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四十三章談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三章談心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晚飯後,蕭風彷彿又回到了四年前,叼著煙,拎著小板凳,來到院子的老槐樹下。以前,他吃完晚飯,總是喜歡來老槐樹下坐一會。

「阿風,這次回來,有什麼打算?」荊老夾著個馬扎,坐在了蕭風旁邊。

蕭風沒有回答荊老的話,而是打量了幾眼馬扎,忍不住問道:「老傢伙,這馬扎不會也是古董吧?」

不怪蕭風會如此神經兮兮的,因為在短短的幾個小時內,他就發現了三個古董。紀曉嵐的椅子,和珅的中堂桌,最後一個更離譜,竟然是乾隆以前用過的黃銅盆。

蕭風當時很無語的看著荊老,問了這麼一句話,你這有沒有秦始皇的夜壺?當時荊老的回答也挺絕,秦始皇的沒有,康熙的倒是有一個,你今晚要用嗎?

荊老笑了笑,拍了拍馬扎:「衚衕外,花三十塊錢買的,紫竹木的。」

蕭風也咧咧嘴,仰頭看著夜空:「老傢伙,我回來,想找到他們。」說到最後,語氣黯淡下來。

荊老嘆口氣:「小子,這些年,我也一直在找,但是卻毫無消息。如果說,你的父母是個籍籍無名的人,那找到他們的希望,就更渺茫了。」

蕭風拍了拍老槐樹,聲音很淡:「即使希望渺茫,我也要找。」

「爺爺,哥,你們在聊什麼呢?」荊貝兒甩著手上的水,從廚房走了出來。

「呵呵,隨便聊聊。」蕭風說完,轉頭看向荊老:「老傢伙,我現在知道,你為什麼不請保姆了。」

荊老一愣:「為什麼?」

「家裡全是古董,你怕保姆給你偷著賣了,哈哈。」蕭風開著玩笑。

雖然是句玩笑話,但荊老卻一本正經的搖搖頭:「其實,我只是不放心,把我這條老命交給保姆而已。」

蕭風沉默了一下,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可是人活的太小心,豈不是沒樂趣可言?」同時,心裡感慨,老傢伙以前一定遇到過什麼事情,這才退出了吧。俗話說,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老傢伙才是真正的『世外高人』。

荊老心中一痛,小子,放心吧,我不會讓你有事兒的。即使拼了這條老命,我也會想辦法救你。

「爺爺,哥,我來了。」荊貝兒笑眯眯的走過來。

荊老看了看孫女,又看看蕭風,嘆口氣,強顏笑道:「你們年輕人聊,我去休息會。」說完,夾著馬扎走了。

荊貝兒沖著爺爺後背做了個鬼臉,不由分說拉著蕭風的手:「哥,走,去我房間。」

此時荊貝兒可愛調皮的樣子,如果被大學的那些男牲口看到了,估計眼珠子都能登出來。這冰山美女,竟然會笑?會撒嬌?我擦,這怎麼可能!

蕭風聽到要去荊貝房間,稍感彆扭。昨晚就是進了林琳的閨房,才有了後面那麼多糾結的事情,今天……不會再出事兒吧

進了閨房,蕭風不由得一愣,房間中無論布局還是物品的擺放,竟然和以前一模一樣,絲毫沒有改變。

「哥,自從你走了,這裡除了爺爺,再也沒有人來過了。」荊貝兒鬆開蕭風的手,幽幽的說道。

蕭風訕笑著,不敢接話:「呵呵,大學里有帥哥追我家貝兒嗎?如果覺得哪個不錯,改天哥幫你審核一下,怎麼樣?」

荊貝兒皺著鼻子:「我才不要呢。哥,你為什麼這麼久不回來?」

「額,這個。。。」蕭風撓撓頭,不知道該如何說。

「那你為什麼今天回來了?」荊貝兒眼圈紅紅的問道。

蕭風竊笑,伸手從兜里,掏出了首飾盒:「當然是因為我家貝兒明天生日,所以我回來咯。貝兒,送你的生日禮物。」

原本蕭風想明天送的,不過看小丫頭不開心,乾脆拿出來,哄哄她開心了。

荊貝兒臉色一喜,看著蕭風,不相信的問道:「你還記得我生日?」

「當然,我每年都有給你郵寄禮物,你沒收到嗎?」蕭風一愣,疑惑的看著荊貝兒。

荊貝兒更是疑惑:「有嗎?」

「我擦,這個真的有1蕭風有些怒了,連續四年的禮物,貝兒竟然一次都沒收到?

荊貝兒見蕭風怒了,忙拉著他的胳膊:「哥不要生氣了,權當我收到了,好不好?我只要知道,哥一直沒忘記貝兒,貝兒就很開心了。」

蕭風把首飾盒遞給荊貝兒,搖頭苦笑,這小丫頭如果知道這四年的禮物價值超過千萬,還能這麼淡定嗎?不過想想,也只能算了,這件事情,還真的沒法查。

「哇,好漂亮。」荊貝兒打開首飾盒,抓著手鏈,如同小女孩般跳起來。

蕭風看著荊貝兒,心裡也湧起一種幸福和滿足。「小丫頭,戴上給我看看。」

「哦,好埃哥,你幫我戴上。」荊貝兒把手鏈遞給蕭風,伸出了如白玉般的胳膊。

蕭風笑著,拿過手鏈,幫她戴在了手上。上面閃爍的細鑽石,時不時的閃爍著光芒,映襯著白嫩的肌膚,更是迷人。

荊貝兒開心的抿著嘴:「哥,謝謝你。」

蕭風寵愛地揉著她的烏黑秀髮,滿臉的開心笑容。

「哥,你給我找嫂子了嗎?」忽然,荊貝兒抬起頭,笑眯眯的問道。

蕭風一愣,訕訕笑著:「額,你哥這樣的,誰稀罕埃」心裡卻暗道:「這個時候,林琳不知道在幹什麼呢。」

「舞兒,你說,風哥這個時候幹嘛呢?」林琳半躺在沙發上,看著火舞問道。

火舞抬頭看了眼林琳,放下了手裡的槍:「林琳,你不會是愛上風哥了吧?大半夜的,你想他幹嘛呀。」

林琳聽到火舞的話,臉紅不依道:「誰愛那個流氓啊,才不會,我只是好奇而已。」

「哼,估計這小子,不知道又躲在哪個女人的被窩裡呢。」火舞把玩著槍,隨意的說道。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林琳臉皮發燒,心裡卻升起一股異樣,難道風哥今晚,真的又和別的女人在一塊?

「兩隻老虎兩隻老虎,跑得快……」門鈴聲陡然響起。

火舞拿著槍,對林琳喊道:「林琳,你去開門,我把槍藏起來。」說完,向著樓上跑去。

林琳見火舞跑上樓后,這才整理一下衣服,打開了門。

「韓爽姐?」林琳見到外面的人,不由得一愣。

韓爽沖著林琳微笑著:「林琳,呵呵,我們又見面了。蕭風還沒有回來嗎?」

林琳忙搖搖頭:「風哥還沒有回來,我已經打電話告訴他,你在找他了。」話落,目光落在韓爽身後的行李箱上,臉上浮現出疑惑。

韓爽拍了拍行李箱:「我在網上發現了蕭風的招租廣告,呵呵,正好我也沒地方住,就先住進來了。五百塊一個月,多合適埃」說完,不等林琳說話,拉著皮箱,進門了。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