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四十四章警花用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四章警花用強!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林琳有些無措的看著韓爽,風哥不在,韓爽要住進來,這可怎麼辦?!

「吆,誰讓你進來的?」火舞站在二樓樓梯口,居高臨下的看著韓爽,冷聲問道。

韓爽放下行李箱,仰頭微笑著,毫不示弱的與火舞對視著:「火舞,1992年生,今年二十一歲,泉海大學有名的小太妹,多次參與打架鬥毆事件。上周星期四,參與一起惡性鬥毆,被毆女生因遭受恐嚇和毆打,現在住進了精神病院。火舞,就憑這一條,信不信我就能抓你。」

火舞臉色變了變,氣勢弱了幾分:「你想怎麼樣?」

韓爽微笑著,搖搖頭:「火舞,我不想怎麼樣。這裡對外出租,我過來租房給錢,能怎麼樣?」

林琳急了,韓爽如果真的住在這,那對風哥肯定不利。「韓爽姐,對不起,這裡房子已經租完,不對外出租了。」

韓爽有些好笑的看著林琳:「林琳,你在說謊,對嗎?看看你,臉都紅了,呵呵。」

「呀。」林琳一愣,下意識的摸向自己的臉。

「好了,兩位美女,我只是個普通的房客而已,你們何必為難我呢?」韓爽說著,向著二樓走去:「呵呵,火舞,陪我挑個房間怎麼樣?」

火舞冷眼看著韓爽,剛準備罵人,卻聽韓爽低聲說道:「火舞,周四晚上鬧事完后,你帶著一個女孩去了『鴻賓樓』,這事不需要我對林琳說吧?要不,對你哥或者蕭風說說?」

火舞高翹的胸脯不斷起伏著,看樣子,是被韓爽氣的不輕。「韓爽,你夠狠,威脅我,是吧?」

「哈哈,不敢不敢,走吧,火舞,帶我去看看房間。」韓爽說完,從火舞的身邊上樓,徑自去挑選房間。

火舞陰沉著臉,看著韓爽的背影,恨恨的低聲罵道:「臭娘們,威脅我?等著老娘哪天下藥,把你扒光了扔床上,qj了你。」

林琳衝上樓來,焦急問道:「舞兒,你怎麼不攔住她?她來這裡,一定是為了風哥來的。」

火舞一愣,疑惑的問道:「為了風哥?怎麼說?」心裡卻鬱悶的叫道,要是老娘沒有把柄在她手裡,早就一耳光扇她出去了,還留她在這得瑟?

「她想抓風哥坐牢。」林琳急的額頭上都冒汗了,隨即快速的把事說了一遍。

火舞聽完,卻笑了:「林琳,你去給風哥打電話,告訴他韓爽來了,讓他趕緊回來。我去看著她,免得她藉機亂翻東西。」

林琳忙點點頭,快步下樓,抓起手機,就給蕭風打去了電話。

「喂,風哥,韓爽又來別墅了,不,不是,她拿著行李來的,說要在別墅祝」

「啊?」蕭風一愣,隨即哭笑不得:「她要住在那裡?當房客?額,好了,我馬上回去。嗯,好,掛了。」說完,掛斷了電話。

荊貝兒看著蕭風的表情,奇怪的問道:「哥,怎麼了?」

「啊,貝兒,我先走了,別墅那有點事情。」蕭風清醒過來,韓爽這是要逆天啊,看來不把老子送進監獄吃兩年牢飯,她不甘心呀。

荊貝兒忙說道:「用我和你一起嗎?」

蕭風打了個哆嗦,別墅中的三個女人,已經夠唱一台戲了,我的貝兒啊,你就別跟著攙和了。

不過,這話他可沒說出來,趕忙搖搖頭:「不用,一點小事而已。貝兒,你趕緊休息吧,明晚我過來給你過生日。」說完,快步離開閨房,去找荊老打個招呼,開著他的車,在夜色中匆忙離開。

「爺爺,風哥怎麼了?」荊貝兒看著蕭風著急忙慌的走了,進了客廳,看著荊老問道。

荊老慈祥的笑著,搖搖頭:「沒什麼大事,你去趕緊睡覺吧。」

荊貝兒見爺爺不說,只好轉身離開,回去休息了。

「貝兒、阿風,唉,真是造孽。阿風的身體,唉,這可怎麼辦1荊老搖頭晃腦,滿臉的擔心。「不過,阿風這小子,到底遇到了什麼事情,這麼火燒屁股一樣?」

蕭風一路油門踩到底,火速向著鳳凰苑趕去。今天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韓爽住在那裡,要不然,老子以後肯定就沒好日子過了。草,本來打算的好好的,回來找父母,過三個月平靜生活。現在倒好,黑道攙和進來了,警察找上門了,身體也他媽出問題了!

一陣刺耳的剎車聲響起,蕭風跳下車,匆匆的向著別墅內走去。

「站住,是誰?」黑影中,跳出兩個手持甩棍的青年,攔住了蕭風的去路。

蕭風撇撇嘴,有些不是滋味,媽的,韓爽來的時候,你們咋不攔著?「是我,蕭風。」沒好氣的吼了一嗓子。

「啊,風哥,是您埃」兩個小弟忙讓開路,恭敬的喊道。

蕭風點點頭,也不說話,快步進了別墅的院子。

「風哥,你回來了,你可得為我報仇埃」火舞早就等在門口,看到蕭風進來,嘟著嘴,撲到了他的身上。

「舞兒,韓爽呢?」蕭風把火舞從自己身上拽了下來,拍了拍她的腦袋。「誰又惹著你了,風哥給你報仇。」

火舞忙拉著蕭風的手:「是韓爽那個臭娘們,她現在在房間中呢。」

「嗯?房間中?」蕭風一愣。

「是啊,這個臭不要臉的,自己選了個房間,就住了進去。她還說風涼話,說等你回來就給你房租,誰也攆不著她。」火舞想到韓爽威脅自己,就氣得牙根痒痒。

「她選的哪個房間?」

火舞頭也不回,拉著蕭風的手:「就在你隔壁。」

「……」蕭風無語了,看來韓爽還真是沖自己來的。不行,不能讓她在這落戶,媽媽的,給房租?給爺房租,爺也不租!

來到客廳,林琳正滿臉無奈的從二樓上下來:「風哥,韓爽姐說,她要洗澡睡覺了,別讓我們上去打擾她。」

「……」蕭風瞪著眼睛,一時沒反應過來。洗澡睡覺?不對啊,這他媽是我家啊,她經過老子同意了沒,就要在這洗澡睡覺!

「同志們,鬼子進村了,我們要不怕犧牲,努力把鬼子趕走。」火舞適時的在旁邊喊道。

蕭風白了火舞一眼,向著樓上走去。來到『韓爽的房間』外,敲了敲門:「韓爽,老子知道你沒睡,你出來。」

「我在洗澡,有事情明天再說。」韓爽的聲音,透過門傳了出來。

「……」蕭風咬咬牙:「開門,媽的,你再不開門,我用備用鑰匙開門了。」

火舞在旁邊聽到這話,眼睛一亮:「對,用鑰匙打開門,我拿著相機,進去拍這娘們的裸照,看看她還得瑟不。再敢得瑟。老娘給她髮網上,來個艷.照.門,擦1

「……」現場瞬間靜悄悄的了。蕭風以異樣的目光盯著火舞,而林琳則滿臉通紅的扯了扯火舞的衣服。

良久,蕭風用力點點頭,從牙縫中蹦出三個字:「好辦法。」

「你們敢,如果你們真敢這樣做,我就把你們統統抓起來。」估計房間里的韓爽也嚇夠嗆,聲音都有些變了。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