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十一章小丫頭來那啥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一章小丫頭來那啥了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蕭風見林琳醒來,收回手,忙說道:「小丫頭,不要害怕,是我。」

聽到蕭風的聲音,林琳一愣,看著蕭風微笑的臉龐,驚恐的心漸漸安靜下來。昏過去的一幕幕,閃現在腦海中。

「風哥,謝謝你救了我。」林琳低著頭,身體顫抖著說道。她不敢想象,今晚如果沒有蕭風及時出現,她將會面對什麼。

蕭風搖搖頭,拍了拍林琳的腦袋:「呵呵,小丫頭,別和我說謝謝。忘了你我的關係了?我可是你的房東,呵呵。我不是說過嗎?只要你是我的房客,那我就一定罩著你,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的。」

蕭風的聲音雖然平淡,但卻認真異常,霸氣十足。

林琳抬頭看著蕭風,心中升起一股安全感。彷彿即使是天塌了,蕭風也會為她頂住這片天!

蕭風見林琳盯著自己不說話,不由得有些發毛,用手擦了擦臉,心中嘀咕,這看什麼呢?難道臉上的血沒洗乾淨?

「呵呵,想什麼呢?」蕭風撇撇嘴,很自然的拍了拍林琳的腦袋。

感受到蕭風的動作,神情有些扭捏,忙搖頭:「沒什麼。」說完后,就要坐起來。身體剛動,眉頭皺了起來,嘴裡發出怪異的痛呼。

蕭風看著林琳的表情,忙關心的問道:「怎麼了?哪裡受傷了嗎?」

林琳忙搖搖頭,垂著腦袋,面紅耳赤。

蕭風就納悶了,這到底是怎麼了?這臉色也不對啊!

五分鐘后,在蕭風的再三追問下,林琳俏臉紅如滴血般,低著頭,聲音猶如蚊子哼哼:「我,我來月事兒了~~」

「啊~~!1蕭風一愣,隨即表情變得有些怪異起來,老臉火辣辣。人家小姑娘來那玩意兒了,自己幹嘛要窮追不捨的!

「額,真是不好意思,別的事兒能幫忙,這個我可幫不上忙~」蕭風尷尬的看著林琳,訕笑著說道。

林琳聽到蕭風的話,腦袋垂的更低了。同時,心裡也在掙扎著,最後終於弱弱的說道:「你~你可以幫忙。」

「嗯?也能幫忙?怎麼幫?難不成,脫下褲子……」腦袋中,各種想法相繼蹦出,不由得臉皮發起燒來。

如果說蕭風『色』,那他絕對會很榮幸的承認。英雄本色嘛,男人有幾個不色的!但這『色』,也得沖著人去。最起碼,蕭風面對著現在的林琳,就升不起邪惡的念頭。

人家小丫頭晚上剛遇到那種事情,再趁機撈油水兒,那還算是人嗎?這種事情,蕭風可干不出來~何況,他從不承認,自己是那種只會下體思考的動物!

就在蕭風胡思亂想之際,林琳又開口了:「我,我沒有那個了,你能幫我,幫我出去買包嗎?」說到最後,聲音已經僅在嗓子眼裡打轉兒了。

「啊?那個是什麼?你說,我去給你買。」蕭風疑惑的看著林琳,問道。

「就,就是那個。」

蕭風無奈:「大姐,你倒是說哪個啊?你不說,我怎麼知道那個是哪個。」

「衛,衛生巾~~」林琳的腦袋,已經埋進了雙腿中。

蕭風恍然,隨即尷尬的拍了拍額頭,剛才自己怎麼就沒想到這玩意兒呢0哦,哦,你等著,我現在就去買。」

蕭風忙站起來,一路小跑衝進車中,發動起車,一踩油門竄離別墅。

十幾分鐘后,在林琳疑惑的目光中,蕭風抱著一個紙箱子走了進來,放在茶几上,努努嘴:「給,這是你要的東西。」

林琳俏臉緋紅的點點頭,打開了紙箱子。下一秒,林琳的表情有些崩潰了。這一箱子足足有一百多包衛生巾,什麼護舒寶,b爽,大長巾,八度空間……應有盡有,估計自己用,得用到2014年去!

蕭風見林琳崩潰的表情,尷尬的笑著:「額,我也不知道你用什麼牌子的,所以每個牌子都拿了一包。我跑了好幾家超市,就怕買不到你喜歡用的牌子」

聽到這話,林琳再次滿臉緋紅,心中卻暖呼呼的。隨手抓起一包,夾著腿跑進了洗手間。

「媽的,小丫頭知足吧,老子長這麼大,這是第一次給女孩買這玩意兒1想到超市收銀員看著n多衛生巾的精彩表情,蕭風就有些尷尬。

幾分鐘后,林琳從洗手間走了出來,臉色紅紅:「風哥,認識你,真好。」說完后,逃似的上樓,回到了房間。

蕭風愣了愣,隨即臉上綻放出笑容:「呵呵,小丫頭,不說別的,為了你這句話,為你做事兒值了1搖搖頭,返回室中。

今夜,南城的黑道出現久違的熱鬧。

南城道上的人都敏感的嗅到,野狼幫似乎出事兒了!

整整一晚上,野狼幫的人徘徊在街頭以及各個娛樂場,看樣子正在尋找著什麼。

對於野狼幫的動作,南城各個幫派,反應各不相同。

南城天門的總部,地獄火酒吧中,天門老大火天,正皺著眉頭,聽著小弟的彙報。

「老大,據說在醫院周圍,野狼幫的人死了十幾個,就是黑子也差點扔在那裡。野狼震怒,所以搜索整個南城,準備找到兇手。」小弟看著火天說道。

火天坐在桌子上,**著上身,烈火麒麟紋身栩栩如生,隨著肌肉的抖動,呼之欲出。

「哦?死了十幾個?呵呵,野狼幫查到這人的消息了嗎?」火天冷笑著,問道。

小弟搖搖頭:「沒有。」

「哈哈,看來南城,要熱鬧了1火天戲謔的笑著:「南城可是平靜了很長時間了。野狼幫,這僅僅是個開始而已1

小弟聽到火天的話,精神一震,心中興奮起來。上一次南城熱鬧的時候,火天帶著他們,打下了一條街的地盤。不知道這次,老大又如何帶領他們渾水摸魚。

火天看著興奮的兄弟們,咧咧嘴笑了,眼神有些恍惚:「風哥,四年了,你也該回來了吧?1

野狼幫小弟被殺的事情,短時間內,傳遍整個南城黑道。

所有幫派都在盯著野狼幫,想野狼幫怎麼找回場子。當然,其中並不乏如同天門這般,準備渾水摸魚的幫派。

次日,別墅中。

「林琳,給我幾天時間,我幫你徹底解決這件事情。等解決了,你再去上班吧。」蕭風啃著林琳削的蘋果,含糊不清的說道。

林琳聽到蕭風的話,臉色有些發白,搖搖頭:「風哥,算了,我這不是沒什麼事情嘛。他們都不是什麼好人,我們鬥不過他們的。我大不了辭職換工作,他們就找不到我了。」

蕭風拍了拍林琳的腦袋:「呵呵,他們不是好人,難道你風哥我就是好人?惡人還需惡人磨,懂嗎?好了,就算是我不找他們,他們也會找我的。事情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簡單。」

蕭風昨晚上殺了野狼幫十多個人,野狼幫怎麼能輕易放過他。混黑道的,最講面子。被人宰了十多個人不敢吭聲,那野狼幫估計也不用混了。估計現在外面的道上,已經開始亂了。

林琳滿臉歉意的看著蕭風:「對不起,風哥,是我給你惹麻煩了。」

蕭風笑了,這小傻瓜0好了,不用對我說對不起或者謝謝。哦,對了,我去醫院看看朋友,你就在家多休息吧。」

林琳忙點點頭:「我知道了,風哥。」

蕭風離開別墅,開著車直奔醫院。到了醫院停車場,減速準備停車。可是後面一輛寶馬的喇叭聲,卻滴滴響個不停。

「媽的,催你妹兒埃」蕭風嘟囔著,打了打方向盤,後面的寶馬從身邊駛過。蕭風掃了眼司機,冷笑著:「趕著去投胎?」

蕭風停好車,拎著買的東西,進了電梯。

醫院的消毒水味道,刺鼻的很。蕭風一路皺著眉頭,進了劉流的病房。

「吆,劉流,心情不錯埃」蕭風看著病床上的劉流,咧咧嘴笑道。

劉流見是蕭風來了,忙坐起來:「嘿嘿,那當然,阿風,幹得好。那小子見了我,嚇得屁都不敢放。」

蕭風眼睛向著旁邊的床上掃了眼:「人呢?不是和你一個病房嗎?」

「媽的,讓我攆走了。躺在旁邊,我看著添堵埃你小子下手還真夠狠的,直接打他一個生活不能自理。」劉流滿臉興奮的拉著蕭風坐下。

蕭風只是笑了笑,打開買的水果,扔給劉流一個。

半小時后,蕭風自醫院出來,開車去昨晚的殺人現場轉了一圈,果然沒有什麼警察,看來對方是想自己解決了。

既然對方選擇自己解決,那一定會在近期來找自己的,蕭風倒也樂得省事兒。回別墅的路上,去超市給林琳買了一堆吃的,省的小丫頭在別墅無聊。

開車回到別墅,卻發現別墅門口停著一輛白色寶馬,正堵著大門。

蕭風皺起眉頭,這他媽誰啊,這麼不懂事兒!開車有堵門口的嗎?這車是不是想報廢了?

停下車,圍著寶馬轉了兩圈,忍住直接砸報廢的衝動,拎著零食走進別墅。

門剛打開,林琳沖了上來,攬住蕭風的胳膊:「看到了嗎?我有男朋友了1小丫頭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十分的不耐煩。

蕭風一愣,順著林琳的目光向沙發位置看去,只見上面坐著一青年。「擦,是他1目光落在青年臉上,蕭風暗罵一聲,怪不得剛才看那寶馬有點面熟,這小子不就是在醫院停車場見到那位嘛。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