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三十四章女婿VS老丈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四章女婿VS老丈人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一石激起千層浪,蕭風先有『我是她未婚夫』的駭人之言,後有『生米煮出熟飯』的表明態度,可謂是幾家歡喜幾家愁。

林母看了女兒一眼,內心為女兒找到自己的幸福感到開心。林琳抬頭讀懂母親的眼神,有些羞澀的笑了。

「林伯父,我需要一個解釋。」王征哪裡還有剛才的優雅,滿臉鐵青的看著林父。

林父心裡不是滋味,冷眼看著林琳:「林琳,他剛才說的,都是真的嗎?」

林琳羞澀的看了眼蕭風,最後重重的點頭:「是真的。」

「哼,真的?我差點也被你們騙過了!養你二十幾年,我對你不了解?」林父忽然冷笑起來。

「你帶林琳回房間,這裡交給我處理。」轉頭看著妻子,林父說道。

林母有些為難,蕭風卻開口說話了:「林琳,去和媽媽聊天,這裡交給我就好了。」

林琳看著蕭風,最終點點頭,拉著媽媽的手,離開了客廳。轉眼間,客廳就剩下了三個各懷埂

「蕭先生是吧?林琳給你多少錢租你來的?我付五倍的價錢,還希望你能離開。」林父掏出雪茄,遞給王征一根,自己點燃,笑看著蕭風。

王征有些遲疑,隨即恍然明白,難道這真是林琳不願意嫁給自己,找來的『演員』?

蕭風嘴角翹起,掏出自己的煙,點上:「租的?哈哈,這個笑話有點冷。我和林琳真心相愛,為什麼你就不同意呢?因為他?」說完,指著王征:「就因為這個暴發戶的兒子?」

王征被蕭風說成暴發戶的兒子,臉色鐵青,手猛地拍在桌子上:「小子,注意你的言辭。」

林父有些頭疼了,看來這確實不像是租來的男友,要不然這會早慫了。「阿征,你放心,伯父為你做主。」說完,轉頭看著蕭風:「蕭先生,我給你二十萬,離開林琳。」

在林父看來,一個拎著十多個烤地瓜來『丈人家』的男人,在聽到二十萬時,一定會眼睛冒光,巴不得立刻就接受了。

「二十萬?」蕭風表情一喜:「真的?」

林父嘲弄的點點頭:「沒錯,二十萬,離開林琳。」

「好。」蕭風痛快的答應,轉頭看著王征:「王征,我老丈人給我的這二十萬,我送給你了,從今以後,不要再來糾纏林琳。」

這一次,林父也摟不著火了。「蕭風!二十萬,離開林琳,這是你唯一的選擇。我是她的父親,我讓她嫁給誰,她就要嫁給誰1

蕭風吐著煙圈,冷笑道:「是嗎?那你想讓林琳嫁給這小子了?」

談話到這裡,漸漸劍拔弩張了。蕭風以一挑二,絲毫不落下風。

「老子今天玩不了你們兩個渣渣,我就不用混了1蕭風叼著煙,掃過兩人,心裡冷笑連連。

王征倒是沉得住氣,點點頭:「林琳嫁給我,我能夠給她幸福!你呢?」

「幸福?我怕你給不了她『性福』。」蕭風的某個字,咬得特別的重。

「林伯父,你今晚讓我來,就是讓我丟臉的嗎?」王征轉頭看著林父,咬牙說道。他知道他的優勢在何處,只要搞定林琳的父親,那林琳就飛不出自己的掌心。

林父聽到這話,臉色有些尷尬,忙搖頭:「不是,不是,呵呵。」

王征從隨身的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在桌子上:「我爸說,今天敲定我和林琳的事情,那馬上籤了合同。現在搞成這樣,讓我很失望。林伯父,既然這樣,那這份合同,就燒了吧。」說著,就要去拿桌子上的火機。

林父見到文件時,雙目綻放出光芒,可是聽到王征的話后,臉色又是大變,忙奪過火機:「別啊,阿征,咱們是一家人,這合同是一定要簽的。」

隨後,轉過頭看著蕭風:「蕭風,你跟我來書房,我需要找你單獨談談。」

蕭風點點頭:「ok。」

王征眼睛深處,閃過一絲得意。小子,你搞定林琳,我搞定林琳他爹,照樣勝你一籌!

林父帶著蕭風,兩人進了書房。

「蕭先生,我們兩個,心平氣和的談談。」林父坐在椅子上,看著對面的蕭風。

蕭風笑了:「好啊,說吧,談什麼。」

「你要怎樣,才可以離開林琳?開出你的條件。」

蕭風摳了摳耳朵,想了想:「一個億,你拿出一個億來,我可以考慮。」

一個億?林父瞪起了眼睛,忍住上去狠抽蕭風耳光的衝動。如果自己能隨便拿出一個億,那還在乎王氏葯業?用得著用自己女兒來取悅王氏父子?!

「拿不出?呵呵,那就沒什麼商量了。」蕭風滿臉戲謔的笑容,吹著口哨。

林父怒聲道:「蕭風,信不信我報警,告你敲詐勒索?1

「請便。我倒是有些好奇,警察會不會因為我和林琳在一起而抓我。倒是您,老丈人,你在南河市可以有頭有臉的人物,您丟得起這個人?」蕭風滿臉吃定了對方的笑容,格外的邪惡。

林父咬牙看著蕭風,粗喘幾口氣,終於軟了下來:「蕭先生,算我求你,可以嗎?我給你五十萬,你離開林琳。」

蕭風看著林父,也緩和了口氣:「老丈人,我想知道的是,你為什麼要讓林琳嫁給王征?剛才那份合同,是什麼東西?」

「唉,我是搞葯業的,現在公司資金鏈斷裂,科研人員連續被挖,市場更是被人惡意的收縮,林森葯業已經是四面楚歌,臨近破產的地步。那份合同,是王征父親的注資入股合同,只有這樣,在資金與科研人員的雙重注入下,才會起死回生。」林父有些可憐巴巴的說道。

蕭風冷笑,心裡卻絲毫沒有同情:「所以,你就打上了女兒的主意?想要把她當做物品一樣,送給王征?」

「我也沒辦法啊1林父痛苦的說道:「如果我不這樣做,到時候我們全家就會露宿街頭,甚至被活活餓死。」

蕭風看著林父的表情,雖然有作假的成分攙和其中,但無論怎麼說,這都是林琳的父親,他們家的事情,自己能幫就幫了。

蕭風想了想,開口道:「如果我能幫你解決現在的麻煩,你就不會再逼迫林琳嫁給王征了,是吧?」

林父聽到蕭風的話一愣,良久才點點頭:「當然不會,林琳是我的親生女兒,但凡是有一點辦法,我也不會選擇這樣做的。可是……」

林父話還沒說完,就看到蕭風掏出了手機:「喂?老劉,我是蕭風。嗯,呵呵,有點事情,想要找你幫忙。事情是這樣,我老丈人開了一家葯業集團,等等,我幫你問問。」

蕭風說到這,轉頭看向林父:「老丈人,你的葯業集團叫什麼名字?」

「林森葯業,這是誰的電話?」林父有些愣愣的問道。

「哦,二九葯業董事長劉老根」蕭風隨意說完,又拿起電話:「老劉,叫林森葯業。對,就是南河市的這個。好,我在這等著。」蕭風說完,掛斷了電話。

蕭風收起手機,看向林父。林父此時的表情,可謂是精彩之極。「額,老丈人,你怎麼了?」

「你,確定你不是在對著空氣說話?和你打電話的,是二九集團的劉董?」林父滿臉懷疑的看著蕭風。

「……」蕭風有些無語,老子閑著沒事,對著空氣說個毛話啊0劉老根的電話。」

林父還是不相信的搖搖頭:「不可能。」

難怪他不相信,要知道,二九集團在整個中國葯業中,絕對的巨無霸存在。林森葯業和二九葯業相比,那就是鄉鎮企業和世界前五百強名企相比較。二九集團在九泉的分公司,隨隨便便都能買下幾十個林森葯業。

前幾天在林森葯業出了問題后,他就去找熟人,托關係,想要聯繫上二九葯業九泉分公司的副董。結果,副董沒見到,只見到了副董的助理。就是一個助理,對他這個葯業老總,那也是愛答不理的,最後事情當然也沒成功。

蕭風剛準備說啥,林父的手機響了起來。

林父拿出手機,不由得一愣,用力的眨眨眼,確定自己沒看錯,來電話的竟然是二九集團九泉分公司副董的助理!

「喂?李助理?」林父接聽電話,有些不相信的問道。

「呵呵,林總,您好您好,很冒昧跟您打電話,真是不好意思。」李助理的聲音,清晰的從聽筒中傳出來。

林父舉著手機,愣在了那裡,隨後李助理的話,他是一句也沒聽進去。這,還真是李助理的聲音,可是態度較之前,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甚至有些討好他的意味。

「喂?林總?還在聽嗎?呵呵,我們劉總,想要和您說話,您等著埃」聲音頓了頓,手機中又傳出另一個聲音。

「您好,林總,我是劉天生。」一個頗顯年輕的聲音響起。

林父一哆嗦,劉天生?二九集團董事長劉老根的兒子,劉天生?「啊,您好,劉總,呵呵,不知道有何指教?」林父再看蕭風的眼神中,已經儘是驚駭之色。

「哦,林總,我現在正在去南河市的路上,詳細的事情,我們稍後再談。我想問的是,給我父親打電話的蕭先生,還在您那裡嗎?」

「在,在,他在呢。」林父算是反應過來了,感情女兒的這個男朋友,剛才還真給劉老根打電話了?甚至,一個電話過去,二九集團的公子就屁顛屁顛的從九泉專門跑到南河市來了。

劉天生聽到這裡,似乎很高興:「林總,我求您一件事,請您務必留下蕭先生,讓他見我一面,好嗎?」

「哦,好,好。」林總慌忙點頭,隨後渾渾噩噩的掛斷了電話。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