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二十八章傷我兄弟者,我必殺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傷我兄弟者,我必殺之!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前有堵截,後有追兵。

張羽和小刀站在賓士車旁,冷眼看著四周圍上來的黑衣大漢。

「天門羽少?」黑衣大漢中,一個臉上帶著兩道擔開口問道。

張羽沒有猶豫,囂張的說道:「沒錯,是你家張爺爺。」

刀疤男沒有動怒,反而笑了:「道上傳言,天門羽少囂張桀驁,果然名不虛傳。」

「草,別他媽在這整景兒!想怎麼樣,劃出道來吧。」張羽毫不客氣的說道。

張羽心裡很明白,對方前堵后追的截住自己,肯定不會是過來誇自己兩句的。既然是敵人,那還需要客氣嗎?

刀疤男指著張羽:「小子,你很有種!希望你一會,不會跪下來求我。」

張羽捏了捏拳頭,發出里啪啦的響聲:「小刀,動手1沒什麼廢話,腳下猛地用力,身體沖了出去。

小刀大叫一聲,提著開山斧緊隨其後,滿臉的猙獰之色。

周圍十幾個黑衣大漢,手裡清一色的斬馬刀,步伐沉穩的逼近了張羽兩人。

實力懸殊的雙方,在瞬間展開了激烈的碰撞。

張羽揚起拳頭,狠狠的砸向敵人的腦袋。同時,腳下用力,身體騰空躍起,右腳閃電般踢出,擊中敵人的手腕。

「啪」的一聲脆響,斬馬刀落在地上。張羽沒有猶豫,在地上翻滾而過,撿起了斬馬刀。

恰在此時,刀疤男一把刀夾雜著勁風,劈向了張羽的後背。

「吸~」一陣劇痛從後背傳出,張羽不由得吸了口冷風,右手的刀反手向著身後斬去。

『當』的一聲,兩把刀在夜空下撞出火星,張羽快速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距離不遠,一把開山斧虎虎生風,七八個人不能靠近。「羽哥,你怎麼樣?」小刀滿臉焦急的大吼道。

「我沒事。」張羽拎著刀,大聲說道。

刀疤男甩了甩刀上的血珠:「張羽,今晚就是你們天門滅亡的日子!兄弟們,砍死這兩個雜碎。」

張羽心中一動,天門滅亡?轉而雙目盡赤,刀刃直指刀疤男:「你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

刀疤男用刀回答了張羽,當頭向著他砍了下來。

張羽大怒:「找死1手中的刀,橫檔住刀疤男的刀,右腳抬起,向著刀疤男踹去。

現場,一片混亂,時不時的傳出慘叫與刀入人體的悶響。

「呸。」小刀吐出一口血沫子,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他的胸前,一道十幾公分的刀傷,血肉外翻,血打濕了半個身子。

「小刀,小心1張羽急促的叫聲響起,小刀下意識的抬起斧頭,擋在了自己的頭頂。

「啪」的一聲,小刀握著斧頭的虎口,微微有些發麻。「我草你姥姥1小刀眼睛掃過剁在斧頭上的三把刀,也嚇出一身冷汗,隨即怒吼一聲,斧頭橫著劈了出去。

張羽腳下有些沉重,手中的斬馬刀也已經卷刃。在他的腳下,倒著四個黑衣大漢,有死有傷。

「小刀,頂住1張羽大喝一聲,擋住了刀疤男的刀,拔腿向著小刀衝去。

小刀心裡苦笑,才他媽開了一天賓士,就要死了嗎?我他媽真是個福薄之人啊!後背又是火辣辣的疼痛,他猜測,這應該是第七刀了吧。

「你怎麼樣?」張羽全身染血的沖了過來,背靠背的站在小刀身後。

小刀搖搖頭,喘口粗氣:「羽哥,我恐怕撐不了多久了。」

「媽的,不能這樣下去了,要不然咱倆都得扔在這。小刀,我擋住他們,你趕緊跑。」張羽用力的握著刀,壓低聲音說道。

小刀聽到這話,心中一痛:「不,我不走,羽哥1

「小刀,你聽我說,他們本來就是沖我來的。我估摸著,天門變天了。你去別墅,找風哥,讓他替我報仇。」張羽說這話的時候,把手裡的斬馬刀,狠狠捅進了一個黑衣大漢的肚子里。

「羽哥……」小刀使勁的搖搖頭:「兄弟同生共死1

「同生共死?你他媽的還不夠這個資格。能陪老子同生共死的人,只有三個人!滾,趕緊滾!唔~」張羽發出一聲悶哼,胳膊上挨了一刀。

小刀心裡堵得難受,用力的擦了把臉。他知道,羽少所說的三個人是誰,他更知道,羽少是打算以死一拼。

「走!1忽然,張羽怒喝一聲,猛地沖向刀疤男。斬馬刀,飆著血花,散著冰冷的幽光,劈了出去。

「啊1小刀咆哮一聲,手裡的斧頭緊隨斬馬刀,對著刀疤男砍了下去。「我不走!1吼完這句話,他忽然感覺,心裡痛快了很多。

如果是平時,張羽肯定得兩耳光扇上去了。媽的,留下幹嘛,找死嗎?可是此時此刻,他卻因聽到這句話,而熱血沸騰起來。

張羽深深看了小刀一眼,似乎要把這張臉印入腦海,帶入另一個世界。「好,今天我們兄弟,同生共死1

「你們誰都不用死。」隨著這個聲音,一道黑影快如閃電般沖了進來,為張羽擋住了劈來的斬馬刀,把他護在身後。

同時,張羽手中的斬馬刀落在來人手中,橫著劈了出去,慘叫聲響起。

「風哥!1張羽和小刀兩人驚喜的叫道。

蕭風滿臉冷峻之色,緩緩點點頭:「兄弟們,我來晚了。」

「媽的,不晚,哈哈,正是時候。」張羽有些興奮的叫道。說完這話,轉頭向著四周看去,下一秒,愣了:「阿天他們沒來?」

蕭風一腳踹飛刀疤男,帶著小刀退後幾步,來到張羽身邊:「我自己來的。」

「我操,自己?你找死啊!快,趕緊跑1張羽面色大變,驚叫道。這還不算,猛地推了蕭風一把,撿起斬馬刀:「我來擋一會。」

小刀臉上的驚喜也變成苦笑,原本以為來了大部隊救援,哪想到是空歡喜一常

「是啊,風哥,快跑。」小刀也忙催促道。

蕭風拍了拍兩人的肩膀:「好了,接下來,交給我吧。」說完,不再理兩人,向著刀疤男走去。

刀疤男捂著胳膊的刀傷,怒目瞪著蕭風:「你他媽的誰?不想死趕緊滾蛋1

蕭風冷眼看著刀疤男:「傷我兄弟者,我必殺之1

刀疤男身後的十多個黑衣大漢聽到這話,揚起了斬馬刀。

「羽哥,風哥行嗎?十多個人呢?」小刀看著蕭風的背影,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張羽想了想,搖搖頭:「他雖然比較能打,但比我強不了多少。小刀,還能再戰嗎?」

小刀重重點頭:「能。」

「好。」張羽抓著撿來的刀,與小刀並肩站在蕭風身邊。

「殺1蕭風冷喝聲響起,身體化作一道殘影,消失在了原地。

蕭風速度之快,讓現場的所有人都是大驚失色。

刀疤男剛舉起刀,一個聲音自耳邊響起:「你是第一個。」隨著話落,一道鮮血飆出,染紅了斬馬刀。

刀疤男捂著喉嚨,眼睛凸出,滿臉的驚恐之色。嘴巴張了張,卻再也發不出聲音,倒在了血泊中。

「第二個」

「第三個」

「……」

斬馬刀緩緩從黑衣大漢的心臟位置抽出,鮮血瞬間如噴泉,灑在夜空下。「你是最後一個。」蕭風冰冷的聲音,不含一絲感情。

黑衣大漢身體抽搐幾下,砰然倒在地上,斷了聲息。

在其旁邊,小刀和張羽兩人都傻了。短短不到兩分鐘時間,風哥就全解決了?

『噹啷』一聲,小刀手中的斧頭掉在了地上。

「哎呦,我草1張羽發出一聲慘叫,捏著腳蹦了起來。

旁邊的小刀嚇了一跳:「羽哥,你怎麼了?」

蕭風聽到這話,同樣心中一驚,忙轉頭看向張羽。

張羽捂著腳,憋紅著臉:「媽的,老子砸腳了。」

「……」蕭風和小刀無語了。

環顧四周,看著地上橫七豎八的屍體,張羽忍不住叫道:「風哥,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蕭風笑了笑,拍了拍張羽:「別多問了,我先送你們去醫院。」

聽到『醫院』這兩字,張羽和小刀才反應過來,自己身上可是有刀傷的。兩人互相看了看,立刻哎呦哎呦的慘叫起來。

「你們兩個先去車裡,我把這裡處理一下。」蕭風指著屍體,說道。

張羽和小刀兩人忙點點頭,彼此扶著,鑽進了賓士車中。

幾分鐘后,蕭風叼著煙坐進賓士車中,發動起車:「走。」說完,踩著油門,賓士車緩緩離開。

車窗劃下,香煙化作一道弧線,落在了屍體上。

「轟」的一聲,火焰迅速的燃燒起來,瞬間席捲了附近的車輛,爆炸聲接二連三響起。

「媽的,不好1原本半躺在後座上的張羽,猛然臉色難看的坐直身體。

蕭風嚇了一跳,忙問道:「怎麼了?」

「剛才那群雜碎說,今晚要滅掉天門。除了我們外,阿天他們會不會……」

不等張羽說完,蕭風的臉色難看起來。一腳剎車,忙掏出手機,找出阿天的號碼,撥了過去。

「喂?阿天,你在哪?醫院?好了,我知道了。」蕭風咬著牙根,掛斷電話,迅速的又給林默打了過去。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蕭風連續撥打兩遍電話,始終都是這個聲音。

「風哥,怎麼了?」張羽低聲問答。

蕭風深呼吸幾口,發動起車:「阿天遇伏受傷,現在在醫院。木頭手機,一直無人接聽。」

張羽身體晃了晃,愣在了那裡,喃喃自語:「不可能,木頭不會有事的,不會的1

忽然,張羽彷彿瘋了般,抓起蕭風的手機,一遍遍的開始撥打林默手機。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