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三十一章僅要一塊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章僅要一塊錢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老鳳祥,百年老字號。

「您好,歡迎光臨。」門口處的漂亮迎賓,身穿高開叉旗袍,臉上帶著職業笑容,彎腰點頭。

蕭風微笑著點點頭,走進了『老鳳祥』。

老鳳祥不愧是國內獨家百年老字號,無論是從設計還是品味,都呈上上之眩蕭風走馬觀花般,走過一個個的櫃檯,但終究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禮物。

「您好,先生,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助您的嗎?」一個聲音,自蕭風身後響起。

蕭風轉過頭,打量了幾眼:「你是?」

「哦,我是一樓經理。看您的樣子,似乎對一樓的東西,並不滿意。」年輕的男經理笑著,心裡卻暗道,這小子不會是過來踩點子的吧?以前新聞不是報道過嗎?犯罪前都得這樣踩點。

蕭風點點頭:「是的,飾品雖然很漂亮,但是沒有我想要的。」

「哦?如果您想要一些限量版的珍品,倒是可以去二樓看看。」經理微笑著,介紹道。

其實經理心裡也有想法,二樓的珍品多,攝像頭更多、更清晰。只要這小子上去,那他一定會被攝像頭照下,就算以後真的出現什麼事情,要破案也容易的多。

如果蕭風知道經理的想法,估計會哭笑不得的豎起拇指,你小子偵查能力夠強,當個經理可惜了。

蕭風面色一喜,忙點點頭:「呵呵,謝謝你了,那我上去看看。」

經理看著蕭風的表情,心裡更加確定自己的猜測,不動聲色的笑著:「請。」

蕭風走在樓梯上,心裡還嘀咕,這老鳳祥不愧是百年老字號,先不說別的,就說這服務,絕對的賓至如歸。

上了二樓,人果然少了,有些冷冷清清的。

蕭風瞥眼,掃過距離最近的櫃檯,上面擺著一款小耳墜飾品,標價七萬塊,旁邊還附帶說明,是某某設計師設計,國內限量款等等。

難怪沒多少人,一個小破耳墜,賣七萬塊,有多少人能買得起。蕭風暗自嘀咕道。

「您好,先生,請問您需要什麼?」漂亮的女櫃員微笑服務。

「哦,想找款飾品,當做生日禮物。」蕭風看著櫃檯里的飾品,隨意的說道。

女櫃員點點頭:「不知道先生是送給女朋友呢?還是其他人?」

「額,乾妹妹。」蕭風抬頭看了眼女櫃員,說道。

女櫃員心底好笑,情人就情人吧,還乾妹妹。不過這話,她可不敢說出來。「您好,請你看看這款,這是前幾天剛上市的一款限量版吊墜,出自老鳳祥首席設計大師黃紋之手。」

蕭風看了幾眼,這款吊墜唯一的主旋律就是華麗,赤.裸.裸的華麗。如果三十歲左右戴,真心不錯,不過送給貝兒,就有些不合適了。

「哎,這一款不錯,你拿出來我看一下。」蕭風忽然目光一亮,指著吊墜旁邊的一條手鏈。

女櫃員微笑著點點頭,取出手鏈,遞給蕭風。「這款是黃紋大師的妹妹,黃菲小姐設計。」

「黃菲?」蕭風搖搖頭:「沒聽說過。」其實說實話,別說黃菲,就算是黃紋,蕭風也不知道。

「呵呵。」女櫃員解釋著:「黃菲小姐現在留學美國著名的羅德島設計學院,這款手鏈,全國限量,唯一一條。即使在世界上,也僅有兩條。」

「哦?」蕭風有點感興趣了,仔細的打量起這條手鏈。「好,就是它了,裝起來吧。」

「不好意思,這款手鏈,不對外銷售。」女櫃員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蕭風一聽這話,怒了。這他媽玩我呢?不賣你擺在這幹嘛?不賣你給我介紹個毛勁?

「不賣?」蕭風皺起眉頭。

女櫃員忙道歉:「是的,這條手鏈,是黃菲小姐得獎作品,擺在這展覽的。先生,還請您看看別的,可以嗎?」

「你們負責人在嗎?我想買下這條手鏈。」蕭風心裡暗道,這條手鏈戴在貝兒手上,一定很漂亮。

女櫃員有些無措,沒辦法,只能撥打了經理的電話。

不到一分鐘時間,腳步聲響起,一個身著職業裝,氣場十足的職場女性走了過來。在其身後,則跟著一位休閑打扮,散發著無窮魅力的女人。

「您好,我是老鳳祥的負責人,有什麼可以幫助您的。」職場女人幹練的問道。

蕭風指了指手鏈:「我看好這款手鏈了,可是你們卻不賣。」

負責人看了眼身後的休閑女人,笑著搖搖頭:「對不起,這款手鏈,只是展覽品,我們老鳳祥,是無權賣的。」

蕭風見對方說的這麼誠懇,撇撇嘴,也沒了辦法。人家不賣,自己總不能動手搶吧?「哦,那算了,再見。」說完,就準備轉身離開。

「先生,您可以再看看其他的。」負責人忙說道。

蕭風頭也不回,搖搖頭:「沒興趣。」

「等等。」一直沒說話的休閑女人,開口道。

蕭風站住腳步,轉身打量了兩眼:「什麼事?」

「我是黃紋,如果先生真心想要這款手鏈的話,我可以打電話幫你問問。」休閑女人笑著說道。

黃紋?老鳳祥首席設計師?手鏈設計者黃菲的姐姐?蕭風轉過諸跡最終點點頭,笑道:「嗯,我真心想要這款手鏈,送給我妹妹。」

黃紋聽到蕭風的話,表情有些怪異,但還是點點頭:「哦,那好,請稍等,我給黃菲打個電話。」

「好的。」蕭風感激一笑。

幾分鐘后,黃紋掛斷電話:「黃菲說,這款手鏈可以賣給你,讓你送給你的妹妹。」

「呵呵,非常感謝,紋姐。」蕭風很自來熟的叫上『姐』,轉頭看著女櫃員:「幫我裝起來吧。」

黃紋哭笑不得,這小子和我很熟嗎?不過她還是憋住笑:「你不問問多少錢嗎?」

「呵呵,這款手鏈,在欣賞者眼裡,是無價的。」蕭風淡淡的說道。

黃紋一愣,隨即苦笑:「好吧,我妹妹說,這款手鏈,售價一元。」

「……」所有人,瞬間石化了。

女櫃員張大嘴巴,不相信的看著黃紋。她清楚的記得,黃菲剛送過來展覽的時候,有個暴發戶出價八十萬想買,結果黃菲說了一句話,那暴發戶立馬低著腦袋走了。

當時黃菲說的是:不好意思,美國聖德博拍賣場,以六十萬美元,三百多萬人民幣想要買下拍賣,我都沒賣。

負責人同樣滿臉震驚的看著黃紋,她比女櫃員更清楚這款手鏈的價值。可以這麼說,這款手鏈的價值,在整個老鳳祥二樓珍品展中,足能排進前十。

黃紋攤攤手。無奈的笑道:「都別看我,我也不知道那丫頭又犯什麼神經。」

「額,紋姐,這我多不好意思埃」蕭風這時候也反應過來,嘿嘿笑著說道。

所有人都鄙視的看著蕭風,這小子典型的得了便宜賣乖呢!

「先,先生,付完款,這手鏈就是您的了。」女櫃員肉疼的說道。

蕭風忙點點頭:「哦哦,這樣吧,我把錢給你,你幫我去付款。」說著,從錢包里拿出一張紅票,遞給女櫃員。

女櫃員看了眼負責人,點點頭,接過了百元大鈔。

「哎,等等。我有零錢。」說著話,蕭風不知道從哪摳出一個硬幣,放在了玻璃櫃檯上。

硬幣敲擊在玻璃櫃檯上,發出清脆的響聲。除了蕭風外,其他人的心都隨著這聲音,猛地一抽。

女櫃員點點頭,拿起硬幣,準備把紅票退回來。

「姐們,當你小費了。」蕭風無比瀟洒的說道。

「……」所有人都想用高跟鞋,狠狠的踹蕭風了。

一切手續搞定后,蕭風想了想,拿出一張名片,遞給黃紋:「紋姐,請把這張名片,轉給黃菲小姐。如果以後她有事需要幫忙,隨時給我打電話。再見哦。」說完后,帶著首飾盒離開。

黃紋哭笑不得,接過名片,嘴上客氣的說道:「呵呵,好的,謝謝,再見。」

名片,撲克牌大小,中間以抽象的手法,畫著『黑桃a』。除此之外,僅有一個號碼。

「名片雖然搞得挺漂亮,但是能值幾百萬嗎?」黃紋暗自嘀咕著,隨手把名片裝進了包里。

殊不知,在世界某個圈內,這張名片的價值,豈是幾百萬可以衡量的。名片不值錢,值錢的是黑桃a的一個人情。、

憑藉這張名片,就可以請黑桃a辦一件事。世界上多少野心家,千方百計,想得到這麼一張,但終歸黑桃a名片,卻僅存在於傳說之中。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