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四十八章暴力執法人販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八章暴力執法人販子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國安七局,隸屬國家安全部,由國務院最高領導人掌控。

此次派來九泉市的老王,是七局二處處長。官銜雖然不高,但實權極大,走在下面,別說廳級幹部,就是副部級見面,也得笑臉相迎,好生伺候著。畢竟這年頭,誰的屁股都不幹凈,得罪七局的這些人,那純屬給自己找不自在。

由此也可以看出,這次上頭把老王給派了下來,對於這次的行動,給予了足夠的重視。

蕭風正開著車,衛星電話響了起來。

「喂?老金,什麼事?」蕭風接聽了電話。

「蕭風,老王給你打過電話了吧?上頭指示,這次行動,你在暗處,老王在明處,一定要查出渡邊三郎的陰謀,這次行動的代號,叫做『襲日』。」

「我想知道的是,在我和老王有意見分歧的時候,誰服從誰的命令。」蕭風歪著脖子,夾著衛星電話,給自己點了根煙。

老金那頭沉默了一下,隨即笑道:「上頭知道你會問這個問題,他老人家說了,這次的事情,你全權負責。處理好了,你有功;處理不好,你就等著受過吧。」

蕭風撇撇嘴:「功勞就算了,我不稀罕。老金,他老人家,最近還好嗎?」

「呵呵,人老了,總是喜歡懷舊。好了,不跟你扯了,記住,好好完成這次任務。」老金爽朗的笑聲傳過來,隨即掛斷了電話。

蕭風笑著搖搖頭,把衛星電話扔在了副駕駛座上。目光瞥過反光鏡,嘴角翹了起來,自己竟然被跟蹤了。剛準備踩油門,忽然想起,這是老傢伙的車,還是別在市裡超速行駛,給他扣分了。

「小娘們,願意跟,那就讓你跟著好了。」蕭風冷笑著,依舊保持著車速,不急不緩的行駛著。

在後面二百米的位置,一輛紅色馬六緊緊咬在蕭風的車後面。車上,韓爽眼睛死死盯著前面的紅旗車,生怕跟丟了。

「蕭風,只要你有證據落入我手裡,那我一定親手把你送進監獄1韓爽滿臉的認真,看她的樣子,絲毫不下於執行國際大案的認真程度。

紅旗和馬六一前一後,上了高架橋,進入九泉環海區,併入了汽車的洪流中。

「這傻妞,就這水平還學人跟蹤?」蕭風透過反光鏡一看,後面的紅色馬六已經消失不見,不知道跟去了哪裡。

蕭風嘴角翹著,緩緩的降低車速,目光通過反光鏡,不斷的向後觀察著。「嘿,這妞挺有意思。」蕭風一抬頭,看到前面路口打著轉向的紅馬六,忍不住笑了。

剛才還在說韓爽的跟蹤水平不好,哪想到她竟然還來個迷惑,生怕蕭風懷疑,換路超了過去,在前面等著呢。

紅馬六的車速很緩,似乎在等蕭風的車超過它,然後再順理成章的跟在後頭,那樣就不會引起蕭風的引起。

蕭風有些好笑,這一手跟蹤普通罪犯絕對行,但是對於自己,哼哼,貌似還差點。他忽然想看看,如果韓爽見自己沖她打招呼,不知道她會是什麼反應呢?

想到那就做,蕭風腳下油門一踩,開始超車。當兩輛車並駕齊驅的時候,蕭風頭轉向副駕駛車窗,做出最迷人的笑臉,沖著韓爽揮了揮手:「哎喲,韓爽,早啊,你也去趕集買菜?」

「……」當韓爽看到蕭風沖她打招呼時,心裡一慌,他是怎麼發現自己的?再聽蕭風的話,不由得把她給氣的七竅生煙,這是埋汰自己呢!

韓爽扶著方向盤的手哆嗦著,咬牙沖著蕭風點點頭:「嗯,你也買菜?」

「是啊,呵呵,我發現咱倆從早上起,就開始有緣。」蕭風不咸不淡的說完,做了個鬼臉。

韓爽聽到這話,氣得一腳跺在了剎車上,馬六發出刺耳的聲音,猛地停在了原地。

蕭風嚇了一跳,這妞沒神經病吧?這不找著別人親她屁股嗎?果然,只聽『砰』的一聲,後面的車對著馬六的屁股,狠狠的親了上去。

蕭風咧咧嘴,打開轉向燈,緩緩向著旁邊靠去。無論怎麼說,韓爽現在算是自己房客了,兩個人雖然談不上朋友,但也不算敵人,即使韓爽總是惦記著抓他。

何況,早上把人家也裸看了,甚至還拱人家胸了,剛才還是因為自己一句話刺激著她,這才剎車出事故的。

解開安全帶,蕭風跳下車,向著後面的馬六走去。此時韓爽站在車旁,正與後面的車主理論呢。

眼角瞟過走來的蕭風,韓爽心裡暗道,哼,既然被你發現了,那我就明著跟著你!住著你的房,坐著你的車,抓你把柄,送你進監獄!!

如果蕭風知道韓爽故意踩剎車造事故和她心裡的想法時,估計能大罵一聲神經病,然後掉頭就走。

「我說,你會不會開車?當初教練沒教過你,不能在亂踩剎車嗎?」後面的大眾車主,是個更年期的潑辣娘們,指著韓爽就叫開了。

韓爽冷笑,翻手從兜里掏出工作證:「警察,我在執行任務。據知情人舉報,你的車裡有違禁品,現在我要對你的車做出搜查。」

蕭風一愣,這妞是玩弄職權,欺負老百姓啊!

哪想到,後面大眾車的婦女聽到這話,臉色變了變,眼神躲閃,不敢再看韓爽。

「嗯?」韓爽見到這表情,心裡訝然,這婆娘的車裡,不會真的有東西吧?自己只不過隨口一說而已,難道還成真了?

蕭風眼神怪異,神了,這妞今天應該買彩票啊!

「請你配合,我現在要搜查你的車。」韓爽右手放在腰部位置,保證能以最快的速度拔出槍來。

婦女見韓爽真的要搜車,不由得滿臉驚慌失措,解釋道:「警察同志,車裡真的沒什麼,你就別搜了。」

韓爽見婦女如此掩飾,更加確定,越是掩飾,那越是有鬼,車裡一定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

蕭風也有些好奇了,這到底是什麼東西?難道這娘們偷了個男人?

「讓開,再擋著我,信不信我以阻礙執法拘捕你?」韓爽皺著眉頭,厲聲道。

婦女一哆嗦,向著旁邊靠了靠,不敢再擋在韓爽的面前。同時,眼珠子向著四下掃去。

韓爽打開車門,一眼就看到后駕駛坐上,躺著兩個一兩歲的小孩。眉頭微微一皺,開始在車中翻了起來。翻找東西的時候,韓爽的手不經意的掃過兩個小孩的臉和襠部。

兩分鐘左右,韓爽下車,隨意的笑著:「不好意思,這是個誤會,我沒有查到違禁品。大姐,左邊的孩子褲子尿濕了,你該給他們換換了。」

婦女聽到韓爽這麼說,顯然鬆了口氣。「嗯,嗯,好的。警察同志,我可以走了吧?」

「別呀,因為我的失誤,給您造成了財產損失,我感到深深歉意。我現在就打電話給交警的朋友,讓他們過來。」韓爽說著,手向著褲兜摸去。

婦女一聽,忙搖搖頭:「不用不用,您也是為了打擊犯罪嘛,車我自己修一下就成,呵呵。」說著,就要鑽進車裡離開。

「等等,我打個電話。」韓爽說著話,兜里的手抽了出來,一把明晃晃的手銬,閃爍在陽光下。

韓爽不等婦女有所反應,反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手銬『』的一聲,扣在了上面。

「哎,你為什麼要抓我?」婦女一愣,隨即撒起潑來。

「為什麼?」韓爽冷笑:「後面的兩個孩子是你的嗎?不是!我生平最恨人販子1說到最後,揚手就給了婦女一耳光。

「你干神馬,你這個同志能隨便打人呢。」忽然,旁邊的兩個人圍了上來,操著一口南方口音。

蕭風嘴角翹起,這還是團伙作案呢?!剛才他就注意到這兩個人與周圍看熱鬧的人不一樣,現在果然忍不住出面了。

韓爽顯然沒意識到這點,看著這兩個『看熱鬧』的人,大聲道:「知道她是幹什麼的?人販子!最近市裡發生多起兒童拐賣案件,他們害了多少家庭?我打她還嫌輕了,要按照我的意思來,我現在就想斃了她。」

「你這是暴力執法呀。」其中一個說著話,不經意的靠近韓爽。背在身後的手,緩緩從后腰處拔出一把剔骨刀。

韓爽的目光,被掙扎的婦女所吸引,根本沒察覺到異常:「你給我老實點1轉頭又揚聲道:「暴力執法?這算什麼暴力執法。我們警察和城管比起來,那是小巫見大巫。」

蕭風哭笑不得,這傻妞反應遲鈍啊?人家都掏出刀來了,你還在這和城管比!

「救我1婦女用方言吼了一嗓子,剔骨刀隨即出手,向著韓爽的胸前扎去。

韓爽大驚,她沒想到對方竟然還有同夥!可是現在想躲開都來不及,更別說拔槍了0完了,我要死了。」韓爽清楚的看到,剔骨刀是直衝著自己的心臟插來。

說時遲那時快,早有準備的蕭風,出手了。一個漂亮的甩手,狠狠的擊在了拿著刀男人的手腕上,剔骨刀脫手飛出。甩手瞬間變爪,抓住了男人的頭髮,猛地向下一壓,膝蓋重重的擊在了他的臉上。

「小心1韓爽驚叫道。

一股危險自心中瀰漫,蕭風想都不想,身體高高躍起,閃電般的迴旋踢,直接讓剩下的偷襲者飛了出去,落在地上的時候,下巴都有些變形。

蕭風看著倒在地上的兩個人,搖搖頭,嘆了口氣:「不關我事,是你們逼我的!下次記住了,不要在我面前,碰老子的女人1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