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十六章九泉初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九泉初亂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蕭風收起手機,緩緩舉起雙手。既然知道了野狼打得什麼主意,那他說不得,要陪野狼等人玩玩了!

再者,蕭風也有顧慮,即使他能從幾十個警察的槍口下安然離開,但那就徹底的陷入被動,甚至會被通緝,以後想呆在九泉,那就不可能了!

至於林琳,蕭風對於阿天等人很有信心,這點事情,他們會辦好的。

「小子,你他媽上次不是狂嗎?等回去,老子讓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場1冰冷的槍口頂在蕭風太陽穴上,陰沉的聲音自耳邊響起。

聲音有些耳熟,蕭風心中一動,轉頭看了眼。果然,不是別人,正是上次韓爽身邊的那個青年警察。

讓蕭風更吃驚的還在後頭,看周圍警察的樣子,這次行動分明就是舊仇人領隊埃

昨天以為這小子也就是個普通小警察,沒想到還有些來頭埃看來,這次自己的處境不是很妙埃

「我不喜歡別人用槍指著我的腦袋。」蕭風壓制住放倒警察奪槍離開的衝動,冷聲道。

說話的同時,心裡也泛起嘀咕,這些勾結野狼幫的警察,會給他安個什麼罪名呢?

見蕭風如此張狂,警察臉色鐵青,槍用力頂在前者太陽穴上,咬牙道:「小子,不用你現在嘴硬,到了警局,老子讓你不死也得脫層皮。記住我的名字,我叫劉磊1

蕭風冷笑著,點點頭:「記住了,劉磊1同時,腦海中出現一個名字,九泉市公安局副局長劉華!

「來人,把他銬起來。給我搜他的身,一定要找出毒.品。」劉磊陰險的笑著,把一包白色粉末塞進了蕭風的兜里。

「是。」周圍的幾個警察沖了上來,按住了蕭風的胳膊,給他上了銬子。隨即,在他身上把那包白色粉末又搜了出來。

「磊哥,果然藏毒。」一個小警察抓著毒.品,大聲喊道。

蕭風看著這些警察的自編自演,忍不住笑了。國內警察的手段,都是這麼幼稚嗎?這從港片學來的栽贓陷害,還真是好笑的很。

「砰」的一拳,重重擊在蕭風肚子上,劉磊狠笑道:「小子,不用你現在笑,有你哭的時候。」說完,不再理蕭風,指著十幾個東北大漢:「都帶走,回去審查。」

蕭風雙手被銬在背後,受了一拳,臉色未變,認真的說道:「劉磊,你這是在玩火兒。」

劉磊冷笑,拍了拍蕭風的臉:「哈哈,老子外號叫做祝融,就喜歡玩火兒1隨即手一揮:「收隊1

「是。」警察壓著蕭風和十幾位西裝男離開教堂,黑子則是被直接送進了醫院。

**********************

「什麼?風哥被警察帶走了?」張羽臉色陰沉看著火天。此時的他**著上身,一頭銀髮格外刺眼。在其手上,抓著一把三棱軍刺,閃動著寒光。

「剛才小弟過來彙報,在基督教堂那裡,警察突擊查獲一宗毒.品交易。小弟認出,裡面就有風哥。」火天咬著牙說道,握著開山斧的手青筋暴露,顯露了他心中的怒火。

「媽的,毒.品交易!交易毛啊,野狼竟然玩這一手!草他媽的1張羽咋呼著叫道。

大家都不是傻子,現在誰都能看出來,這是野狼和警察聯合在一起,準備搞蕭風!兵不血刃,就能除去一個敵人,何樂不為?!

「先去救人。」坐在椅子上一直沒說話的林默開口了。

火天聽到林默的話,點點頭:「嗯,風哥的事情先放一放,把林琳救出來1

「那還等什麼,走!媽的,老子去弄死野狼這個雜碎1張羽揚起手中的軍刺,惡狠狠的說道。

火天重重點頭:「走1一道道命令吩咐下去,短短几分鐘,地獄火內部就聚集了不下五十號人馬。

「兄弟們,目標野狼幫總部1火天肩上扛著開山斧,站在台階上,目光掃過下面幾十號兄弟,冷聲說道。

「是1下面小弟紛紛大喝道。

林默目光閃爍,看著張羽:「我們也走吧。」

張羽點點頭,跟著林默,拎著武器出了門,消失在了街頭。

三人定下的計劃是,火天帶著天門的人正面火拚,張羽林默兩人暗地裡去救人。畢竟,林琳在對方手裡,萬一野狼死不要臉用林琳威脅,那這仗也就不用打了!

『熱浪酒吧』,野狼幫根據地。此時酒吧內,聲音嘈雜,刺耳的dj砰砰的炸響著,充斥著耳膜。

熱浪內部二樓,一扇鐵門攔住去路。在其周圍,站著五個大漢,統一的寸頭墨鏡西裝,手裡拿著對講機。

在熱浪常玩的人都知道,進了那道門,那就是野狼幫的總部。

野狼幫總部,野狼辦公室中。

「這就是抓回來的那個妞?」野狼看著綁在沙發上的林琳,眼睛中泛著凶光。

旁邊的小弟忙點頭:「是的,老大。據教堂那邊傳來消息,警察已經收網,蕭風被抓走了。」

「嗯,還順利吧?」從林琳身上收回目光,野狼坐在巨大的老闆椅上,點上雪茄。

小弟臉色微變,最後咬咬牙:「黑哥殘廢了,腰椎骨粉碎,即使脫離生命危險,以後也要殘廢了~」

聽到黑子殘廢,野狼臉上沒什麼變化:「嗯,我知道了,先下去吧。」

小弟點點頭,退出了辦公室。

「蕭風,敢得罪我野狼,那你死定了!我知道你能打,但是進了拘留所,再能打有b用啊!哼哼,我會讓你死的很難看。」門緩緩關上,野狼的臉色陰沉下來。

「嗚嗚~」林琳被捆在沙發上,嘴巴也被用膠帶纏住,發不出任何聲響。

剛才野狼和小弟的對話,她是聽得清清楚楚,尤其是野狼說什麼蕭風進了拘留所,死的難看之類的話后,林琳劇烈的掙紮起來。

野狼聽到林琳的悶聲掙扎,站起來,向著林琳走去。「小妞,這一切事情,可都是你引起來的。哼,今天我就讓你得到懲罰1嘴角掛著淫.笑,配合著臉上的一道刀疤,格外駭人。

林琳臉色慘白,掙扎的更加劇烈。

「嘿嘿~放心吧,一會我玩完了之後,再讓下面兄弟每人輪你一遍。如果你還活著,那我就放你離開。」野狼邊說邊開始解褲腰帶。

看到野狼的動作,林琳身體顫抖著,眼角的淚水不斷滾落。風哥被抓了,這一次沒有人能夠再救自己了!一瞬間,林琳萬念俱灰。

野狼褲腰帶還沒解開,門『砰』的一聲被撞開,小弟滿臉鮮血衝進來:「老大,天門的人殺過來了1

野狼聽到這話,雙目中凶光湧現:「媽的,這些小雜碎還真以為我野狼怕了他們?」彎腰從辦公桌下抓起一把生了的開山刀。

「等老子回來,再慢慢享用你1野狼用開山刀拍了拍林琳的臉,氣勢洶洶的摔門走了出去。

林琳看著被摔上的門,身上力量彷彿被抽空了般,癱軟在了沙發上。僥倖逃過一劫,但是誰知道,一會她將會面對什麼呢。

熱浪吧門口,火天右手拎著染血的開山斧,左手夾著被鮮血打濕的香煙,狠狠的吸著。濃濃的煙霧,籠罩著他陰沉的臉。

「火天,你什麼意思1野狼臉色鐵青,從熱浪吧走出,開山刀指著火天。

火天見野狼出現,扔掉香煙,開山斧扛在了肩膀上,目光掃過開山刀,冷哼道,媽的,夠狠啊,生鏽的開山刀,砍不死你也得讓你破傷風!

「野狼,看不出嗎?老子來砸場子了1火天壓下心中的暴躁,冷笑著說道,絕口不提蕭風林琳的事情。

聽到火天的話,野狼臉色更加難看:「媽的,既然來了,那就不用走了!兄弟們,給我砍1

此時此刻,已經不需要再說些屁話撐場面了,都讓人踩到頭頂拉屎了,再不出手,野狼幫丟不起這人,野狼也不用混了!

「殺1火天揚起開山斧,直指野狼,殺氣橫溢!

雙方人馬,瞬間沖在了一起,在這不甚明亮的街頭上,展開了第二輪火拚!

熱浪門口激烈的火拚,而距離熱浪幾十裡外的白楊看守所,也正在上演一幕鬧劇。

「磊哥,不用提審嗎?這直接送進看守所不符合規矩埃」一個小警察有些擔心的看著韓磊。

劉磊叼著煙,冷笑道:「規矩?規矩是人饉閌裁矗如果按照我的規矩,是直接把那小子送進監獄!小李,去辦手續,出了事我擔著。」

「是。」小李聽到最後一句話,放下心來,忙點點頭離開了。劉磊是誰?劉副局的兒子,天大的事情,有他擔著怕什麼。

「蕭風,在韓爽面前,你讓我丟人,哼哼,今天我就讓你死在看守所1劉磊陰險的笑著,拔出腰帶上的配槍,走進了審訊室。

劉磊滿臉陰笑,推開了審訊室的門。當他看清楚裡面的情況后,嘴巴不由得張大,隨即臉色變得陰沉難看起來!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