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四十七章拱你的胸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拱你的胸喲!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韓爽放下相機,低頭看到蕭風瞪著眼睛,不由得嚇了一跳,揮舞著拳頭,就要砸下去。

「你怎麼還沒走?」蕭風臉色慘白,有氣無力的說道。

韓爽緩緩放下拳頭,冷聲道:「哼,我要把你送進監獄。」

蕭風吐出一口悶氣,緩緩點頭:「呵呵,好啊,權當進去療養幾天了。咳咳,韓爽,能給我口水喝嗎?」

韓爽聽到蕭風的話,不由得大怒,進監獄去療養?現在的犯罪分子都如此的猖狂?還要水喝?渴死你算了!不過想歸想,她還是站起來,給蕭風倒了一杯水。

蕭風想接過水杯,卻發現右手絲毫用不上力氣,不由得慘笑:「媽的,抬手的力氣都沒有了。」

韓爽心裡同樣吃驚,短短十幾分鐘時間,蕭風前後變化怎麼會如此大。看他的樣子,確實不像是裝的。難道,他有什麼病嗎?

本想不管他,卻又於心不忍,緩緩蹲下,拿著水杯,滿臉厭惡遞到蕭風嘴邊:「喝水。」

蕭風面無表情地搖搖頭:「君子不食嗟來之食。」

「哎呦?」韓爽一聽這話,怒了:「你一個qj犯還君子?還不食嗟來之食?愛喝不喝。」說著,把水杯重重的頓在地板上。

水滴濺到蕭風蒼白的臉上,乾裂的嘴唇,無神的眼睛,整個人顯得格外的落魄。

「乞丐,也有乞丐的尊嚴。」蕭風淡笑著,緩緩說道。

韓爽站起來,撿起槍和彈夾,裝好后,用槍指著蕭風腦袋:「我現在給你把手銬打開,自己喝水。喝完了以後,我就帶你回去。」

蕭風搖搖頭:「如果我有力氣,這個手銬能困得住我嗎?韓爽,我發現,你是一個好警察。」

「好警察?哈哈,真是諷刺,我竟然被一個qj犯誇獎是好警察?蕭風,我警告你,不要再打別的主意,今天我一定要把你繩之以法。」

「呵呵,只要你有這個本事,隨你了。」蕭風努力睜著千斤重的眼皮,強笑道。他不懷疑,如果他真的睡過去,醒來之後,自己就會在拘留所里。

韓爽咬咬牙:「蕭風,我問你一句話,你是不是江洋大盜?」

「呵呵,這算是審訊嗎?對不起,無可奉告。」蕭風努努力,坐了起來。看了眼手上明晃晃的手銬,有些嘲弄的笑著。

韓爽捏緊手裡的槍,眼睛死死盯著蕭風。看著蕭風乾癟的嘴唇,想了想,端起水杯,遞到蕭風的嘴邊:「喝了吧。」

「不喝。」

「為什麼?1韓爽有些抓狂了。

「你態度不好。」

「你說什麼?1韓爽怒了,自己可憐他,給他水喝,竟然還嫌自己態度不好?

蕭風撇撇嘴:「真的,如果去酒店,服務員像你這種態度,我絕對不會給她小費。」

「……」韓爽緩緩的放下水杯,咬牙切齒:「蕭風,等著,我馬上就打電話,讓他們過來抓你。」

看著韓爽拿出手機開始撥號,蕭風眯了眯眼睛,腳下用力,身體猛地向著韓爽撞去。

韓爽大驚,她沒想到,喝水都沒力氣的蕭風,會忽然發難,措手不及下,手槍和手機脫手飛出,身體也被撞倒在地上。

蕭風見成功了第一步,努力的舉起靠著手銬的雙手,呈圓形,從韓爽的腦袋上套了進去。兩條胳膊如同鐵鏈般,狠狠的勒住了她的身體。

蕭風的頭壓在韓爽胸脯上,只感覺一陣柔軟。兩個人就以這種姿勢,死死貼在一起,倒在了地上。

蕭風做完這一切,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做完這兩個動作,用了他剛剛積攢的所有力氣。

韓爽被蕭風壓在身下,短暫的失神后,立刻劇烈掙紮起來。奈何,蕭風的兩個手腕都被手銬銬住,想要脫手,只有從蕭風胳膊圍成的圈中鑽出去。但此時,蕭風卻死死的壓在她的身上,讓她動不了。

「蕭風,你給我滾開1

「不好意思,沒力氣了,滾不了。」蕭風無奈的苦笑。

「原來你剛才和我說話,就是在恢復力氣,虧我還可憐你,給你倒水喝。」韓爽忽然意識到什麼,不由得怒罵道。

蕭風只感覺耳朵『嗡嗡』一陣亂響,後面韓爽的話,什麼也都聽不清楚。「大姐,你能小點聲嗎?我都耳鳴了。」

韓爽也罵累了,漸漸的安靜下來:「蕭風,你會後悔的。」

「後悔?」蕭風忽然笑了:「我蕭風做事,從不後悔。對不起了,韓爽,壓在你身上,實屬無奈,我只是不想被你抓走而已。」

韓爽怒瞪著蕭風,雙峰隨著粗喘,一起一伏,擠壓著蕭風趴在她胸前的臉。

因夏天衣服單薄,蕭風能清晰的感受到韓爽雙峰柔軟與溫熱,心裡苦笑,媽的,渾身沒力氣,老二都站不起來了,扯淡不?!

這也虧了是蕭風,如果換做另一個人,全身忽然失去知覺般的喪失力量,估計哭都來不及。蕭風這貨卻在想,唉,可惜了啊,這種趴在韓爽胸前的機會,恐怕就這麼一次。

韓爽似乎也察覺到什麼,沒有再說話,任由蕭風摟著她,盡量的控制著自己的呼吸,免得乳.房起伏太大,被佔了便宜。

「你還不打算起來?」足足過了五分鐘,韓爽咬牙低聲問道。

蕭風苦笑:「我倒是想起來,但是身體還是沒有力氣。僅剩的力氣,只能和你說話了。」

「你是不是有病?」韓爽忽然問道。

「你丫的才有病呢?怎麼說話呢?你全家男性都有玻」蕭風會錯意,以為韓爽說他下面站不起來,不由得怒了。男人的尊嚴,不容貶低,尤其是不容女人貶低!

韓爽愣了,自己也沒說什麼吧,怎麼他反應這麼大?「你沒病怎麼會全身動不了1韓爽也怒了。

「額,你是說這個埃」蕭風有些尷尬,點點頭,又搖搖頭「算是有病吧,還病得不輕。」

「蕭風,你先放開我,怎麼樣?我保證今天不抓你了,好不好?」韓爽眼珠子一轉,放軟了口氣:「你看我們就這樣躺在地上,也不是事兒埃不如我起來,我扶你到床上躺著,怎麼樣?」

「真的?」

韓爽以為蕭風動心了,忙點點頭:「當然是真的,來,你抬高身體,我向下挪動,鑽出去。」

「不行。」

「為什麼?」

蕭風滿臉嚴肅:「因為孔子說過,天下惟小人與女子難信也。」

「……」韓爽咬牙切齒,奶奶的,自己算是白高興了!不過,孔子什麼時候說過這話?他說的是『難養也』吧?粗人,真是個粗人!

兩人再次陷入了沉默中。

忽然,蕭風甩了甩頭,在韓爽的雙乳間拱了拱。

「蕭風,你別亂動1韓爽臉色通紅,一股酥麻自胸前兩點傳至全身。

「哦哦,我知道。」蕭風說完,雙手猛地用力,兩個人身體翻滾一下,側面著地。隨後,被銬住的雙手稍稍一動,只聽『吧』一聲,手銬掉落在地上。

韓爽聽到這個聲音,精神一震,右腳膝蓋猛地向著蕭風襠下頂去,隨即身體掙脫開蕭風的懷抱,向著手槍的位置撲去。

蕭風暗罵這娘們心太狠,竟要廢了自己小弟弟。同時腳下用力,后發而先至,從地上抄起手槍,頂在了韓爽的腦袋上。「韓mm,你的動作太慢哦。」

韓爽陰沉著臉,沒有說話。

蕭風手指轉著手槍,看了韓爽一眼,坐在了椅子上:「我們談談,怎麼樣?」

韓爽冷哼:「談什麼?現在你能動了,談再怎麼qj我嗎?」

「額,說話別這麼粗魯成嗎?我剛才那是逗你玩的。要不然,你還能站在這?」蕭風撇嘴說道。

韓爽早就懷疑,再聽見蕭風這麼說,更是確定下來:「為什麼逗我玩?」

「我只是想把你嚇走而已,沒別的意思。你說說,你來我這裡住,是不是想找證據抓我?你認為,我會把你這顆定時炸彈放在家裡嗎?」蕭風輕輕揉著手腕,說道。

韓爽沉默一下:「好,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那我今天不抓你。」

「說。」

「讓我住在這裡。」

「……」蕭風無語,這不還是想抓自己嗎?不過想了想,還是點點頭:「只要你不怕我半夜摸進你房間,那隨便你了。」

無論怎麼說,先把今天的麻煩暫時解決了再說。何況,平時自己也沒什麼證據讓她抓,倒不是很怕她。

「你同意了?」韓爽見蕭風同意,反而一愣。

蕭風嘆口氣,點點頭:「你都威脅我了,我還能不同意嗎?不過,有個事情必須要說明白。」

「什麼?」

「就是今天早晨,我看見你裸.體,那真的是個誤會。所以,你不能以此賴上我,讓我負責任,娶你之類的。看一眼就要娶,那都是n百年前的老黃曆了,你不能這麼干。」蕭風調笑著說道。

韓爽臉色一紅,剛準備發火,想到什麼,又平靜下來:「好,我也答應你。」

「那就ok了,歡迎入樁玩美別墅』。」

「完美別墅?」韓爽有些疑惑。

蕭風沒有接話茬,而是把手槍遞給了韓爽。

「叮叮叮。。。」一陣鈴聲響起。

蕭風聽到這個聲音,不由得一愣,快步走向牆腳,從單肩背包里拿出了衛星電話。「喂?七局老王?你下飛機了?好,我馬上過去接你,嗯,再見。」

當韓爽看到衛星電話時,眼睛一亮:「你不會又要作案吧?」

「……」蕭風無語:「你想象力真豐富,不寫小說可惜了。好了,我現在要換衣服去機場接個朋友,你先迴避吧。」說完,從衣櫃中拿出衣服。

韓爽點點頭:「哦,那我先回去了。」說完,拿著手槍,撿起手機離開了房間。

隨著房間門關上,韓爽有些興奮,蕭風去機場一定是接同夥,準備作案了!想危害九泉社會治安?沒門,我跟蹤你!阻止你們犯罪,抓住你們,送進監獄!

十分鐘左右,蕭風開著車離開別墅。幾乎同時,韓爽也開著車,遠遠的綴在了不遠處。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