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七十二章必死之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二章必死之局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九泉市國際機場三樓,一處角落的辦公室中,窗帘緊閉,僅留有一條縫隙。一把望遠鏡,從縫隙中向外觀察著。

「渡邊君,有可疑的人嗎?」辦公室中,一個生硬的腔調響起。

渡邊三郎手持望遠鏡,目光準確的落在一個又一個的特工身上,臉色凝重的點點頭:「嗯,僅這麼一會,我就發現了不下二十個中國特工。看來,中國高層也得到了我今天來九泉的消息。」

「渡邊君,你太過小心了,這麼大的計劃,想瞞是瞞不住的,不過我們想要做,他們也阻止不了1

渡邊三郎陰沉著一張臉:「看來想神不知鬼不覺的完成『實驗』是不可能了,既然這樣,那我們就搞得大一點吧。」

「嘎嘎,藥物第一批實驗,什麼時候進行?」

渡邊三郎冷冷笑著:「今晚吧,是時候給中國高層點顏色看看了1說著話,望遠鏡一偏,一個人影出現在視線內。

渡邊三郎眉頭皺起,輕輕調試著望遠鏡,拉近了距離。當他看清楚這個人影時,臉色大變:「他是黑桃a1手一哆嗦,望遠鏡掉在了地上。

辦公室中的另一個人見渡邊三郎如此失態,心中也是一震:「是誰?」

「黑桃a!poker的黑桃a1渡邊三郎臉色慘白一片,儘是不相信。

另一個顯然是沒有聽說過『黑桃a』的大名,不過他卻知道,能讓山口組的高級顧問渡邊三郎如此失態的人,一定是個人物兒。

「他是幹什麼的?」

「野村君,還記得前年的『東京銀座大爆炸』嗎?」渡邊三郎定了定神,緩緩問道。

野村郝二臉色冷了下來,沉重的點點頭:「記得1

「銀座大爆炸的罪魁禍首,就是黑桃a1渡邊三郎看了眼野村郝二,說道。

野村郝二聽到這話,眼中殺機一閃而逝,咬咬牙:「黑桃a么?渡邊君,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殺了他?」

「殺了他嗎?如果能殺了他,我早就動手了。」渡邊三郎苦笑著,撿起地上的望遠鏡,再次向下看去,奈何,卻沒了黑桃a的身影。

野村郝二顯然不相信渡邊三郎的話,搖搖頭:「他是人,不是神,為什麼殺不了。」

「今晚的實驗取消,全力查黑桃a的下落和他來九泉的目的。如果他不是專程來對付我們的,那就不要去招惹他。如果他真是沖我們來的,那就……不計後果,幹掉他1渡邊三郎思考良久,終於下定決心。

野村郝二看了眼渡邊三郎,緩緩點頭,目光中的殺機越來越盛。「黑桃a!1

蕭風晃晃悠悠離開機場,先站在門外點上煙,愜意的吸著,隨即打開頻道耳機,調成與老王的專線頻道:「老王,有什麼發現沒有?」

「沒有。蕭老弟,你說,渡邊三郎不會早來九泉了吧?」老王有些懷疑的問道。

蕭風眉頭皺了皺,扔掉剛點上的香煙:「你怎麼會有這個想法?」

「我隨意猜測,換位思考而已。」

蕭風想了想,點點頭:「完全有這個可能。老王,聯繫上頭,讓他們給我們傳來最新消息1

「嗯。」老王說完后,那邊中斷了鏈接,沒了聲音。

蕭風摸出自己的手機,播出了號碼:「喂,小北,我需要你的支援。」

「零,你說吧。」聽筒中,小北的聲音傳來,隨之的是一陣里啪啦鍵盤敲擊聲。

「侵入九泉市『天眼』系統,調出所有監控,全程監控整個九泉,幫我查一個人,他的名字叫渡邊三郎,等會我用手機給你傳過去。我的頻段號為xxxx,你加進來,隨時保持聯繫。」蕭風報出了自己耳機的頻段號。

「ok,放心吧,零,交給我了。」小北認真的說道。

蕭風掛斷電話,把渡邊三郎的資料用手機傳了出去,隨後緩緩進入停車場,離開了機常

剛剛發動起車,手機響起。蕭風看著屏幕上的號碼,有些無奈:「喂?舞兒,什麼事?」

「風哥,你在哪呢?我昨晚不是告訴你,今天我們學校有演出,讓你來的嗎?」火舞有些不樂意的聲音從聽筒中傳出。

蕭風哭笑不得,自己這忙的要命,哪有時間去看你們演出。「額,風哥今天比較忙,沒時間過去呀,呵呵,等下次怎麼樣?」

「你都忙什麼?我看你整天閑。」

蕭風撇撇嘴,自己整天閑著嗎?隨即好說歹說,這才把火舞說服了,並承諾下次一定去,掛斷了電話。

蕭風發動起車,向著地獄火駛去。兄弟四人關上門,嘀嘀咕咕策劃了一番后,蕭風滿臉笑意的離開了地獄火。

「哎,我以前發現我就挺損的了,現在覺得,風哥比我還損啊,呵呵。」在蕭風離開后,張羽忍不住笑著說道。

火天咧咧嘴:「呵呵,這一手玩得確實夠陰的,不過我喜歡埃」

「阿風的身份到底是什麼。」林默忽然開口了,盯著兩人問道。

兩個人搖搖頭:「不知道,神神秘秘的。不過他不想說,我們也不能問呀。」

就在三兄弟在這猜測蕭風的身份時,蕭風驅車來到咖啡廳,他剛才接到純純電話,說請他喝咖啡,順便告訴他點事情。

蕭風猶豫一下,還是來了。停好車,進去后四下看了幾眼,在一個靠窗戶的位置找到了純純。

純純的裝扮依舊走『清純』路線,一身靚麗休閑裝,扎著個馬尾辮,不知道她的還以為是大學生呢。

「你來了,坐吧,喝點什麼?」純純見到蕭風似乎很高興,忙招呼道。

蕭風坐在軟椅上,隨意點了杯咖啡,沖她笑了笑:「你這麼著急找我來,不是就讓我喝咖啡吧?說吧,什麼事?」

「為什麼不是呢?」純純也笑了,輕輕的攪拌著咖啡。

蕭風撇撇嘴:「如果真的是,恐怕我得馬上離開了。今天比較忙,哪有時間在這悠哉的喝咖啡。」

「你也忙?今天老王很忙,我呆在賓館無聊,隨意才打電話找你出來的。」純純嘟著嘴說道。

「……」蕭風無奈,老王忙你就找我?我擦,有沒有搞錯啊!他剛準備再說什麼,心裡忽然湧起一股危險的警覺,臉色一變,大喝道:「趴下。」同時,猛地把純純的頭按在了桌子上。

「啪」的一聲脆響,一顆肉眼難以分辨的橙黃色子彈高速旋轉著擊碎玻璃,發出刺耳的呼嘯聲,貼著蕭風頭皮飛了過去。

蕭風只感覺頭皮上火辣辣的疼,一股熱流自頭皮上流到了臉上。伸手一抹,滿手儘是鮮血。看著手上的鮮血,忍不住心中一驚,後背冒出了冷汗。這要是自己晚低頭瞬間,就得被爆頭啊!

玻璃的忽然破碎,讓純純瞬間愣住了,可是當她看清楚蕭風臉上的鮮血時,終於目露驚恐,高聲尖叫起來。

整個咖啡廳,瞬間也是陷入了一片混亂中。

蕭風看著桌子上鉗,皺起了眉頭:「m1500大口徑狙擊步,日產1

「啪」又是一顆子彈高速射進,直奔蕭風的腦袋。蕭風顧不上多想,身體猛地向著純純撞去,同時一腳把她踢開:「快去躲起來。」

純純站在那裡,愣住了:「血,血啊!1

一陣公賽的轟鳴聲響起,隨即幾輛火紅色的公路賽車衝進了咖啡廳,手裡清一色的微沖,對著蕭風和純純的位置,開始掃射。

蕭風咬咬牙,身體高高躍起,勉強用椅子遮擋住自己的身體,同時對著純純大喊:「趴下。」

「小心。」忽然純純大叫著,指著窗戶外面,尖聲大叫。

蕭風聽到純純的大叫,下意識的伸手撈起桌子上的咖啡杯,向著外面砸去。同時,身體猛地撲到在地上,抖手兩枚鋒利的刀片,射向公路賽車上的槍手。

純純的尖叫,引來槍手的注意,抬槍對著她的胸口,毫不留情地扣動了扳機。

「純純,趴下。」蕭風怒目瞪著槍手,想要再救純純已然來不及,只能大聲提醒她。

「噗噗。」子彈打入純純身體的悶響聲響起,胸前綻開了幾朵紅色的玫瑰花。純純臉色瞬間慘白一片,張張嘴,一口鮮血湧出,身體緩緩摔倒在了地上。

蕭風看著倒在血泊中的純純,臉色鐵青一片:「該死,你們都該死1隨著話落,蕭風身體猶如獵豹般跳起,右手揮動間,幾道亮光射出,割斷了兩名槍手的喉嚨。

此時此刻,蕭風彷彿陷入了必死之局。外有狙擊手,內有手持微沖的槍手,而他卻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和敏捷度,緩緩的開始下降。

「該死1蕭風躲在掩體後面,重重朝著地上砸了一拳。如果自己保持著全盛時期,哪能容他們囂張!

「不行,這麼下去,純純絕對會死1蕭風看著血泊中的純純,剛才那幾槍並不致命,現在送進醫院,應該還來得及。可是,現在別說送純純去醫院,就是自己活著離開,都有些困難!

「啪」一聲悶響,一個冒著青煙的傢伙滾落在蕭風眼前。蕭風看著這個東西,目光猛地一縮,臉色大變:「我擦!手雷1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