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十四章兄弟的夢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兄弟的夢想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來的路上,蕭風聽火天提過,十二點半,是南城霸幫的地盤。

霸幫,九泉四大黑幫之一,南城霸主地位。老大熊霸,外號黑熊,跺跺腳就能讓九泉黑道顫抖的重量級人物。

南城除了霸幫外,下面則是天門,野狼,五湖幫三個二流幫派,再往後就是一些三流幫派了。

喝了幾杯酒,火天把蕭風與野狼幫的矛盾告訴了張羽兩人。

林默沒什麼反應,以他的看法,那就是動我兄弟,我管你是誰,干你娘的!

張羽則皺著眉頭:「我聽說,野狼幫最近傍上了霸幫,好像是野狼把自己妹子送給了熊霸。」

喝了口酒,繼續道:「我覺得吧,既然要玩,那就玩大點,連霸幫一起搞了吧。我也想試試當南城霸主的滋味。嘿嘿。」

好嘛,這兄弟幾個一個比一個狂!霸幫這還沒準備動他們,他們就盯上了人家南城霸主的地位了。

火天點點頭:「嗯,這主意不錯。」隨即看著蕭風:「風哥,你有什麼打算?」

「靠,風哥當然是回來跟我們混,額,不對,你回來我們跟你混。到時候,咱四兄弟一統九泉四城,怎麼樣?」張羽滿臉興奮的說道。

蕭風眼睛掃了一圈,三兄弟滿臉希冀的盯著他,等待著他的同意。心中苦笑著,自己回來是有正事兒的,哪有什麼一統九泉黑道的雄心壯志。

「額,哥幾個,別這麼看著我成嗎?」蕭風組織著言辭,笑著道:「哥幾個有這樣的雄心壯志,做兄弟的應該是支持的。」

火天三人興奮的握著拳頭,等待著蕭風繼續說下去。

「可是呢,這次回來,我是為了自己身世回來的,在九泉就待三個月,然後離開。」

「現在做個二房東,很平靜的生活。這種生活,正是我所嚮往的。道上打打殺殺,我真的不想參與。」蕭風說到最後,已經是滿臉的認真。

火天三人臉上寫滿失落,互相看看,不再說什麼。從小一起長大,他們太了解蕭風的性子了。

忽然,林默抬起頭,看著蕭風:「阿風,如果野狼或者霸幫招惹你呢?你想過沒有?既然你與他們有了矛盾,想過平靜的生活是不可能的。」

這是林默今天說的最長的一句話了,一針見血!點出了蕭風如今面臨的情況。

蕭風端著酒杯的手頓了頓,仰頭幹掉杯中的酒:「現在的生活不錯,我不允許任何人破壞!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我不介意,殺了他們1說完,緩緩放下杯子。

三兄弟聽到這話,得了,想讓蕭風出來一起混是沒什麼希望了。三人也不再提這件事,一杯杯的喝著。

從酒吧出來時,已經是凌晨兩點鐘。四個人都有了醉意,尤其是張羽,開始耍起酒瘋。

「砰」的一腳,踢飛了酒吧門口的垃圾桶。門口的幾個小弟,目露凶光,向著張羽走來。

「小子,這裡可不是你耍酒瘋的地方。」小頭目指著張羽的鼻子,冷聲說道。

被人用手指著鼻子,張羽不樂意了,揚手『啪』的一耳光,扇在了對方的臉上。

「媽的,老子就耍酒瘋了,怎麼地?不服啊?不服來玩玩1說完,一把撕掉了上衣,露出精壯的肌肉和紋身。

張羽囂張的樣子,反而震住了對方,不敢輕易的下手。

小頭目捂著臉,心裡泛起嘀咕,這小子敢在霸幫地盤囂張,難道有背景?想到這,更不敢動手,開始仔細打量起張羽。

長銀髮,惡魔傳說紋身,這不是天門張羽的形象嗎?出來混的,最重要的是有眼力,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怎麼死。「您是羽少?」

「草,羽少算個*?趕緊的,你們打我一頓,讓老子舒服舒服1張羽罵罵咧咧的。

小頭目一聽這話,更是確定下來,眼前這囂張的小子,就是天門張羽!小頭目忙搖搖頭,陪著笑臉:「羽少,您說笑了,誰敢打您啊1

「好,不打我是吧?老子打你1張羽大怒,揚手又是幾耳光。

一邊虐著這些小弟,張羽一邊咆哮著:「媽的,老子的大哥竟然不管老子了,過平靜的生活?過個毛啊1

羽少說到最後,眼睛已經呈血紅色。他壓抑了一晚上的怒火,終於在此刻爆發了。他是直性子,自然不會接受蕭風所說的話。在他看來,兄弟幾個聯手,這九泉黑道還怵誰?

蕭風站在不遠處,聽著張羽的咆哮聲,心裡不是滋味。兄弟幾個的心,他懂!但是他內心的苦楚,又有誰知道。

「呼。」蕭風吐出一口悶氣,拍了拍火天和林默的肩膀:「兄弟,你們真的要走這條路嗎?現在小打小鬧的玩玩,難道不好嗎?」

其實,蕭風心裡有顧忌,黑道是一條不歸路,他不想兄弟們涉足這個泥潭。一旦幫派做大,盯上的人自然就多了,到時候稍有不慎,就是萬劫不復的地步。

「阿風,我有我的夢想。」林默先開口了。

火天點點頭:「風哥,混黑的都沒好結果嗎?我不信!小羽子,木頭,我,我們三個都想在混出名堂來1他的聲音,很認真。

蕭風呆了呆,繼而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好,無論兄弟們做什麼,我蕭風都會支持1

他忽然想通了,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生活的權利,自己不是上帝,沒有資格改變別人。去他媽的上帝吧,上帝也沒有這個資格!

「小羽子,我們兄弟聯手打天下1蕭風看著張羽,大聲說道。

說這話的時候,蕭風心裡也看開了,大不了改天去上頭活動活動,幫兄弟們開幾張通行證啥的,為他們搞點保護桑

張羽聽到蕭風的話,身體一顫,高高揚起的手停頓在空中,轉頭看了眼蕭風,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

那小頭目正抱著頭,等著張羽扇他耳光呢。等了良久,也不見耳光下來,抬頭一看,張羽正站在那笑著發傻呢。

「哈哈,給,這是給你們的醫藥費。」張羽揚起的手,輕輕落下,拍了拍小頭目的肩膀,掏出一沓錢,扔在他手中。

給完錢后,張羽不再看這些混混,快步向著蕭風走去。又是一拳,轟在蕭風肚子上:「媽的,這是今晚老子聽你說的第一句人話。」

蕭風苦笑,揉了揉肚子:「靠,難道老子說了一晚上獸語不成?」

「哈哈哈哈……」兄弟四人,齊聲大笑,哪裡還有半點醉意。

蕭風四人又聊了會,終於決定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去。蕭風開著車離開,火天三人則是溜達著回地獄火。

法拉利ff泛著銀色光芒,以超越220邁的速度,向著鳳凰苑駛去。解開一個心結的蕭風,心情大好,開著車窗,任由呼呼的熱風灌進車中。

幾分鐘后,車速降慢,緩緩駛進別墅中。蕭風坐在車上,看著黑乎乎的別墅,心中忽然湧起一股不安的預感。

「不好,出事了1蕭風皺著眉頭跳下車,快步向著別墅走去。

在快步靠近別墅的同時,蕭風也調動起全身的精力,真正做到眼觀六路耳聽八方。

蕭風的眼睛閃著寒光,如同行走在暗夜的獵豹,正在尋覓著獵物。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蕭風的逆鱗,以前是他的朋友,兄弟,現在又多加了一個,那就是他的房客!

身體一晃,進入別墅中。客廳大燈的開關,就在門口處。不過蕭風沒有去開燈,而是站在黑暗處,靜靜的觀察著客廳,耳朵也輕輕抖動著。

靜若處子,動若脫兔!

「喝」,忽然蕭風的身體高高躍起,向著沙發後面撲去。右手呈爪狀,向著趴在沙發后的黑影擊去。

隱匿的黑影大驚,他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對方還能找尋到他的位置。可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一隻手已經捏住了他的脖子,同時冰冷的聲音在耳中響起:「最好收起你的槍,要不然我會瞬間捏碎你的喉嚨。」

黑影猛地顫抖一下,抓著手槍的右手停頓在空中,不敢再有動作。「放,放開我。」黑影被捏著脖子,聲音有些沙啞。

「還有另一個,出來吧。不要讓我動手,我的耐心有限。」蕭風右手一揮,一枚硬幣飛出,砸在開關上,室內瞬間燈光大亮。

在燈亮的同時,蕭風奪過手槍,對著樓上方向就是幾槍。

子彈射入肉體的噗噗聲伴隨著慘叫,一具屍體自二樓上摔落下來,重重砸在地上。

蕭風看都不看地上的屍體,扔掉手裡的槍,捏著喉嚨的手慢慢的變緊:「說,是誰派你們來的。」

「是,是野狼~」

蕭風目光漸漸變冷:「野狼嗎?他有什麼要求!林琳呢?」看著臉色醬紫的敵人,手上稍稍放鬆。

「是,我說,我說。我倆能殺了你,那就沒什麼要求。如果你不死,那你今天凌晨四點半,去『基督教堂』找野狼。老大說,只允許你一個人去,要不然你就會收到一具屍體。」

蕭風陷入沉默,看樣子對方這是想搞死自己了。不過,明知是死路,蕭風也要前去救林琳。何況,蕭風可不認為,一個二流幫派,能殺了自己。

蕭風曾經不止一次對林琳說過,只要是你是我的房客,那我就一定罩著你。男人,活一輩子,那就要說話算話,說到做到,尤其是對一個女孩的承諾!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