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六十七章舞會衝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七章舞會衝突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馮龍習慣性的整理了一下白西服,微笑著沖許諾點點頭:「諾姐,不知道可否請你跳支舞?」

說完話,微微彎腰伸出手,做出邀請的姿態。至於許諾旁邊的惡魔面具男人,則是直接被他無視掉了,別說正眼,就是眼角都不甩。

許諾看著馮龍伸出的手,咬咬牙,笑著搖搖頭:「不好意思,龍少,我剛剛跳完,有點累了。」

馮龍心中一怒,面色也陰沉下來:「諾姐是不給我龍少面子嗎?」同時心裡打定了注意,既然這個女人真的不識相,那一會就下藥帶進房裡吧。

「龍少,你覺得你臉很大嗎?用不用我陪你跳一支?」蕭風向前一步,把許諾擋在了身後,聲音中儘是戲謔。

馮龍臉色猛變:「蕭風!是你1

「呵呵,龍少還記得我,我是不是該感到榮幸呢?」蕭風陰陽怪調的說道。

馮龍怒目瞪著蕭風:「蕭風,我不去招惹你,你來招惹我?今天既然來了,那就別走了。」

「龍少說這話就沒意思了,我是來參加舞會的,怎麼會招惹你這個東道主呢。」蕭風淡笑著說道。

周圍的賓客,似乎也注意到這裡的情況,紛紛向著這邊看來。甚至還有低聲討論的,他們都有些驚訝,是什麼人敢在馮家大少面前找麻煩。

馮龍目光掃向周圍,硬生生的壓制住內心的怒火,指了指蕭風,低聲冷笑道:「蕭風,我讓你再囂張一會。」說完,轉身離開。

蕭風看著馮龍離開的方向,若有所思的笑了笑,回身對著許諾輕聲說道:「許諾姐,沒事了。」

校心,抬頭對蕭風說道:「阿風,要不我們先走吧,怎麼樣?」她一直在旁觀,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雖然有蕭風在,馮龍貌似有些忌諱,但卻並沒有多少害怕的樣子,這是怎麼回事?!

蕭風笑了笑,拉著許諾的手:「走?為什麼要走,我還沒蹭吃蹭喝沒玩夠呢。放心吧,一切有我。」

雖然看不見蕭風的臉,但是許諾從他的目光中,卻看到一種讓自己安心的東西。猶豫一番,最終點點頭:「嗯,好吧。」

「好了,許諾姐,開心點撒。」蕭風像是哄小女孩般,輕輕拍了拍許諾的腦袋,目光卻瞟向別處:「我似乎遇到熟人了,走吧,我帶你過去認識一下。」

許諾心裡泛起一種異樣,他的動作,他說話的語氣,難道把自己當做小女孩在哄嗎?正當屑亂想之際,卻感覺蕭風拽著自己,向著一個方向走去。

此時來客看著蕭風的眼神,都有些怪異,有的幸災樂禍,有的為他感到可憐,這小子還真不知死活,得罪了龍少不趕緊跑,竟然還敢留下把妞。

蕭風看著身前不遠處的『鹹蛋超人』,忍不住想笑,這小子到哪也不忘了泡妞。再看看旁邊戴著『白雪公主面具』的妞,顯然已經被鹹蛋超人忽悠的差不多了,竟然伸手開始摘臉上的面具。

「我擦1蕭風看著白雪公主摘下面具,喉嚨忍不住咕嚕一下,差點把剛喝的紅酒吐出來。

這他媽哪裡是白雪公主啊,分明是黑炭大媽,一張臉又黑又瘦,布滿了眼角紋抬頭紋等各種皺紋,三角眼吊腳眉,大厚嘴唇猩紅色,人長成這模樣,活著是真需要勇氣啊!

鹹蛋超人嚇得也怪叫一聲:「我擦,大媽,就你長成這模樣,還有勇氣裝白雪公主?你回火星吧,地球不適合你!拜託,長成這樣不是你的錯,可是你出來禍害我這種帥哥,就是你的錯了1

「你!1白雪公主惱羞成怒,指著鹹蛋超人:「我他媽長成這樣,也比你沒有jj強1說完,扭著小蠻腰掉頭離開。

「……」鹹蛋超人很無語,瞪著白雪公主的背影,咬咬牙,嘴裡蹦出兩個字:「我.操1

看鹹蛋超人的樣子,似乎很受傷,端起桌子上的紅酒一口乾掉。如果他真是鹹蛋超人,估計此時能大喊一聲:「奧特曼,變身1然後代表天下男同胞滅了白雪公主這娘們!

「哈哈,鹹蛋超人,我都替你感到丟人。」正當鹹蛋超人鬱悶呢,身後響起一個幸災樂禍的聲音。

鹹蛋超人聽到這話,心裡大怒,猛地一拍桌子,轉頭罵道:「你他媽……嗯?風哥?1眼睛觸及到惡魔面具,忽然驚喜的叫道。

「哈哈,小羽子,你現在的眼光可真差,那種娘們都喜歡?」說完,故意的伸手拉著許諾的手:「這才是真正的白雪公主,你剛才那個,是黑炭大媽1

張羽一把扯下面具,滿臉鬱悶的瞪著蕭風:「風哥,你能不能別刺激我了?擦,都戴著面具呢,我哪知道那是個黑炭大媽埃聽聲音和看身材,都是白雪公主的標準配置,哪想到一摘面具,就慘不忍睹了。」

蕭風笑了笑,也摘下了面具,走到餐桌旁,端起一杯紅酒,遞給許諾:「許諾姐,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兄弟張羽。小羽子,這是許諾。」

「吆,許諾姐,你好你好,呵呵,大名如雷貫耳埃」張羽一愣,忙伸出了手,客氣的笑道。他可是知道,這風哥啊,和許諾這娘們有點事兒。

許諾摘下面具,微笑著,對張羽點點頭:「哦?呵呵,我有這麼有名嗎?」

「那是必須的,風哥天天在我跟前絮叨,說許諾姐怎麼樣怎麼樣,」張羽看著許諾那吹彈可破的臉蛋,滿嘴隨便跑火車。

許諾怪異的看了眼蕭風,隨即笑道:「他經常提我?那是誇我呢?還是罵我?」

「額,當然是誇你,呵呵,說你如何如何漂亮,如何如何能幹。」張羽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拍蕭風馬屁的機會,忙說道。

『啪』的一聲,蕭風一個響頭砸了過來:「你小子不說話,沒人當你啞巴。」

張羽撇撇嘴,捂著腦袋不說話了,完了,這是馬屁拍馬腿上去了。

許諾捂嘴笑著,腦袋也琢磨,張羽這個名字到底在哪聽過呢?當她目光觸及到張羽一頭銀髮的時候,猛地想了起來。「你是天門的張羽,羽少?1

她作為商業女大亨,平時和什麼人也打過交道。尤其是在商業,那和黑道脫不開聯繫的,說不定什麼時候就用到他們。

「額,你聽說過我?得,你可別叫我羽少,要不然風哥能大巴掌扇我,叫我張羽吧。」張羽撓了撓頭髮,笑著說道。

諾源集團,如果詳細劃分,屬於南城的地界,她當然聽說過最近黑道上的風雲變幻。天門最近風頭正勁,隱隱有與霸幫抗衡的姿態。讓她沒想到的是,蕭風竟然與天門有聯繫,而且天門的大哥,還得叫他哥!

「我似乎認識一位黑道大佬哦。」許諾把頭轉向蕭風,玩衛。「你可是從沒告訴我哦。」

「額。」蕭風訕笑著,搖搖頭:「你誤會了,我可是大大的良民,哪是什麼黑道大佬。」

行Γ也沒有在說什麼。

「不對啊,風哥,你怎麼來了?」張羽看著蕭風,想起什麼,忙問道。

蕭風撇撇嘴,沒好氣的說道:「難道只允許你來,不允許我來嗎?我還沒問你呢1

「額,以前我和馮龍一起賽過車,所以這次他給了我一張請帖。本來我不想來的,阿天和木頭都說讓我來,不能讓馮氏覺得我們天門怕他馮氏,所以我就來了。你呢?」張羽解釋著說道。

蕭風努努嘴:「我是給許董事長來當保鏢的,呵呵。」

「我可雇不起你這種保鏢哦。」許諾笑看著蕭風,對於他的身份,也越來越好奇起來。

張羽目光眯了眯,看著蕭風身後的方向,低聲道:「風哥,馮龍過來了。」說著話,右手向著后腰處摸去。

「呵呵,沉住氣,沒事的。」蕭風按住張羽的右手,輕鬆的笑著:「看好你許諾姐,馮龍交給我了。」說完,轉身向著馮龍走去。

許諾滿臉擔心,看著蕭風的背影,忙問道:「張羽,阿風沒事吧?」

張羽右手鬆開后腰的手槍,安慰著許諾:「放心吧,許諾姐,風哥說沒事兒,那就一定沒事。」

「龍少,你又來找我什麼事?」蕭風點上一支煙,斜著眼睛,打量著馮龍。

馮龍眼中殺機一閃而逝,臉上帶著笑容:「蕭風,我想我們應該談談。」

「哦?談談?好啊,你說怎麼談吧。」蕭風吐著煙圈,隨意的問道。

馮龍笑了笑,眼角瞥了眼裕做出邀請的姿勢:「這裡人多嘈雜,我們找個安靜的地方談,怎麼樣?」

「哈哈,先是讓許諾引我前來舞會,然後想再找個安靜人少的地方幹掉我嗎?你剛才的戲演得不錯哦,不當演員可惜了。」蕭風忽然冷笑起來,目光掃過周圍,緩緩把手裡的香煙掐滅:「馮老二,你如果繼續在旁邊看熱鬧,那我可不敢保證,你還有沒有兒子給你延續馮家的香火咯。」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