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四十二章荊老與荊貝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二章荊老與荊貝兒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古老的朱漆大門,發出吱嘎嘎吱的響聲,緩緩打開。

蕭風站在門口,入眼的是院中的那棵老槐樹,依舊枝繁葉茂,鬱鬱蔥蔥。

「既然回來了,為什麼不進來。」敞開的屋門,蒼老的聲音從中傳出。

蕭風甩甩頭,壓下心中的諸多思緒,快步向著正屋走去。

「爺爺,我回來了。」蕭風走到屋門口,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

短暫的沉默,頗含欣慰的笑聲響起:「你小子,以前不都是叫我老傢伙的嗎?怎麼忽然改稱呼了?男人,歸天跪地跪父母,除此之外,任何人都不值得你跪,起來吧。」說到最後一句話,聲音甚是威嚴。

蕭風緩緩站起,吐出一口悶氣,大踏步跨進正屋客廳。

正屋中央對著門口處,擺著一張中堂桌,旁邊則是兩把太師椅。中堂桌上的紫砂茶杯,還在騰騰的冒著熱氣。

蕭風嘴角顫抖一下,家中的擺設,亦如四年前一樣。目光,投向坐在太師椅上的老人。

這個老人,就是蕭風口口聲聲叫著『老傢伙』,對他有著養育之恩的荊老。

「爺爺。」蕭風深吸一口氣,控制著自己的情緒,勉強露出笑容。

荊老緩緩站起來,看著蕭風,露出欣慰的笑容:「小子,較之四年前,你果然成熟了不少,最起碼,知道尊敬我老人家了。」

蕭風聽到這話,忍不住笑了:「以前那是年少輕狂不懂事兒,呵呵。」

「阿風,坐吧,咱爺倆聊聊。」荊老指著旁邊的椅子,呵呵笑著:「家裡沒有沙發,只有椅子,還坐的習慣?」

此時蕭風也恢復常態,玩世不恭的笑道:「那是必須的,咱這屁股,啥東西坐不習慣?就是皇帝的龍椅,我也坐的習慣。」

「呵呵,你小子,說說吧,四年沒上學,跑出去幹嘛了。」

蕭風訕笑著:「做了個經紀人,呵呵。」

「poker的四大經紀人,黑桃a?」荊老的表情,似笑非笑。

「你怎麼知道1蕭風一驚,脫口問道。

荊老忽然笑了:「哈哈,小子,你那點事情,我怎麼會不知道。」

蕭風仔細的觀察著荊老:「額,爺爺,你到底是什麼人?」從小到大,蕭風對荊老的感覺,那就是神秘。他曾多次問過荊老身份,都被他搪塞過去。

荊老聽到蕭風的問話,臉上的笑容,漸漸收攏。原本無神的雙眼,猛地爆出精光,稍一思量,緩緩伸出枯柴般的手指,蘸著茶水,在中堂桌上,畫了一個字元。

「嘎吱」一聲,蕭風屁股下的椅子發出慘叫。再看蕭風,滿臉的震驚與不相信。

荊老聽著椅子的慘叫,有些肉疼:「阿風,輕點啊!你屁股下面的,可是清朝的古董!紀昀的東西喲1

蕭風聽到這話,再次一愣,脫口問道:「誰的?紀昀?紀曉嵐?1說完,猛地蹦了起來,上下打量著椅子。

荊老苦笑道:「你能不能不一驚一乍的?還有,你小子不許打這把椅子的主意。」

蕭風訕笑著,再次坐下:「爺爺,這真是紀曉嵐坐過的椅子?我擦,我問這玩意幹什麼,差點讓你繞過去。你剛才說的,是真的?」

「是真的,絕對的紀曉嵐之物,而且還是他書房裡的那一把。」荊老很認真的點頭。

蕭風忙搖搖頭:「我問的不是椅子,是這個。」說完,指了指桌子上未乾的茶跡。

荊老點點頭,笑道:「嗯,要不然,你以為你會那麼巧,進入這裡面?這四年,你的事情,我都知道。甚至,你勾搭了誰家的娘們,這我也知道。」

蕭風一愣,隨即無語的豎起中指:「你個為老不尊的老傢伙,我決定了,我還是叫你老傢伙吧1

「哈哈,我也感覺這個稱呼順耳多了。好了,先不談別的,脫了衣服,我看看。」荊老戲謔的看著蕭風。

「啊?脫衣服?」蕭風瞬間毛骨悚然,「哎,我說,老傢伙,你還好這一口?」

荊老一愣,隨即破口大罵:「王八蛋,你才好這一口呢。」罵完之後,忙搖搖頭:「淡定淡定,奶奶個熊,怎麼見到這臭小子,就摟不住火了。」

蕭風咧咧嘴,站起來,緩緩脫掉了上衣。精壯的上身,布滿了傷痕。看到這些傷痕,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不由得一嘆,蕭風啊蕭風,你以後怎麼面對林琳啊!

荊老如刀的目光,掃過蕭風縱橫的傷疤,最終停留在一處,沉聲問道:「你在英國受過傷?」

蕭風苦笑著:「嗯,更嚴重的是,受傷后,我發現我的身體出現了毛病,力量和敏捷度,正在緩緩的降低。」

荊老目光一凝,驚訝道:「力量和敏捷度降低?」

蕭風點點頭:「嗯,我來找你,就是想問問,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嗎?」

荊老看著蕭風,若有所思的問道:「你是怎麼受的傷?說說當時的經過。」

蕭風嘆口氣,開始講述自己在英國的刺殺經過。當他講到英國軍情五處和六處聯合出手對付他時,荊老皺起了眉頭。

「除了力量和敏捷度,其他的呢?」良久,荊老抬起頭,認真的問道。

這種表情,在蕭風的印象中,可是不多見。「沒了。怎麼了,老傢伙,不治之症?」

荊老枯柴的手在桌下微微顫抖著,臉色卻故作輕鬆的笑著,搖搖頭:「沒什麼大事兒,可能是傷還沒好利索。等過幾天再看看,應該就好了。」

「啪」外面門打開,一個如黃鶯般的聲音傳來:「爺爺,我回來了。」

蕭風聽到這個聲音,哪裡還顧得上再問什麼,忙站起來:「是貝兒回來了。」說完,向著外面走去。

荊老看著蕭風的背影,臉色變得難看起來:「難道天妒英才嗎?黃毛鬼子,該死!1

蕭風站在屋門口前,看著遠處走進來的女孩,不由得眼前一亮。

精緻的五官,如雪般的肌膚,黑色長發,一身休閑長裙,清新典雅,猶如西湖出水芙蓉,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此時荊貝兒,也注意到了站在門口的蕭風,先是一愣,隨之心中一顫,猛地抬起頭,臉上寫滿了不相信:「哥?是你?1話落,手裡的包包掉在地上,眼圈泛紅。

蕭風微笑著:「是我,哥回來了。呵呵,我家貝兒出落的越來越水靈了。」說完,張開了雙臂:「過來,哥抱一個。

荊貝兒淚水滾落,猛地撲進了蕭風的懷裡:「哥……」

若有若無的淡淡香氣,自荊貝兒身上散發出來。蕭風抽了抽鼻子,有些心曠神怡。「貝兒不哭,好不好?呵呵,只要貝兒不哭,那哥就帶你買棉花糖吃。」

以往,每次荊貝兒哭鼻子,蕭風都會帶她去買棉花糖,保准有用。現在見到荊貝兒哭,他又拿出了老辦法。

荊貝兒撲哧一聲笑了:「哼,哥,我又不是小孩子,這一招對我沒用了。」

蕭風也笑了:「哦,我忘了,我以為貝兒還是那個跟在我屁股後頭要棉花糖吃的小丫頭。」

「你才呢。」荊貝兒皺著鼻子,不依的叫道。

「燈初上夜未央,來往的人多匆忙……」手機響起。

蕭風鬆開荊貝兒,按下了接聽鍵:「喂,林琳,怎麼了?」

「風哥,我聽說你暈倒了?沒事兒吧?」林琳有些焦急的聲音,從聽筒中傳出。

蕭風心中一暖:「放心吧,我沒事兒。今晚我不回去了,你和舞兒吃吧。」

林琳的聲音有些低落:「哦,我知道了。對了,風哥,韓爽姐來過,說找你有事。你不在,她就走了,說明早再來找你。」

「嗯?好,我知道了。嗯,先掛了。」蕭風掛斷電話,有些疑惑,韓爽又來找自己幹嘛?難道因為今天的火拚?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