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六十章日本女學生的兼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章日本女學生的兼職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下午三點左右,蕭風神清氣爽的從地獄火走出來,抻了個懶腰,骨節嘎巴嘎巴的作響。雖然有火舞橫插了一杠,但這並不妨礙蕭風最終摟著兩個娘們上了床。

自從英國回來,自己就沒嘗過葷了,不過今天這一試,感覺還真不錯。開始蕭風還有些擔心,在床上自己會不會因為用力過度而昏厥過去。如果真的那樣,自己找塊豆腐撞死得了,別活了。

不過說來也奇怪,與兩個娘們大戰了一個多小時,力量非但沒有減弱,反而隱隱的回升。這個發現,讓蕭風興奮起來。如果天天cb能漲力量,那不用什麼解毒血清了,自己沒事就呆在別墅,一天一個娘們,說不定最後還能進化成超人呢。

蕭風正拉開車門準備離開,身後響起一個嬌滴滴的聲音:「蕭哥,等等我。」

蕭風一愣,轉過頭向後看去:「嗯?是你,有什麼事情嗎?」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剛才和他滾床單的二女之一,那個自稱是日本沖繩的妞。

「蕭哥,你能捎我一段路嗎?」日本妞甜笑著說道。

其實不得不說,這個日本妞長得真的挺甜美的,就像眾多h片中教室中的女主,那些穿著制服的女學生的樣貌。

蕭風想都沒想的點點頭:「嗯,上來吧,你去哪。」說完,打開車門,坐進了車中。

日本妞感激一笑,快步走到打開副駕駛的門,坐了進去。「謝謝蕭哥。」

蕭風笑了笑,看著日本妞,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著:「那個,你叫什麼來著?」幾個小時了,蕭風倒還真沒問她叫什麼。在床上的時候,光聽她『亞麻帶、亞麻帶』的叫喚了。

「我叫貞子。」日本妞笑著說道。

「哦,貞子啊,你去哪?」蕭風發動起車,問道。

貞子想了想:「去大學吧。」

「你是大學生?」蕭風有些驚愕的看著貞子,忍不住問道。

貞子有些疑惑的點點頭:「是啊,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蕭風知道大學,那裡是一所交流大學,有很多國外的交流生前來留學。「額,你上著大學,出來干著蠍額,做著兼職工作?」

貞子滿臉認真的點點頭:「是啊,我們學校有很多交流生都出來做兼職的。」

「……」蕭風有些無語了,很多出來做兼職的?0額,都是你這種兼職?」蕭風感覺有些崩潰了,原來大學生墮落,不僅是國內啊,是世界性的!

貞子笑了笑:「呵呵,很不可思議嗎?兼職有很多種,比如出去當小三,當情人,傍大款之類的,都是不錯的兼職。至於我,我喜歡無拘無束,做完拿著錢就走,不用操太多的心。」

蕭風擦了把冷汗,今天還真是長了見識。「額,貞子,你家裡困難嗎?」按照他的理解,如果不是家裡困難,誰出來留個學還做這個。

貞子搖搖頭:「不是呀,我們出來做兼職,就像你們上班差不多。」

「哦。」蕭風點點頭,不再說話了。一種滄桑的感覺,自心中油然而起。看來,自己真的老了!

「蕭哥,如果以後有需要,記得找我哦。」臨下車之前,貞子遞過一張精美的名片,甜笑著,在蕭風臉上親了一口:「嘻嘻,這是車費,拜拜。」說完,下了車。

蕭風看著貞子的背影,又看了看大學的校門,忍不住嘆道:「這學校真給力,如果掛起招牌做生意,估計能捧起不少紅牌來。」

名片很精美,四周畫著玫瑰花,在其中央的位置,有一行小字『床上各種服務一流,隨叫隨到,隨到隨操,讓您活得開心,玩得舒坦——貞子』在下面,就是手機號碼了。

蕭風無語的笑了,先前公交車上碰到一個純純,現在又碰到一個貞子,全部都是包裝自己的高手埃不過純純相比較貞子,又差了一等,貞子可是進口玩意,向來進口的都貴過國產的!

蕭風坐在車裡,想了想接下來要忙的事情,忽然發覺自己無事可忙。渡邊三郎還沒來,各項準備工作有老王在做,自己只等他露面幹掉他,阻止這場實驗即可。

看了眼時間,才三點半左右,距離晚上的化妝舞會時間還早,現在似乎真的無處可去了。

忽然想到什麼,蕭風摸出了手機,撥出了號碼。「喂?韓爽,是我,蕭風。」

「哦,蕭風,什麼事情,有話快說。」雖然上次蕭風救了他一次,但韓爽並沒有因此對他改觀多少,沒好氣的說道。

蕭風也不介意,笑了笑:「上次抓到的那三個人販子,招供了沒有?」

「唉,沒有,我都提審三次了,都沒有結果。好了,先不說了,時間到了,我去提審他們了。」說完,韓爽就要掛電話。

「等等,我現在馬上過去,我幫你審他們。」蕭風忙說著。

韓爽那邊沉默了一下,隨即懷疑的聲音響起:「你?行嗎?」

「呵呵,等我。」蕭風說完,掛斷了電話。隨手把手機扔在副駕駛座上,一打方向盤,腳下油門踩到底,直奔市公安局而去。

到了公安局,蕭風車往院里一扔,向著刑警大隊那片走去,同時給韓爽打了個電話。

一分鐘左右,韓爽出來,看著衣服有些凌亂的蕭風,抽了抽鼻子:「你去找哪個女人鬼混了?是不是嫖.娼了?」

「我說,韓大警官,咱倆是房東與房客的關係,你又不是我老婆,你管得著我嫖不嫖.娼嗎?」蕭風淡淡的說道。

韓爽大怒:「你!信不信我以嫖.娼罪抓你1

「我說,韓爽,我是來幫你審犯人的,ok?不是來找你鬥嘴的。」蕭風無奈的撇撇嘴,白救這妞了,一點也不知道感恩圖報,還時時刻刻想把老子送進監獄。

韓爽沉著臉,冷聲道:「跟我來。」說完,轉身向著樓上走去。

蕭風跟在韓爽身後,吹著口哨,晃晃悠悠的上了樓。還別說,與娘們滾過床單,上五樓都有勁了!

進了審訊室,蕭風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板凳上的人販子,忍不住嘲弄的笑著:「你們對待這種人渣服務不錯啊,還有板凳坐,呵呵。」

韓爽皺了皺眉頭,拉著臉:「蕭風,我警告你,你來是審訊的,不是來說風涼話的。」

「ok,呵呵,韓爽,那兩個呢?一起帶過來吧,早審完早利索。還有,我審人的時候,旁邊不想有人看著。」蕭風淡笑著說道。

韓爽冷聲道:「不行,讓你來審犯人,已經是觸犯了有關規定,你還不允許有警察在旁邊?」

蕭風想了想,說道:「好,我退一步,我審他們,你可以在旁邊看著。除了你,其他人都讓他們出去。如果這都做不到,那我立馬就走,您另請高明吧。」

韓爽轉過頭,看著蕭風,認真的問道:「蕭風,你真的有把握讓他們開口?」

「沒有這個金剛鑽,我敢攬瓷器活嗎?放心吧,只要你站在旁邊不說話,一切交給我。」蕭風輕鬆的笑道。

韓爽重重點頭:「好,如果你真的能讓他們開口,一切責任我擔著,我也替那些被拐賣的孩子家長謝謝你。」

蕭風笑了,搖搖頭:「我做這些,不是為了一個『謝』字,而是為了這裡能過得去。」說著話,指了指自己的心臟位置。

韓爽深深的看了眼蕭風,難得露出笑臉:「我忽然感覺,你不是那麼壞了。」

「呵呵,你可千萬別愛上我。」蕭風開著玩笑說道。

韓爽臉再次拉長,冷冷看了蕭風一眼,轉頭對著警員說道:「小王,去把那兩個犯人都壓過來,一起審。」

「是。」小王雖然疑惑,但還是點點頭,沒問為什麼,走了出去。幾分鐘左右,兩名警察帶著另外兩個人販子走了進來,其中正有上次給蕭風做筆錄的小江。

「吆,夥計,來了埃」小江沖著蕭風打著招呼。

蕭風笑著點頭:「嗯,來看看案情進展。」

韓爽看了眼幾個警察:「把他們留下,你們都先去忙吧。」

幾個警察互相看看,不過沒說什麼,離開了。

三個人販子自從進來,這還是第一次見面,神情都有些激動。

「誰都不許招供,要不然老大會弄死我們全家的。」那個中年女人用方言喊道。

蕭風嘴角微翹,巧了,這個方言自己懂。「我給你們幾分鐘,讓你們敘敘舊,呵呵,都抓緊時間埃」蕭風微笑著說道。

韓爽臉色變了變,剛準備說什麼,卻看見蕭風沖著自己微微搖頭,表示不要說話。

女人販子雙手被銬在身後,蹲在地上,低聲用方言問道:「你們沒招吧?」

「沒有,大姐,放心吧。」

「嗯,大姐,這些警察沒什麼水平,想撬開我的口,難得很。」

兩個人販子紛紛對著女人販子說道。

三個人販子坐在板凳上,用方言唧唧喳喳的交流著,甚至真的開始串供詞。

韓爽雖然聽不明白他們在說什麼,但看他們樣子也猜出一二,臉色變了變,可是看到蕭風臉上神秘的笑容,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小子,你最好能真的撬開他們的口,要不然我不會放過你的。」韓爽心裡惡狠狠的想到。

蕭風遞給韓爽一個『你放心』的眼神,緩緩從椅子上站起,拍了拍手:「好了,三位,時間到了,現在該輪到我了。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