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二十五章沒睡你老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五章沒睡你老婆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海情大酒店』六樓西餐廳,蕭風與許諾坐在安靜的隔斷間里,相談甚歡。

蕭風揚了揚杯中紅酒:「許諾姐,今天的你很漂亮。」對於漂亮的女人,蕭風向來不吝嗇讚美的語言。

那天舞會上的許諾,大方中帶著嫵媚,氣場十足。而今天的許諾,卻給蕭風帶來眼前一亮的感覺。淺藍色的緊身牛仔褲,休閑白色t恤衫,整個人洋溢著一種青春。

許諾微笑著,點點頭:「呵呵,我接受你的讚美。哦,對了,小麗的事情,解決了。」

蕭風笑了笑:「我代她謝謝許諾姐的寬容。」一個可憐的女孩罷了,現在聽到她免於刑法,也為她鬆了口氣。

「沒看出來,你還是一個憐香惜玉的人。」許諾別有所指的笑道。

蕭風喝了口紅酒,搖搖頭:「no,在我眼裡,沒有這個詞語的。許諾姐,那個小強怎麼樣了?」

「哦,現在他還在醫院,明天是開庭的日子,估計要判幾年的。」許諾淡淡的說。

蕭風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兩個人相對陷入了沉默。

「你……」

「你……」

忽然,兩個人同時開口,隨即都笑了起來。

「女士優先,你先說。」蕭風很紳士的說道。

許諾微笑著點頭:「阿風,你朋友還好嗎?」

朋友?蕭風愣了一下,隨即明白過來:「哦,哦,他還好,已經出院了。今天上午,我還去找過他,給他送了幾斤排骨呢。呵呵。」

許諾聽到這裡,撲哧一下笑了:「送排骨?」

「是啊,吃什麼補什麼嘛。」蕭風很認真的說道。

這句話,又是哈哈大笑起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兩個人隨意的聊著,時不時傳出笑聲。

許諾今橢路路鷙芨擼喝了一瓶又一瓶。紅酒度數雖低,但這玩意兒後勁卻大。幾瓶紅酒下去,許諾臉色紅潤,眼神也逐漸迷離。

「許諾姐,別再喝了,該醉了。」蕭風伸手阻止繼續開酒的許諾,低聲說道。

許諾瞪著迷離的眼睛,直溜溜的看著蕭風:「額,阿風,姐姐今晚高興,沒事兒,喝不醉。喝醉了也沒事兒,去賓館開個房間睡覺不就得了。」

「別喝了,我陪你聊天吧。」蕭風苦笑道,都這熊樣了,還說沒喝醉?

「沒,沒喝醉。」許諾拍掉蕭風的手,打開了第六瓶紅酒。「來,阿風,話先別,別說,喝酒1

蕭風無奈,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他哪想到,好好的一次『約會』,竟然會變成這樣。

「呵,你真是姐的好弟弟。知道嗎?這次你幫了姐大忙了,那份,那份文件啊,價值三千多萬呢。如果落,落了對方手裡,姐就虧大了這次。哈哈,來,姐敬你,一杯。」許諾說完,不等蕭風回答,仰頭幹掉一杯。

蕭風搖頭苦笑,這還是那個縱橫商界的女大亨嗎?「額,呵呵,這有什麼好謝的。說謝謝,還不如來點實際的。」蕭風隨口說道。

「什麼實際?」許諾舌頭有些大了。

鬼使神差的,蕭風來了一句:「以身相許最實際了。」說完這話,不由得嚇了一頭冷汗,差點狂扇自己耳光,這話能隨便說嗎!

許諾用力的睜了睜眼睛,定定的看著蕭風。「你剛才說什麼?」似乎,她剛才並沒有聽清楚蕭風的話。

蕭風忙搖搖頭:「額,沒什麼,我說咱倆誰跟誰啊,你是我姐嘛。」

「哦,呵呵。」許諾傻笑幾聲,又是一杯紅酒一口悶。

忽然,一陣鈴聲響起。

「許諾姐,你手機響了。」蕭風提醒道。

許諾這才甩甩頭,拿起了隨身包包,摸出手機,看都不看就接聽了電話:「喂?誰啊,喝酒呢。」說話間,腦袋一沉,手機脫手向著酒杯中掉去。

蕭風眼疾手快,一把撈住了手機,看看趴在桌子上已經睡過齲無奈的把手機放在了耳邊上:「喂?你好,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蕭風這話說的挺彆扭,媽的,老子以前給誰打電話這麼有禮貌過了?不過他怕是許諾生意上的夥伴,再耽誤她啥事,只能禮貌的說道。

「你是誰?!許諾呢?你讓她給我接電話1手機那頭陷入短暫的沉默后,一個略含怒氣的聲音響起。

蕭風皺了皺眉頭,這誰啊?火氣怎麼這麼大。下意識的看了眼手機屏幕,上面閃爍著兩個碩大的字元『老公』。

「阿風,別,別打電話了。喝酒,喝完了去賓館。」趴在桌子上的許諾,這時候又抬起頭,指著蕭風叫道。

「……」蕭風無語了,許諾這話來的也太及時了吧?「額,許諾姐,稍等會再去賓館。」蕭風說完,這話也不對啊,什麼叫稍等會再去賓館。

「哎,哥們兒,你可別誤會,不是你想的那……我擦,不就是老公嗎?牛逼什麼啊!誰是誰老公,都他媽臨時工,草1蕭風不樂意了,我好心好意給你解釋解釋,你還掛電話!

許諾猛地一把奪過手機,把自己的酒杯遞過來:「來,罰你一杯酒,和姐喝酒還敢打電話找mm?難道姐不美嗎?」

「……」蕭風發誓,下次再也不和校都這都什麼跟什麼啊0額,許諾姐當然美,呵呵,真美。」說完,端過酒,一口乾掉。

「許諾姐,我送你回家吧?」蕭風看了眼時間,忙說道。

聽到『回家』兩個字,許諾的眼圈忽然變紅了,隨即趴在桌子上,哭了起來。

許諾這一哭,蕭風倒是無措了,這又怎麼了?「許諾姐?怎麼哭了?」蕭風忙走到許諾那邊坐下,安慰著說道。

許諾用力搖搖頭,肩膀不斷的抽搐著。

「許諾姐,好了,心裡有什麼苦,你可以告訴我埃上次我不就說過嗎?我會是一個忠實的聽眾,我也可以把肩膀借給你用。」蕭風拍打著許諾的後背。

蕭風看得出來,許諾的心裡很苦,要不然今晚也不會喝這麼多酒了。殊不知,借酒澆愁愁更愁。

唯一能讓許諾這個商業女強人哭成這樣的,只有家裡的事情了。劉流當初不就是受雇於許諾老公來監視她的嗎?

蕭風勸了良久,許諾才緩緩抬起頭,深深看了眼蕭風,趴在了他的肩膀上,哭訴著道:「他為什麼要不相信我?為什麼!我做到這個份上了,王峰還想讓我怎麼樣?1

蕭風沒有打斷許諾的哭訴,靜靜的聽著,輕輕的拍打著許諾的後背。聲音越來越低,再看許諾,滿臉淚水的趴在他的肩膀上睡著了。

蕭風嘆了口氣,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啊!商界風光無量的許諾,誰又能了解她內心的苦。掏出煙,看了眼禁止吸煙的標牌,再次收了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許諾的手機再次響起。

蕭風忙抓過手機,按下了接聽鍵,壓低聲音道:「事情不是像你想的那樣,這是個誤會。」為了許諾,蕭風選擇為她解釋今晚的事情。

「……」手機那邊,儘是沉默。

「我前幾天幫了許諾一個忙,所以她今晚請我吃……」蕭風剛說到這,聽筒中終於傳出聲音『在那裡』,隨即電話被掛斷。

蕭風放下了手機,搖搖頭,無奈的笑了。此時已經用不著手機了,因為隔斷間的門已經被推開,從外面走進來**個人。

當頭一人,三十歲左右,身穿深青色西服,堪稱得上帥哥,鼻樑上卡著一副金絲眼鏡,凸顯著成功人士品味。

不過此時,他的臉上卻看不出一絲溫文爾雅,更多的則是憤怒和猙獰。

在其身後,則站著幾個小夥子。清一色的瓦蓋混混頭,面色不善的盯著蕭風。

蕭風輕輕地拍打著許諾的後背,轉頭看向來人,淡淡的問道:「王峰?」

「王八蛋,勾引我老婆1王峰看著趴在蕭風肩膀上的許諾,憤怒的吼道。

蕭風微皺眉頭:「小點聲好嗎?不要打擾她休息。」

「小子,今天我不弄死你,我就跟你姓1王峰扯開西服,怒叫道。

他早就懷疑自己的女人出軌,所以請了私家偵探來監視許諾。現在親眼見到許諾趴在別的男人肩膀上,這又讓他怎麼能不怒。

蕭風徹底拉下了臉,這他媽有完沒完了?老子敢作敢當,都說了沒睡你老婆,你激動個毛勁啊!

「讓讓。」忽然,門口處傳來一個聲音。

蕭風聽到這個聲音,一愣,隨即哭笑不得,這哥們怎麼來了?打眼一看,不是劉流是誰!

「王總,怎麼樣?是不是抓到……」劉流人沒進來,就開始邀功。話還沒說完,一眼就看到摟著許諾的蕭風了,下面的『奸.夫.淫.婦』再也說不出口,傻在了那裡。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