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三十六章玩殘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六章玩殘你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蕭風的話,讓別人下巴砸腳背子,可是劉長生聽了后,卻忍不住苦笑了:「不行啊,我家老頭說了,讓我叫叔叔。」

「沒事,老劉敢找事兒,你讓他來找我。」蕭風撇撇嘴,不在乎的說道。

劉長生這才收起苦笑,忙點點頭:「呵呵,是,風哥。其實吧,我心裡也不願意叫你叔,你才比我大一個月而已。」

「呵呵,你小子。」蕭風拍了拍劉長生的肩膀,指著目瞪口呆的林父:「生子,這是我老丈人。林勝。」

劉長生轉頭,看著林父,客氣的笑道:「林伯父,您好。您的事情,我父親已經說過,一會我們進去詳細的談。」

「好,好,不著急,劉總。」林父欣喜若狂,雖然他心裡知道,劉長生這聲伯父,是沖著蕭風叫的。但蕭風是誰,是林琳的男朋友,以後的准女婿,他的面子,那自然也就是自己的面子了。

「幾位,趕緊裡面請吧。阿風,你趕緊帶著劉總進去啊,呵呵。」林父忙對蕭風說道。

蕭風給足了林父面子,點點頭:「是,老丈人。」說完,當先帶著劉長生和王副總向著客廳走去。林父和李助理緊隨其後。

「哎,林總,上次是個誤會,真是不好意思,如果早知道您是蕭爺的岳父,也不會產生這個誤會了。」李助理拉著林父的手,歉意的說道。

林父心裡那個爽啊,這李助理雖然僅是個助理,但在九泉的醫藥界,卻是個人物。以往林父見到,那都得陪著笑臉。可是現在呢?卻對自己陪笑臉,還和自己道歉!

聽聽,剛才李助理稱呼姑爺啥?蕭爺!這得多大的人物,才能被李助理稱為『爺』。林父想到這些,對蕭風那自然是越看越順眼,巴不得求兩人趕緊結婚了。

「沒事兒,李助理不是都說了,是個誤會了嗎?哈哈,我是真沒想到,我姑爺的面子這麼大,要不然,上次我早提了。」林父故裝淡定的吹著牛逼。

李助理忙點頭:「是,是埃」同時,心裡也泛起嘀咕,這蕭風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董事長這麼推崇他?看來,得和林勝搞好關係,多拍蕭風的馬屁,那樣才行。

王征坐在沙發上,有些煩悶的揉著腦袋。剛才他給父親打了個電話,說了今天的事情。哪想到,往日寵溺他的父親,卻把他大罵了一頓,並告訴他,如果搞不定林琳和簽不了合同,那就斷他半年的零花錢。

王征知道父親的心思,也知道父親想要吞併林森葯業,這才大力贊同自己和林琳的事情。不過對於林琳,他是真心喜歡的。早在留學前,他就惦記林琳,哪想到回來后,今晚一見林琳,眼睛更是直了,林琳長得越來越水靈了。

正等得不耐煩,準備出去看看到底是誰來了,一陣說笑聲傳了進來。王征忙又坐下,找個舒服的姿勢,點上雪茄,開始吞雲吐霧。

「生子,你小子現在行啊,都當了分公司的董事長了,呵呵。」蕭風攬著劉長生的肩膀,笑著說道。

如果是別人攬他肩膀,劉長生非抽丫的不可,但蕭風不同啊,先別說蕭風曾經救過自己,就單說憑蕭風和父親的關係,那劉長生也不敢有意見。「風哥,我哪想當什麼董事長,每天看到些文件,我就煩,還不如讓我當個紈大少好玩呢。」

劉長生說完話,一抬眼,就看到了坐在沙發上,拽得跟個二大爺似的王征,不由得一愣。

如果是在平常,劉長生早就不爽找事兒了。媽的,在本大少面前擺什麼大爺架子。不過今天在風哥岳父家裡,他收斂了很多。萬一這坐著的,是風哥的小舅子啥的,沒事找事兒,純屬給自己找不自在嘛。

「蕭風,你還不走?等林伯父回來攆你走嗎?」王征吐著煙圈,高高在上的對蕭風說道。至於蕭風旁邊的劉長生,直接被他給無視了。

劉長生一聽這話,不對啊,小舅子怎麼說話的?「風哥,這小子誰啊?」

「情敵,呵呵。」蕭風淡笑道:「他準備過來挖你風哥的牆腳呢。」

劉長生聽到蕭風這麼說,咧咧嘴笑了:「這小子找死呢?敢來挖閻王爺的牆腳?」蕭風在他眼裡,不亞於神的存在。所以現在聽到有人要和蕭風搶女人,第一反應,就是想笑。

蕭風沒回劉長生的話,轉頭看著王征:「王征,今晚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王征一怒,剛準備說什麼,卻發現林父從外面陪著兩個人走了進來,立刻站起來,走到林父身邊:「林伯父,剛才我父親打過電話,他聽說了這裡的事情后,很不高興。」

林父正和王副董、李助理吹的正起勁了,王征橫插了一句嘴,立刻就讓他有些不高興了。「王征,你父親不高興,就讓他直接給我打電話。」

現在傍上了二九葯業這片森林,對於王氏這棵樹,林父自然不去在乎。什麼玩意兒,你爹王雲山不高興又怎麼樣?!

王征一愣,他沒想到,林勝竟然敢這麼對自己說話。「林伯父,那合同……」這句話,威脅的意味頗重。

「合同?合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王征,你先走吧,等有什麼事情,我會和你父親談的。你一個小輩,就別跟著攙和了。」林父冷冰冰的下了逐客令。

王征再楞,這林勝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竟然敢讓我走?還不簽合同了?「林勝,你說這句話,可不要後悔。」林父的話,讓王征憤怒異常,直接把他父親交代的事情拋在了腦後,威脅道。

王征的這句話,也徹底的惹怒了林父。「王征,這裡不歡迎你,再見!王姐,送客1

「等等。」劉長生的聲音響起:「林伯父,這是誰家的孩子,這麼不懂事兒?還他媽敢和我風哥搶女人?」

蕭風無奈的撇撇嘴,果然啊,劉長生這小子穿上龍袍也不像太子!別看外表人模狗樣的,其實內心還是混混大少的德行。不過,也正是因為這點,這小子才對自己的口味。

「額,劉總,這是王氏葯業,王雲山的兒子,王征。」林父忙回答道。

「王氏葯業?哼,屁大點的公司,還敢稱王氏葯業?真他媽以為自己是華東家族大集團嗎?」劉長生冷笑著嘲弄道。

王征聽到這話,滿心的憤怒,再也摟不住火了。「你說話注意點,信不信我讓你出不了南河市1

「哈哈。」劉長生忽然大笑起來,彷彿是聽到了世界上最好聽的笑話。「風哥,他剛才說什麼?我沒有聽清楚,你能幫我重複一遍嗎?」

蕭風嘴角翹了翹:「生子,他說讓你走不出南河市,要弄死你呢。」

「草,弄死我?今天我不玩殘你,我他媽白活這麼多年!小子,是什麼給你勇氣,讓你來搶風哥的女人?又是什麼給你膽子,讓你在南河市弄死我?是不是因為你家有錢?好,那我就一夜之間,讓你變成窮光蛋1劉長生冷笑著說道。

林父一看劉長生真怒了,想到自己和王雲山還有點私交,忙勸道:「算了,王征不懂事兒,劉總就別跟他一般見識。」說完,拉著王征的胳膊:「你趕緊走吧,別在這丟人了。」

王征猛地甩開林父的胳膊,咬牙狠聲道:「好,林勝,等著我王氏撤資吧!等著傾家蕩產吧1說完,又猙獰的指著蕭風和劉長生:「有種你們永遠別出這個門,要不然,我弄死你們。」扔下狠話,王征怒氣沖沖的摔門離開。

「王副董,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來辦吧。我希望在明天的地方新聞上,能看到『王氏葯業』一夜倒閉的消息。」

劉長生冷笑著說完,轉頭看著欲言又止的林父:「林伯父,放心吧,他們不是要撤資嗎?我二九葯業來投,前期先投一個億。不,你是風哥的岳父,一個億純屬在罵風哥呢。兩個億,先投兩個億來運作林森葯業!林伯父,你看怎麼樣?」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