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三十章三堂會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章三堂會審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原本亂如市場的偌大病房中,此時靜悄悄的,充滿了詭異的感覺。

蕭風叼著煙,看著面前的三位兄弟,不知為何,心裡有些發毛。這三位的眼神有問題啊,難道發現了什麼?

「咳咳,我說,三位大人,今天外面天氣不錯,哈哈,是不?」蕭風左顧而言他,打算轉移三人的注意力。

「嗯。」——林默答。

「呵呵,今天外面的妞肯定穿著暴露,養眼的很。」——張羽答。

「天氣不錯,心情也不錯。」——火天答。

蕭風無語了,拍了拍椅子:「得了,哥幾個,都別用這種眼神看我了,你們問吧,問什麼我都老實交代。」

「嫌疑人蕭風,昨晚你從醫院離開后,去了哪裡?可有人為你作證?」張羽用力的拍了拍桌子。

蕭風暗道,這三個傢伙,果然是知道點什麼了0我?昨晚回家睡覺了,睡得挺香。哦,睡覺時還摟著一個娘們,那娘們能幫我作證。」

「蕭風啊,你可知道dang的政策,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吶。你說說,這個娘們是何人?晚上你摟著娘們幹啥了?」火天憋著笑,擺出嘴臉來。

蕭風忙點頭:「知道知道,坦白從寬,新疆搬磚;抗拒從嚴,回家過年嘛!這事兒國人都知道!那個娘們,是我昨晚回家在路邊店找的,挺物有所值的,啥花活兒都會,一晚上才一百。至於最後一個問題,你猜,我昨晚摟著娘們幹嘛了?」

「打炮。」林默嚴肅的說道。

蕭風更是認真的搖搖頭:「錯,我昨晚和她在床上數了一晚上的羊。」

「……」三人相繼無語,隨即大笑起來。

張羽指著蕭風,狂笑道:「草,你說你小子摟著娘們數毛,我信!數羊?誰信吶1

「俗人,庸人,粗人。」蕭風搖頭晃腦,沖著張羽說道。

張羽撇撇嘴:「我俗我樂意,我庸我高興,我粗我快樂,你管得著嗎?不對啊,哥幾個,咱不是對蕭風來個三堂會審嗎?怎麼變成我的專場了?」說到最後,張羽已經滿臉的鬱悶了。

「好了,都別鬧了。風哥,我只問一句,五湖幫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火天滿臉認真的看著蕭風。

張羽和林默聽火天問到了點子上,也都盯著蕭風,等待著他的回答。

蕭風想了想,最終點點頭:「是我做的。」

林默臉色有些異樣,嘆口氣:「我根本沒出事兒,五湖幫的人豈不是白死了?」

張羽撇撇嘴:「白死?死了就死了唄,不過是早幾天而已。幹掉野狼幫,下一個就是五湖幫,早晚得死,沒區別。」

火天沒有說話,只是看著蕭風。

蕭風不想在這個話題上多計較,轉移話題道:「木頭,你小子昨晚算是最幸福的了。」

「對啊,木頭,哪天把你女朋友拉出來溜溜吧,我看看啥樣。」張羽來精神了。

木頭有些不好意思,搖搖頭:「她是良家女孩。」

以前哥幾個在一起混的時候,木頭這小子臉皮就特薄,基本不和女孩搭腔。甚至和女孩在一塊,半天也放不出一屁來。

記得高中那會兒,一個女孩找到蕭風,請他幫忙把情書遞給林默。蕭風當時挺為林默高興的,這不是傳說中的逆天倒推嗎?何況,這女孩各方面條件都不錯,蕭風就開始鼓搗兩人。

有一天,還真被蕭風鼓搗在一起了。結果木頭哥倒真是發揚了風格,晚上請人吃頓飯,女孩掏的錢。吃完飯,坐公交送女孩回家,女孩投得幣。

這還不算什麼,最可恥的是第二天女孩來找蕭風,直接問了,你這哥們沒毛病吧?在我家樓下,我讓他親我一下,嚇得跑什麼?約會期間,木頭說的話,沒超過二十句。每一句,從不超過十個字。

蕭風當時就為自己哥們擔心了,這樣下去哪行埃從此以後,和張羽有啥泡妞啊,約會啊,都帶著木頭。結果,最後兩人身邊沒妞了。據妞說,她們都不習慣接吻的時候,旁邊豎著根木頭。

蕭風想到以前的事情,臉上露出會心的微笑。剛準備說什麼,卻見張羽不樂意了。

「哎,我說木頭,你這話啥意思?你家的那位是良家女孩,難不成哥們幾個就是不良產品?」張羽拍著床,喊道。

林默忙搖搖頭:「不是。」

「不是?那是三無產品?我擦,哥幾個昨晚為了你一宿沒睡覺,你小子倒是見色忘友了埃說吧,讓不讓我們見見你那個『良家女孩』。」張羽步步緊逼。

此時此步,林默哪敢說『不』字,忙點頭:「好。」

「這才對嘛,哈哈,放心吧,哥們幫你好好鑒定鑒定,這是不是一枚良家女孩。」張羽得意的甩著銀髮,笑了。

蕭風拍了拍張羽,疼的張羽呲牙咧嘴:「哎喲,風哥,你別拍啊,這可是刀傷。」

「哥幾個,想好了嗎?後天和野狼幫的事情,怎麼玩?」蕭風邪笑著,說道。

火天咧咧嘴:「風哥,你看看我和小羽子,是什麼?」

「咱倆是什麼?」張羽忍不住問道。

「擦,天殘地缺埃就憑咱倆半殘廢,去和野狼幫玩?幾個上位大哥,也死的死傷的傷,唉。」火天想到天門現在的狀況,就是一陣頭疼。

張羽聽完這話,冷笑幾聲:「野狼幫很牛逼嗎?比五湖幫怎麼樣?我們這有超姬風風,怕他區區一個野狼幫?」

蕭風擦了把冷汗:「額,超姬風風?我啥時候多了這麼一個榮譽稱號?」

「話說,哥幾個,要想天門一步步擴大,只能去靠天門兄弟自己拼。五湖幫算他倒霉,我順手滅了就滅了。野狼幫,我不會再插手。如果憑天門,連一個野狼幫都搞不定,那解散天門得了。」說這些話的時候,蕭風滿臉的認真。

火天重重的點頭:「沒錯,想要壯大天門,只能鍛煉天門的兄弟。」

張羽咧咧嘴:「嘿嘿,剛才只是誇一誇你。在你沒來的時候,我們就商量好了,今天就把五湖幫的地盤拿下。」

「哦?」蕭風眼睛一亮:「呵呵,我就是怕你們太依靠外力,那樣即使天門強大,也是華而不實。這個提議不錯,應該把五湖幫的地盤拿下來。」

「嗯。」林默點點頭:「拿下。」

「好,為了兄弟們的明天,為了天門的明天,加油吧1蕭風第二次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四隻手,層層疊壓在一起,兄弟四人的臉上,俱是滿滿的自信笑容。

半小時后,蕭風離開了醫院。坐進車裡,蕭風猶豫了一番,播出了號碼。良久,電話接聽:「喂,許諾姐……」

「……」許諾那邊,沒有聲音。

蕭風有些心虛,這是生氣了?不會吧,昨晚我才是受害者好不好?差點被你強推掉,還好哥們懸崖勒馬,關鍵時候勒緊了褲腰帶埃

「許諾姐,在聽嗎?」蕭風訕笑著,說道。

「……」

蕭風微皺眉頭,這有完沒完了?「許諾姐,我這裡有事兒,先掛了。」說完,掛斷了電話。

女人不能慣,越慣越來毛玻蕭風這倔強脾氣上來,愛誰誰,不說話?老子也不鳥你!

蕭風打開日曆功能,看了眼農曆:「去給貝兒買個生日禮物,明天回去看看她和老傢伙。」

想到做到,蕭風立刻把許諾帶給他的不快拋之腦後,發動起車,準備去買生日禮物了。

「女孩現在都喜歡神馬玩意?」蕭風有些糾結了。玩偶?大狗熊?對了,最近不是在網上火那個叫啥的玩偶嗎?哦,好像叫啥『草泥馬』,可是這玩意,能送給女孩當生日禮物嗎?!

蕭風想了想,又拿出手機,撥打了林琳的電話。剛響幾聲,電話就接聽:「喂,林琳,風哥問你個事兒。」

「哦,風哥你說。」

「女孩過生日,送給她們什麼東西合適?」

「……」

「喂?林琳,你有沒有在聽啊?」

「哦,在聽。什麼女孩?你女朋友嗎?」林琳的聲音有些低沉。

蕭風咧咧嘴,剛準備說老子哪有什麼女朋友,話到嘴邊了,立刻驚醒過來,忙說道:「額,不是,我女朋友不過生日。呵呵,是送給我妹妹。」

「哦,妹妹?多大了?」聲音揚了八個調。「比如玩偶啊,電子產品啊,飾品啊,這些都可以埃」

蕭風眼睛一亮,點點頭:「嘿嘿,我知道送什麼了。好了,林琳,先這樣了,謝謝你。」說完,就要掛斷電話。

「哎,風哥你什麼時候回來?都一晚上沒回來了。」林琳忙說道。

蕭風撓撓頭:「額,我中午回去吃飯吧。嗯,拜拜。」掛斷電話,嘟囔一聲,這小丫頭今天有些奇怪埃

別墅中,林琳笑著收起手機,似乎對於她能幫得上蕭風感到很高興。

「喂,林琳,你快下來,你看我發現了什麼1火舞充滿驚喜的聲音,自樓下大廳中響起。

聽到火舞的話,林琳微笑著,向著樓下走去:「你又發現什麼了?」

「看。」火舞揚了揚手中的東西,滿臉驚喜:「這是什麼。」

當林琳看清楚火舞手中的東西時,不由得大驚失色。「手槍?1

「沒錯,你猜我在哪找到的?」不等林琳發問,火舞就獻寶似的,指著沙發:「我在沙發底下發現的,有兩把槍呢。」

「真槍?」

「當然,以前我玩過,這肯定是真槍。哈哈,咱倆一人一把,留著防身怎麼樣?」火舞一副不吃獨食的樣子,對林琳說道。

嚇得林琳忙搖搖頭:「我不敢要。這是風哥的吧?你給他放回去。」

「哼,我發現就是我的。林琳,你可別做叛徒哦,如果你出賣我,小心我不理你了。」火舞用槍口指著林琳,威脅道。

林琳一哆嗦:「好好,我不說,你先收起槍,別指著我。」

「嘿嘿,我就知道你最好了。」火舞喜滋滋的把槍收了起來。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