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十三章天門兄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天門兄弟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霸道如雷的聲音陡然在現場炸響,引起諸多側目。

黑子高舉的砍刀,頓在空中,頭也不回冷聲道:「野狼幫黑子辦事兒,朋友最好別插~」最後的『手』字還沒說,身體已經被一腳踹飛,重重摔在地上。

「黑子?哼,就是野狼在這,我他媽也不怵他。」黑子剛才所站位置上,一個身穿黑色t恤的青年,冷笑著。帥氣的臉上,寫滿了囂張與桀驁。

在青年身後,一字排開五個人,手裡統一拎著寒光閃爍的開山斧,滿臉的煞氣。

黑子臉色鐵青,捂著腰緩緩爬起。當他的目光觸及到青年長相以及身後小弟手中的開山斧時,不由得面色一變,目光頓縮,咬牙蹦出四個字:「天門火天1

聽到黑子的話,周圍蠢蠢欲動的野狼幫小弟,也都頓住腳步,握著刀的手微微顫抖幾下。

「黑子,我火天的兄弟,你也有資格砍?」火天臉上的冷笑化為獰笑,一步步向著黑子走去。

黑子向後退了幾步,扔下場面話:「火天,我黑子今天認了,這件事情,我老大會和你談的。我們走1

「站住1火天陰冷的聲音響起:「想走?那也得看我兄弟有沒有意見。」

蕭風表情似笑非笑:「阿天,貌似混的不錯啊,呵呵。」說完,鬆開林琳的手,張開了雙臂。

火天咧咧嘴:「風哥1此時他臉上哪還有剛才的陰冷,滿臉笑容走到蕭風面前,與蕭風狠狠地擁抱在一起。

黑子站在那裡,動也不敢動,臉色變幻,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周圍的野狼幫小弟,不知道何時都收起來砍刀,圍在了黑子的周圍。

「黑子哥,怎麼辦?砍他們嗎?」一愣頭青小弟湊在黑子耳朵旁,低聲道。

黑子揚手一耳光扇在小弟臉上,低聲喝道:「你他媽不長腦子?那是天門老大火天,你去給我砍個試試。我們先回去,告訴老大這裡的事情。哼,天門,等著我野狼幫的報復吧1

小弟捂著臉,滿臉委屈的退後幾步,不敢再說話。

蕭風與火天兩人,久別重逢,談笑風生,似乎把黑子等人遺忘了,看都不看他們一眼。

這種無聲的侮辱,讓黑子有些抓狂:「媽的,我們走。」場面話都不敢再留,就準備灰溜溜的離開。

「嗯?我讓你們走了嗎?」火天轉過頭,目光中儘是輕蔑。

黑子腳步一頓,惱羞成怒吼道:「火天,不要以為我黑子怕了你!媽的,這小子殺了我們野狼幫十幾人,這件事情,我老大不會這麼算了的1黑子豁出去了,要不然這點臉可真就在這丟盡了。

「野狼嗎?黑子,我今天放你走,帶句話回去給野狼。這件事兒我火天扛下了,他如果想報仇,那儘管來找我火天。好了,你們都滾吧1火天擺擺手,像是驅趕蒼蠅般。

黑子渾身顫抖著,最後一跺腳:「我們走1帶著人,狼狽離開。

蕭風拍了拍火天,隨口問道:「阿天,我幾年沒回來了,這野狼幫什麼來頭。」

「呵呵,風哥,走,我們找地方喝酒去,邊喝邊聊。」火天掃了眼周圍看熱鬧的人群,笑著說道。

蕭風點點頭,拉住林琳的手:「走吧,林琳,沒事了。」

「嗯。」林琳臉色有些暈紅,任由蕭風牽著她的手。

「吆,嫂子好。」火天滿臉笑容,沖著林琳打招呼。「嫂子,您貴姓?」

林琳聽火天叫她『嫂子』,臉皮更紅,低下頭去。

蕭風抬腳向著火天踹去:「你小子,別亂叫。這是我乾妹子,叫林琳。」

「哦哦,都懂得,都懂得。嘿嘿。」火天邪笑著,顯然不相信蕭風的話。這年頭,乾爹都變味了,別說乾哥了。

聽到蕭風說自己是他乾妹妹,林琳心中湧起一股小小的失落,但隨即被她壓在了心底。

「都收起來吧,我們走。」火天對幾個小弟擺擺手,讓他們收起斧頭。

「哼,黑社會聚眾火拚,還想走?都給我站住1就在眾人剛轉身準備離開時,身後傳來一個憤怒的聲音。

蕭風心裡挺鬱悶,媽的,剛才老子被人差點群毆,怎麼就沒看到人民警察呢?現在完事兒了,又不知道從哪個犄角旮旯里蹦出來了。

轉頭一看,吆,還是熟人。「哈嘍,美女,我們又見面了。」

世界還真小,這警察竟然是蕭風公交車上遇到的警花韓爽。

韓爽見有人對自己打招呼,再仔細一看,不由得俏目含煞:「臭小子,是你1說話間,亮出手銬。

「韓爽,那小子得罪你了嗎?我去給你抓過來。」韓爽身邊的年輕警察,指著蕭風問道。

韓爽盯著蕭風,咬牙切齒:「上次把我銬在公交車上的,就是他1

青年一聽這話,立刻知道表現的機會來了。「啊?就是他?我現在就抓住他給你出氣。」拔出隨身的警棍,向著蕭風衝去。

蕭風眉頭皺起,這是哪蹦出來的一傻逼?竟然拿老子來討女人歡心?冷笑著,右手抬起,向著警棍抓去,隨後右腳閃電般飛出。

青年警察見對方竟然準備抓自己警棍,大怒著:「打死你1這話剛落地,警棍再也砸不下去,還沒等他震驚,肚子上彷彿被巨錘撞擊,一陣撕心的痛楚傳遍全身,立刻發出慘叫。

「小子,別以為穿這麼一身皮,就覺得多牛逼1蕭風趴在警察耳朵旁,冷聲道。

一瞬間的功夫,自己同事就落在了蕭風的手裡,不由得讓韓爽大驚。「住手,你要襲警嗎?1同時,拔出了配槍!

「襲警?我可沒有,我是正當防衛。」說完,手一抖,青年警察被蕭風扔了出去。

韓爽見這人如此猖狂,不由得怒了:「今天我一定要抓你回去1

「是嗎?我火天的兄弟,你們也要抓?唉,現在的小警察素質越來越低。」火天嘟囔著,摸出手機,打了個電話,說了幾句。

這邊火天剛撂下電話,那邊韓爽的手機就響了起來。韓爽接聽說了幾句『是』后,掛斷電話,臉色冰冷,瞪著蕭風。

「希望你下次不要落在我手裡1韓爽扶起上的同事,拉著他頭也不回的離開。

蕭風撇撇嘴,這女警對自己,似乎有很大的意見啊,真是有點意思。

「走吧,風哥,今天好好喝幾杯去。」火天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家酒樓:「就那裡吧。」

蕭風沒什麼意見,林琳更是惟蕭風命是從。一行八人,向著酒店走去。在期間,火天打了幾個電話,開始召喚兄弟。

選了豪華包間,點完菜,倒上酒。火天略顯激動的看著蕭風:「風哥,我們四年沒見了吧?」

蕭風笑了笑,點頭:「是的,四年沒有回來了,兄弟們都好嗎?」

火天,蕭風的發小兒,鐵哥們。什麼是發小?那就是從小一起尿尿和泥玩、穿著一條褲子長大的。

「嗯,都挺好。風哥,這次回來,不走了吧?」火天掃了眼林琳,小心的問道。

蕭風搖搖頭,端起酒杯:「走,在九泉待三個月!來,兄弟們,喝酒1

火天深深看了眼蕭風,重重點頭:「無論如何,我都是你的兄弟,這條命也是你的!以後用得著,隨時來用!乾杯1仰頭幹掉了杯中的酒。

蕭風心中感動,沒有說話,一口乾掉杯中酒。男人嘛,話不需要太多,一切都在酒里!

酒杯剛放下,門打開,從外面走進兩個青年。

「阿天,火急火燎的找我們什麼事情?難道你老婆難產了?」在整個天門,敢如此對火天說話的,只有兩人,張羽和林默。

張羽個性張揚,滿頭銀色長發,嘴角浮現著一抹邪笑;林默猶如木頭,沉默寡言,但絕對夠兄弟,有擔當!

「尼瑪的,怎麼說話呢?你老婆才難產呢1火天翻了翻白眼,瞪著張羽。

蕭風緩緩站起,看著另外兩位發小兒:「小羽子,木頭……」

聽到這個稱呼,張羽林默猛地愣在那裡,眼睛爆發出一團精光,射向蕭風。

「風哥?」張羽指著蕭風,略顯遲疑,隨後湧現出興奮與激動0媽的,你終於捨得回來了?1羽少快步走到蕭風面前,忽然給了蕭風一拳,眼圈通紅的吼道。

林默站在原地,嘴角抽搐著,眼睛也紅了。「阿風。」他是火天三人中,唯一不叫風哥的人。

火天也咧著嘴,站在一旁。要不是當時有黑子等人在場,估計他見到蕭風的反應,也比兩位兄弟強不了多少。

蕭風挨了一拳,臉上的笑容更勝,摟住張羽的脖子:「兄弟,是的,我回來了1

林琳坐在旁邊,美目流轉,看著嬉笑打鬧的四兄弟,眼圈也泛紅。

蕭風一轉頭,看到林琳眼圈發紅,疑惑道:「林琳你怎麼了?」

「我被你們感動了~」林琳可憐兮兮的說道。

「……」幾人相對無語。

張羽甩了甩銀色長發,看著林琳,彎腰鞠躬:「小嫂子好,我叫張羽。」

「林默。」林默依舊惜字如金。

蕭風苦笑,這林默還是一如既往的木頭啊0木頭,你可不能繼續木頭下去了,要不然哪有女孩喜歡你。」蕭風諄諄教導道。

林默只是咧嘴笑了笑,沒有說話。

因為有林琳的存在,兄弟四人也沒說些其他的,隨便聊著。

一場酒,喝到華燈初上,兄弟幾人才撂下酒杯。

最後哥幾個沒喝盡興,一商量,接著去酒吧喝。當然,泡吧不能帶著林琳,何況兄弟幾人還有事情商量。

蕭風開車把林琳送回別墅,火天派了二十個天門的精英小弟保護林琳。兄弟四人,開著法拉利,直奔南城最大的酒吧『十二點半』。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