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二十六章睡了你老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睡了你老婆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海情大酒店,六樓西餐廳角落隔斷間中,一陣刺耳的鈴聲響起。

「喂?哪位?」蕭風接聽了電話。

「大哥,我彪子,你在海情吃飯吶?我在車庫看到羽少的車,給他打電話,說車讓你給開了。」標準的東北腔自手機聽筒中傳來。

蕭風嘴角微翹,這想瞌睡就有人送枕頭來了。「彪子啊,我在六樓西餐廳呢。你趕緊上來吧,你大哥被人圍住了,要挨揍呢。」

「我草,大哥你等著,我上去給他們腸子掏出來捋捋。」彪子風風火火的掛斷了電話。

蕭風輕輕挪動許諾,讓她趴在桌子上繼續睡。此時此刻,許諾可以說是最幸福的,兩眼一閉,啥事兒也不知道。

「小子,今天不把你打出綠屎來,就算你沒吃過韭菜。」王峰身後的混混掏出甩棍,搖搖晃晃的向著蕭風走來。

蕭風笑了笑:「都是出來混的,別撂狠話,沒用。要想玩,我們出去玩,怎麼樣?」

混混們回頭看了眼王峰,得到其點頭后,指了指蕭風:「好,你出來。」說完,掉頭出了隔斷間。

劉流自從進來后,一直傻愣在那裡。到了這會兒,他算是緩過來了,自己帶人來抓的這個『奸.夫』,就是自己的兄弟蕭風!

如果是在平時,劉流指定豎起大拇指,贊一聲,好小子,還真把許諾搞到手了。可是現在,他卻有些哭笑不得,這烏龍擺的也太大了吧?

「阿風,不好意思,我真不知道是你。」劉流晃了晃腦袋,撇開黃總等人,向著蕭風走去。

蕭風沒好氣的說道:「你小子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啊!等會再找你算賬。看著點兒許諾,我先去把他們解決了。」

劉流訕訕笑著:「我怎麼知道是你埃媽的,我當時還挺高興,屁顛屁顛的按照跟蹤定位器的位置來了呢。」

蕭風白了眼劉流,自己想的果然沒錯,許諾身上有定位器呢。「得了,別說了,不夠丟人的。」

「劉流,你這是幹什麼。」王峰臉色難看的瞪著劉流。

聽見王峰的話,劉流氣不打一處來,指著王峰鼻子開罵了:「草你大爺的,你是個爺們嗎?這件事情都怨你,你說你懷疑什麼不好,懷疑你老婆偷男人!媽的,要不是你,我能擺這麼大的烏龍嗎?」

「給我打死他們,打死他們!1忽然,王峰震怒吼道!

蕭風一愣,這王峰的反應怎麼這麼反常?剛才看到老婆趴在自己身上也沒這麼失態,怎麼劉流一張嘴,就摟不住火了?

混混們剛想再衝進來,蕭風已經向著外面走去:「哥哥出來陪你們玩玩。」

在路過王峰面前的時候,蕭風撇撇嘴:「我兄弟說對了,你真不是個爺們。」說完,不理臉色鐵青的王峰,走了出去。

房間中劉流在,許諾的安全倒是不用太擔心。王峰怒目指著劉流:「一會老子就砸斷你的腿。」說完,推開門走了出去。

他要親眼看到,睡他老婆的人是如何挨揍的!甚至,在心裡閃動著殺意,他要讓九泉所有人都知道,碰他老婆的人,都該死!

劉流拍了拍羞依舊醉的不省人事。想了想,也推開門走了出去。雖然他心裡對蕭風有信心,但是架不住對方人這麼多,還都帶著傢伙。

七八個混混團團把蕭風圍了起來,滿臉的囂張與得瑟。「小子,別說哥哥們不給你機會,想用什麼傢伙,自己選一樣吧。」

「吆?哥幾個還挺講究埃不用了,對付你們這幾個渣渣,讓你們一隻手都行。」蕭風淡淡的笑道。

混混們一聽大怒:「媽的,廢了這小子1

「誰他媽的放屁呢?挺臭啊1一個粗獷的聲音自不遠處傳來。

露著青茬的大光頭,滿臉絡腮鬍子,脖子上的大金鏈子金光閃爍,一身黑色阿迪達斯,胳膊下面夾著個小包,這些充分的顯示著,這個聲音的主人是個社會人兒。

混混們剛準備張嘴就罵,可是看到對方的裝扮和人數后,沒有罵出口。

「大哥,就是這幫崽子把你圍住了?」彪子一把推開擋在自己前面的混混,來到了蕭風面前。

蕭風沒回答彪子的話,上下打量了幾眼:「行啊,彪子,這身行頭搞得不錯。阿迪是真的還是仿的?」

如果是別人說這話,彪子早就兩巴掌拍上去了。現在說這話的是大哥,彪子只能撓撓頭,笑道:「大哥這是說啥話呢?我彪子能穿假的嗎?絕對的真阿迪。看看這包兒,真夢特嬌的。」

「哈哈……」蕭風大笑起來。

彪子陪笑幾聲,轉頭看著混混,隨意指了指:「說吧,崽子們,想怎麼玩?」

「你們混哪的?」當頭的混混握著甩棍,冷冷的問道。雖然人數上站了下風,但是勝在手裡有傢伙兒,就是真打起來,誰輸誰贏還不知道呢,所以混混們倒也不是太害怕。何況,王峰在旁邊看著呢,此時可千萬不能露怯,要不然錢就拿不到手了。

彪子斜著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對方几眼,大巴掌猛地就抽了上去:「媽的,問老子混哪的?老子出來混的時候,你他媽還在初中當三好學生呢。」

東北的兄弟見彪子動手了,變魔術般,從阿迪衣服中掏出了開山刀,橫眼看著七八個混混。

當混混們看到這群彪漢拿出開山刀后,臉色都變得慘白起來。剛才還以為自己這方能仗著傢伙干一架呢,現在個個腿肚子都嚇得哆嗦了。

蕭風也是一愣,這東北的兄弟都挺強悍的,平時身上都帶著刀出門?

這戲劇性的變化,讓王峰也愣在了那裡。這十拿九穩的,自己帶人過來抓姦,怎麼現在變成被人反包圍了?

「大哥,你看怎麼處理他們?」彪子把玩著開山刀,問道。

蕭風這還沒回答呢,旁邊隔斷間的門打開,一姑娘從裡面探出頭來。可能是想看看外面怎麼這麼鬧騰,目光觸及到一把把明晃晃的開山刀時,嘴裡發出尖叫:「搶劫啊1隨後,『啪』的一聲,門又被關上了。

蕭風一看這架勢,忙擺擺手:「都帶地下車場去處理,給他們點教訓就得了。」

彪子點點頭:「嗯,我知道了,大哥,您請好兒看著吧。」轉頭沖著混混們獰笑幾聲:「都帶下去,好好伺候著。」

可以這麼說,這兩撥人,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上的。一方面是些社會上的小混子,整天動不動叫著滅你全家啥的。再看彪子等人,在東北都是犯了事兒的人,個頂個是敢下手的狠人,殺人不殺人另說,卸個胳膊腿兒啥的,跟玩一樣。

混混們在開山刀的威逼下,聳拉著腦袋,老老實實的向著電梯口走去。

「等等,把他留下。」蕭風指著王峰,淡淡的說道。

彪子看了眼王峰,點點頭:「得,大哥,我們先下去教訓那幫崽子。」

「嗯,去吧。」蕭風笑了笑,臨時又加了句:「哎,下手注意點,別出人命埃」

彪子咧咧嘴:「我心裡有數兒,大哥,回見埃」說完,帶人離開了。

轉眼間,所有人都走得一乾二淨,僅剩下蕭風,劉流,還有臉色陰沉的可怕的王峰。

「王先生,走吧,我們聊聊?」蕭風看了眼王峰,指了指衛生間,微笑著說道。「劉流,你先回去。」

王峰咬咬牙,跟著蕭風向著洗手間走去。

劉流滿臉幸災樂禍的看著王峰背影,自語道:「小子,祝你好運哦。」

衛生間中,蕭風關上門,拿出香煙:「抽一顆?」

王峰鐵青著臉,搖搖頭。

蕭風給自己點了根,深深的吸了口,看著王峰,直奔主題:「王峰,你是不是懷疑我睡了你老婆?」

聽到蕭風的話,王峰身體顫抖一下,背在身後的右手,緩緩從后腰上拔出一把匕首。

蕭風看著王峰,心裡冷笑,這如果說睡了他老婆,這哥們不知道是什麼反應呢?不過想想許諾,還是算了,自己別給許諾找麻煩了。

「王峰,今天是我第三次見許諾,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也應該相信自己老婆吧?」蕭風認真的說道。

王峰咬牙冷笑:「相信她?相信那個婊.子?」身後握著匕首的右手,因用力過度而變得蒼白,青筋條條暴露。

蕭風皺起眉頭:「王峰,你他媽是男人嗎?好,不相信她是吧?ok,老子就睡了你老婆了,怎麼的吧1

蕭風說這話,雖然有些衝動,但心裡卻更多的是為許諾所不值。

「王八蛋,我殺了你1忽然,王峰失態的怒吼一聲,右手的匕首向著蕭風心臟位置,狠狠的插下!

蕭風冷笑,右手快如閃電般捏住了匕首,左手握拳,狠狠的擊在王峰的肚子上0王八蛋?如果有一天,許諾真的出軌,那也是你逼的1

既然已經動手,那就是沒有餘地。蕭風不再留情,管他會怎麼對待許諾,大不了讓許諾離婚就是!

不等王峰反應,蕭風雙手用力,把他給提了起來。一腳踹開衛生間的門,跨步走了進去,讓王峰頭下腳上的對準了馬桶。

「王峰,拜拜。」話落,蕭風鬆開雙手,轉身離開了衛生間。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