擊,砸在了青年左肋骨上。

『』骨裂的聲音響起,讓人頭皮有些發麻。

蕭風眼中爆發出嗜血的光芒,不等青年落地,拳頭又狠狠地落在他的身上。等到落地時,青年手腳肋骨,全部骨折。甚至有些地方,白森森的骨頭,已經穿透皮膚,裸露在外面。殷紅的鮮血,染遍了全身。

蕭風蹲下身,在小強身上擦拭著拳頭上的鮮血,冷聲道:「小強,既然有膽子做錯事,那就要有膽子承擔責任。」說完,不再看小強,站起身,向著女孩走去。

女孩滿臉恐懼的看著蕭風,驚叫道:「你,你要幹什麼。」

蕭風瞥了眼女孩,抓起桌子上的相機:「打120,送他去醫院。記得,去第二人民醫院。我在病房a區3號房,給他留了一個床位。」

頓了頓,繼續道:「這種男人,不值得你去愛,更不值得你去為他犯賤1當著女孩的面,翻出相機中的裸體照片,刪除掉,轉身離開。

女孩身體顫抖著,看著蕭風的背影,眼淚忍不住流淌,最後化為大聲的哭泣。

蕭風聽著身後的哭聲,沒有絲毫憐憫,搖搖頭,向著電梯口走去。

回到車上,蕭風摸出手機,播出號碼:「流氓,完成任務。手腳肋骨,全部骨折。」

劉流聽到蕭風的話,聲音有些激動:「阿風,謝謝你。」

「呵呵,兄弟間不需要說這個,誰讓我們是兄弟!好了,先這樣吧,我還有點事情要辦。」掛斷電話,看了眼時間,喃喃自語:「林琳,你的事情,我來幫你解決1

啟動起車,一腳油門,車咆哮著沖了出去:「無論你遇到什麼事情,我這個房東,都要替你扛下來!只要是我的房客,那我就一定罩著你。」蕭風的話,隨著風,飄蕩在這片天空中。

夜空下,第二人民醫院樓頂的燈塔,顯得格外的華麗明亮。不過,在華麗燈光后,一幕黑暗的骯髒,卻正在上演著。

距離醫院北門不遠的角落裡,幾個拎著傢伙的小混混,滿臉淫.笑的看著他們今晚的『獵物』。

「你們要幹什麼!不要過來1被半包圍的女孩,花容失色,尖叫道。

小混混們聽到尖叫不僅不怕,反奮起來:「哼,幹什麼?當然是干你!臭**,昨晚竟然敢傷我兄弟,你也不打聽打聽,我黑子是什麼人!我的兄弟,你也敢惹1

「是他們先來糾纏我的1女孩身體不著,拿著剪刀的手,不斷的哆嗦著。

剛才開口的黑子,滿臉淫笑:「小妞,今天只要你陪我們兄弟爽爽,那就放過你,如何?」說完,拎著棒球棍,一步步向著女孩逼近。

「不要過來~~!1女孩握著剪刀,驚恐的叫著。

黑子輕蔑的揚起棒球棍:「小妞,放下你手裡的剪刀,要不然,今天我毀了你的容,讓人輪了你1

看著步步緊逼的黑子,女孩再也頂不住壓力,手裡的剪刀,向著對方狠狠地扔出。也不看剪刀是否能傷到對方,轉身就要跑。

奈何,因為緊張與害怕,竟然在轉身的時候,腳踩在石頭上,身體騰空而起,隨後摔在地上。

剪刀插在黑子的胳膊上,鮮血瞬間噴涌而出。看著胳膊上的剪刀,黑子怒吼道:「給我抓住她。媽的,老子今晚要玩死你1吼完,一咬牙,拔出剪刀扔了在地上。

幾個小弟邪惡的點點頭,就要向著地上的女孩衝來。腳步還沒邁出,就看到女孩身邊不知何時冒出一個人影,腳下一頓,回頭看向黑子。

黑子此時也注意到人影,心中微驚。因為他也不知道,這個人是怎麼冒出來的。「朋友,混哪的?我是『野狼幫』的黑子,野狼幫辦事,還請朋友離開。」黑子摸不準對方來頭,只能試探。

野狼幫在整個南城,也算得是一方霸主,所以黑子倒也不怕對方不識相。但是,下一秒,黑子的臉就徹底黑了下來。

人影看都不看黑子,蹲下身體,溫柔的聲音中夾雜著歉意:「對不起,林琳,我來晚了。」溫熱的手掌,扶住了女孩的胳膊。

「蕭風?1聽到這個聲音,女孩身體一顫,猛地抬起頭,眼睛中儘是不相信。

蕭風點點頭,緩緩扶起林琳:「小丫頭,是我。」右手溫柔的幫林琳擦乾臉上的淚水,左手輕輕拍打著林琳的後背。

聽到蕭風溫柔的聲音,林琳緊張恐懼的心,猛地鬆懈下來,哇的一聲,趴在蕭風的懷裡大哭起來。

隨著林琳的哭聲,蕭風的眉頭也皺了起來,抬頭掃了眼對面的混混,一股邪火,漸漸的自心底湧起。

林琳的哭聲,越來越小,最後沒了聲息。蕭風心中一驚,忙低頭看著林琳。在看到林琳只是因為恐懼鬆懈暈過去后,蕭風鬆口氣的同時,臉上亦是遍布殺機。

「所有人自斷一臂,滾吧1攔腰抱起林琳,冰冷的目光,掃過幾個混混,淡淡的說道。

黑子越來越差的臉色,終於聽到蕭風這句話后,再也忍不住,怒吼著:「兄弟們,剁碎了他1

「是1幾個混混面目猙獰,拎著片刀沖了上來。

蕭風眉頭一皺,左右看看,輕輕把林琳放下,轉頭看著衝上來的混混:「既然你們自己找死,那今天就都留下吧。」

「老子劈了你。」沖的最猛的混混,揚頭一刀,向著蕭風脖子砍來。

蕭風怕林琳醒過來嚇到她,所以毫不留手,速戰速決。眼睛精芒爆射,右手閃電般揮出,后發而先至,狠狠擊中混混脖子。

『吧』一聲脆響,混混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脖子被一拳轟碎,耷拉下來,身體倒在地上。

見蕭風出手如此狠辣,其他混混都是大驚,隨後凶性大發,幾把刀同時向著蕭風劈下。

蕭風身體躍起,右腳狠狠地抽在一個混混腦袋上。巨大的力量,直接讓其腦袋如同西瓜般炸開,鮮血混著腦漿,噴濺而出。

黑子見蕭風出手毫無顧忌,動輒殺人,不由得吼道:「去,抓住那個女孩!你們先頂著,我去喊人1吼完這句話后,黑子掉頭就跑,也不去管手下的死活。

蕭風見逃跑的黑子,目光一冷,但卻毫無辦法。有了林琳的存在,讓他頗有顧忌的不能去追黑子。

幾個混混見老大竟然扔下他們跑了,也臉色大變,準備撤退。但是,蕭風卻不再給他們機會。

「他跑了,那你們的命,就留下來吧。」蕭風冷笑著,翻手間,幾個混混全部倒在了血泊中。

在一個混混身上擦乾淨手上的鮮血,環顧四周,目光停頓在地上的剪刀上。略一思量,撿起剪刀,裝在了兜里,抱起林琳快步離開了現常

法拉利的轟鳴聲響起,化作一道銀光,消失在了夜空下。

角落中,橫七豎八的屍體,倒在血泊中,已經冰冷一片,沒有絲毫聲息。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陣雜亂的腳步聲響起,夾雜著怒罵聲:「老大,就是前面了。那小子無視我們野狼幫,今天一定弄殘廢他,要不然以後誰都敢踩我們野狼幫。」這個聲音的主人,正是拋下兄弟逃跑的黑子。

「吸~~」當所有人見到現場時,忍不住吸了口冷氣,立刻沉寂下來。

黑子同樣瞪著眼睛,身體有些顫抖。十幾分鐘前還活蹦亂跳的人,此時已經全部變成冰冷的屍體,倒在地上。恐懼之餘,心中又有些慶幸,還好自己跑的快!

「黑子,給我查!查出這個人,我要滅了他全家1野狼幫老大,臉色陰沉地怒喝道。

黑子忙點點頭:「是,老大。」

「三天之內,給我找到兇手。」野狼雙拳緊握,**的上身上,肌肉顫動著,後背的餓狼紋身,顯得格外猙獰。

「臭**,等抓到你,我要用鐵棍爆了你1黑子低頭看著胳膊上的傷,眼中閃過狠辣。

此時的蕭風,沒有意識到,他的平靜生活,將會不再平靜!

別墅洗手間中,蕭風把染血的剪刀扔進水池,打開水龍頭,沖刷著上面的鮮血。處理好剪刀,回房間換了身乾淨的衣服,然後一把火燒掉帶血的衣服。

做完這一切,蕭風回到客廳,眼睛看著沙發上昏睡的林琳,在其旁邊坐下。

睡夢中的林琳小臉兒上閃過驚恐,時不時的皺起的眉頭,蕭風看著不由心中憐惜,伸出手輕輕幫林琳把皺著的眉頭捋平。

似乎感受到蕭風的動作,林琳緩緩睜開眼睛。思維回到今天噩夢般的遭遇時,臉色大變,張嘴就準備尖叫。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