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十七章看守所風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看守所風雲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審訊室中,煙霧裊裊。

蕭風雙腿搭在桌子上,正無聊地吸著煙,等人來審訊自己呢。亮晃晃的手銬扔在桌上,閃動著諷刺的光芒。

「劉磊,說吧,費了那麼多勁把我搞進來了,想怎麼對付我?你們平時那些私刑逼供的手段呢?拿出來讓我見識見識,最近皮正癢呢。」蕭風吐著煙圈,優哉游哉的說道。

劉磊用槍指著蕭風腦袋,掃了眼桌上手銬,獰笑道:「小子,我允許你再狂一會。死到臨頭,以後想狂也沒地方狂了。放心吧,我會讓你見識見識我的手段1

「呵呵,劉磊,不是老子小看你,就憑你?貌似還真不行。」蕭風輕蔑的笑著,把煙頭按在了桌子上。

「媽的,來人1劉磊見蕭風如此囂張,再也忍不住,大喝一聲。

門打開,幾個小警察拎著電棍沖了進來:「磊哥,你吩咐。」

「給我把他押到3室去。」說完,收起槍,湊近蕭風陰笑著:「蕭風,我希望你還能活著走出來。」

蕭風攤攤手:「放心,我不會讓你失望的。」說完,不等幾個警察說話:「3室在哪呢?趕緊帶我過去吧。」

幾個小警察重新給蕭風上銬子,押著他往3室走去。

3室中,十幾個黑西裝男假寐休息,準備『獵物』上門呢。當聽到門響時,紛紛睜開眼睛,搖搖晃晃站了起來。

蕭風雙手被銬在背後,溜溜達達走了進來。目光掃過十幾個西裝男,冷笑著沒有說話。

「小子,自求多福吧。」小警察說完關上了大門。

隨著大門的關閉,十幾個西裝男紛紛向蕭風靠近,呈包圍狀,把他逼近了角落裡。

「小崽子,讓你死個明白,你不該得罪野狼。」東北絡腮男走出來,看著蕭風,怪笑著。

蕭風撇撇嘴,這野狼也太看不起自己了。「好了,如果想弄死我呢,那就一起上,別說我不給你們機會哦。」說話間,手銬發出『啪』的一聲,落在了地上。

絡腮男見蕭風如此囂張,臉色冷了下來:「兄弟們,上,弄死這小崽子1

十幾個西裝男步伐統一,向著蕭風逼近。室中其他犯人,坐在角落中,瑟瑟發抖地看著這裡,心裡都同一個想法:「這小子,死定了1

一場流血事件,正在緩緩拉開帷幕。

「干他媽的1不知是誰大罵一聲,搶先動手了。

瞬間,3室陷入一片混亂中,慘叫聲不斷的響起。混亂沒超過三分鐘,慘叫聲消失,整個3室變得異常寂靜。

蕭風略顯無聊地站在那裡,對著牆壁上的攝像頭伸出中指,做出『草尼瑪』的口型。

在他的腳下,躺著十幾個西裝男,哎呦哎呦慘叫著。

良久,一口標準東北腔響起:「大哥,我服了1

蕭風蹲下拍了拍這位絡腮鬍仁兄:「哥們,服了我就不打你了。」蕭風的話,是如此的語重心長。

監控室中,劉磊瞪著眼睛,看著蕭風豎起的中指,牙齒咬得嘎巴作響:「媽的,全是廢物1

旁邊的小警察們,也都滿臉的不敢相信。這三分鐘不到,干挺十幾個壯漢,比電影中的李小龍還牛逼啊!

「磊,磊哥,現在怎麼辦?」一小警察結巴著問道。

劉磊胸膛激烈的起伏著,指著顯示屏:「給我餓著他1

「是。」小警察們忙答應。

早飯期間,蕭風舒服地躺在床上,眯著眼睛,愜意的叼著煙。「對了,哥們,你叫啥名來著?」蕭風看向西裝們的領頭絡腮男。

「大哥,我叫彪子。」絡腮男忙低頭,恭敬的說道。實力擺在那裡,彪子對於蕭風,倒是心服口服。

蕭風點點頭:「彪子,你們是野狼幫的?」

彪子忙搖頭:「不是,我們哥幾個都是在東北犯了事,跑路來到九泉的。平時幫人要要賬啥的,也接點卸腿卸胳膊的小活兒。這次野狼找我們,十萬塊,讓我們弄死大哥您。」

「十萬塊?」蕭風嘟囔著,忽然怒了:「草他媽的野狼,老子一顆腦袋才值十萬塊?」

彪子在旁邊苦笑著,不敢接話。

「彪子,有興趣跟我干不?」蕭風打量著彪子,說道。他對於彪子,倒是有些欣賞。東北人就這點好,爽快!只要對你真心服了,那這條命也算是過給你了。

彪子聽到蕭風的話,眼睛一亮,隨即有些為難的看著坐在旁邊疼得呲牙咧嘴的兄弟們:「我……」

「呵呵,兄弟們,剛才我下手狠了點,對不住各位了。蕭風在這裡給大家道歉。」蕭風站起來,很江湖的抱拳,笑道。

彪子這幫人還不錯,能打能拼,比普通痞子強不少。如果能拉攏了,讓他們加入天門,也是一大助力!

西裝男們見蕭風如此,紛紛站起來,有樣學樣,抱著拳頭:「蕭老大,這我們可擔不起。東北漢子恩怨分明,剛才我們要殺你,你沒殺我們,已經是仁至義盡了!彪哥,你說吧,兄弟們以後怎麼辦,就全在你的決定。」其他西裝男七嘴八舌的喊道。

「哈哈……」蕭風笑了,看著彪子:「彪子,現在呢?」

彪子也有些熱血沸騰:「好,大哥,我彪子以後這條命就是你的了1

「啪」大門打開,幾個小警察進來,開始分早餐。轉了一圈,所有人都有,唯獨蕭風面前是個空碗。

蕭風掃了眼,身體靠在床上,吸著煙沒有說話。

他不說話,不代表別人沒意見。彪子首先發難,站起來一把揪住小警察脖領子:「小崽子,你他媽的活膩歪了?我大哥的飯菜呢?」

隨著彪子的話落,十幾個東北兄弟全部站起,把小警察們圍了起來,各個臉色猙獰。

「野狼啊野狼,哈哈,你這叫賠了夫人又折兵。」蕭風心底狂笑,對於彪子等人的反應很是滿意。

幾個小警察也是知道點內幕,這些東北大漢可不是真犯事兒了進來的,而是進來搞人的,手段黑的很。被這麼一群大漢圍著,臉色都變得有些發白。

「你過來。」蕭風站起來,指著一個小警察:「手機呢?拿來我用用。」蕭風現在唯一擔心的事情,就是林琳。

小警察眉毛抖動,眼角瞥過攝像頭。他知道,眼前這小子跟劉磊不對付,現在絕對是他表現的機會。

「小子,你以為你是誰!別指著我,信不信我讓你死的不痛快。」小警察聲形並茂的吼道,生怕監控室的劉磊看不見。

這話剛落,『啪』的一個大耳刮子扇了上去,惡狠狠的聲音響起:「麻痹的,跟老子的大哥怎麼說話呢?」彪子不等小警察說什麼,直接把他提了起來,從他身上摸出手機,恭敬的遞給蕭風。

蕭風笑了笑,播出號碼。「喂?火天,是我。林琳呢?哦,好,那下午再說。」

蕭風聽到林琳沒事後,壓在他心上的石頭終於落了地,心情大好之下,看這些小警察,似乎也順眼了很多。「給,你的手機。」說著,把手機扔了過去。

「讓他們走吧。」蕭風擺擺手說道。

「滾。」彪子冷喝道,隨即把自己的早餐端過來,放在蕭風面前:「大哥,吃飯。」

蕭風看著彪子,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彪子,我應該感謝野狼,把這麼好的兄弟推到了我身邊。」

「嘿嘿。」彪子只是傻樂著,也不說話。

蕭風在拘留所內瀟洒著,南城黑道卻亂作一團。

先是天門對野狼幫開戰,兩幫人馬在熱浪吧門口火拚了十分鐘以上,各有死傷。

在這十分鐘之內,一些依附在天門野狼手下的三流小幫派也紛紛出手,原本天門與野狼之間的百人火拚,人數呈直線上漲,最後竟然變成二三百人大火拚。

這件火拚事件,還是引起了南城官方注意,派人出來維和。沒錯,沒看錯,就是維和。

火天開始很diao,愛他媽誰來誰來,揚言要與野狼死磕到底。結果沒用多久,一個電話打過來,火天二話沒說,帶人迅速退去,讓所有人摸不著頭腦。

這次野狼幫不願意了,又是一場大戰,火天與野狼也強強相撞,激烈對決。

到了七點左右,兩個幫派彷彿約定好了般,各自帶人退了。畢竟,他們是黑幫,見不得陽光。

大白天的幾百人火拚,估計就不是南城維和的事情了,惹怒了九泉的官方,那真該派人滅了他們了。孰輕孰重,這點事情,火天和野狼還是知道的。

當天下午,經過火天等人尋關係,送票子后,蕭風離開了拘留所。當然,跟他一起離開的,還有彪子等一十六人!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