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二十九章兄弟情,大於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兄弟情,大於天!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九泉市第二人民醫院,某外科病房中,一片煙霧瀰漫。

「媽的,給我繼續查,我活要見人,死要見屍!1張羽全身包紮的如同木乃伊般,舉著手機吼道。

火天躺在旁邊床上,胳膊上打著繃帶,同樣打著電話:「草,小海,帶著兄弟給我把南城翻過來,無論如何,也要找到林默。」

窗檯前,蕭風叼著煙,靜靜的吸著。雙眸如一汪潭水,平靜且深邃。

腦海中,以往的情景,如同幻燈片般,一張張的閃現著。每一張中,都有同一個男人,他的名字,叫做『林默』。

林默,這個平時沉默寡言,偶爾語出驚人,有擔當,夠義氣的男人,在蕭風的心中,占著極重的位置。

「如果林默真的出事,無論是誰,我一定讓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1蕭風原本平靜的臉上,湧現出一股不常見的戾氣和猙獰。

一陣鈴聲響起,阿天按下接聽鍵,有些希冀,又有些害怕的把手機放在耳邊:「說。」

「嗯,我知道了,把他的屍體,帶回地獄火。好,先掛了。」阿天臉色黯淡了一下,緩緩掛斷電話。

當張羽聽到『屍體』二字時,心彷彿被人操刀狠狠砍了幾淡說男人和男人就沒有感情?有,有著不比男女間感情差一點的兄弟情!

「阿天,誰的屍體?」張羽全身的力氣,彷彿被瞬間抽空了般,有氣無力地問道。他怕,怕聽到那個名字。

蕭風拿著火機正在點煙的手,哆嗦了幾次,才把香煙點上。緩緩轉過身,眼睛看向火天。他也在等火天的答案。

「老獅死了,被人亂刀砍死在衚衕里。」火天說這話的時候,心裡很複雜。說不出高興還是悲傷。高興的是,沒有聽到『林默』這個名字。悲傷的是,老獅也是天門的兄弟。

心情同樣複雜的,不止火天一人。在病房中的所有天門兄弟,都是這般心情。

張羽黯淡的眼神明顯亮了亮,隨即臉上儘是怒氣:「媽的,今晚的事情,一定是野狼幫搞出來的1

天門兄弟聽到張羽的話,悲傷瞬間化為仇恨,紛紛附和:「媽的,我們去找野狼幫算賬;肯定是,這件事情除了野狼幫,沒別人了……」

蕭風鬆了口氣,不是木頭那小子就好。轉過頭,看著窗外,繼續狠狠的吸著煙。

「除了野狼幫,還有一個可能。」小刀忽然揚聲說道。

「誰?1除了蕭風,病房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去。

小刀咬咬牙,看了眼蕭風的背影:「馮氏。」

「馮氏?1小刀的話,立刻引起了天門兄弟的驚訝。

張羽和火天對視一眼,彼此點點頭,這也是有可能的。

蕭風目光一縮,再次轉過身,看了火天和張羽一眼,緩緩走出病房。

張羽張張嘴,剛準備叫住蕭風,但卻被火天制止了。「風哥心情不好,不要煩他了。」火天嘆口氣,說道。

張羽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混亂,是今晚南城黑道的主旋律。

天門,這個原本南城的二流幫派,一夜之間,揚名九泉市。大大小小的黑幫,都把目光放在天門這裡,想天門,是如何度過這次危機的。

東城的戰斧,北城的雲社,西城的骷髏團,甚至南城的霸幫,都紛紛在猜測,這到底是誰,想要滅了天門。

黎明再現,又一件震驚九泉黑道的大事,傳遍整個九泉市。

南城五湖幫,一夜之間,被滅!

五湖幫老大趙五湖,死在自家別墅中。老二劉大山,出了車禍。老三胡漢被人綁架后,骨頭在油鍋中發現。

五湖幫總部,五湖夜總會,一夜間化為灰燼。

據附近居民透露,凌晨三點中左右,五湖夜總會發生大爆炸,整個娛樂場瞬間被火勢吞沒。

更有居民傳言,有人親眼所見,在凌晨兩點半左右,五湖夜總會來了一位神秘人。自從這個神秘人進去后,裡面慘叫不絕於耳。僅半小時后,夜總會就發生大爆炸,被夷為平地。

總之,這一夜,九泉的黑道,為之驚悚變色。

某位大哥猜測,九泉市的黑道,要變天了。

也有大哥擔心,九泉市來了一批搶食野狗,天門和五湖幫的事情,是同一伙人所為。

甚至更誇張的謠言是,五湖幫的覆滅,是來源於天門的報復。

無論哪一種,都預示著,九泉的黑道,不會再平靜下去了。

依舊同一個病房,依舊昨天的那些人。五湖幫的事情,天門的兄弟,也都聽說了。

「難道,不是野狼幫下手的?」張羽叼著煙,瞪著血紅色的眼睛說道。

火天同樣一夜未睡,眼睛中布滿血絲。「有可能真的出現了搶食的野狗。如果憑野狼幫,絕對吃不下五湖幫。」

「媽的,木頭還沒有消息,幫派現在也岌岌可危,真他媽的!1張羽忽然怒了,一拳轟在了牆上。雪白的牆壁,瞬間綻放出一朵血色紅花。

火天剛準備勸勸張羽,話還沒說出口,手機響了起來。看著手機屏幕上跳動的名字,火天的手猛地哆嗦一下,不敢相信的叫道:「是木頭的手機1

「啊?1張羽一聽,顧不上身上的傷,從床上直接跳了過來:「真的?媽的,你倒是接電話啊1

旁邊的天門兄弟,也都圍了上來,滿臉希冀的看著火天。不,更準確的說,是看著火天手裡的手機。

火天忙點點頭,按下了接聽鍵:「喂?」

張羽怒了:「媽的,你沒吃飯啊?這點聲他能聽得見?」動手直接把手機搶過來,放在耳邊:「木頭?」

「嗯,出什麼事了?」林默簡短的回答,自聽筒中響起。

張羽的手哆嗦著,眼圈一下子紅了。熬了一晚上,擔心了一晚上,現在忽然聽到這個聲音,卻發現喉嚨處有東西卡住了般,怎麼也說不出話來。

「阿天,說話埃」林默的這句話,天門兄弟都聽清楚了,因為火天已經奪過手機,按下了免提鍵。

「我,我在呢,兄弟。」火天嗚咽著,用力的睜了睜眼睛,不想讓自己的眼淚流下來。

平常,兄弟們在一起打打鬧鬧,沒覺得什麼。但是,林默這一夜的失蹤,讓張羽和火天兩人才覺得,兄弟情,大過天!

失去了,才知道珍惜,這話一點沒錯。

「你還好嗎?木頭。」張羽小聲問道。

林默那頭有些摸不著頭腦了,這兄弟們怎麼神經叨叨的了?「我很好埃」

「木頭,我和小羽子都在二院,病房是xx,你過來吧,我們要馬上見到……」火天的『你』字還沒說,那邊就掛斷了電話。

張羽見林默掛斷電話,有些急了:「怎麼忽然掛了?不會出什麼事情了吧?不行,我得去看看。」

火天大笑著,收起了手機。「你小子急什麼,他這是往這趕著來了。再說了,你知道他在哪?還去看看,看個毛埃哈哈,哈哈哈。」

張羽撓了撓頭,也咧咧嘴笑了。

兄弟相對哈哈大笑,笑著笑著流淚了。

「哎,我說兩位哥哥,這是咋了?默哥回來是大好事兒,咋都哭上了?你們趕緊給風哥打個電話,說一聲默哥回來了。」旁邊的小刀眼圈紅紅的,提醒道。

火天聽到這話,忙點點頭,撥打了蕭風的電話。話剛說沒幾句,那邊也掛斷了電話。火天一撇嘴:「得,信不信,風哥一會就得過來。哎,我說,小羽子你哭毛啊?」

張羽用力擦了擦眼淚,笑罵道:「媽的,病房裡好大的風,吹的我都流眼淚了,等著老子出院的時候,一定投訴他們。「

火天忙應和道:「是啊,樓上還往下落沙子,都進我眼裡了。」

十幾分鐘左右,病房的門猛地被推開,林默風風火火的從外面沖了進來:「受傷嚴重嗎?」

張羽和火天兩人看著林默,立刻從床上跳了起來,撲向了林默。不等林默反應過來,兄弟倆已經抱住了林默。

「怎麼了?兄弟們。」林默輕聲問道。雖然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見兄弟們都如此,這一夜指定是有事情發生。

「沒事兒,回來就好。」火天當先鬆開了林默,搖搖頭。

張羽也猛點頭:「對,你沒事就好。」

「我有什麼事兒?」林默疑惑的問道。

火天上下打量著林默,最後在他肩頭擂了一拳:「你小子昨晚幹嘛去了?打電話也不接。」

「我~」林默臉色紅了一下:「我去我女朋友家了。」

「……………」整整一屋子人無語了,九泉黑道都亂成這樣了,這麼多人擔心他,這小子竟然去女友家睡覺了?

「女友?我沒記得你談女朋友埃」良久,張羽壓著火氣,問道。如果不是兄弟失而復得,按照他以前那脾氣,早就兩拳上去了。擦,老子擔心你一晚上生死,你倒是拱你女友被窩裡了!

林默不好意思笑了:「一直有,你們沒發現罷了。」

「……」再一次無語。這老實人悶不吭聲辦大事啊,女友找了自己等人愣是沒發現?

「你們怎麼了?出什麼事了?」林默注看著火天和張羽的傷勢,忙問道。

火天嘆口氣,把昨晚發生的事情,撿重要的告訴了林默。

林默臉色陰沉不定,昨晚兄弟們發生這麼大的事情,自己竟然沒和兄弟們在一起,還讓兄弟們為自己擔心了一晚上,真是該死!

「五湖幫被滅了?」良久,林默抬起頭,有些不相信的問道。

火天點點頭:「是的,我們懷疑,是有進來搶食的野狗。」

「天哥,有件事情,不知道我該不該說。」忽然,一個小弟欲言又止的看著火天等人。

「說吧。」

「昨晚我帶人搜南城,注意到十幾個手持斬馬刀的黑衣大漢,進了五湖夜總會。」

張羽一聽,怒了:「我擦,這麼重要的大事兒,你怎麼現在才說。」

「當時我準備回來彙報的,在醫院門口遇到風哥,我就先告訴了風哥。風哥囑咐我,這件事情不用告訴你們了,交給他處理。然後,我就沒對你們說。哪想到,一晚上時間,五湖幫就被滅了。」小弟滿臉的委屈說道。

火天三人互相看看,都從兄弟的眼睛中看到了一個答案:五湖幫的覆滅,與風哥有關!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