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七十四章用刑之日本死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四章用刑之日本死士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地獄火後院的小黑屋中,搖曳著昏黃色的燈光。

蕭風坐在椅子上,眼睛盯著跪在自己面前的狙擊手。在他的身邊,是一支狙擊槍,型號果然是m1500大口徑狙擊步。

「說吧,誰派你來殺我的。」蕭風點上煙,淡淡的問道。

狙擊手梗著脖子,目光兇狠的瞪著蕭風。

「在我面前裝硬漢?呵呵,我可以告訴你,死在我手裡的硬漢,沒有一百也有八十了。」蕭風緩緩站起,一口濃煙噴在狙擊手的臉上。

狙擊手依舊瞪著蕭風,沒有說話,看來是打算一硬到底了。

蕭風看了狙擊手一眼,找出一張名片,拿出手機,撥通了號碼:「喂,貞子,是我,蕭哥。你沒在外面做兼職吧?呵呵,過來幫我個忙,地獄火。額,不是兼職,過來幫我翻譯一下日語,好,我等你。」說完,掛斷電話。

蕭風注意到,當他說到『翻譯日語』的時候,狙擊手的眉角跳動了一下,看來這小子果然是日本人!

「硬漢,你是日本人是吧?呵呵,我也知道,你能聽明白我說的話。」說完,蹲下身體,右手猛地捏住了狙擊手的下巴,讓他嘴巴張開,從他嘴裡摸出一顆假牙。

當蕭風目光落到手裡假牙時,臉色變了變:「氰化鉀,日本死士1果然,自己的所有猜想全部都得到了證實。

氰化鉀是一種劇毒藥物,沾血以及傷口就能釋放毒性,瞬間讓人身亡!這種嘴裡含著氰化鉀的日本人,他曾經在日本東京見到過,都是不成功便成仁死士!

「看來,渡邊三郎果然來九泉了!媽的,老子卻跟在他屁股後頭當猴子耍1蕭風已然確定,派死士前來殺自己的,就是渡邊三郎。只是,渡邊三郎是如何知道自己也在九泉呢?難不成……?!

狙擊手見毒藥被取走,臉色驚變,劇烈的掙紮起來:「八嘎,還我的1

蕭風冷笑,回到椅子上,不再理狙擊手,而是看著手裡的假牙。

「這什麼東西?你怎麼把他的假牙給搞下來了?」張羽有些好奇,伸手就要去碰。

蕭風一巴掌拍掉張羽的手,嚴肅說道:「別碰這東西,劇毒!這玩意見血即死,你找死嗎?」

張羽一聽,冒出了一身冷汗:「啊?我擦,這小子把這毒玩意放嘴裡幹嘛。」

「他是日本某些勢力培養的死士,抱著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態,被抓或者被問刑的時候,就會咬破舌頭中毒自殺。」蕭風輕輕把手裡的假牙放下,解釋著說道。

張羽看著那顆假牙,有些心有餘悸:「那他剛才怎麼不自殺?」

蕭風笑了笑:「因為他還抱著和我同歸於盡的想法,又怎麼會捨得死。」說著話的時候,他眼睛中的殺機一閃而逝。

狙擊手聽到蕭風的話,臉色再變,不敢再抱有奢望,猛地掙扎著站起來,向著蕭風就準備撞過來。

站在蕭風旁邊的妖刀,跨前一步,伸出右手,一把揪住了狙擊手的脖子,狠狠的向著地上砸下。

「要不是看你還有用,你現在已經死了1略顯妖異的臉上,浮現出嘲弄的笑容。

火焰女拍了拍妖刀的肩膀,媚笑道:「讓我來吧。」說完,走到狙擊手身旁蹲下,兩隻弱若無骨的手,按在了狙擊手的下巴處,輕輕一動,先把他的下巴給卸了下來,以防他咬舌自荊

隨即,雙手分別按在了他的胳膊上,大腿處,紛紛把骨節都給他卸了下來,讓他倒在地上,再也不能動了。

看著栽倒在地上慘叫的狙擊手,張羽擦了把冷汗,暗道下手好狠的娘們埃「風哥,這娘們是誰啊?」趴在蕭風耳邊,低聲問道。

蕭風這才恍然想起,還沒有把妖刀兩人介紹給張羽呢,忙給雙方簡短的介紹了一番。

張羽拍了拍妖刀的肩膀,隨便客套了幾句后,看向火焰女,張開雙臂,擁抱了一下:「妹子,身手不錯,以後在九泉遇到事兒,隨時報我的名字,外面誰都得給我羽少幾分面子的。」

「小子,看你是風哥兄弟的份上,我警告你一句,千萬不要隨便抱我,要不然我會不高興的。」火焰女冷著臉說道。

張羽一愣,不服氣的問道:「如果不是看在風哥的面子上,我抱了會怎麼樣?還有,你不高興又能怎麼樣?」

「那你這一次就得變太監,信嗎?我不高興,可是會殺人的哦,小弟弟。」火焰女說完,沖著張羽拋了個媚眼,目光向下看去。

張羽順著火焰女的目光向下看去,這一看之下,不由得嚇得腦門上冒出了冷汗,訕笑著:「嘿,姐姐,我和你逗著玩的。以後我在九泉被欺負了,我報你名字,我請你幫忙,好不好?」

剛才還趾高氣昂的張羽瞬間慫了,沒辦法,估計誰褲襠處被頂著一把鋒利的匕首,都得慫了。

「嗯,小弟弟,乖哦,有事兒儘管來姐姐,我給你打個八折哦。」說完,火焰女收起了匕首,媚笑著說道。

蕭風笑了笑,轉頭看著妖刀:「妖刀,你沒打算和火焰女結婚?」

妖刀的臉上,露出一絲苦笑,用力的咳嗽一聲:「額,暫時還沒這個打算。」

火焰女撇撇嘴:「也不知道是誰在沙灘上求婚,我沒答應來著。」

張羽滿臉尷尬,搞來搞去,這是個有夫之婦啊!剛才還守著人家對象調戲,真是太不應該了。「哎呀,哥們,真對不住,呵呵。」

妖刀搖頭笑笑,表示沒什麼。

「啪。」敲門聲響起,小刀帶著貞子從外面走了進來:「風哥,人到了。」

蕭風站起來,沖著貞子笑了笑:「貞子,這次麻煩你了。」

貞子點點頭,目光掃過倒在地上抽搐的狙擊手,面色無異的看著蕭風:「呵呵,蕭哥,需要我給你翻譯什麼?」

「翻譯他的話,沒問題吧?」蕭風指了指狙擊手:「可能過程會血腥一點哦。」

貞子無所謂的笑了笑:「放心吧,我會是一個盡職的翻譯。」

蕭風壓下心中的驚訝,點點頭:「那就開始吧。妖刀,給你個任務,撬開他的嘴巴,讓他說出我想知道的一切,有問題沒有?」

妖刀輕輕撫摸了一下臉上的曇花,笑著搖搖頭:「我不會讓你失望的。」說完,向著狙擊手走去。

「臨行刑前,本著人道主義,我想問一句,你是打算受完罪后再說出來呢?還是現在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妖刀蹲在狙擊手面前,伸出修長白皙的手,揪住了狙擊手的頭髮。

「八嘎,死啦死啦滴1狙擊手大罵,張嘴一口唾沫向著妖刀臉上吐來。

妖刀偏頭躲了過去,拍了拍狙擊手的臉:「很好,呵呵,接下來我們玩點好玩的。」

貞子這個翻譯,很是盡職。「蕭哥,他剛才說,混蛋,死吧1

「……」屋內所有人都有些無語,這句話抗日電視劇上天天演,不用翻譯也都知道什麼意思。

「額,貞子,這種不用翻譯,我們懂。」蕭風勉強笑了笑,說道。

貞子點點頭,不再說話了,認真看著狙擊手,準備翻譯。

此時妖刀已經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摸出針灸用的銀針,抬起狙擊手的手,從指甲中輕輕的插入。

張羽撇撇嘴,有些不以為然:「這也沒什麼,是老套路,不過癮埃」

妖刀笑了笑:「這才是開胃菜而已。」

雖然是老套路,但狙擊手還是疼的在地上掙扎顫抖起來。奈何四肢都被卸了下來,哪能掙扎得了,沒一會時間,臉上就遍布汗水了。

「這就疼了?真沒用。」妖刀撇撇嘴,轉頭問道:「誰有火機,借我用用。」

張羽把兜里的火機扔了過去,妖刀把玩著火機,一團火苗亮起,靠近了狙擊手的指尖。

火苗與銀針接觸,銀針迅速的變紅,隨即變黑。再看狙擊手,嘴裡大聲怒罵著,疼的有些筋疲力荊

貞子這次學聰明了,什麼比如『王八蛋、狗操的』甚至包括中國的國罵『草泥馬』,全部自動省略過去,沒有再翻譯。

「說吧,誰派你來殺我的。」蕭風緩緩問道。

「八嘎1

「擦,妖刀,繼續1蕭風冷笑連連,這種死士骨頭都夠硬。

妖刀撇撇嘴,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動刑也是如此,沒有專用的工具,效果總是不完美。「火焰女,把你的匕首給我用一下。」

「你不是有刀嗎?怎麼不用你自己的。」火焰女有些不情願的把匕首扔了過去。

妖刀笑了笑:「我的刀,只用來殺人1

撿起地上匕首,拿起狙擊手的手,邪笑著:「我會一點一點的把你的手掌變成骷髏哦。」說完,也不等狙擊手反應,匕首飛速的轉動著,短短不到兩分鐘,狙擊手右手上的肉全部落在了地上,鮮血噴洒著,再看他的手掌,已經只剩下骨頭。

「現在該輪到胳膊了。呵呵。」妖刀慢慢轉動匕首,向著手腕處劃去。

「我說,不要,我說1狙擊手眼睛中儘是驚恐,他實在是不敢想象自己一刀刀被削成骷髏的樣子。

蕭風點點頭:「說吧,是誰派你來殺我的?」貞子連忙把這話翻譯了過去。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