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十八章誰碰誰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章誰碰誰死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看守所大門,緩緩的打開,發出『』的聲音。

一幕只能在黑道題材電影或電視劇中才能看到的情景出現了——黑道大佬出獄。

蕭風叼著香煙,滿臉輕鬆的微笑,緩步從裡面走了出來。胸前裸露在外的玉墜,閃閃發光。

在其身後,彪子等東北兄弟,一字排開,一色黑西裝,步伐沉穩,充當著小弟的角色。

張羽嘴裡的香煙『吧嗒』一聲,掉在地上,臉上儘是錯愣:「我擦,風哥拍電影呢?」

不過,到底是發小兒,他立刻反應過來,滿臉笑容:「風哥,歡迎出獄。」站在張羽紹們配合的更是絕了,齊聲大喝:「風哥好1

蕭風聽著張羽的話不是個滋味,老子進的是看守所,不是監獄啊!我擦0嗯,辛苦大家了。」

蕭風與張羽擁抱一下,指著彪子等人介紹了一番。沒什麼廢話,一行人鑽進車中,向著九泉南城開去。

「林琳呢?」在路上,蕭風隨意地問道。

張羽從後視鏡看了眼蕭風:「別墅呢。林琳知道你被抓進去,很擔心,一直哭呢。阿天讓舞兒在別墅陪她。」

「舞兒?這小瘋丫頭,上大學了吧?」蕭風咧咧嘴,笑了。舞兒大名火舞,是火天的親妹妹。不過,蕭風向來都是把她看做親妹妹一般的。

「嗯,聽說在大學里惹了麻煩,跑回來躲一陣。呵呵,阿天整天都為她擦屁股,但卻拿她沒辦法。」張羽有些好笑的說道。

蕭風點點頭,兒時的一幕幕如放電影般,閃現在腦海中。「對了,別墅的安全沒問題吧?」他可不想再出現一次綁架。

「放心吧,木頭在那呢。」張羽回頭說道,頓了頓:「小刀為了承擔責任,自斷了一根手指。」

蕭風聽到張羽的話,沉默了一下:「嗯,如果沒記錯,就是昨天過生日的那個吧?有擔當講義氣,不竄。」

「是啊,小刀可是最初跟我們混的一批老人了。」張羽笑著:「好了,不說這些了,我已經訂好了酒店,為風哥壓驚。」

蕭風哭笑不得:「驚個毛啊,這點小事兒就能驚著我?不用壓,你送我會別墅,然後帶著彪子他們出去吃飯。」

張羽知道他放心不下林琳,給後面車打個電話,車分兩路,一踩油門,向著別墅快速駛去。

車到了別墅,蕭風剛從車上下來,一道身影就撲進了他的懷裡。「風哥,我想死你了~!

蕭風一愣,這林琳啥時候這麼大膽火辣了?聲音不對啊,低頭再一看,忍不住苦笑道:「舞兒,別鬧了,先下來。」

火舞身體猶如八爪魚般,吸在蕭風的身上,就是不下來:「不下來,你都幾年沒有抱我了。」

張羽站在旁邊,幸災樂禍的嘿嘿笑著。這些年,他是沒少被火舞煩,現在看到風哥也吃癟,終於心裡平衡了一些。

蕭風無奈了,忙對著張羽打了個眼色。

張羽剛準備無視掉,但是看到蕭風威脅的眼神,立刻屈服了,忙上前把火舞從蕭風身上『拽』了下來。

「舞兒,別鬧了,風哥這不是回來了嘛,以後你有的是機會纏著他。」張羽如此勸說著。

火舞一想,也是這麼個道理,這才勉為其難的不再撲上去了。

蕭風鬆了口氣,忙向著別墅內走去。他心裡還惦記著林琳,這小丫頭估計長這麼大,也沒遇到過這種事情,還不得嚇壞了。

「哼,重色輕妹的傢伙1火舞沖著蕭風的背影豎起一根中指。

張羽嘿嘿笑著:「舞兒,走吧,給人家小兩口留點空間。走,羽哥哥帶你去喝酒去。」

火舞瞪了張羽一眼:「臭小子,別在本小姐面前稱『哥』,要不然有你好看的。」說完,氣呼呼的摔門坐進車中。

張羽滿臉鬱悶,這是怎麼回事兒?誰又招惹這姑奶奶了。「木頭,我沒得罪她吧?」

「不知道。」林默搖搖頭,也鑽進車中。

張羽撇撇嘴,滿臉無辜的回到車中,開車呼嘯著離開別墅。

別墅中,蕭風看著眼睛紅腫的林琳,有些憐惜的拍了拍她的腦袋:「小丫頭,別哭了,沒事兒了。風哥對你發誓,以後不會再出現這種情況,好不好?」

林琳梨花帶雨的搖搖頭:「風哥~對不起,都是我惹得事情。」

蕭風揉著林琳的長發,佯裝不高興的說道:「小丫頭說什麼呢,我這不沒什麼事情嘛。好了,別哭了,我明天帶你去娛樂場玩,好不好?」

林琳可憐巴巴的搖搖頭:「我不出去了,要不然又會惹麻煩。」

蕭風苦笑,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剛準備說話,門鈴聲響了起來。

蕭風給林琳擦了擦淚水,走到門口顯示屏前,看著外面的人。「是她?」蕭風眉頭皺了皺。

「蕭風,我知道你在家,開門1沒好氣的聲音響了起來。

蕭風撇著嘴巴,打開門掃了眼韓爽:「進來吧。」等韓爽進來后,對著守在外面的天門小弟打了個手勢。

「蕭風,知道不知道我為什麼來找你?」韓爽冷著一張臉,坐在沙發上。

蕭風見韓爽這樣,不樂意了,媽的,這是在老子家,擺臉子給誰看呢?「韓爽,有話快說,我忙得很。」蕭風現在心裡對警察,可是沒一點好感。

「忙?忙著去黑幫火拚嗎?我告訴你,蕭風,天門與野狼幫的火拚,震驚了整個九泉!如果你們再繼續這麼搞下去,早晚自掘墳墓。」韓爽怒喝道。

蕭風心中一動,天門與野狼幫火拚?張羽怎麼沒有告訴自己?0我想你誤會了,韓警官!我就是一守法的老百姓,什麼黑道火拚,跟我有什麼關係嗎?」

「哼,在二院附近,野狼幫十幾條人命是誰殺的?黑子又是讓誰給打殘廢的?蕭風,你最好別在我面前裝1韓爽咬牙冷聲道。

林琳聽到韓爽的話,身體一顫,那一夜的事情湧現心頭。難道,那十幾個人都被風哥殺了嗎?想到這裡,林琳臉色有些發白。

不愧是以全優成績畢業的警察,林琳的這點表情變化,沒有逃脫她的眼睛。「看來,這個女孩一定知道什麼1韓爽如是的想到。

林琳的臉色變化,蕭風同樣注意到了。不過他卻不在乎,因為最近兩天發生的事情,已經漸漸的觸摸到了他的底線。

「韓爽,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亂說。你說人是我殺的,有證據嗎?如果你有證據,好啊,拉隊人馬過來,直接抓我去槍斃,我無話可說。」蕭風冷笑著,神情也漸漸不耐。

韓爽猛地站起來:「蕭風,你等著,我會找出你犯罪的證據,到時候我會親手把你送進監獄!還有火天,張羽,林默,他們涉黑,我都會把你們送進監獄!哼,火天現在躺在醫院中,混黑的沒有好下場1

蕭風一愣,火天受傷了?不過,他瞬間就壓下了擔心,看著面前這個嫉惡如仇的警花:「韓爽,我蕭風今天扔下話。」聲音,有些低緩,但卻夾雜著殺氣。

「我蕭風的兄弟,誰也不準碰!即使是警察,也不行!在我眼裡,不分白道和黑道,誰碰誰死!野狼幫傷我兄弟,一周之內,我定讓野狼幫覆滅1說到最後,蕭風不再掩飾心中的殺氣,目光變得冰冷。

韓爽感受到蕭風目光中的殺意,心中一顫,但卻硬撐著冷笑:「好,我看看你到底是怎麼讓野狼幫覆滅的,我也會在那時候抓住你1說完,站起來就要離開。

「不送1冰冷的聲音,從後方傳出。

韓爽咬咬牙,摔門離開別墅。

客廳中,再次陷入了沉默。

林琳偷眼打量著蕭風陰沉的臉色,低下頭,不敢多說什麼。

「林琳,你以後小心點這個韓爽。」蕭風抬頭看了眼林琳,說道。

林琳點點頭,弱弱的小聲問道:「風哥,你真的把那十幾個人殺了?」

蕭風搖搖頭:「別聽韓爽瞎說,要真是我殺的,她早抓我了。那天晚上什麼事情也沒發生,無論誰問你都說沒有,知道嗎?」

林琳見蕭風面色不佳,站起來:「風哥,我去洗澡了。」說完,小步離開了。

蕭風看著林琳的背影,搖搖頭,摸出了手機,找出火天的號碼,撥了出去。「喂?阿天,你受傷了?」

「我草,老子不是說不準告訴風哥的嗎?這是哪個長嘴婆說的?1火天聽到蕭風的話,一愣神,隨即怒吼道。

蕭風聽著火天這中氣十足的聲音,不由得笑了,看樣子沒多嚴重。「阿天,你們不是要混黑嗎?好,我給你幾天時間,重整天門。過幾天,一鼓作氣滅了野狼幫1

蕭風說完后,火天那邊出現了短暫的沉默,隨即興奮的大叫聲響起:「媽的,去,那誰誰,給我辦出院手續。還玩毛牌啊,老子要回去玩更大的!風哥,嘿嘿,我總算聽到你這句話了。」

蕭風搖搖頭,無奈的笑著:「好了,先這樣吧。等我有時間,就去地獄火找你們。」蕭風說著,掛斷了電話。

「野狼幫,這是你們自找的,為了林琳,為了充當兄弟們的墊腳石,只能滅了你們。」蕭風把手機扔在沙發上,緩緩的閉上眼睛。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