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二十二章狼與狗的區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狼與狗的區別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小刀聽到這話,皺起了眉頭,媽的,這小子也太不懂事兒了吧?還真以為天門怕了他馮氏?

「兄弟們,我們進去搜。」馮虎拍了拍小刀肩膀,回頭喊道。

馮氏集團的混子都鬆了口氣,畢竟誰沒事兒喜歡被砍埃「好,虎哥。」紛紛囂張的叫嚷著,跟虎哥混果然有前途埃

「我看看誰他媽敢進去搜。」冰冷的聲音緩緩響起,小刀手中的開山斧擱在了馮虎肩膀上,雪亮的鋒刃朝內。

馮虎大驚失色,心中顫抖著:「小刀,你不給我面子?」

「草,你臉大啊?憑什麼給你面子。」小刀冷笑著。

「那馮氏的面子呢?我表哥龍少可是認識你們羽少的,這點面子也不給?」馮虎色厲內荏的吼道。

小刀用斧頭拍了拍馮虎的臉:「馮虎是吧?媽的,馮氏又怎麼了?別他媽以為拿馮氏就可以壓我,我小刀還就不尿馮氏這一壺1

「龍少認識羽哥?不好意思,老子今天誰他媽面子也不給!給你臉不要臉,想要進去搜?你進去搜個試試,信不信我能讓你腦袋進去,身子扔外邊?」小刀囂張的看著馮虎。

小刀加入天門第一天,火天就告訴他們:出來混的,玩得就是名和命,誰他媽敢在外面墮了我天門的威風,老子滅了他。

當時小刀也不懂事兒,直接問了句,如果對方比我們天門牛逼呢?惹出大禍呢?

小刀清楚的記得,當時火天是如此說的:牛逼的人也怕死,也怕敢玩命兒的。如果是慫蛋,惹了事兒老子不管。如果真漢子,那我火天替他扛著!

從那一刻起,小刀就把自己看做天門一份子,敢拼敢殺,有擔當,有魄力,一步步混了起來。

「放下斧頭,信不信我一槍崩碎你的腦袋。」賓士車旁,傳來馮龍的聲音,手裡的槍對準小刀的腦袋。

「小混混也他媽敢跟我龍少橫?草,就算是張羽見到我,也得叫聲龍哥。」馮龍輕蔑的說著。

小刀轉頭看著馮龍,冷冷笑著:「龍少,這話你對我說沒用,羽哥和你的關係這時候也用不著在這擺。這樣吧,我還是那句話,只要你們現在離開,那就當什麼沒發生過,怎麼樣?」

「小子挺有種啊,我有點欣賞你了。這樣吧,你放開他,我放下槍,咱倆玩玩,你能贏了我,我帶人離開。如果你輸了,剁你兩根手指,怎麼樣?」馮龍陰笑著。

小刀看著馮龍,咬咬牙:「單挑可以,但是如果你輸了,那今天的事情一筆勾銷,你們馮氏不能來找天門的麻煩。」

「好,我答應。」馮龍說完,收起了槍。

小刀也很痛快的收起斧頭,扔給旁邊小弟:「來吧,龍少。」

「呵呵,你再剁兩根手指,可就只有七根了哦。」龍少早就注意到小刀手指上纏的繃帶,嘲弄的說道。

小刀心中一怒:「這個就不用龍少關心了,打敗我再說。」說這話,右手猛地撕開上衣,露出了精壯的肌肉和紋身。

馮龍晃了晃脖子,向著小刀走去。

「喝。」小刀首先發起了攻擊,身體高高躍起,邊腿抽了上去。

馮龍腦袋稍偏,躲過凌厲一擊后,拳頭向著小刀砸去。同時,右腳快如閃電般飛出,擊中了小刀小腿骨上。

小腿骨是人的一個弱點,被擊中後會產生巨大的疼痛甚至半邊身子麻木。小刀暗叫不好,但已經晚了,馮龍抓住這個機會,一拳砸在小刀臉上,巨大的衝擊力直接讓小刀趴在了地上。

馮氏的人嗷嗷叫著龍少威武等,再看天門這邊的小弟,卻都怒瞪眼睛,舉起了斧頭。

「小子,服了嗎?」馮龍看著爬起來的小刀。「來,把手指頭趕緊剁了,草,沒本事裝毛b。」

小刀半邊臉腫了起來,咬咬牙:「拿斧頭來。」

「小刀哥,不能剁啊1旁邊小弟急了,紛紛叫嚷著。

「拿來!我願賭服輸1小刀怒吼道。

馮龍嘲諷的笑著:「小刀,你慢慢考慮剁哪兩個指頭,只要在我離開前,把手指頭給我就成。兄弟們,進去給我搜。」

馮龍下了命令。

小刀猛地奪過一把斧頭,攔住了馮龍,認真的說道:「龍少,手指頭我可以給你,但是你們不能進去搜。」

「你說不能就不能?你算個毛?來人,把他給我抓起來,一會本少親手剁了他兩雙手。」馮龍囂張的說道。

小刀大喝道:「兄弟們,保護好舞兒和林琳。誰進去,給我砍1

「是。」天門小弟齊聲大吼。

馮龍怒了,拿出槍指著小刀腦袋:「媽的,誰他媽敢攔著,我今天就崩了誰。小子,你找死是吧?」

「想進去,那就先弄死我1小刀冷冰冰的眼神,注視著馮龍的臉。

「好,那我就成全你。」馮龍怒笑著,手指向著扳機扣去。

忽然,一陣轟鳴的馬達聲陡然響起,停放在路口的亮銀色法拉利猛地加速,不等所有人反應過來,向著頂在門口的賓士車撞去。

「轟」的一聲巨響,賓士車直接被巨大的衝力給掀翻。法拉利前頭也凹了進去,冒起了青煙。

「小刀,是條漢子。從今天起,我認你這個兄弟1車門打開,聲音從跑車中傳出。

馮龍聽到這個聲音,臉色沉底陰沉下來,嘴裡吐出兩個字:「蕭風!1

蕭風叼著香煙,跳下車,似笑非笑的看著馮龍:「吆,這不是龍少嗎?真巧。」

「表哥,就是這王八蛋打我的1馮虎一眼認出了蕭風,忙對馮龍說道。

馮龍點點頭,陰森森的對蕭風道:「我一直在找你。」

「怎麼?皮又癢了?」蕭風輕蔑笑了笑,對小刀豎起拇指:「小子,幹得不錯1

小刀擦了擦頭上冷汗,咧咧嘴:「謝謝風哥誇獎。」

蕭風緩步走到小刀身前,面朝槍口:「龍少,奉勸你一句,最好別用槍指著我,否則我會不高興的。」

馮氏的人聽到這話紛紛無語,有沒有搞錯,是你小子自己走到槍口下的,還講不講理了?

小刀看著蕭風的背影,眼窩有些發熱,有多少老大,能為小弟擋子彈?這樣的大哥,跟著值!

「王八蛋,上次打老子的仇,老子今天一定報回來1馮虎見表哥用槍逼住了蕭風,氣焰無比囂張,拎著棒球棍,就要動手。

「啪」的一聲脆響,蕭風優哉游哉的收回手:「狗仗人勢。」

「你他媽敢打我?」馮虎吐出兩顆帶血的牙齒,不相信的叫囂著。

蕭風無奈的搖搖頭,『啪』的又是一耳光:「現在你相信了嗎?我真的敢打你。」聲音雖淡,但卻格外刺耳。

「蕭風,你他媽給我住手!信不信老子爆掉你的腦袋1馮龍怒喝道,手指漸漸的扣緊扳機。

蕭風撇撇嘴:「馮龍,看來我得教教你怎麼玩槍1一腳踹開馮虎,來到馮龍面前。

「來,不是想爆我腦袋嗎?呵呵,來啊!馮老二的兒子不會連這點魄力都沒有吧?擦,92手槍放你手裡都用瞎了。」蕭風輕蔑的笑著。

此時馮龍心中也在激烈的掙扎著,明明仇人站在自己面前,自己手指一扣,就能輕易殺了對方。

可是,自己的手指無論如何也不敢扣動扳機,他有種感覺,一旦自己扣下扳機,那蕭風絕對會在瞬間把他擊殺。

蕭風緩緩伸出手,按住了92手槍套筒,搖搖頭:「知道你和我的區別嗎?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我是狼,你是狗,這就是你我的區別。」

聽著蕭風的諷刺,馮龍大怒,不再猶豫的扣動扳機。

奈何,蕭風已經不給馮龍機會,手一翻,92手槍落在了手中。「92式9毫米口徑,呵呵,借我玩幾天。」蕭風熟練的把玩著手槍,微笑著說道。

「蕭風,從今天起,你將會是整個馮氏的敵人,我一定要殺了你1馮龍胸膛不斷起伏著,咬牙切齒的說道。

蕭風邪笑著:「好啊,呵呵,反正來日方長,我陪你慢慢玩。」

「我們走!」馮龍倒也光棍,最大的依仗已經沒有了,留在這裡占不了絲毫便宜,立刻就要離開。

蕭風抬起手,槍口指著馮龍:「龍少,這裡是你想走就走,想來就來的地方嗎?」

「兄弟們,攔住他們1小刀拎著開山斧,下了命令。

天門小弟紛紛揚起斧頭,怒目瞪著馮氏集團的人。

馮龍緩緩轉過身,臉色難看的問道:「蕭風,你敢殺了我嗎?」

「殺你?呵呵,你的命不在我手裡,而是在我兄弟手裡。」蕭風指了指小刀,嘲弄的笑著。「小刀,說吧,如何處理他?想要他死,只要你說句話,當大哥的一定給你做主。」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