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六十五章倉庫槍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五章倉庫槍戰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蕭風叼著煙,站在樓梯口位置,眼睛盯著對面的黑衫青年。他不敢確定,面前這個青年到底是不是小野,更不知道小野和自己現在這張臉的主人有多熟。

「香蕉,今天怎麼沒開車來。」黑衫青年看著蕭風的臉,愣了愣,隨即開口笑問道。

蕭風有些無語,媽的,晦氣,原來這張臉叫香蕉!我擦,怎麼不叫黃瓜!不過臉上卻帶著笑容:「嗯,現在油價挺貴的,呵呵。」

「廢話不說了,孩子呢?」黑衫青年也自顧點上煙,緩緩問道。

蕭風聽到這話,眼中殺機一閃而逝。「最近風頭緊,進去那三個兄弟,聽說都交代了,我們老大說了,過了這兩天再交易。」

黑衫青年皺了皺眉頭,忽然笑了:「嗯,香蕉,走,我老大要見見你,上次的貨款他要當面給你。」

蕭風一愣,老大?這個老大指的是小野還是比小野更牛叉的日本人?不過今天無論是誰,都得拿下了0哦,好。」

兩個人穿過樓道,一前一後的下了樓梯,來到了樓後面的倉庫。「我老大在裡面呢,走吧。」

蕭風目光四下掃了一圈,微笑著點點頭,跟著黑衫青年走了進去。

倉庫空間很大,堆積著諸多的貨物。在轉了兩個彎后,黑衫青年停下,彎腰說道:「老大,他來了。」

「哦?客人來了?」隨著這句話,一個光頭帶著幾個手下,從貨物後面轉出來。

「朋友,不知道該怎麼稱呼?我叫小野,你應該是為我來的吧?」光頭叼著一支雪茄,滿臉笑容的看著蕭風。

蕭風嘴角翹起,黑衫青年果然不是小野。對於他被識破,蕭風並不感到意外。無論是二驢這幫人販子還是小野這些日本人,出來混生活,如果連這點警覺性都沒有,早就被警察逮進去了。

「小野,我今天來,是想知道那些孩子去哪了。」蕭風掏出香煙,給自己點了支,淡淡的問道。

小野目光一凝,指著蕭風:「小子,如果我沒猜錯,你應該不是條子吧?我倒是佩服你,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呵呵。」

蕭風笑了笑,沒想到小野還是個中國通。「好了,廢話別說了,回答我的問題,那幫孩子呢?」

「呵呵,孩子?被我們運回日本了,全部出手賣了出去。」小野揮揮手,旁邊手下紛紛掏出槍,對準了蕭風的腦袋。「你的臉是經過易容吧?摘掉你的面具,讓我看看你的真面目。」

蕭風耳朵微微動著,確定周邊沒有其他人後,眼睛中殺機迸發,腳下猛地用力:「等我抓著你,再讓你看1身體如炮彈般,向著小野衝去。

小野大驚,他沒想到蕭風在槍口下還敢發難,慌忙喊道:「殺了他1

槍手們沒有遲疑,全部對著蕭風的身影扣動了扳機,瞬間倉庫中槍聲如崩豆,里啪啦響了起來。

大院外,火天等人聽到槍聲,不由得臉色大變:「不好,槍聲!走1張羽踩著油門,向著槍聲所在地衝去。

被子彈籠罩的蕭風,此時心裡大罵,這日本人太不講究,真敢在這就摟火!身體一個空翻,躲到了一堆貨物後面,從縫隙向著外面看去。

小野臉色難看,他也沒料到,來人竟然在槍口下敢動手。隨即,他用日語喊了幾聲,手下快步遞給他一支槍,然後槍手們開始分散開,向著蕭風所在的位置包圍。

外面的情況,蕭風看得一清二楚,念頭電轉,該怎麼解決這些槍手。四下打量著,忽然目光定在倉庫頂部,面色一喜,腳下踩著一堆貨物,身體猛地高高跳起,抓住了連在倉庫頂部的一條鎖鏈上。

隨著蕭風身體的晃動,鐵鏈左右搖晃起來,逐漸的加大了幅度。

「他在那裡1終於有槍手發現了蕭風,大喝一聲,舉起了手中的槍。

蕭風冷笑著,左手抓著鐵鏈,右手一抖,一枚刀片閃電般飛出,割斷了這個槍手的喉嚨。左手同時鬆開鎖鏈,身體向著槍手所在的位置落去。

落地時一滾,卸掉了大部分衝力,雙手抓起了地上的槍,開始向外不斷的點射。「媽的。」外面密集的子彈,壓得他不敢露頭。

「快,殺了他,給我殺了他1小野的怒吼聲響起,原本今天十拿九穩的事情,卻因低估了對手而己方損失嚴重。

蕭風耳朵動了動,鎖定住了小野的位置,手裡的槍看都不看,向著外面胡亂開了幾槍,吸引了注意力后,身體騰空而起,直奔小野衝去。

小野同樣被槍聲吸引,哪想到剛一轉頭,就看到一道黑影凌空撲來,想要躲閃,已經來不及了。小野牙一咬,手裡的槍對準了蕭風就是幾槍。

蕭風人在半空中,毫無受力點,想要,難上加難。眉頭微皺,他右腳踩在左腳上,猛地用力,身體在空中扭曲一下,堪堪避過了子彈,落在了小野身後:「都住手,要不然我殺了他。」槍,死死頂住了小野的腦袋。

小野臉色大變,緩緩扔掉了手中的槍。「放下槍,都放下槍。」

蕭風盡量讓小野護住自己的身體,免得有人偷著放暗槍。低頭看了眼肩頭子彈擦出的血痕,抬手對準小野的光頭,狠狠用槍把砸了一下:「媽的,剛才用槍射我,要不是老子躲得快,估計就得爆頭了。」

「開槍1忽然,一直站在旁邊的黑衫青年冷聲道,手裡的槍對準小野,砰砰就是幾槍。

蕭風在黑衫青年出聲的時候就意識到不好,把小野狠狠的扔了出去,身體如靈貓般,再次衝進了掩體後面。

小野眼睛凸瞪,臉上儘是不相信,伸出手指著開槍的黑衫青年,緩緩倒在地上。

「媽的。」蕭風暗罵一聲,這些槍手下手真狠,小野的死活都不顧,看樣子他們今天是必須要幹掉自己了。

「小野,這是上面的命令,來人必須要死1黑衫青年看著地上的小野,冷冷的說道。

小野張張嘴,一口血噴了出來,眼睛中色彩漸漸消散,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殺了他。」黑衫青年下了命令,帶著槍手靠近蕭風。

「砰」的一聲,倉庫門被撞開,一輛黑色轎車呼嘯著沖了進來。「風哥,走。」火天的聲音響起,隨即探出手,對著槍手們就是幾槍。

蕭風趁著槍手目光被吸引,身體暴起,開始射擊。幾個呼吸間,槍手們全部倒在了血泊中,唯獨剩下了黑衫青年。

「別打死他,抓活的。」蕭風大聲對火天等人說道。小野死了,現在只有抓住黑衫青年,那才能繼續追查下去。

黑衫青年聽到這話,對著汽車方向就是幾槍,隨即拔腿就跑。

蕭風扔掉手中沒有子彈的槍,緊追黑衫青年。

黑衫青年見蕭風越來越近,隨手向著身後打了幾槍,直到撞針發出脆響,匆忙扔掉槍,雙手護頭,猛地向著倉庫的窗戶撞去。『嘩啦』一聲,窗戶被他撞碎,身體沖了出去,向著下方落去。

蕭風剛準備緊隨其後跳下去,下方慘叫聲陡然響起,不由得嚇了他一跳,忙剎住車,低頭向下看去。

下方院牆上的長矛柵欄,穿透黑衫青年的前胸,鮮血噴涌而出,格外的觸目驚心。再看黑衫青年,全身顫抖,嘴裡一口口吐著血,肯定是活不成了。

看到這一幕,不由得驚出蕭風一身冷汗,剛才如果自己也猛地衝下去,估計結果比黑衫青年好不了多少。

「媽的,線索又斷了1蕭風暗罵一聲,拳頭狠狠的砸在窗台上。

「風哥,你在哪?」火天等人的聲音自倉庫中傳了出來。

蕭風緩緩從窗檯站起,喊了聲:「我在這呢。」

火天等人聽到蕭風的回應,忙向著這裡趕來:「風哥,你沒事吧?那小子呢?跑了?」

蕭風搖搖頭,指了指外面:「下面呢。」

張羽一愣,探頭向著下面看去。看到下面一幕,狠狠吐口唾沫:「媽的,活該!日本鬼子都該死1

「那些人販子更該死!這要是放在抗日戰爭那會,人販子就相當於皇協軍或者漢奸狗腿子。」火天也是撇撇嘴說道。

蕭風看了兄弟們一眼,笑了笑,摸出了手機,給老王說了一下這裡的情況,讓他過來善後。畢竟,剛才的槍聲震天響,附近的居民可能已經報警了。

「這條線索又斷了,我們走。」蕭風收起手機,恨恨的說道。

張羽聽說要走,立刻說道:「等等,我把外面的那些槍撿著。媽的,七八把槍呢,放在黑市裡,也算是一筆錢了。」

蕭風想了想,倒也沒有反對,兄弟四人收拾完槍后,確定沒留下活口,迅速的開車離開了。

蕭風沒有回地獄火,而是自己開著車,直奔諾源集團。對於八點的化妝舞會,蕭風倒是有一點期待!

開車來到許諾集團門口,許諾已經在蔓。「你來了。」許諾沖著蕭風笑了笑,打開副駕駛門,坐了進去。

「許諾姐,好漂亮哦。」蕭風滿臉色迷迷的表情,抽了抽鼻子「真香。」

許諾嫣然一笑,百媚叢生:「呵呵,我接受你對我的誇獎哦1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