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五十七章幸虧今天沒裸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七章幸虧今天沒裸睡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蕭風叼著煙,赤.裸著上身坐在床上,眉頭緊鎖的盯著手機,煙霧漸漸瀰漫在床頭。

「媽的,今天不把超級瑪麗玩通關,老子就不下床了。」蕭風扔掉煙,表情鬱悶地發誓著。

看他聚精會神玩著遊戲的樣子,時而眉飛色舞,時而罵罵咧咧,已經完全看不出昨晚剛聽到身體狀況時的無助。

無論是誰,在知道身上有個要命的定時炸彈后,都會陷入恐慌無助中。蕭風也是人,他並不例外。

不過,一夜之間他已然調整好自己的心態,恢復了往日的樣子。藥物病毒又怎麼樣?對風哥來說,這都不是事兒!

「啪啪」敲門聲響起,蕭風心神一分,瑪麗再次死亡。「我擦,敲個毛敲啊1蕭風大怒,扔掉手機,直衝門口,拉開了門。

「風哥~啊1門外的林琳剛準備說話,打眼就發現蕭風全身僅著一條內褲,再無其他衣物。內褲高高隆起,像個小帳篷般,看得她面紅耳赤,嚇得叫了出來,眼睛也忙轉向他處。

蕭風看著林琳表情,隨即想起什麼,老臉一紅,忙伸手把林琳從外面拉了進來,趕忙關上門。

「風哥,你,你要幹什麼。」林琳緊靠在門上,閉著眼睛,結結巴巴的問道。

蕭風老臉火辣,忙拿過睡褲穿上,心中卻暗道,小丫頭你知足吧,我平時都是裸睡的。

看著緊閉雙眼,俏臉紅潤的林琳,蕭風邪笑著,伸出雙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身體也逐漸的向她靠近。

「不,不要埃」林琳緊張的繃緊了雙腿,閉著眼睛,腦袋偏向一旁。

「你似乎很怕我哦,呵呵,睜開眼睛,看著我。」蕭風湊在林琳耳邊,輕聲說道。

林琳忙搖搖頭:「你先去穿上,穿上褲子。」

「嘿嘿,為什麼要穿呢?反正穿上了還要脫掉。」蕭風邪笑著,手指尖輕輕劃過林琳的臉蛋:「好滑哦。」

林琳聽到蕭風這麼說,心跳的更快,風哥的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想要xx?自己要同意嗎?不,不能同意。可是不同意,風哥會不會生氣?林琳,怎麼辦怎麼辦!

如果蕭風此時知道林琳心中的想法,估計會哈哈大笑起來。「林琳,睜開眼睛,看著風哥。」說著話,手指漸漸的順著林琳的下巴,向著脖頸滑去。

手指劃過肌膚,林琳只感覺一陣陣戰慄,忙搖搖頭:「你穿上褲子呀。」心裡更加惶恐,難怪上學那會講課說,男人在早上是最亢奮的,自己這是往槍口上撞埃

兩人的臉,近在咫尺,蕭風能清晰的看到林琳長長的睫毛在不斷的抖動著,楚楚可憐。林琳逐漸變重的呼吸,漸漸勾動著他內心的**。

「風哥,我還要去上班,等,等周末,好不好?」林琳臉色通紅的低下頭,輕聲說道。

蕭風心中一震,調戲林琳的手指停頓在她的脖頸處,眼睛中儘是柔情的看著林琳,微微搖搖頭,這傻丫頭。

手指停頓,林琳心裡慌亂起來,忙睜開眼睛:「風哥,你不要生~」『氣』字還沒說出口,就看風哥似笑非笑地盯著自己,趕忙臉紅低下頭。

目光觸及到睡褲,不由得臉皮火辣,原來風哥在逗自己。完了,自己剛才還以為風哥想要,說出了什麼周末的話!在風哥眼裡,我一定是壞女人了!林琳又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一雙溫熱的手,輕輕捧起林琳的臉,蕭風滿臉溫柔的注視著林琳:「丫頭,想什麼呢?」

林琳眼神慌亂的搖搖頭:「沒什麼,你收拾一下,我們去醫院吧。」

蕭風想了想,最終還是點點頭:「好的,稍等我一會。」說完,鬆開林琳,走向衣櫃。

看著蕭風從裡面拿出衣服,林琳忙拉開門,小步跑了出去。

蕭風暗笑,這丫頭哪都好,就是臉皮太薄,動不動就臉紅。穿好衣服,林琳已經等在外面,兩人開車出門,直奔二院。

剛剛停下車,蕭風的手機響起:「喂?斌子,什麼事?」

「瘋子,什麼時候過來?我給你做個詳細檢查。」

蕭風笑了笑:「我在醫院停車場呢,我一會上去找你。」

「ok。」陳斌掛斷了電話。

蕭風收起手機,一把拉起林琳的手:「走吧,先去陳斌那。」

林琳臉色紅紅,點點頭:「哦。」任由蕭風拉著她,一路來到副院長辦公室。

「瘋子,來了。走吧,我帶你去做檢查。嫂子,你也一起來吧。」陳斌說著話,帶著兩人出了辦公室。

有副院長帶著,那感覺就是和平時不一樣。別的先不說,普通老百姓來醫院,那得先排隊再挂號,然後再排隊交錢之類的,沒有兩個小時來排隊,都會懷疑自己來的這家醫院,是不是醫療水平不行,咋沒人來看病呢!

現在有陳斌帶著,一路通行無阻的把全身檢查了個遍。甚至原本兩小時的抽血檢查報告,十分鐘左右就拿了出來。

一個小時候,三人再次回到了辦公室中。陳斌面前,擺滿了各項檢查報告。

「斌子,怎麼樣,看出問題了嗎?」蕭風坐在椅子上,無聊的看著陳斌。

陳斌頭也不抬:「暫時還沒有,你的各項指標都很健康,甚至都達到了最佳的狀態。」

林琳站在旁邊,協助陳斌看著報告。「副院長,你看這一個。」忽然,她把手裡的化驗單遞給了陳斌。

陳斌接過來,仔細的看了看,最後又打開電腦,進入了醫院內部系統,調取了一部分資料。

「hlt轉氨降低。」陳斌手指敲擊著桌子,皺起了眉頭:「hlt轉氨降低,會時常引起昏厥。」

蕭風也站起來,走到旁邊:「怎麼回事。」

「嫂子,幫我把這些檢查報告全部掃描一遍,我一會發給美國的朋友幫忙看看,他是這方面的專家。」陳斌想了想,說道。

林琳點點頭,帶著報告離開了辦公室。

等到林琳離開,蕭風重新坐回椅子:「斌子,不用查了,我已經知道是什麼原因導致。」

「嗯?什麼原因?」陳斌忙站起來問道。

「藥物毒素,英國研製的。這種藥物能隨著傷口進入人體,潛伏期大概在半月左右,然後會讓人漸漸的力量減弱,敏捷度降低,昏厥等各種作用。」蕭風笑著說道。

陳斌聽完后,緩緩搖頭:「這應該不可能,如果真有這種藥物毒素,那在血液檢測中能查出來。」

「呵呵,這我就不知道了,也可能你們醫院的破設備不行吧,哈哈。」蕭風打趣著笑道。

陳斌看著蕭風的笑臉,心中有些震撼,身體出現這麼嚴重的問題,老同學為什麼還能笑得出來。

「瘋子,這幾天我聯繫朋友,下周我陪你去美國。」

「幹嘛?」蕭風一愣。

「去那邊再重新檢查。雖然不願意承認,但美國那邊的醫療技術水平,確實高過了國內太多。」陳斌嚴肅的說道。

蕭風笑著搖搖頭:「最近一段時間我很忙,走不開。」

陳斌猛地怒了:「忙?你忙的事情有多重要?能比你自己的生命還重要?」

「沒錯,比我的生命,重萬倍。」蕭風鄭重其事的點點頭。再有兩天,渡邊三郎就會來到九泉,27號將會實施陰謀,一旦讓他成功實施,那九泉絕對會變成人間地獄,所以他不能離開,即使死了,那也要拉著渡邊三郎做墊背的再說。

陳斌瞪著蕭風,最終無力的坐在椅子上:「瘋子,我陳斌兄弟不多,我不想再失去一個。」

「呵呵,放心吧,這才哪到哪,我不會有事的。斌子,林琳那邊,你幫我瞞著點,別讓她擔心。好了,我先走了。」說完,蕭風站了起來。

陳斌想了想:「等會,走,跟我來。」說完,拽著蕭風離開了辦公室。隨後,又去了檢驗室,抽取了蕭風的鮮血等各種樣本。

「既然你人沒空,那我把你的樣本發到美國吧。瘋子,你先去忙吧。」十分鐘后,陳斌端著一托盤樣本,對著蕭風說道。

蕭風拍了拍陳斌的肩膀:「嗯,我走了。」說完,頭也不回的進入電梯中。

出了醫院的門,蕭風開車直奔老王下榻的賓館。進入房間時,蕭風四下看看,純純並不在。

「上頭髮來消息,兩天後渡邊三郎會來九泉。」老王給蕭風倒了杯水,緩緩說道。

蕭風點點頭:「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老王,我現在給你兩個任務,一,排查市裡的日資企業,看看有沒有可疑。二,查九泉市的兒童拐賣案件。」

來的路上,蕭風想到兒童拐賣案,決定讓安全局插手查一下。畢竟,安全局的情報是無孔不入的,查個兒童拐賣應該不難。

如果單指著九泉市公安局破案,還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恐怕會更多的家庭孩子遭殃。

半小時后,蕭風離開賓館,坐在了車中。兩天後渡邊三郎來九泉,蕭風打算布下天羅地網,等待著他的到來。

想了想,蕭風發動起車,直奔劉流住所駛去。

九泉市國際機場,三個穿著黑西裝的男人,出了機場,坐進了賓士車中。

「渡邊君,您來了。」副駕駛座位上的青年,轉過頭恭敬對後座的男人問候道。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