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六十八章好基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八章好基友!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蕭風的話,讓馮龍臉色變了變,沒想到自己安排的計劃,都被蕭風給識破了!計劃是這樣的,他先派自己的心腹偷偷給許諾打電話,嚇唬了她一通,最後又遞過去一根救命稻草。

這根救命稻草,就是蕭風!許諾被嚇的不輕,當然會選擇抓住這根救命稻草,所以一切也都順理成章,蕭風被引來了舞會。當然,就算是蕭風不來,計劃也不算失敗,最少馮龍是真的打算今天把許諾給強上了!

可是當他聽到蕭風最後幾句話時,忍不住大怒起來:「蕭風,這裡不是你狂的地方!來人!給我把他拖出去1

「我數一二三,馮老二你再不摘掉你那張豬臉,我就讓你兒子缺個零件。」蕭風豎起三根手指,目光落在一處位置。

「一」

「二」

「三」蕭風眉頭一皺,就準備出手給馮龍留下個永遠的記號。

「停!蕭風,我兒子說的對,這裡不是你得瑟的地方1一個略顯威嚴的聲音響起,隨即旁邊的豬八戒摘掉了面具,露出了本來的面目。

遠處許諾看到這個豬八戒時,心中大驚,這不是開始時蕭風取笑的那個豬八戒嗎?再仔細一看,果不其然,還真是馮老二!

蕭風看著肥胖如豬的馮老二,冷笑著:「王八蛋,你是越來越像豬了1

蕭風的話一落,周圍人驚掉了一地的下巴,這小子誰啊,找死嗎?在九泉敢這麼跟馮老二說話的人,應該不出一隻手的數量。

馮老二肥臉氣得煞白,忽然抓起旁邊桌子上的菜,向著蕭風砸去。「小兔崽子,剛一見面,你就罵我是豬1

蕭風對於飛來的盤子,躲也不躲,任憑盤子上的湯湯菜菜灑在自己身上。「馮老二,輪到我了吧1說著話,也走向最近的桌子,拿起上面的蛋糕,『啪』的一下子,糊在了馮老二的臉上。

馮龍大驚失色,忙怒吼道:「蕭風,你找死1說著,顧不上周圍這麼多人,拔出后腰的手槍,就要開槍。

「馮龍,你最好別動!估計你的槍沒有我的快1張羽冷笑著,黑漆漆的槍口指著馮龍腦袋。

周圍客人一見兩人掏出槍來,嚇得吱哇鬼叫,現場瞬間混亂起來。

馮老二忙把臉上的蛋糕擦去,大聲喝道:「都不許動。」隨即轉頭看著兒子:「把你的玩具槍收起來,先一邊站著去。」

蕭風也很配合的指著張羽:「小羽子,別拿著玩具槍嚇唬龍少,他膽小,小心嚇得他尿褲子。你站旁邊,保護好許諾姐就行。」

馮龍和張羽都不是傻子,互相看看,緩緩收起了槍。

「小兔崽子,我還以為你死在外面了。」馮老二肥胖的身軀猛地撲了上來,同時手裡黏糊糊的奶油向著蕭風臉上抹去。

蕭風側身躲過,一把抓住了馮老二的脖領,狂笑道:「你不死,我怎麼能死1說完,看都不看,抓起桌上的一盤菜,倒在馮老二的臉上和嘴裡。

「咳咳,呸呸,媽的,小兔崽子,這是辣椒1馮老二慘叫一聲,鼻涕眼淚嘩嘩的往外淌。

蕭風看著馮老二鼻孔里插著兩根紅色朝天椒,嘿嘿笑著:「這叫豬鼻子里插辣椒。」說著話,鬆開了馮老二的脖領,後退了幾步。

周圍的客人全部目瞪口呆的看著『表演』的兩個人,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鼻子里插著紅辣椒的,是跺跺腳九泉就能抖三抖的馮二爺嗎?!不可能,這絕對是幻覺!

馮龍感覺自己臉上的肌肉都僵硬了,滿臉驚訝的看著自己的父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看他的樣子,似乎和蕭風認識啊!不僅認識,好像還很熟!

「咳咳。」馮老二咳嗽著,把鼻子里的辣椒拔了出來,用衣袖擦了擦肥臉上的菜湯和奶油,也顧不上大花臉,指著蕭風:「媽的,你小子……你小子不懂得尊老愛幼啊1

蕭風咧咧嘴:「笑話兒,你是老還是幼?別搞笑了!媽的,別鬧了,這麼多人看著呢。」

馮老二四下看了看,老臉有些發紅,沖著四下拱拱手:「各位,不好意思,遇到老朋友有些興奮,照顧不周,見諒埃」

周圍的客人能怎麼說,忙有樣學樣的供著手:「沒事兒沒事兒1不過一個個的臉上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在他們心裡,已經認定了這個年輕人和馮二爺是好基友了!

蕭風看著旁邊張著嘴的馮龍,眼珠子一轉,臉上露出奸笑,拍了拍馮老二肩膀:「我說馮老二,你兒子似乎嚇傻了,你把他叫過來,把我介紹給他認識認識,免得他老他媽惦記著想幹掉我。」

馮老二一聽這話,覺得有道理,忙喊道:「大龍,你過來,我給你介紹個朋友。」

「擦,什麼朋友,媽的,有你這麼論輩的嗎?他該叫我什麼1蕭風不樂意了。

馮老二拍拍腦袋瓜子,點點頭:「是我糊塗了,大龍,趕緊過來。」

馮龍看看老爺子,又看了看蕭風,忽然有種想要買塊豆腐撞死的衝動。不過老爺子點名了,不敢不過去,忙快步走上前:「爸,什麼事?」

「來,大龍,我給你介紹介紹,這是蕭風。」馮老二指著蕭風,說道。

蕭風滿臉壞笑,抱著能佔便宜且佔便宜的想法,看著馮龍:「馮龍啊,我和你爸是忘年交,你就叫我一聲蕭叔叔吧。」

「……」馮龍瞪著蕭風,滿臉的無語。這兩人的關係轉換的也太大了吧?他天天惦記著準備弄死的人,轉眼間變成了自己叔叔?!

旁邊的張羽咧咧嘴,心裡豎起大拇指:「媽的,風哥就是風哥,威武啊!嘿,這不論資排輩,馮龍也得管我叫叔叔?」想到這層關係,張羽臉上笑開了花。

此時許諾心裡也複雜的很,眼前這一幕,不是虛幻吧?蕭風怎麼又變成了馮龍的叔叔?難怪蕭風心有成竹的說馮龍怕他,叔叔輩的,能不怕嗎?不過無論如何,最起碼自己的安全問題不用擔心了。

馮老二看著兒子光瞪著蕭風也不說話,生怕得罪了這個蕭變態,一巴掌拍在了馮龍後腦勺:「大龍,快叫叔叔!放心吧,蕭叔叔不會虧待你的。」

蕭風笑眯眯的看著馮龍,心裡那個爽埃小子,要不是有馮老二這層關係在,你以為你還能囫圇個活到現在?叫聲叔叔不吃虧!

馮龍挨了馮老二一巴掌,再看蕭風臉上的『賤笑』,不由得一陣委屈,眼淚汪汪的低頭,用僅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喊道:「蕭叔叔」

馮老二大怒:「你沒吃飯啊,大點聲1說完,伸手又要去拍兒子。笑話,前天他在國外聽到自己這不成器的兒子得罪了一個叫蕭風的年輕人後,嚇得他一晚上沒睡著覺,第二天就飛了回來。

他想看看這個蕭風,是不是自己認識的那個蕭變態。對於蕭風,馮老二自己是深有體會,能做蕭風的朋友,千萬不要做他的敵人,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回來見到兒子,還好,蕭變態可能是看著自己的面子,馮龍還囫圇個,真是謝天謝地了!

「哎,哎,馮老二,你幹什麼呢?別打孩子,好好和他說。」蕭風語重心長的勸道。

馮龍盯著蕭風,咬咬牙,從牙縫裡蹦出三個字:「蕭叔叔!1

蕭風也不去在乎馮龍態度不好,滿臉笑容的點點頭,從兜里摳出一個五毛的鋼:「給,孩子,叔叔給你的壓兜錢。呵呵,收起來吧。」

「……」所有人全部無語的看著蕭風手裡的金黃色鋼,暗自嘀咕,這叔叔還真大方!

馮龍感覺自己就要氣炸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蕭風這是侮辱自己呢,不行,就算是老爺子的面子,我也不給了!

剛準備要有所發作,老爺子一句話,讓他立刻驚出一身冷汗。

「大龍,他就是我經常給你提過的那個人。」馮老二低聲說道。

馮龍當然知道『那個人』指得是誰!忙擦了把冷汗,堆積出滿臉笑容,伸出雙手接過鋼,恭敬的說道:「謝謝蕭叔叔。」

「……」馮龍前後態度的轉變,又讓所有人大跌眼鏡,紛紛開始猜測,這個蕭風到底是什麼人!

蕭風當然知道馮龍為何轉變了態度,抬頭瞪了馮老二一眼,做出一個威脅的手勢。隨即,拉過許諾,拍了拍馮龍的肩膀:「大龍,這是你嬸嬸,知道以後該怎麼做吧?」

馮龍哪還敢有別的意思,忙服服帖帖地點點頭:「知道了,嬸嬸你好。」

「……」許諾勉強笑了笑:「額,龍少,你還是叫我諾姐吧。」

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在看熱鬧的客人外圍,王峰捏著面具,滿臉怒氣的盯著蕭風和許諾,渾身顫抖著:「奸.夫.淫.婦!你們自己找死1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