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五十章免費服務五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章免費服務五次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聽到蕭風的話,老王滿臉的『性福』,笑著說道:「哈哈,比不上你們年輕人了。蕭老弟,你們先聊著,我進去找李局長有點事情談,一會回來再說。」

蕭風點點頭:「嗯,去吧,我在這等你。」

「李局長?李南?」韓爽聽到這話,一愣神,蕭風的這個『同夥』找李局長有事兒?他們不會是官匪勾結吧?

蕭風看韓爽的表情,大概也猜測到她心中的想法了。「那個,老婆啊,你帶著老王,去找你們局長,怎麼樣?」

老王一愣:「你老婆是幹警察的?難怪啊,我覺得這氣質不一樣嘛。」

蕭風笑了笑:「呵呵,一個小刑警而已。」

韓爽白了蕭風一眼,做了個威脅的手勢,笑著對老王說道:「王哥,走吧,我帶你去見我們李局長。」

老王忙點點頭:「好,呵呵,那我就謝謝弟妹了。」

韓爽帶著老王進去找李局長,外面只剩下蕭風和這個叫純純的女孩。

「說說吧,你怎麼和老王勾搭一塊去了?」蕭風靠在賓士車上,隨意的問道。

純純滿臉的后怕,小手拍著胸脯,雙峰隨著她的動作,不斷的晃著。「剛才嚇死我了,差點露餡。哎,我還沒問你呢,你怎麼和那個女警察勾搭上了?」

「勾搭個毛線,剛才我要不是那樣說,能瞞得過老王?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蕭風瞪了純純一眼,心裡卻暗嘆上帝造人的手藝太潮了,明明一個浪**,卻造就她一張單純的臉。憑這張臉,還不知道騙了多少純情小伙和大款富翁呢。

純純眨著眼睛,忽然站直了身體,對著蕭風深深鞠了一躬:「謝謝你,蕭風。」

「嗯?為什麼?」蕭風一愣,這是玩得哪一手?

清純脫俗的臉上,儘是感激的微笑:「那天在公交車上,如果不是你放開我,估計我現在還在拘留所呆著。如果不是你告訴我,公交車上沒有大款,讓我去飛機上傍,我至今還徘徊在公交車上。」

「……」蕭風聽到最後一句無語了:「你真去飛機上傍大款去了?」

純純認真的點點頭:「是啊,雖然機票有點貴,但收入也呈幾十倍的翻。我不用像以前那樣,主動去找客戶。坐在頭等艙里,自然有人和我搭話,然後給我錢花。」

蕭風豎起拇指:「強。」有句話說的好啊,男人用槍不是罪,女人靠b混社會啊!看看純純,沒事兒在天上飛兩圈,坐個頭等艙,有大把的男牲口排著隊來給她送大把的鈔票。

「你是我的貴人,我有時候在想,我會不會在遇到你。呵呵,今天我們又相見了。我曾經發過誓,如果我再見到你,那我就免費為你服務五次。你可不要小看這五次哦,十幾萬呢。」純純說這些話的時候,滿臉的認真和感激。

蕭風擦了把冷汗,他現在也搞不懂了,這個純純到底是真純呢還是裝純。「純純,你和老王,不會也是在飛機上勾搭的吧?」

「呵呵,我前天去北京玩,回來的時候閑著也是閑著,就做筆生意咯。哎,蕭風,老王是做什麼的,貌似挺有錢的哎。」純純笑問道。

蕭風對純純的崇拜之情那是如滔滔江水般連綿不絕,看看人家,玩著玩著,捎帶著把錢賺了。自己爽了的同時,也能取悅別人,真是生的偉大,活的瀟洒啊!

「老王沒告訴你,他的身份嗎?」蕭風隨意的問道。他自然知道,老王是不可能告訴她真實身份的。

純純搖搖頭:「他說他是生意人,但我感覺不像。至於為什麼不像,我也不知道了。」

「呵呵。」蕭風笑了笑,不知道該和她聊什麼了。

「蕭風,我和你商量一件事情,好不好?」純純忽然說道。

蕭風一愣,點點頭:「你說吧,我聽著呢。」

「嗯。我剛才說給你免費服務五次,可不可以等十天以後?老王說,他包我十天。既然他包下了,如果我再去伺候你,是不是就是對他的不尊重呢?還有對這門職業的不尊重。」

「……」蕭風有些暴走的衝動,上次也沒發現純純這麼雷人啊!自己什麼時候說過,要她伺候五次的?「額,純純,你聽我說,當時給你解開手銬,那是舉手之勞。至於給你出主意讓你去飛機上,那也是我隨口一說而已,所以,你不用對我心存感激,ok?」

純純卻很堅決的搖搖頭:「不行,雖然我是出來賣的,但是連最基本的感恩,還是懂的。」

蕭風忽然有些說不出話,是啊,最基本的感恩,呵呵,連一個賣.淫.女都懂得的道理,又有多少披著人皮的畜生不懂呢?

「你同意了嗎?」

「額,以後有機會再說吧。」蕭風隨口應付著,陪她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

市公安局局長辦公室中,老王坐在椅子上吸著煙。他的對面,則坐著一個中年發福的男人。「老王,你剛才說的事情,我們九泉地方上,會積極配合的。」

老王滿意的點點頭:「嗯,那就好,隨時等我通知吧。哦,對了,剛才送我進來的那個韓爽,是我表弟的女朋友。老李,你找機會重點培養一下嘛。」

李局長一愣:「韓爽有男朋友了?這事兒我怎麼不知道。」

「呵呵,怎麼,人家找男朋友也得向你彙報?好了,我先走了,一會還有點事情。記得,往上提一提韓爽埃」老王伸出手,與李局長握了握,最後不忘叮囑一句。

雖然他不知道蕭風的準確身份,但是長期在這個圈裡,老王還是嗅出了一點吳個蕭風的背景,大得驚人,絕對不是他一個小小的處長可以比擬的。這樣的人,那就多找機會加深感情,拍拍馬屁。

李局長把老王送出門外后,想了想,回到房間,拿起了電話:「喂?老首長啊,告訴您一個消息,韓爽這丫頭,好像談戀愛了。嗯,嗯,好,呵呵,先掛了。」

微笑著掛斷電話,李局長又陷入了沉思,老王所說的表弟,又是誰?老王啊老王,不用你提醒,韓爽我也得好生照看著埃

老王出了市公安局,韓爽因為還要留下處理拐賣人口案,留了下來,蕭風三人開車,直奔附近酒店,喝了頓接風酒後,蕭風離開了。

「拐賣人口?人販子?」蕭風坐在紅旗車中,皺起了眉頭。良久,喃喃道:「既然警察管不了,我只好我蕭風來管了。」

可是當他想到自己身體出的毛病後,一陣的心煩意亂。人販子案,渡邊三郎的陰謀,黑道上的拼殺,這些都離不開自身強橫的實力,怎麼辦?!

「去醫院做個詳細檢查,看看能不能找出原因吧。對了,林琳說,今天好像回去上班,順便去看看她吧。」蕭風想到林琳,又是一陣陣頭疼。

開車直奔二院,來到外科科室,瞪起眼睛,開始找林琳。找了一圈,沒有找到,只能掛了個專家號,先去給自己檢查。

「年輕人,怎麼了?」一個五十多歲的白大褂專家,推了推眼鏡,問道。

「最近身體不舒服,力量似乎比以前減弱了很多。」蕭風想了想,只能這麼說。

專家仔細的看了幾眼蕭風:「力量減弱?可能是你最近吃飯少,餓的吧。」

「……」蕭風心中微怒,這是專家?擦,磚家還差不多!餓的?餓你大爺0我說,專家,你最近是不是飯後經常打嗝?」

專家一愣,忙問道:「你怎麼知道的?難道小兄弟懂醫?」

蕭風認真的點點頭,緩緩站起:「知道為什麼打嗝嗎?因為你他媽吃飽了撐著了1說完,掉頭離開。

又找了個老專家掛上,這專家倒還好,先是看了幾眼,問了幾個靠譜點的問題:「能引起這方面的原因有很多,我建議你做個全身檢查,怎麼樣?」

「哦,好。」想了想,又加了一句:「醫生,要全面點的。」

專家點點頭,心裡暗喜,這還是第一次遇到要全面檢查的冤大頭,既然你想要,那自然要成全你。

三四分鐘后,專家把單子遞給蕭風:「你拿著下去交錢,去做吧。做完回來找我。」

蕭風拿過來一看,開始的檢查還比較正常,什麼b超啊,ct啊之類的,越往下看,蕭風眼睛越大:「我說醫生,包皮包莖跟力量沒什麼關係吧?我想知道的是全身力量,不是小jj的力量減弱。還有,這個不用檢查,我自己就知道,我的很正常。」

再往下看,冷汗落了下來:「醫生,你確定這是給我開的?你看這,前列腺各方面檢查,再看這,婦科**各方面檢查~我忽然感覺,我活了二十多年,迷茫了,不知道自己是男是女了。」

專家帶起花鏡,仔細看了看:「哦,哦,寫錯了,呵呵,不好意思。」

「媽的,全都是庸醫,擦。」蕭風在心裡暗罵,拿著改完的單子,去收銀**錢檢查去了。

在收銀口正無聊的排隊呢,旁邊兩個護士經過,他們的談話引起了蕭風的注意。

護士甲:「小乙,你猜我剛才看到什麼了?」

「什麼?」護士乙八卦的問道。

「我剛才在樓道口看到林琳哭呢,估計又受氣了。」護士甲開始長舌。

護士乙忙點點頭:「這事兒我也聽說了,胡海從林琳回來后,就處處為難她。甚至在醫院傳言,說她在外面讓男的包養了,那個男的還是黑社會大哥呢。」

蕭風聽到這,忍不住湊了過去:「額,兩位美女好,問你們個事兒。」

兩個護士打量了幾眼蕭風:「嗯,你問吧。」

「林琳在哪?我找她有事兒。」

「現在在樓梯口呢。你是?」護士甲問道。

蕭風擺擺手:「我就是你們剛才所說的那個包養林琳的黑社會大哥,再見。」說完,快步向著樓梯口走去。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