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七十三章死在懷裡的女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三章死在懷裡的女孩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蕭風眼睛掃過冒著青煙的手雷,幾乎毫無猶豫,探手抓住它,手一抖,手雷比來時更迅猛的向著幾個槍手飛去。

手雷划著一道弧線,還未落地,『轟』的一聲巨響,在半空中炸開了花。巨響中夾雜著慘叫,幾個槍手全身是血的倒在了地上。

蕭風抓住機會,不等外面槍手發難,腳下用力,身體在地上猛地翻滾,抓住了純純的胳膊,把她拖向椅子底下。同時目光一瞥,注意到了外面一個詭異的身影。

「純純,你怎麼樣?」蕭風低頭看著強睜著眼睛,漸漸失去生氣的純純大聲問道。雖然與她不熟,但無論怎麼樣,剛才如果不是純純提醒自己,她也就不會引人注意,被槍手擊中了!

純純嘴裡咕嚕咕嚕的冒著血,原本白皙的臉色更顯蒼白。「咳咳,我,我要死了嗎?」純純此時,反而沒有剛才的驚慌,漸漸得平靜了下來,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不會的,堅持住,我馬上把你送進醫院。」蕭風臉色難看的搖搖頭,就要抱起純純向外走。

純純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伸手抓住了蕭風的胳膊:「別費勁了,咳咳,我知道我要死了,好冷啊,是不是冬天快來了。」說著話,眼球有些僵硬的轉動著,看向窗外:「看,下雪了,好美。」

蕭風咬咬牙,他知道,此時純純的眼睛里出現了幻覺,恐怕真的很難救活了。「是,純純,你看,冬天來了,窗外下雪了。」一邊陪純純說著話,一邊警惕的看著四周。

「知道嗎?我從小,從小就很喜歡,雪,咳咳,喜歡它們的潔白無瑕。可是,可是我做不到像它們一樣,這輩子做不到了……」純純蒼白的臉,忽然出現了病態的紅潤,指著窗外的雪,急促的說道。

蕭風心中一痛,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故事,看來,純純也是一個有故事的女孩。「你能做到的,能做到。」蕭風安慰著這個頻死的女孩。

「蕭,蕭風,能答應我,答應我一件事嗎?」

「你說,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答應。」蕭風重重的點頭,幫純純擦了擦嘴角的鮮血。

「我有個妹妹,她在九泉市一中讀高一,叫張雪,咳咳,我包里卡上有我最近賺的錢,足夠她上大學了,密碼是她的生日。你幫我,幫我轉交給她,讓她好好,好好做人,不要再學我。」純純說到最後,身體忽然顫抖起來,冷得牙齒不斷打著戰慄。

蕭風看著純純,輕輕的把她抱在懷裡,以便她能暖和一些:「放心吧,我會幫你照顧好她,讓她努力學習,好好做人的。」

純純有些浚骸拔遙第一次見到你,我就知道你是好人。你……」說到最後,她的聲音已經細不可聞。

蕭風忙湊在她的嘴邊,努力想要去聽清楚她的聲音。聽著純純的話,深邃的目光中閃過殺機,一閃而逝。

「呵呵,蕭風,謝謝你。」純純聲音猛地提高了,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隨即緩緩閉上眼睛,一滴淚水滾落,漸漸沒了聲息。

蕭風看著懷裡的純純,嘆口氣:「純純,一路走好,我會照顧好你妹妹的。」說完,輕輕把純純放在地上,緩緩站了起來。

「風哥,外面解決完了。」此時,一道人影出現在窗戶外面,俊俏的臉上盛開著一朵曇花,格外的妖異。

蕭風對於人影的出現並不感到意外,沖著他勉強笑了笑:「你們還是出來了。」

妖異青年露出笑容:「是的,我們出來了。風哥,我們走吧,警察應該快到了。」

蕭風彎腰抱起純純的屍體,想到她最後告訴自己的幾句話,點點頭:「走。」

妖刀護在蕭風的左右,鑽進一輛車中,發動起車,迅速的離開了現常兩人剛剛離開,警車呼嘯而至,封鎖了整個現常

車上,蕭風把耳朵里的耳機輕輕打開,調出一個頻道:「王哥,告訴你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老王的聲音有些疑惑。

「純純死了。」蕭風緩緩的說道。

老王那邊沉默了一下,開口了:「怎麼死的?」

「槍殺1

「槍殺?」老王聲音變了:「怎麼會槍殺!她得罪什麼人了?」

蕭風回頭看了眼純純的屍體,掏出香煙,給自己點上:「我遇到了襲擊,她為了救我,死了。」

「你在哪?我馬上過去1老王聽到這句話,更是大驚,一屁股從床上蹦了起來。

蕭風向著窗外看了眼,目光定在一處:「天堂殯儀館,你過來吧。」說完,掛斷電話,指著路邊的殯儀館:「直接去殯儀館吧。」

妖刀點點頭:「是,風哥。」

「都有誰來了?」蕭風看了眼妖刀臉上的曇花,隨意問道。

妖刀點上煙,車緩緩的停下:「無名率領前十,都來了。」

蕭風點點頭,拍了拍妖刀的肩膀:「今天謝謝你了,要不是你,估計我也就玩完了。」

妖刀從後視鏡看了眼純純的屍體,搖搖頭:「如果我早去一會,她也就不會死了。風哥,她是?」

蕭風回頭看著純純,勉強笑了笑:「一個朋友1說完,下車打開後門,抱起純純,進了殯儀館。

妖刀看著蕭風的背影,嘆口氣,下車跟在了蕭風的身後。

蕭風抱著純純,在殯儀館中遇到了麻煩。畢竟純純是中槍死的,一個渾身是血的男人抱著一個被槍殺的女人,殯儀館無論如何也是不敢做這筆生意的,甚至工作人員偷偷摸摸的打電話報了警。

十分鐘左右,老王和警察幾乎是同時趕到了殯儀館。

「蕭老弟,你沒事吧?」老王一進門,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蕭風以及躺在擔架上的純純。

蕭風抬頭看了眼老王,搖搖頭:「我沒事。王哥,你去和殯儀館的人交涉一下,先處理純純的後事。」

老王看了眼純純,臉色閃過一絲複雜,點點頭:「嗯。我知道了。」隨即找警察開始交涉。

這次帶隊的警察是刑警大隊的人,恰巧上次老王在警局的強勢他全程在場,知道這個胖子非一般人,也不敢為難。

「王先生,您這麼做,不符合程序啊?她是咖啡廳槍殺案的受害人,她的屍體應該交給法醫,做一系列的檢查,然後才能處理後事。」警察鼓起勇氣,對老王說道。

老王也有些為難,咖啡廳的槍擊案件他剛才在路上也接到了李南的電話,死了十幾個人,影響太過惡劣,估計九泉市是壓不住了,得捅到公安廳去說話。

「人死為大,入土為安。」蕭風看著老王和警察,語氣冰冷而緩慢地說了八個字。

老王心中一凜,忙點點頭,走到一旁給李南打電話去了。最終在他的強勢要求下,一切都不經過必要程序,警察只是照了幾張照片,就交給殯儀館處理了。

蕭風想了想,摸出手機,撥打了號碼:「喂?阿天,給我查個人。九泉一中,一個叫『張雪』的高一女孩,查到后給我來電話。」說完,掛斷了。

純純的屍體被工作人員搬走了,警察隨便找蕭風問了幾句話后,也離開了。現場,只剩下了老王和蕭風,還有一直坐在旁邊沒有說話的妖刀。

老王似乎有什麼話想問,眼睛瞟向妖刀,開口了:「蕭老弟,這位是?」

「他是我的兄弟,妖刀。王哥,有什麼話就問吧。」蕭風揉了揉太陽穴,摸出了兜里的香煙,卻發現裡面空空如也,沒了香煙。

老王忙拿出雪茄,遞給蕭風:「抽這個吧。」

蕭風搖搖頭:「抽不慣這玩意兒。」

老王收回雪茄,看著蕭風,問出了心中疑問:「你怎麼和純純在一起?」

「我們倆在外面偶遇,閑著沒事兒,我就邀請她喝個咖啡了。哪想到,會把她害死。」蕭風並沒有說實話,純純雖然死了,他也想讓純純在老王心裡保持著好的形象。

老王恍然,嘆口氣:「這是她的命,你也不用太過自責了。」出身自國安局七局的人,哪個沒見過死人,又有哪個手裡沒有幾條人命。純純和他,純粹屬於金錢交易,所以他並沒有感到多傷心難過之類的。

蕭風拍了拍老王的肩膀,沒有說話。

「蕭老弟,你放心,這件事情我一定會查明的,不能讓你無緣無故的遭到襲擊。」老王認真的說道。

蕭風點點頭,忽然笑了笑:「我沒什麼,露水夫妻也是夫妻,只希望你能查出兇手,給純純一個交代。好了,這裡的事情你來處理吧,我還有事兒,就先走了。」

老王點點頭:「嗯,有事你去忙吧。」

蕭風和妖刀兩人開車離開,直奔地獄火。

「妖刀,讓火焰女把狙擊手送到地獄火,我要問他點事情。」蕭風閉著眼睛,淡淡的說道。

妖刀答應一聲,給火焰女打了個電話。

來到地獄火的時候,火天不在,看來是出去查『張雪』的事情了。張羽和林默見蕭風身上有血,不由得大驚,追問怎麼回事。

蕭風剛解釋了幾句,火焰女拎著一把麻袋從外面走了進來。當她看到蕭風時臉色一喜:「風哥,這是剛才射你的那個狙擊手1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