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二十三章你可以繼續活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你可以繼續活著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小刀聽到這話,握著開山斧的手緊了緊,略一猶豫,最終搖搖頭:「風哥,算了,讓他們走吧。」

老大給臉得兜著,但不能不懂事兒。如果今天真的在這把馮龍殺了,那馮氏絕對不會放過天門。小刀不想因為自己,就讓天門多一個對手。

蕭風眼中閃過一絲讚賞,拍了拍小刀的肩膀:「放心吧,我不會讓你白白受傷的。」

「祝賀你,你的命我兄弟不稀罕,所以你可以繼續活著。好了,都滾蛋吧。」蕭風挑釁地揚了揚手中的槍。

馮龍牙齒嘎巴作響,冷眼看著蕭風:「記住,你的命是我的!我們走1

「表哥,咱們就這麼走了?」馮虎急了,自己這兩耳光就白挨了不成?

馮龍怒喝道:「走1

馮虎見表哥怒了,忙點點頭:「是,表哥。你們幾個,去把賓士翻過來開回去。」隨便點了幾個小弟,指著四輪朝上的賓士。

「慢著,賓士車留下。」蕭風指著賓士車,微笑著。

馮虎大怒:「憑什麼?」

「就憑老子手裡有槍,這個理由滿意嗎?不服氣?那我給你兩個選擇,一,留你一條胳膊;二,留下賓士。馮虎,你選擇吧。」手槍在蕭風手裡飛快的旋轉著,等待著馮虎的回答。

聽到這話,馮虎立刻屁都不敢放了,滿臉擔心的看著表哥。

「車留下,我們走1馮龍腳下頓了頓,拉開門坐進豐田車中。

馮虎哪裡敢再有意見,忙鑽進車裡,吆喝一聲,車隊迅速的離開了。

蕭風收起槍,指著賓士s600和法拉利:「小刀,去把車修修。賓士車送你當座駕了,呵呵。」

小刀剛準備安排人修車,一聽這話傻了。這他媽可是賓士s600啊,不是自行車,說送就送了?

「怎麼?還得我出錢給你修車?」蕭風開著玩笑。

小刀這回反應過來了,滿臉興奮的叫道:「謝謝風哥1

周圍的小子全部羨慕嫉妒恨的瞪著小刀,我擦,這頓揍挨得值啊,這好事兒咋沒輪到自己呢?

「刀哥,你可得請客啊~~」這樣的喊聲此起彼伏。

小刀很豪爽的大手一揮:「沒問題!兄弟們,幫忙把車翻過來。」

吃虧是福?狗屁,那是弱者才說的話!蕭風從不吃虧,更不會讓自己的兄弟吃虧!今天留下這輛賓士車,權當是補償小白受傷的利息了!

「風哥威武!1火舞張開雙臂,向著蕭風撲了上來。

蕭風一咧嘴,我擦,這小魔女還真來了~

火舞摟住蕭風,用力拍了拍肩膀:「風哥,你太棒了,愛死你了。」

「額。」不管別人信不信,蕭風是相信了,這丫頭果然太瘋狂了。

林琳俏臉紅潤,微笑著:「風哥。」

蕭風點點頭,把火舞從自己懷裡拉開:「舞兒,我們進去再說,ok?」

「okok1火舞點點頭,橫掃了一眼周圍小弟們:「看毛看啊?再看給你們眼珠子摳下來當泡踩1

蕭風一聽這話,不由分說的拉著火舞向著別墅內走去。

小刀見蕭風離開了,忍不住咧著嘴鑽進賓士中:「我擦,我爹的兒子也能開上賓士了?哈哈1

周圍的小弟也都圍了上來,自是一番歡騰。

別墅中,火舞如八爪魚般纏在蕭風的身上,讓他講講這幾年跑哪去了。

蕭風心裡有事兒,隨便應付了幾句,逃似的回到了房間中,鎖上了門。

從牆腳單肩背包中拿出衛星電話,播出了一個號碼。

「喂?哪位。」電話中,傳來一個略顯疲憊的聲音。

「老金,是我,蕭風。上次發的郵件看到了吧?上頭有什麼指示?」

「嗯。上頭的指示是,不惜一切代價,粉碎這次陰謀。現在七局的老王在負責這件事情,這幾天老王會去九泉市,到時候你們兩個見面商量一下。」老金在那邊說道。

蕭風點點頭:「嗯,我知道了。」十幾萬人的生命,這是重中之重,蕭風不得小心對待。

「那行,你等我消息吧。我還有點事情要忙,先掛了。」說完,那頭掛斷了電話。

蕭風放下衛星電話,用力的揉了揉臉:「媽的,該死的日本人,讓老子休假也不得消停。」

『啪啪』敲門聲響起。「風哥,你在房間幹嘛呢?我找你有事兒。」火舞頗具穿透力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蕭風滿臉無奈,把衛星電話再次扔進牆腳,打開了門:「舞兒,幹嘛埃」

「風哥,你剛才不是弄了把槍嗎?送給我玩怎麼樣?」火舞仰著頭,滿臉的希冀。

蕭風瀑布汗,這玩意兒能隨便玩嗎?中國不是別的地方,持槍可是重罪0不行1沒得商量,蕭風很強硬的拒絕了。

火舞白了蕭風一眼:「不給就不給,凶什麼凶。」說完,掉頭就走。

蕭風苦笑,忙快走幾步,攬住火舞的肩膀:「舞兒,生氣了?這玩意兒是惹禍的東西,真的不能給你。除了這玩意兒,你想要什麼,風哥都給你買,怎麼樣?」

「真的?」

「真的1

「嘻嘻,我以為風哥不疼我了呢。等我想好了要什麼,再告訴你好了。」火舞這才轉怒為喜。

蕭風聳聳肩:「舞兒,林琳呢?」

「她在廚房做午飯呢。風哥,你老實說,你讓林琳在這住,是不是沒安好心思?是不是準備禍害人家小姑娘?」火舞壓低聲音問道。

蕭風聽到這話,直接鬆開火舞,也不回答,徑自向著樓下走去。

「喂,是不是被我給猜中了心思?哈哈,心虛了?」火舞囂張的笑著。

蕭風有些頭疼的拍了拍腦門,小丫頭還真是口無遮攔的。這話如果被林琳聽見了,那還了得。

午飯期間,蕭風坐在飯桌前,有些擔心的看著火舞,生怕她再爆出什麼驚人之語。

還好,火舞倒是有數,沒多說別的,蕭風這才放下心,有一句沒一句的陪兩人聊著。

「你們在別墅好好獃著,沒事兒別亂跑。我出去辦點事情,晚上不回來吃了。」下午三點左右,蕭風出門了。

烈日炎炎下,蕭風有些後悔,自己幹嘛要那麼衝動,用法拉利去撞賓士呢。現在倒好,法拉利去修了,自己只能站在碩大的太陽下等計程車。

打車來到天門的總部『地獄火』,蕭風扔下錢,快步向著地獄火門口走去。

因為與野狼幫火拚過的緣故,今天地獄火停業,免得有野狼幫過來鬧事兒,那就得不償失。

「先生,不好意思,今天這裡停業,還請改日再來。」門口過道上,幾個服務員正坐在那甩著撲克聊天,見蕭風進來,全都站了起來。

態度雖然不錯,但眼睛中卻儘是戒備。甚至,有的服務員已經掏出甩棍,背在了身後。畢竟,此時是多事之秋,不得不多加小心。

蕭風微笑著,拿出香煙,遞了過去。「哥幾個,抽煙。」

「對不起,不會。」站在最前面的服務員領班搖搖頭。「有什麼事兒?」

蕭風撇撇嘴,媽的,至於這麼防備我嗎?「我來找你們老大,火天。」

「對不起,天哥不在。」

「那找張羽。」蕭風隨口道。

「對不起,羽哥不在。」

「嗯?林默呢?」

領班依舊彬彬有禮:「對不起……」

「媽的,我知道了,他也不在1蕭風瞪眼了,這他媽忽悠老子吧?

「是的,默哥也不在。」領班滿臉笑容道。

「……」蕭風無語了,掉頭就走。

「請慢走。」幾個服務員,把蕭風送出門來。

「吆,風哥,你怎麼來了?」就在蕭風準備離開之際,一輛黑色賓士車緩緩駛來,車窗滑下,小刀從裡面探出腦袋。

蕭風看著小刀,沒好氣的說道:「媽的,老子過來打醬油。」再一看,不對埃「我擦,你小子把賓士車修好了,老子的法拉利呢?」

小刀推開門,堆笑道:「風哥,法拉利沒有配件,過幾天才能修好。」

「刀哥。」幾個服務員對著小刀恭敬打著招呼。

小刀點點頭,把車鑰匙拋給領班:「幫我停好車,風哥,走吧,天哥他們在裡面開會呢。」

「不是不在嗎?」蕭風挪揄地說道。

小刀一愣,看向幾個服務員。

領班這時候也意識到什麼,聳拉著腦袋,滿臉歉意:「不好意思,風哥,天哥他們在開會,臨開會前撂下話,誰找也說不在的。」

這些人明著是服務員,暗地裡都是天門的小弟。他們當然聽說過『風哥』,甚至天門內部傳言,風哥才是整個天門的老大。

蕭風擺擺手,也不和他們一般見識:「沒事兒,走吧,小刀,我找他們有事兒。」

小刀忙帶著蕭風進入地獄火,向著『會議室』走去。

「擦,這就是我們天門的真正老大?我看怎麼不像道上混的啊,更像個公司經理啥的。」看著蕭風進去后,服務員中傳出這樣的聲音。

這話一出,有人附和道:「嗯嗯,是啊,確實埃」

「都閉嘴,小心禍從口出。」領班冷聲說道。

其他幾個立刻閉嘴,向著四周警惕的掃了一圈,回到地獄火過道中。

地獄火的會議室,一張橢圓形會議桌旁,坐著天門的高層。

火天張羽林默三人,坐在最盡頭。在其正中位置,空著一張椅子,似乎正在等待著主人的到來。

會議桌中央,擺放著一張黑色帖子,上面用鑲金字體,篆刻著兩個字『戰帖』。

「媽的,野狼這孫子竟然敢下戰帖,草1張羽面前桌上,插著一把明晃晃的三棱軍刺,散發著殺氣。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