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五十六章我命由我不由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六章我命由我不由天!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車內,一片寂靜,除了他自己的呼吸,再也聽不到其他的聲音。

蕭風身體靠在座椅上,忽然咧咧嘴,笑了:「自己到底會變成廢人還是死掉?真他媽好笑。」

從兜里摸出香煙,給自己點了根,吞雲吐霧的吸了起來。漆黑的車中,僅剩下燃燒的香煙,一明一暗,映著蕭風平靜的臉。

自從英國回來后,他就發現了身體出了狀況。可是無論如何,他都沒有想到,這竟然會是一種藥物病毒引起來的。

今晚當他聽到荊老的話后,心臟似乎有種崩塌的感覺。那一刻,讓他有些窒息。或許死亡,已經離他很近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蕭風坐直了身體,發動起車,把車的四個窗戶全部打開,熱辣的風瞬間涌了進來。

蕭風掛上檔,油門緩緩踩下,直接上了附近的高架橋,車速漸漸的提升起來,油門踩到了底。

整輛車在黑夜中,化為一道殘影,咆哮在高架橋上,一圈又一圈的轉著。蕭風面無表情,目光深邃而閃亮,死死的盯著前方的路。

手機鈴聲響了幾遍,蕭風都沒有去管,只是盡情的開著車,讓熱辣的風吹散了他的頭髮。

當手機鈴聲第十七次響起的時候,蕭風一腳油門,狠狠踩在了剎車上。整輛車因為慣性,發出刺耳的聲音,隨即在原地打了個轉,燒焦的橡膠味道傳進了車內。

蕭風從兜里摸出手機,按下了接聽鍵:「喂?小丫頭,怎麼還不睡?」他的聲音聽起來,與平時無異。

「風哥,怎麼才接電話?」

「呵呵,剛才開車,沒有聽到。說吧,有什麼事情?」蕭風笑了笑,拿著手機的手緊了緊。

「哦,我忽然想起,你今天還沒有體檢呢。明天我帶你去體檢,好不好?」林琳的聲音中,儘是關心。

蕭風目光一縮,隨即笑道:「嗯,好埃林琳,我現在在路上,一會回去再說。」說完,掛斷了電話。

「賊老天,我命由我不由天!天要滅我我滅天!想要我的命,除非老子同意,要不然,誰也拿不走1蕭風忽然心中湧起萬丈豪情,雙手狠狠的拍在了方向盤上。

響亮的喇叭聲,長鳴於這個夜晚。

回到別墅時,已經是凌晨。蕭風停下車,看著依舊亮著燈的客廳,心裡有些疑惑。

進入客廳,蕭風一眼就看到半躺在沙發上的林琳,不由得皺了皺眉頭,林琳怎麼在客廳睡著了?

輕聲走到沙發前,低頭看著熟睡中的林琳,不由得笑了起來。小丫頭可能在夢中正做著美夢,小嘴都翹了起來,儘是笑意。

彎腰輕輕的抱起林琳,緩緩的向著樓上走去。

「嗯?風哥,你回來了?」在蕭風懷裡,林琳迷糊著睜開眼睛。

蕭風點點頭,有些責怪的說道:「你怎麼在客廳睡著了。」

「電話里,你說你在路上,一會回來再說,所以,我就在客廳等你咯。」林琳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又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蕭風心中一暖,輕輕的在林琳紅唇上吻了一下,目光中散發著堅定的光芒:「如果荊老那邊不行,那老子就再去一趟英國,想要老子的命,沒那麼容易1

把林琳送回室,自己也回到了房間。打開電腦,蕭風坐在電腦前,打開了無所不知的百度,輸入了『英國五處六處』。

幾乎是瞬間,五處六處的資料出現在蕭風面前。打開幾個看了看,有些失望的關掉了頁面,上面寫的這些,都太過於籠統和片面,根本查不出什麼。

「算了,還是給那些傢伙們打個電話吧,估計他們最近也悶得不行了。」蕭風聳聳肩膀,拿出了衛星電話,播出了號碼。

「喂?零,是你嗎?」聽筒中,傳來一個驚訝的聲音。

蕭風聽到這個聲音,笑了笑:「小北,是我,最近怎麼樣?」

「呵呵,零,我們都還好。說吧,什麼任務。」

蕭風想了想,問道:「英國五處六處的系統,能入侵了嗎?」

「五處六處?」聲音有些驚訝:「英國最近可是多事之秋,首相被人宰了,現在去入侵他們,純粹是自找麻煩。」

蕭風苦笑:「首相是我殺的,可是我也受傷了,力量正在逐步的消失。」隨後,把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

那邊聽完蕭風的話,沉默了一會:「零,交給我吧。你等著,我立刻讓一號帶人過去保護你。」

「擦,老子還沒到需要別人保護那一步。你進入系統,留意一下這方面的信息就ok,剩下的交給我自己就可以了。」

「嗯,我知道了,零。」

蕭風笑了笑:「那我先掛了,你忙吧。」說完,電話掛斷。

太平洋中某處島嶼,一個帥得近乎妖異的青年舉著衛星電話,眼睛看向東方。「零,對不起,這一次我不能聽你的命令。」話落,踩著沙灘,向著一個方向走去。

五分鐘后,島中央的訓練營頂樓,一張巨大的圓桌,坐著男男女女十個人。

「誰知道小北那傢伙找我們幹嘛?」一個粗壯的年輕人,手裡把玩著一把匕首,眯著血紅的眼睛,打量著其他的人。

「不知道,估計零又有任務下達了吧。唉,我都在島上呆膩了,出去轉轉也好埃」旁邊一個胖子,堆著笑臉說道。隨即,抬頭看向圓桌首位:「一號,你知道什麼事情嗎?」

首位位置,坐著一個全身籠罩在黑袍中的人,分不清男女,看不出體型。不過周身瀰漫的殺氣,卻是房間中最為濃重的,讓所有人都不能把他忽視。

對於胖子的問話,黑袍人沒有回答,甚至裸露在外的眼睛,眼神都不曾改變過。他坐在那裡,就猶如一座雕像般。

門被推開,妖異青年小北從外面走了進來。「各位,我緊急從各個營地把大家召集回來,是因為有重要的事情。」

「是不是零出了事情?」黑袍中,沙啞的聲音緩緩響起。

小北有些忌憚的看了眼黑袍人,鄭重的點點頭:「是的,零遇到了危險。他剛才給我打電話,讓我……」

話還沒說完,就被黑袍人打斷:「說重點。」

「零中毒了,力量和敏捷度,正在逐漸的減退。這件事情的起因,源於二十天前的英國首相被殺……」

「英國首相被殺了?我怎麼不知道?」一個長著倒八字眉毛的青年驚叫道。

「閉嘴,聽小北說完。如果誰再敢說話,我捏碎他的腦袋。」黑袍中,沙啞的聲音再度響起,同時目光投向說話的倒八字青年。

倒八字青年打了個哆嗦,忙搖搖頭,表示不再說話。

小北隨即把從蕭風那裡聽來的話,在這裡轉述了一遍。說完后,他又加了句:「我的意思是,現在找人去保護零,你們覺得呢?」

「必須要去。」黑袍人緩緩站起來,目光掃過所有人:「明天這個時候,我們離開這裡。」他的語氣,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不過,現場的所有人,卻對他的這種語氣沒有任何異議。不是說他們不想有,而是不敢有。原因無他,只因黑袍人是整個基地的一號。

小北一愣,忙道:「一號,沒必要都去,一兩個人去就足夠了。」

「零的安全,不容忽視。」黑袍人說完,轉身離開了房間。

見黑袍人離開,一個手上戴著拳刺的墨鏡男人站起來:「各位,都散了吧,明天見。」隨即,也搖晃著身體,離開了。

剩下的人看著二號狂戰離開,彼此看看,臉上表情各不相同。不過也都陸續地站起來,離開了房間。

走在最後的男人,臉上紋著一朵曇花,目光中儘是深邃:「小北,準備好飛機吧,我們明天直飛九泉。」

「嗯,我知道了,妖刀。」小北點點頭。

妖刀拍了拍小北的肩膀,笑了笑,離開了。

小北重新坐在椅子上,內心有些擔心,一次性把這些人都放出去,會不會掀起大亂?!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