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二十一章麻煩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麻煩來了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鳳凰苑入口處,十多輛黑色豐田浩浩蕩蕩開了進來。在其中間,則是一輛黑色賓士s600。在日本車的陪襯下,格外的鶴立雞群。

賓士車內,馮龍叼著雪茄,愜意的吞雲吐霧著。

「表哥,那個諾源的娘們搞到手了沒?」馮虎說這話的時候,滿臉的猥瑣。

馮龍下意識的摸了摸后腰,臉色陰沉下來。「媽的,早晚要讓那個臭婊.子跪在我胯下求饒。」

他后腰處,有一大塊淤青,這是那個叫蕭風的小子給留下的。這幾天他一直都在尋找蕭風,準備拿他來沉江。奈何,蕭風彷彿是人間蒸發了般,怎麼也找不到,這讓馮龍很惱火。

「嘿嘿,表哥,實在不行,等我給你搞點葯,直接給許諾下了,扔床上不就得了嘛,怎麼那麼費勁。」馮虎笑著說道。

馮龍稍稍猶豫,最後點了點頭。

馮龍平時是不屑於這樣乾的,因為他覺得下藥玩女人最沒水平。但這幾天蕭風找不到,只能把仇恨全算在許諾頭上了,哪裡還顧什麼有水平沒水平了。

「嘿嘿,交給我了。」馮虎拍胸脯打包票。

馮龍看著這個只會用下體思考的表弟,問道:「還沒到嗎?」

馮虎忙向窗外看了看:「快到了,表哥,我們帶這麼點人能夠嗎?那王八蛋能打得很。」

「功夫再高,也怕這玩意兒。」馮龍冷笑著,從懷裡掏出一把手槍。

馮虎一看這玩意兒,立刻放下心來:「嗯嗯,還是表哥考慮周到,手槍都帶著呢。」

「那個什麼丁丁,真有你說的那麼漂亮?」馮龍開口問道。

提起女人,馮虎就來了精神:「那是,要身材有身材,要臉蛋有臉蛋,要氣質有氣質,不比許諾那娘們差埃嘿嘿,表哥有興趣?等著報仇后,這個妞我也下了葯扔你床上去。」

馮龍雖然心動,但卻搖搖頭:「算了,你不是早就看上了嘛,表哥我怎麼好奪人所愛。女人有的是,但是表弟可就只有一個埃」

馮虎一聽,感動的眼淚汪汪:「表哥,你對我真好。」

車隊開始減速,最後停在一棟別墅前。

「表哥,就是這裡了。」馮虎擦了把淚水,指著別墅說道。

馮龍點點頭:「虎子,表哥今天幫你報仇。讓兄弟們都下車,往死里打,有事兒我兜著。」

馮龍下車看著別墅,冷笑著。既然找不到蕭風,那就在這先泄泄火吧!媽的,老子的表弟也敢動,打狗還得看主人呢!

車門發出『啪啪』的聲音,三四十個小夥子拎著清一色的棒球棍跳了下來,個頂個的揚著腦袋,臉上寫著:『老子是黑社會,老子很囂張』等字樣。

「龍少好,虎哥好。」所有小夥子沖著馮龍大聲喊道。

馮龍掃了周圍一眼,滿意的點點頭。出來混的嘛,就要有混的覺悟和精神面貌。

馮虎胸膛挺得老高,噙著腦袋:「兄弟們,那小子就在裡面,一會給我往死里打!表哥在旁邊看著呢,大家一定要賣力點。」

無論在什麼地方,馮虎都喜歡稱呼馮龍為表哥,貌似這樣才能讓別人知道他是馮家的,產生優越感。

「是。」小夥子們棒球棍扛在肩膀上,晃晃悠悠的向著別墅走去。

「表哥,你先進車裡吧,別一會濺身上血。等著擺不平表哥再下來,嘿嘿,大人物不都是最後才露面嘛。」馮虎猛拍馬屁。

馮龍一想是這麼個事兒,點點頭,鑽回了賓士車中。生怕別人注意不到賓士車,對司機道:「小王,把車動一下,放顯眼的地方。」

「好。」司機點點頭,直接把車頂在了別墅正門口位置。

還不等這三四十小混子走到別墅門口,只見大門就緩緩打開,從裡面走出兩個女孩。

左手邊女孩,上身一件火紅色緊身t恤,襯托著一對碩大的咪咪,最起碼d罩杯。下身齊臀短褲,雪白的大腿裸露在外,更是誘人。

「火舞,這些人幹嘛的?」右手邊的林琳身體縮了縮,有些害怕的看著堵在外面的混混們。

火舞看到這麼多人也是一愣神,隨即破口大罵:「知道這是誰的地盤嗎?誰他媽給你們膽子過來堵門的?」

火舞從小就不怕事兒,自從哥哥火天開始出來混了后,她更是淪為小太妹級別的,抽煙喝酒啥都會,甚至還蕾絲了。整天在外惹是生非的,火天就跟在屁股後頭幫她擺平。

「吆,小妞還挺辣埃」混混們非但沒生氣,反而大笑起來。

馮虎本來是走在混混們後面,結果看到這火舞和林琳后,傻了。「媽的,這是倆極品妞啊,下藥搞回去玩雙飛多爽埃」馮虎吞著口水,推開站在面前的混混們,站在了最前面。

「兩個妹子,別誤會,我和丁丁是朋友,我是來找丁丁的,她在嗎?」馮虎做出友好的笑臉。

馮虎也有自己的主意,先忽悠著這倆妞,然後找機會就下藥,最後往車裡一扔,回去就能雙飛了,多簡單的事情兒。

釘釘?火舞聽到這名字,看向林琳。林琳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你他媽騙老娘是吧?這裡沒有你說的釘子還是鉗子的,趕緊帶人給老娘滾蛋,別惹我發火。」火舞雙手叉腰,繼續撒潑。

馮虎嚇了一跳,這娘們也太潑辣了吧?不過,越是這樣,哥哥就越喜歡。「嘿,妞,敬酒不吃吃罰酒了是吧?一會讓你們求著跟哥走。」馮虎猥瑣的笑著。

「你他媽雞.巴長啊,老娘還求著跟你走~草泥馬的1火舞怒了,很威風的一招手:「小的們,都出來1

此語一出,無人敢觸其鋒!這句話太強大,就是這些混混們,也。

馮虎吞了口唾沫,剛準備腆著臉說我的長不長你試試不就知道了嗎,話還沒出口,就看到從別墅內部溜溜達達走出二十多個壯小伙兒,手裡清一色的開山斧。

領頭之人,正是斷了一指的小刀。他的左手上纏著染血的紗布,右手拎著斧頭,心裡無奈,舞兒也太能扯了吧?還小的們!不過這時候得給舞兒面子,要不然指不定一會怎麼發飆呢。

「大姐大,有何吩咐。」小刀把開山斧扛在肩膀上,走到火舞旁邊問道。

火舞拍了拍小刀肩膀,得意的看著馮虎:「王八蛋,老娘今天就扒了你的褲子看看,你有什麼資本讓老娘求著跟你走。」

此時馮虎臉色已經難看起來,眼睛瞟向賓士車。別看自己一方的人馬是對方的兩倍,但是一比較武器就看出高低來了。

清一色的棒球棍能跟開山斧拼嗎?棒球棍打一下,最多斷胳膊啥的。可這開山斧如果砍下來了,那非死即傷埃

馮虎目光觸及到賓士車,忽然意識到,擦,開山斧怎麼著,表哥那裡可是有槍的。

想到手槍,馮虎的膽氣立刻飛漲:「媽的,臭娘們,給臉不要臉。老子這次來,是找丁丁那婊.子和小白臉的,你們別他媽給自己找不自在。」

「吆?我小刀倒是想看看,你能讓我怎麼不自在。兄弟們,陪他們玩玩。都記住了啊,給我往胳膊腿兒上猛招呼,砍殘廢他們。」小刀扛著開山斧,臉上冷笑連連。

上次就是因為沒保護好林琳,他才剁掉一根手指頭請罪,現在手上的傷還火辣辣的疼呢。小刀琢磨著,怎麼也得砍這幫孫子幾斧頭,得讓他們陪著自己疼。

馮虎看著小刀等人手上的開山斧,忽然想到了什麼,臉色猛的大變:「開山斧~南城天門,你們是天門的人1

天門在整個九泉算不上一流勢力,但在二流中卻是名列前茅的。即使是那些一流勢力也很少招惹他們,不為別的,就因為天門的三個老大都極度護短!兔子急了還咬人呢,為了屁點事兒跟天門火拚不值得。

馮氏集團的混子看著明晃晃的開山斧,心裡也打怵的很。但是這時候,打怵兒也得上埃所以在小刀等逼近的時候,也都舉起了棒球棍。他們也打定主意,待會棒球棍都朝腦袋上削。

一場混戰,一觸即發。

林琳緊張的拉著火舞的手,躲在火舞的身後。再看火舞,正滿臉興奮的拿著手機打開了攝像功能。幾十人的火拚啊,拍下來髮網上,那一定是神貼埃就算帶回學校,那也夠她吹一陣子的。

馮虎看見妞沖的挺急,看見斧頭立刻軟了,忙向著賓士車跑去。「表哥,他們是天門的人。你看我們是走,還是打?」

「天門的人?你告訴他們我的身份,媽的,我還認識他們老大張羽呢。」馮龍似乎還真找到當老大的感覺了,坐在賓士車中就是不下來。

馮虎忙轉頭沖著小刀喊道:「小刀是吧?車裡坐的是馮氏的龍少,龍少說了,希望你們給個面子,他和你們羽少還有交情呢。」

「馮龍?」小刀揚了揚手,停下腳步:「好,看在龍少的面子上,今天的事情全當沒發生過,你們走吧。」

馮氏的掌舵人馮老二,可以說是九泉教父級別的,黑白通吃,即使四大黑幫也得給他面子。天門正與野狼幫交戰呢,小刀可不想再惹上馮氏這個龐然大物。

馮虎見抬出馮氏果然有效,立刻又囂張起來,推開小弟走到前頭:「呵呵,小刀,你很識時務埃不過今天我們是來找仇人的,你讓我們進去搜一搜,怎麼樣?這倆妞看你面子上,我今天就不動她們了。ok?」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