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二十章把身世提上日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把身世提上日程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當黎明再現,忙碌的一天又將開始。

八點鐘左右,蕭風離開別墅。劉流已經出院,尋找自己身世的事情,也要儘早的提上日程,畢竟這才是正事兒。

驅車來到劉流的辦公地方,蕭風拎著黑色塑料袋跳下車。

進了辦公室,兩個人擁抱一下,蕭風看著劉流:「流氓,肋骨沒事兒了?」

「擦,這點小傷小意思。」劉流滿不在乎的說道。

蕭風撇撇嘴,也不知道是誰當初在醫院嘰哇鬼叫來著。「給你帶的禮物。」蕭風提起手裡的塑料袋,遞給劉流。

「哎呀,來就來吧,怎麼還帶東西了。」劉流嘴上讓著,手卻很痛快的接了過來,打開一看:「我擦,排骨?」

蕭風似笑非笑:「呵呵,吃什麼補什麼。」

劉流無語的搖搖頭,把塑料袋放在了桌子上。「坐吧。」說著,給蕭風倒了杯水。

「我們來談談正事兒吧。」劉流坐在蕭風對面,認真的說道。

別看劉流平時猥瑣隨意,但是該辦公的時候,卻異常認真。尤其是上來一陣,可謂是工作狂人。

有次跟蹤一個高官,人家高官在賓館里打炮,劉流就蹲在隔壁看了一夜現場直播,這份工作熱情,值得所有人學習。

蕭風點點頭,從脖子上解下玉墜,撫摸著,遞給劉流。

劉流接過來,仔細的看了幾眼,又用照相機拍攝下來,還給蕭風:「還有呢?」

「沒了。」蕭風無奈的攤攤手,他身上可就這麼一件關乎身世的線索。

劉流目瞪口呆:「我擦,沒了?你就讓我憑這麼一個不起眼的小玉墜來查你的身世?」

蕭風撓撓頭:「我也很無奈,知道嗎?要是上面寫著我爹媽是誰,我早找到他們了,還用得著找你?」

「……」劉流無語了。

蕭風撫摸著手裡的玉墜,說道:「流氓,你可以把範圍放在華東,這個我可以確定。」

「……」劉流擦了把冷汗:「我擦,不是在九泉?整個華東六省?大哥,別玩我了好不?」

蕭風拍了拍劉流的肩膀:「兄弟,我知道你一定不會讓我失望的。」

「得,你別這麼說,我有壓力。」劉流拍掉蕭風的手,皺起眉頭:「幾十個市,難度不校阿風,兄弟會盡心的,但是能不能找到,這不好說。」

蕭風點點頭:「嗯,我知道。盡人事聽天命吧,呵呵。」說著,把玉墜再次戴在脖子上。

「我覺得你應該藉助媒體來運作這件事情。」劉流指著玉墜說道。

蕭風嘆口氣:「先試試吧,最後沒辦法也只能如此了。」

兩個人又聊了會,蕭風站起來:「我得先走了,我去找秀事兒。」

劉流做驚嘆狀:「我擦,你還真把她搞到手了?到什麼地步了?」

蕭風撇撇嘴,故作低調:「唉,也沒啥,朋友而已。我走了。」說完,向著外面走去。

劉流看著蕭風的背影,狠狠吐口唾沫:「我擦,這小子故意氣我呢1

外面,蕭風坐進車裡,給許諾撥去了電話。動聽的彩鈴剛唱幾句,電話接通:「喂,哪位?」

「蕭風。」法拉利發出轟鳴的聲音,手指敲打著方向盤。

「蕭風?我也在找你呢,你來我公司吧。」許諾的聲音有些疲憊。

蕭風掛斷電話,一腳油門,沖向諾源集團。停好車,拿著相機,直奔大門口。

門口保安還記得蕭風,一看是他,趕忙又低頭系鞋帶去了。

蕭風笑了笑,優哉游哉的走進了電梯,駕輕就熟的來到董事長辦公室。

蕭風見到許諾時,她正在處理文件。抬頭看了眼蕭風,對他身後的秘書擺擺手:「小文,你先出去吧。」

「是,許董。」女秘書點點頭,轉身離開,輕輕關好門。

許諾見秘書離開,這才露出笑臉。「蕭風,請坐吧,稍等,我處理完這份文件。」

蕭風點點頭,隨意的坐在椅子上,打量著四周。上次來光欣賞現場直播了,對於許諾的辦公室倒也沒仔細看。

兩分鐘后,許諾收起文件,抬頭看著蕭風:「對不起,讓你久等了。」

「呵呵,我怎麼感覺這麼彆扭。難道女強人在辦公室,都是一副公事公辦的面孔嗎?」蕭風笑道。

行Γ骸氨歉,養成職業習慣了。蕭風……」

話還沒說完,就被蕭風打斷:「許諾姐,叫我阿風吧。給,這是上次我在這裡拿到的東西。」拿出相機,放在了桌子上。

許諾點點頭,拿過相機,開機,開始翻看。上次的事情,她知道的並不全面。秘書小麗與小強勾結偷竊文件,但卻被蕭風撞上暴揍,她知道的僅是如此而已。

許諾臉上閃過絲絲怒氣,最後把相機放在桌子上:「謝謝你了,阿風。要不是你,公司的損失很大。」

「沒什麼,恰巧遇到而已。哦,對了,那個保鏢和秘書怎麼處理的?」蕭風隨意的問道。

「我報警了,警方已經介入調查。這是一宗典型的商業間諜案,等待他們的將會是法律的判決。」許諾看著蕭風,忽然笑了:「不過這也給了我機會,商業對頭也被拘留。」

蕭風點點頭,沒有說什麼。許諾能在競爭激烈的商場上位,當然不會是心慈手軟之輩。對方既然把主意打到了她的頭上,再不反擊不是她的性格。

「許諾姐,那個女秘書,如果可以,放過她吧。」蕭風耳邊響起那天小麗悔恨的哭喊聲,忍不住說道。

「嗯?放過她?」許諾一愣,隨即笑了:「給我個理由,好嗎?」

蕭風點了根煙:「沒什麼理由,她只是個可憐的女孩罷了。」

許諾盯著蕭風良久,終於點點頭:「好,我可以放過她。現在來談談我們的事情吧。」

「呵呵,你不是都知道了嗎?」蕭風吐著煙圈,表情似笑非笑。

「你是私家偵探,跟蹤我去了舞會,對嗎?」許諾雙手撐著辦公桌站起,俯身盯著蕭風,情緒有些激動。

許諾今天上身穿了件系扣開領職業裝,在她彎腰撐著桌子時,深深的**,甚至半個圓潤的球體,全都映入蕭風眼中。

蕭風不動聲色的掃了幾眼,笑了笑:「首先,我不是私家偵探。那天我去舞會,純粹是為了找把我兄弟肋骨打斷的那個人,也就是你的保鏢。還有,你家的事情我沒興趣,我只是趣而已。」

「對我有興趣?怎麼說?」

蕭風撇撇嘴巴:「我可以說句題外話嗎?」

「請說。」

「許諾姐,你能坐下說話嗎?你這樣我很有壓力的。」蕭風目光放肆的掃過許諾的某個部位,玩衛。

許諾聽到這話,再看蕭風的眼神,臉色刷一下紅了,立刻直起身子,小聲啐道:「流氓。」

「……」蕭風無語,流氓?如果我真是流氓,我能提醒你嗎?

「我趣是因為你能發現我兄弟的跟蹤和監視,呵呵,我對我兄弟的專業水平是很認可的。」蕭風不敢在『流氓』這個話題上糾纏,忙回歸主題。

許諾恍然:「你是說這個?我從小第六感就超強。」

「哦,原來如此。」蕭風亦恍然,心裡加了一句,貌似娘們第六感都不錯。

「現在你了解我了,還打算繼續跟蹤監視我嗎?」許諾嘴角微翹,看著蕭風。

蕭風忙搖搖頭:「得了吧,你想讓我跟著,我還沒那時間呢。」

劉流既然出院,蕭風當然要全力開始追查自己身世。何況,野狼幫還是個麻煩,得抽時間解決了。

許諾點點頭,笑著:「哦,呵呵,那就好,我可不想自己沒有一點隱私。」

「好了,事情說清楚了,我得走了。」蕭風站起來,拍拍屁股就準備離開。

許諾看著蕭風,發現越來越看不懂面前這個青年了。蕭風給她的感覺是,雖然近在眼前,但卻遠在天邊朦朧一片。

「為了表示感謝,我晚上請你吃飯吧。」行Γ說道。

蕭風咧咧嘴,果然來了。「好吧,美女相邀,不去豈不是不解風情。許諾姐先忙吧,晚上電話聯繫哦。」擺擺手準備離開。

許諾把蕭風一路送到電梯口,看著緩緩關上的門,嘆口氣:「蕭風,你是一個什麼樣的男人?」

估計如果蕭風聽見許諾的話,直接會來一句,當然是真正的男人。

剛坐進車中,手機響了起來。「喂?紅桃a,說吧。」蕭風發動起車,緩緩開著。

「渡邊三郎這次在九泉進行一種具有輻射性的實驗,對人體能產生巨大的危害。」

蕭風點點頭:「繼續。」

「沒了。」

「我擦!紅桃a,你他媽玩我呢?1蕭風一腳剎車,怒了。這麼人命關天的大事兒,竟然就給這麼點資料?扯淡呢么這不是。

紅桃a那邊也挺委屈,可憐巴巴的:「老大,我哪敢玩你埃這件事情查了到這麼多,就很不容易了。」

「尼瑪的,那買主呢?有消息沒?」蕭風咬牙切齒的問道。

「買主是個美國佬,價格二百萬。還有,那個美國佬要求中國人去做這個任務。我知道的,只有這麼多了。」紅桃a訕笑著說道。

蕭風破口大罵:「我操,十幾萬生命就二百萬?老子就這麼不值錢?」

「額,貌似這個美國人跟大王有關係,所以有打折優惠。」紅桃a也很無奈。

「好了,我先掛了,有情報馬上給我打電話。」蕭風掛斷電話。

收起手機,蕭風陷入了沉思中。他與渡邊三郎有舊仇,也知道渡邊三郎的身份。

渡邊三郎是日本山口組的高級顧問,在山口組是個實權人物,與組長筱田建市以及高山清司關係很好。

如果說渡邊三郎在日本混膩歪了,拿著炸彈來九泉炸著玩蕭風都相信,但是說進行輻射性實驗,蕭風就不能不多想了。

還有,買主竟然是個美國人,這九泉市民的生死跟他有毛關係?大王是誰?與這個美國佬什麼關係?這是不是一場巨大的陰謀?

「算了,什麼陰謀跟我無關,我只需幹掉渡邊三郎就ok了。回去上報一下,陰謀讓他們操心吧。」蕭風嘟囔著,剛準備猛踩油門,奈何前方堵的形式一片大好埃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