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五十八章難道他要XXOO?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八章難道他要XXOO?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諾源集團董事長辦公室,蕭風坐在椅子上,嘴裡叼著煙,眼睛四下打量著,唯獨不去看許諾。

「阿風,怎麼還生氣呢?」許諾看著猶如小孩子置氣的蕭風,忍不住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蕭風的面前。

蕭風抬頭瞪了許諾一眼,撇撇嘴,沒有說話。笑話,上次老子給你打電話愛搭不理的,現在又來和老子笑?今天老子就不慣著你!

許諾彎腰伸出手,從蕭風手裡奪過香煙,笑眯眯看著他:「好了好了,上次是姐不對,好不好?」

蕭風偷眼透過衣領,向著許諾胸前波濤瞄去。黑色的蕾絲罩罩僅罩著一小半,大半個白花花渾圓的奶.子裸露在外,充滿了誘惑力。

「知道錯了?」蕭風冷聲問道,心裡卻泛起嘀咕,今天許諾和往常不太一樣啊,嗯,無事露乳.房,非奸即盜!

校這不活脫脫的小孩子嘛。「嗯,我知道錯了。大人,小女子錯了,你原諒我,好不好?」

蕭風徹底懵了,陰謀,這娘們絕對有陰謀在等著自己。要知道,許諾可是九泉市女大亨,平時喜怒不形於色,哪裡有過這種表情和語調?上次校她才像現在這麼和自己親熱,可是許諾現在喝醉了嗎?明顯沒有!

不過懵歸懵,蕭風卻沒有把目光從許諾的領口處收回來,繼續赤.裸.裸的看。媽的,那晚上也沒覺得這麼大啊,要是有機會再捏一捏,那才好呢。

許諾見蕭風不說話,一低頭,看他正眼巴巴的從自己領口向里瞅呢。

許諾臉色微紅,真想狠狠的給他一拳,至於眼睛瞪得那麼大嗎?不過許諾到底是有夫之婦,何況今晚還有事要求,忍住起身的衝動,笑問道:「好看嗎?大不大?」

蕭風沒細想,隨口道:「嗯,好看,大,真大。」說完立馬驚醒過來,滿臉疑惑的表情:「你剛才說什麼?不好意思,呵呵,我剛才走神了。」

「……」許諾無語了,她見過不要臉的,就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明明剛才盯著猛看,巴不得把頭鑽進去看,現在卻裝模做樣,說自己走神了!

許諾站直了身體,坐在他的旁邊:「阿風,姐求你幫個忙,怎麼樣?」

蕭風的眼睛瞟在許諾胸前,眼巴巴的卻撈不著看,心裡有些不爽:「什麼事,說吧。」

「今晚能陪我嗎?」許諾的聲音,聽起來引人無限遐思,誘人犯罪。

蕭風聽到這話,下身立刻有了動靜,不過他畢竟不是那種新出道的毛頭小夥子,一聽這聲音立刻屁顛的答應,說不定後面還有什麼附帶條件呢。

今天許諾的表現有些奇怪,蕭風早就察覺到了,看來這重頭戲就在後面,陪她?後面陪她幹嘛,估計就是陰謀所在了。至於想成許諾要求陪她xxoo,蕭風根本就沒考慮過。

「呵呵,許諾姐,你說明白點,陪你幹嘛呀。」蕭風把雙腿重疊起來,死死夾住小蕭風,免得被許諾看出點什麼。

許諾見他竟然如此淡定,心中暗訝,隨即反問道:「你說呢?」

「我說?呵呵,我說什麼就是什麼?」蕭風有些好笑的看著許諾。

許諾同樣媚笑道:「當然咯,你說說看。」

「呵呵,我有點不好意思。」蕭風低下頭,心裡暗笑,小娘們,跟老子玩你還嫩點。

「你說說看,我一般會同意哦。」謝饋

蕭風忙抬起頭,滿臉不相信:「真的?我最近晚上睡不著覺,你能陪我綿羊嗎?」

「……」許諾臉上的笑容僵住了,她無論如何也沒想到蕭風說的竟然會是這個。

她猜測過多種答案,包括蕭風說xxoo吧,可誰想到蕭風竟然說了這麼一個讓她哭笑不得的答案。

雖然知道許諾在演戲,不過不可否認的是,許諾絕對是個誘人的妖精。蕭風夾著雙腿,給自己點上煙:「好了,許諾姐,咱倆不是外人,說說吧,今天找我來什麼事情,我們直奔主題,如何?」他怕再演下去,真受不了誘惑,在辦公室就把她給辦了。

許諾目光掃過蕭風夾著的雙腿,忽然想明白什麼,臉色微紅,吃吃笑了起來。「阿風,我不是怕你生我的氣嘛。」

「呵呵,許諾姐,說吧。」蕭風笑了笑。

「今晚你可以陪我去參加一個化妝舞會嗎?」許諾眼神有些懇求的看著蕭風。

蕭風注意到許諾的眼神,他能深切的感覺到,這個眼神不是裝的,不由得心中一軟:「誰的舞會。」

「馮老二的化妝舞會。」械道。

蕭風一愣:「馮老二搞得化妝舞會?」

「是的,這是邀請函。」說著,許諾從旁邊桌子上,拿過來一張精美的邀請函。

蕭風腦袋中忽然出現『馮龍』的影子,想了想,點點頭:「ok,我今晚陪你去。但是,你也要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許諾忙問道。

蕭風笑了笑,伸手勾住了許諾的下巴:「許諾姐,相比較而言,我喜歡以前的你。」

許諾聽到這話,忽然眼圈一紅,淚水滾落下來。原本她今天聽到馮龍身邊的一個心腹偷偷告訴她,今晚馮龍要把她搞到手。無論她怎麼強勢,她都是個女人,聽到這話,不由得慌了。

掛電話的時候,那個心腹又告訴她一句話,有個人也許今晚能幫助她,這個人,就是蕭風。所以,許諾顧不上再和蕭風生悶氣,打電話把他給叫了過來。

按照她內心的認知,男人都是架不住女人溫柔的攻勢的。一旦稍稍給他們點暗示,讓他們覺得有機會,那他們肯定會獻殷勤。雖然上次……

「謝謝你,阿風。」許諾淚眼迷離的看著蕭風,輕輕點頭。

蕭風幫許諾擦乾淨眼淚,心裡嘆口氣,一個女人在外面打拚,真心不容易,自己能幫就幫了。「好了,咱倆還說什麼謝謝。呵呵,許諾姐,今晚幾點?」

「阿風,是因為我聽說馮龍比較怕你,所以我才想讓你陪我去的。如果你不想去,可以不去,我自己去就好了。」許諾把心中的猶豫說了出來。

蕭風心裡暗道,馮龍怕我?上次在我手裡吃虧,估計現在正在研究怎麼幹掉我呢。不過面上卻笑了笑:「放心吧,馮龍確實比較怕我,現在見到我老老實實的。」

許諾聽到這話,才放下心來:「今晚八點正式開始,地點是『銀輝大廈』29層。」

「ok,今晚上你給我打電話,我開車過來接你,一起過去吧。」蕭風說著話,站了起來。

許諾點點頭,有些哀怨的看著蕭風:「你這就走嗎?」

「嗯,我這幾天比較忙,許多事情需要我處理。許諾姐,我先走了,你工作吧。」蕭風笑著,按住想要送他的許諾:「不用送我,我自己走就可以。」

許諾忽然張開雙手,擁抱了一下蕭風,趴在他的耳邊,輕聲道:「真的謝謝你,阿風。」

蕭風邪笑著,搞怪似的在許諾臉上飛快親了一口,轉身快步逃開,笑聲傳了進來:「許諾姐,做好本來的你自己哦。」

許諾看著門口,右手輕輕抬起,撫摸著蕭風親吻的地方,臉上露出一絲微笑:「謝謝你,阿風,讓我保留了一個女人的尊嚴。」

蕭風離開諾源集團,嘆口氣,摸出香煙點上:「唉,校我能幫了你,誰又能幫了我!事情一大堆,全部都毫無頭緒。渡邊三郎這個王八蛋,老子一定讓你埋骨九泉1

************************

九泉國際機場,一架來自澳大利亞的航班緩緩地降落在機場跑道上。

十幾分鐘后,機場出口處,陸續走出來十個怪異的人,引起一片轟動。

走在最前面的人,中等身高,一身黑袍籠罩全身上下,僅露出一雙眼睛。

周圍看熱鬧的人觸及到這雙眼睛時,心中都是一顫,甚至膽小的人,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這是一雙怎樣的眼睛?不含一絲生氣,彷彿是死人的眼睛般,灰暗無神。

在黑袍人之後,則是一位面戴巨大黑墨鏡的男人。雖然黑墨鏡遮住了他大半張臉,但從剩餘的部位,仍能看出,這是一個帥氣的男人。

第三個青年臉上紋著一朵曇花,滿臉邪邪的笑容。尤其是那朵曇花,似開半開,更添幾分妖異。

妖異青年的胳膊上,挎著一個絕代尤物,妖艷的臉,修長的身材,緊身牛仔褲,勾勒出迷人的弧度。在其額頭位置,跳動著一團火焰圖騰。

第五個人更是誇張,一米八左右的個子,**著上身,兩條胳膊有象腿粗細,猶如螃蟹的般,醞釀著驚人的力量。

第六………

十個人搖搖晃晃,一路賺盡了眼球,出了機場,來到了一處隱蔽的衚衕里。「螃蟹,有人跟蹤,你去解決了。」墨鏡男指著後方,冷聲說道。

胳膊粗壯的男人點點頭,晃蕩著身體,向著後方走去。轉過彎,看到一個高大的青年正拿著手機鬼鬼祟祟的躲在樹後面。

「哥們,跟著我們幹嘛。」螃蟹拍了拍這個青年,微笑著說道。

「老子願意,該你毛……啊!1青年話還沒說完,立刻發出慘叫,只感覺自己身體一輕,被人舉在了頭頂。

螃蟹單手舉著青年,依舊微笑:「哥們,站得高看得遠,我送你去樹上看。」說完,胳膊青筋暴起,青年的身體如炮彈般被甩了出去,趴在了樹枝上。

螃蟹仰頭看了幾眼,搖搖頭,搖晃著回歸隊伍。「二號,完成任務。」

「這裡不是訓練營,大家都叫名字吧。這次出來是保護零,不,保護風哥的。一旦風哥有危險,記住了,要用你們自己的命來換風哥的命,聽到了嗎?」墨鏡男沉聲道,

「是。」除了黑袍人,所有人重重點頭。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