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三十七章你老子不如我老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章你老子不如我老子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林父聽到劉長生的話,眼睛瞪得溜圓,臉上寫滿了不相信。先投兩個億?媽呀,幸福來得太突然了~

在幾個小時前,自己還在為資金和科研人員而煩惱。可是現在呢?兩個億資金砸了進來。

至於科研人員,那更不是問題。二九是首屈一指的大葯業集團,一板磚砸下去,最起碼能砸死八個半科研人員。

王副董苦笑了一聲,這還什麼都沒了解呢,劉總就誇下了海口,說先投兩個億。這可是兩個億啊,不是二十塊。即使二九集團家底再厚,也不能把兩個億當做二十塊來看待。

「劉總,投資的事情,我們是不是應該先了解一下林森葯業和他們所研究的最新藥品?」王副董小心翼翼的問道。

劉長生撇撇嘴,大手一揮:「王副董,我的王叔,風哥的目光還能錯?他既然推薦過來了,那說明林森葯業一定值得投資。兩個億投資,一點也不多。」

王副董不敢再對劉長生說什麼,只能把渴求的目光投向蕭風和林勝,希望他們勸勸劉長生。

林勝是商界的老人了,自然知道這裡面的道道兒。人家劉總看在女婿的面子上,開口就投兩個億,可自己不能坦然就這麼接受埃「對,劉總,王副董說的對,您啊,得先看看我的計劃報告等,再下結論不遲埃」

劉長生卻搖搖頭:「呵呵,我聽風哥的。風哥,你說吧,兩個億投資,怎麼樣?」

「你小子,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蕭風有些好笑的看著劉長生:「我把你看做兄弟,你就把那些花花腸子收起來吧。一切按照正常投資來運作,該怎麼樣就怎麼樣。這件事情,你別管了,交給王副董吧。」

劉長生被蕭風點破了心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好吧。」轉頭看著王副董:「王叔,你是不是以為,我說投兩個億,你認為我敗家?你現在給我爸打個電話,你說我想投兩個億進來,你看看他支持不支持。」

王副董毫不猶豫的搖搖頭:「這怎麼可能,董事長不會支持你的。」他對董事長,有些了解,那絕對是個精明的商人,怎麼會在什麼都不了解的情況下,砸進兩個億呢。

「這樣吧,咱倆打個賭。如果我爸支持我,那就算我贏,從今天起,三個月內,你不許再管著我。平時分公司的事情,一切也由你管理,怎麼樣?」劉長生笑眯眯的說道。

王副董稍一猶豫,就點點頭:「好,但是如果你輸了,那就老老實實跟我學習管理知識。畢竟董事長把你交給我,我不能不管你。」

「ok,你打電話吧。」劉長生嘿笑著,心裡暗道,媽的,可算是能出籠子,再過三個月的大少生活了。

王副董當眾掏出手機,撥通了董事長的電話,結果把這件事情一說,那頭劉老根當即就說了,先投兩億,以後如果需要,繼續投。

聽到這話,王副董甚至以為自己聽錯了,不會是劉長生又搞什麼蛾子,騙自己吧?再仔細一看,這手機號碼確實是董事長的,聲音也對埃

劉長生看著王副董掛斷電話,咧嘴笑道:「王叔,怎麼樣?呵呵,我爸說什麼了?」

「董事長說,先投兩個億,如果以後有需要,繼續投資。」王副董說這話的時候,還是滿臉的不敢相信。

劉長生樂了:「哈哈,王叔,知道為什麼嗎?不為別的,就為了風哥。」說完,指了指蕭風。

蕭風苦笑,這劉家一老一少,是準備吃定自己了。算了,權當欠他們一個人情吧。「老丈人,你趕緊把林森葯業的資料啊之類的,拿出來吧。讓他們看看,到底值不值兩個億的投資。」

林父滿臉興奮,忙點點頭,健步如飛的向著樓上走去。一邊走,一邊嘀咕,兩個億啊,我這女婿的面子,竟然值兩個億人民幣啊!

「對了,王叔,你安排一下,讓王什麼,就剛才那小子的家,破產吧。」劉長生忽然說道。

王副董有些難為「劉總,真的要這麼做?」

「怎麼?那個王氏葯業,不會是你家親戚吧?」劉長生有些疑惑的看著王副董。

王副董忙搖搖頭:「那倒沒有,不過我和王雲山算是朋友。你看,能不能高抬貴手,放他們一馬。」

劉長生把目光投向蕭風,在得到後者點頭后,這才勉為其難的擺擺手:「那算了,媽的,和老子耍橫,活的不耐煩了。」

王副董感激的笑了笑,拿著手機,走在旁邊去打電話了。

林勝拿下各種資料,王副董和李助理兩人看了后,都意識到裡面的市場前景,滿意的點點頭,當場拍板,兩億投資分五期投入,並過幾天派科研團體入駐林森葯業。只等明天簽下合同后,第一期資金,就會投入。

林勝心中大喜,對蕭風甚是感激,心裡打定主意,一定要讓兩人抓緊時間結婚。想到妻子和女兒還在樓上房間里,不由得暗罵自己該死,忙上樓去請兩人出來。

林琳有些擔心的與母親一起下樓,卻驚訝的發現,客廳中坐著三個陌生人,正與風哥在談笑風生。至於王征,則消失不見了。

「風哥,這就是嫂子吧?呵呵,嫂子很漂亮哦。」劉長生見到林琳,忙站起來打招呼道。

林琳臉色紅潤,點點頭:「你好,請坐吧。」心裡隱隱猜測,難道風哥搞定父親了?

蕭風看著林琳,微笑著,眨眨眼睛:「寶貝,過來坐吧。」說著,拍了拍旁邊的位置。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叫做『寶貝』,林琳臉上火辣辣的,但又不能跑開,只能硬著頭皮,坐在了蕭風身邊。

蕭風傾斜身子,趴在林琳耳邊:「小丫頭,幸不辱命。」

「真的?」雖然猜測到了,但聽到蕭風的確認后,林琳還是有些興奮。

「咳咳,林琳,阿風,我說,你們啥時候準備結婚呢?」林父咳嗽一聲,滿臉認真的看著兩人。

「……」林琳聽到這話,臉色如滴血,低著頭,不敢說話。

蕭風擦了把冷汗,這老丈人果然強悍埃「額,現在我們都在忙事業,過一陣再說了,呵呵。」

「哦哦,年輕人,忙事業好。阿風,你想啥時候結婚,那就啥時候結婚。」林父對於這個能力通天的女婿,現在已經有些討好的意味了。

眾人又聊了一陣,劉長生原本準備離開,林勝卻說什麼不讓走,沒辦法,只能留下吃晚飯。林母和林琳也去了廚房,和王姨一起準備飯菜。

一桌人吃的正高興著,門鈴聲響起。「先生,是王征。」王姨喊道。

林父一愣,王征怎麼又來了?難不成,帶人來報復來了?想到這裡,忙站起來,向著門口走去。通過視頻一看,王征和他的父親王雲山站在門外,手裡提著東西。

想了想,林父還是打開了門。「哎呀,老王,你來了?」林父客氣的笑著,把兩人迎了進來。

王雲山滿臉歉意的笑容:「老林,唉,我是帶著這個畜生來道歉的。不知道劉總和蕭先生他們,都走了嗎?」

林父一聽,明白過來,這是上門賠禮道歉來了。大家都是多年的朋友,雖然王征那小子討厭,但也不至於撕破臉皮,能幫就幫了:「呵呵,他們都在吃飯呢,你們也一起吃點吧。」

王雲山忙搖搖頭:「不了,我進去道個歉就走,呵呵。」說完,轉頭對王征冷喝道:「畜生,先給你林伯父道歉。」

「是。」王征聳拉著腦袋,對著林父鞠躬道:「林伯父,對不起,今天都是我的錯。」

林父心裡有些得意,但臉上卻儘是笑意,擺擺手:「沒事,孩子嘛,哪有不犯錯的。「說著,帶著兩人,來到餐廳中。

「他們怎麼來了?」劉長生抬頭,看到聳拉著腦袋的王征,還有陪著笑臉的王雲山,不由得一愣。

「不知道,可能是準備來弄死你的,哈哈。」蕭風開玩笑的說道。看王氏父子的樣子,不用說,也是過來道歉的。

劉長生囂張的笑著:「擦,弄死我?弄不死我,那我今晚就讓他們一家人睡大街喝西北風去。」劉長生的聲音很大,每句話都落入了王氏父子的耳朵中。

這話雖然難聽,但王氏父子卻屁都不敢多放,畢竟劉長生真有這個實力。「劉總,我是王雲山。孩子還小,不懂事兒,今天得罪您了,還希望您海涵,不要在意。」

劉長生撇撇嘴:「還小?哼,貌似比我大不少吧?王總的意思說,我也小咯?」

蕭風見王雲山幾十歲的人了,站在那裡裝著孫子,抬手拍了劉長生一巴掌,笑罵道:「你小子,別那麼多毛病,人家既然來道歉,那就算了。」

「哦。好,今天給風哥一個面子。王征是吧?你過來,我告訴你句話。」劉長生站起來,對著王徵招招手。

王征躊躇一番,還是走上前:「劉哥,找我什麼事?」現在的他,哪裡還有半點囂張的樣子。

「小子,知道你和我比,有什麼區別嗎?」劉長生壓低聲音,湊在王征耳邊,緩緩問道。

王征一愣,搖搖頭。

「因為你老子不如我老子有錢有勢,就這麼簡單!以後橫的時候,眼睛放亮一點。好了,滾吧。」劉長生說完,擺擺手,示意可以滾蛋了。

王雲山又挨個道歉了一番,這才留下禮品,帶著王征離開了林家。經過王氏父子這麼一攙和,晚飯也匆匆結束。

劉長生臨走前,要了蕭風的手機號碼,揚言過幾天找他玩。

沒了外人,一家人又閑聊了一會,林琳有些睏乏的打著哈欠,強睜著眼睛,陪父母聊著。

「阿風啊,挺晚了,肯定又困又累了吧?林琳的房間我已經讓保姆清掃過了,你們兩個早點去休息吧。」林父看著兩人,笑著說道。

林父話一落,林琳的睡意,立刻消失不見了。「啊?和我一個房間?」

蕭風也是一愣,隨即心裡竊喜,這老丈人,還真是個可愛的人。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