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十五章林琳被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林琳被綁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蕭風記下時間地點,歪著頭,看著野狼幫的小弟:「基督教堂,四點半。好了,你的兄弟在等你,去吧。」手上用力,骨裂聲傳來,腦袋無力的耷拉下來。

手輕輕鬆開,屍體滑落在地上。「野狼,這是你自己找死1蕭風忽然怒了,一腳踹飛地上的屍體。

上了二樓,走進林琳的房間中,坐在床上,喃喃自語:「林琳,我會救你出來的。」

不知道過了多久,別墅外的聲響驚動了出神的蕭風。「怎麼變得這麼多愁善感了。」蕭風甩了甩頭,輕輕帶上門,離開了林琳房間。

蕭風目光掃過客廳的兩具屍體,把槍踢進沙發下,一手提著一具屍體,向著別墅院中走去。

「天門的人么?」蕭風看著四周隱匿的並不高明的人影,臉上閃過怒氣。「都給我滾出來1忽然,蕭風大吼一聲!

臨去酒吧之際,火天派了二十精英小弟前來保護林琳。可是現在呢?林琳被綁走了,這些人卻狗屁用沒頂上!

空氣中,瀰漫著一絲酒氣,讓蕭風的臉更是陰沉起來。

隱匿的天門小弟,見別墅中走出一個人,還敢挑釁讓他們出來,個個憤怒,拎著斧頭蹦了出來。

「媽的,小子你找死!趕緊滾蛋,這裡不是你來的地方1一個小弟打著酒嗝,一斧頭向著蕭風劈開。

蕭風咬咬牙,這就是天門的精英嗎?一股恨鐵不成鋼的怒氣,自心中湧起,抬腿一腳踢出,小弟直接飛了足足十幾米,摔落在地上。

「火天派你們來是幹什麼的!過來喝酒的嗎?1蕭風瞪著圍上來的天門小弟,殺氣瀰漫。

小弟們聽到蕭風這話,都停下腳步,看著蕭風。

忽然,一個遲疑的聲音響起:「風哥?都放下武器,是風哥。」話落,一個青年忙走出來,湊近蕭風。

「你們剛才幹嘛去了?知道不知道,你們保護的目標,被別人綁走了?都滾吧,以後別讓我看見你們。」蕭風指了指院中:「把那兩具屍體也帶著,趕緊滾。別等我發火,滾1

蕭風有些失望,天門的精英就這幅德行?憑著這些人,還談一統南城,一統九泉嗎?

小弟們聽說保護的人被人綁走了,都是大驚,隨即滿臉愧色的低下頭,不敢再說話。

「風哥,對不起……今晚是我的生日,剛才我帶著大家去喝酒了。要處罰,就處罰我吧。」剛才認出蕭風的青年向前一步,滿臉內疚的看著蕭風說道。

「滾。」蕭風冷冷掃了一眼青年,轉身走進別墅中。

青年咬咬牙:「你們兩個把小四抬走,其餘人等進去打掃現場,帶走屍體。」

「是,小刀哥。」其他人都點點頭,酒也醒了,開始干自己的事情。

小刀嘆口氣,今晚的事情,總有人要負責。這個頂缸的人,就讓自己來吧。

「小海,等兄弟們做完后,後退五十米,誰也不準離開,等天哥的命令。」小刀說完,轉身邁著沉重的腳步離開。

半小時左右,蕭風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蕭風緩緩睜開眼睛,接聽了電話:「喂,阿天,什麼事。」

「風哥,事情我都知道了。我們現在就點齊人過去,一起去找林琳。」火天的聲音,充滿了歉意。

「不用過來了,人多也沒用。林琳在野狼手裡。」蕭風雖然惱怒天門的人太差勁,但對於兄弟,卻沒什麼埋怨。

電話那邊沉默了一會,聲音再次響起:「對不起,風哥。」

「呵呵,放心吧,沒事的。」說這話的時候,蕭風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還是安慰著火天。

「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林琳出了什麼事情,你千萬不要衝動。」火天有些擔心的說道。

蕭風的心猛地一跳,雙眼殺機暴漲:「如果林琳真的有事,那我不介意血洗整個南城1

火天嘆口氣:「風哥,小心。」他知道,蕭風做了決定的事情,沒有誰能夠改變。

「嗯,我知道了。你們睡覺去吧。先掛了。」蕭風掛斷電話,看了眼時間,已經是三點五十三分。

蕭風裝起手機,關上門,開車離開了別墅。他的目標,是市中心的基督教堂。

凌晨下半夜,九泉的路上,已經少有車輛出行。蕭風踩著油門,時速達到三百,穿梭在大馬路上。

十分鐘左右的路程,法拉利咆哮著,停在基督教堂前。蕭風坐在車上,掃了眼教堂,冷笑著,野狼,今天就算是上帝,也拯救不了你!

打開車門,點上一支煙,靜靜的吸著。地上略顯消瘦的影子,被月光拉的很長。當最後一口煙吸完,屈指間,煙頭化作火星,飛了出去。

看了眼時間,四點三十八分。右手按在教堂大門上,厚重的大門發出咯吱的響聲,有些古老。

蕭風隨意的走進教堂中,目光打量著。這座教堂,四年前他曾經來過。當然,他不是來做禮拜的,而是過來把妞。

剛一進入教堂,蕭風就察覺到,不下十道目光,射在自己身上。甚至,還有輕微子彈上膛的聲音。

蕭風站在教堂中央位置,在空曠大教堂的襯托下,他顯得格外的渺校「野狼,我來了1冰冷的聲音,陡然如浪般徘徊在整個教堂。

「咚~」教堂的鐘聲響起。

蕭風知道,四點半到了!

古老的鐘聲,咚咚的響著。

十幾個黑西裝男,自教堂二樓走了下來。手上拎著的是清一色馬刀,閃動著寒光。

蕭風看都不看這些黑西裝男,目光死死盯著二樓:「野狼,出來吧1

「哈哈,蕭風,對付你還用老大出手嗎?」黑子從陰影處走了出來,用槍指著蕭風狂笑道。

蕭風眉頭皺了起來:「野狼連見我都不敢嗎?林琳呢?」

「林琳?呵呵,那小丫頭自然有幫里的兄弟伺候著。」黑子滿臉淫.笑,刺激著蕭風。

「找死1蕭風氣勢陡然一變,滔天殺氣瀰漫在整個教堂。

十幾個西裝男感受到這股殺氣,身體不由自主後退兩步,互相看看,暗道好強的氣勢。不過,他們也是專門幹這一行的,這點氣勢嚇不退他們。

「麻痹的,哥幾個,給我砍了這小崽子。」當頭一個絡腮鬍子,操著一口東北腔,馬刀指著蕭風,下了命令。

蕭風目光始終沒有看他們,而是死盯著樓上的黑子。「黑子,如果林琳真的出了事,我殺你全家1話落,蕭風的身體猛地弓起,隨即腳下用力,消失在了原地。

黑子大驚失色,甚至忘了手中有槍,掉頭就準備跑。可是身體還未來得及動,一股大力轟擊而至,身體直接飛起,向著一樓落去。

「完了1黑子心裡儘是恐懼,張嘴就準備大叫。下一秒,他更加驚恐的發現,蕭風竟然如影隨形,跟著他從二樓上跳了下來。

蕭風臉上的獰笑,讓黑子的身體顫抖著,脫口喊道:「林琳沒事,我騙你的1但是,已經晚了。

蕭風又是一拳重擊,砸在黑子肚子上。這一拳下去,昨晚的宵夜混合著血液,吐了出來。

黑子身體剛砸在地上,一隻腳就踩在其胸膛上。「林琳到底怎麼樣了1蕭風腳下漸漸用力,肋骨隱隱傳出爆裂的聲響。

黑子臉色慘白,忙搖頭:「她沒事,沒事啊1

聽到林琳沒事,蕭風暗鬆了口氣,彎腰抓起黑子脖領:「那她人呢?」

「在總部。」黑子哪裡敢撒謊,忙叫道。

蕭風看著黑子,冷笑著:「在這殺不了野狼,那就先殺了你這條黑狗1說完,抓起黑子的身體,向著撲上來的西裝男砸去,儼然把黑子當成了武器。

因為黑子的緣故,西裝男們束手束腳,根本不敢下刀,心裡大叫鬱悶。「麻痹的,有本事放下他,看老子活劈了你。」地地道道的東北腔,再次傳了出來。

「好,那你們試試。」蕭風雙手將黑子舉過頭頂,隨之向下猛地摜去,同時膝蓋弓起,對著黑子的腰重重頂撞了上去。『吧』,黑子慘叫著,身體略顯誇張的變成n字型。

蕭風知道自己的力道,準確度把握的也很好,這一擊之下,黑子的腰椎完全死不了,但將是一輩子癱瘓了。

出手廢了黑子,隨手扔了出去,晃了晃脖子,對著十幾個西裝男勾了勾手指:「你們一起上,我還趕時間。」

蕭風說的是實話,他確實趕時間。殺了這些人,他還要去野狼幫總部救林琳呢。

十幾個西裝男見蕭風這麼輕視他們,怒叫著,拎著馬刀沖了上來。

「警察!舉起手來1忽然,教堂的大門被撞開,十幾個真槍實彈的警察沖了進來。同時,二樓上也湧現出大批的警察,槍口對著蕭風等人。

蕭風一愣,這他媽怎麼有警察?可是當他看到西裝男們臉上笑容時,目光一縮,立刻明白了怎麼回事。

「媽的,野狼,原來你他媽玩得是這手1蕭風摸出手機,立刻撥打了火天的號碼:「阿天,林琳在野狼幫總部,你們帶人去救她。記住,我不想看到林琳出事!我這邊遇到了點麻煩事,先掛了。」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