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三十八章林琳,咱倆怎麼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章林琳,咱倆怎麼睡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房間中,入眼的是一片粉紅的色調,充滿了可愛的溫馨。蕭風心情有些小激動,這還是他第一次,在這種情況下,鑽進女孩的閨房。

「咳咳。」蕭風坐在充氣沙發上,看著床上坐立不安的林琳,訕笑道:「林琳,今晚怎麼睡?」

林琳聽到這話,兩朵紅雲遍布臉頰。「風,風哥,我睡床上,你睡地上?」

「啊?」蕭風苦著一張臉:「林丫頭,我大老遠來給你幫忙,累了一天,就讓我睡地上?」

孤男寡女,夜晚共睡一室,說蕭風心裡沒點啥想法,那是不可能的。他是純爺們,要不是自制力還不錯,估計下面小帳篷早就搭起來了。

林琳身體微顫:「那我睡地上,你睡床,怎麼樣?」聲音猶如蚊子哼哼。

蕭風撇撇嘴,暗自嘀咕,今晚如果不發生點什麼,那都對不起我『情聖』的稱號埃「嘿,林琳,你看咱倆都在床上睡,好不好?」

林琳臉色通紅,看著蕭風,咬咬牙:「睡在一起可以,但你不許幹壞事兒。」

「哎呀,你把風哥想成什麼人了1蕭風擺出一副正人君子的面孔:「知道我的外號叫什麼嗎?坐懷不亂柳下惠!只要你晚上不勾搭我,我是不會亂來的。」

林琳聽到這話,哭笑不得,自己去勾引他?這怎麼可能0你確定,不會亂來?」

「呵呵,不放心我?」蕭風有些好笑,轉身打開門:「算了,我下去和老丈人商量一下,讓他給我換個房間。」說完,離開了。

看著輕輕掩上的房門,林琳稍鬆了口氣。同時,心裡又有些黯淡,不斷的提醒自己,林琳,不要胡思亂想,風哥是有女朋友的。

蕭風關上門的瞬間,臉上洋溢著壞笑:「以退為進,哈哈。」嘟囔著,向著樓下走去。

「老丈人,有宵夜嗎?有點餓了。」蕭風沖著林父喊道。

林父忙點點頭:「宵夜?好,你回去等著就成,我讓保姆給你們送上去。」現在蕭風是他的財神爺,巴不得當做親爹一樣供著。

蕭風笑了:「謝謝了,老丈人。」說完,轉頭就要回房間。

「那個,阿風埃」林父有些遲疑的叫道。

蕭風轉過身:「老丈人還有事兒?」

「呵呵,我就是有點好奇,你怎麼會認識二九集團的劉董啥的。」林父堆積著媚笑,問道。

蕭風咧咧嘴:「這算什麼,就是九泉市市長和市委書記,我也熟的很,那都是鐵哥們,忘年交。老丈人,你信不信,我一個電話,他們現在就能過來陪你喝茶聊天。」

林父聽到這話,大驚失色,忙擺擺手:「那怎麼敢,怎麼敢。」心裡卻興奮異常,看來自己這女婿,能力真是通天,連九泉市的一二把手全都認識埃

蕭風看著林父的反應,心中暗笑,老子他媽的連九泉市市長和市委書記姓啥,長得是啥樣都不知道。他是算準了,有了二九集團的事例在前,掄圓了吹,老丈人也不會有任何疑心。

「那個,老丈人,我先上去了,嘿嘿,我去陪陪林琳,這丫頭晚上離開我,睡不著覺。」蕭風見震住了林父,就要上樓。

林父忙道:「那是,去吧去吧。哈哈,阿風,我還是那句話,趕緊找個時間,結婚吧。或者,先生個大胖小子出來,我就稀罕小孩子。」

這麼一個神通廣大的女婿,林父自然想要拉攏住了。現在唯一能拉攏蕭風的,就是自己的女兒。

蕭風自然知道林父的心思,也不點破,點點頭:「好,今晚我就努努力。」說完,露出露出一個男人都懂的笑容,轉身上樓了。

「嗯,我一會送宵夜上去。」林父在後面喊道。

蕭風站在房門前,側耳聽了聽裡面的動靜,右手輕輕的推開了門。

林琳正彎腰站在床前鋪床單,高翹著渾圓的小屁股,充滿了誘惑力。

蕭風吞了口口水,忍不住踮著腳走上前去,伸出手,輕輕的拍在渾圓的小屁股上。

「啊~」林琳被襲,驚叫一聲,跳了起來。轉過身,看到是蕭風后,臉色刷的變紅:「你,你幹嘛。」

「哦,呵呵,剛才有個蚊子。」蕭風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

林琳心裡輕碎,房間里哪有蚊子。「風,風哥,你怎麼又回來了?」

「唉,我下去找老丈人換房間,老丈人以為咱倆鬧矛盾了呢,就要上來訓斥你。」蕭風隨嘴胡謅八扯,看林琳的表情還不相信,打開門,吼了一嗓子:「老丈人,我和林琳要休息了埃」

只聽樓下傳來林父的回答:「哦,好,林琳,好好伺候阿風。對了,稍等,我現在就把宵夜送上去。」

蕭風嘆口氣,轉頭看著林琳:「看看吧。」

林琳紅暈的臉上,閃過猶豫和無奈,低下了頭:「風哥,你睡床外側吧。」

「嘿,好,只要是在床上,睡床腳都行。」蕭風毫不在乎的說道。

「啪啪。」敲門聲響起,林父獻媚的聲音傳來:「林琳,開門。」

林琳忙打開門,看著端著餐盤的父親:「爸,你這是幹嘛?」

「阿風呢?他休息了?呵呵,我來給你們送宵夜。吃完宵夜,早點休息吧。」說完,林父探頭向著裡面看了眼,趴在林琳耳邊,低聲道:「林琳,這樣的好男人,要抓緊時間徹底拿下,爭取早點懷上他的孩子,那他就十拿九穩的跑不了了。」

林琳聽到父親的話,臉上火辣辣的,不依道:「爸,你說什麼呢。」

「呵呵,還害羞?好了,我也去睡覺了。記住,好好伺候阿風。」說完后,林父志得意滿的吹著口哨,回到了房間。

林琳站在門口良久,這才把宵夜帶回了房間,關上了門。

「剛才老丈人說啥了?」蕭風**著上身,從床上站起,問道。

林琳有些慌亂:「沒什麼。」再一抬頭,大驚失色:「你,你幹什麼?怎麼脫衣服1

「額,脫衣服睡覺啊,我還能幹什麼。嗯?林琳,你怎麼了?」蕭風剛準備再逗林琳幾句,卻發現林琳的眼圈紅了。

林琳眼睛盯著蕭風**的上身,緩緩搖頭,沒有說話。

「嚇著你了?」蕭風苦澀的笑了笑,他知道為何林琳會是這種反應。「我馬上穿上。」說著,就要再穿上衣服。

林琳搖搖頭,伸出手,輕輕的撫摸著蕭風身上的傷疤,語氣有些嗚咽:「怎麼會有這麼多傷?」

蕭風放下上衣,無所謂的笑道:「這幾天,你應該也知道,我不是什麼好人,所以身上有傷,很正常嘛。男人嘛,哪有不受傷的。」說完,抬起手,輕輕拍了拍林琳的腦袋。

淚水滑落,林琳忍不住哭了:「不,你是好人。風哥,這都是怎麼受的傷?」一道道縱橫交錯的傷疤,讓林琳的心不斷顫抖。

「這些傷,都是紀念。」蕭風表情有些複雜的說道。自己在外面闖蕩四年,遇到多少危險,每次險象環生,與死神擦肩而過,留下了這些傷疤。其中,有敵人給的,有自己給的,更有朋友兄弟留下的。只有他自己知道,這四年他是如何咬牙扛下來的。

林琳抬起頭,滿臉淚水的看著蕭風:「紀念?」

「是的,紀念。呵呵,好了,小丫頭,不哭了,來吃宵夜。吃完了,我們就睡覺吧。」蕭風揉了揉林琳的長發,哄著她說道。

林琳抽了抽鼻子,點點頭。

蕭風拿起一個糕點,湊近林琳:「媳婦,來,吃宵夜吧。」

出乎意料的,林琳沒有臉紅,也沒有拒絕,稍稍遲疑,張開嘴,輕輕的咬了一口。

蕭風拍了拍林琳:「小丫頭,好吃嗎?」

林琳點頭:「風哥,你也吃。」目光,卻始終沒有離開蕭風的上身。

蕭風把剩下的半拉糕點扔進嘴裡,吧嗒吧嗒嘴:「還不錯。」

林琳笑了笑,手一晃,不小心撞在了開關上。瞬間,房間中陷入一片漆黑。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