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七十七章野狗出現?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七章野狗出現?殺!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夕陽未落之際,南城天門的老大在道上放話,曾經圍截天門眾位大哥,以及一夜之間滅掉五湖幫的搶食野狗出現了!

這條消息一經放出,迅速引起了軒然大波。自從五湖幫一夜被滅后,道上就一直人心惶惶,生怕自己是下一個五湖幫。各路大佬也都在查野狗們的下落,企圖滅掉他們,以絕後患。

現在天門蹦出來,說找到這伙野狗了,還發出邀請帖,廣邀道上朋友,一起為九泉黑道除一害。

晚上七點左右,天門總部地獄火,一時間熱鬧起來,各個幫派的大哥紛涌雲集。不過如果細看就會發現,九泉市四大黑幫,沒有一個露面的,前來的都是平時與天門交往不錯的幫派。

火天在大廳中應酬這些大哥們,而蕭風也在後面密謀今晚的事情。

「妖刀,你去把這個人抓回來。他的資料,在照片後面。」蕭風拿出一張照片,遞給妖刀。

妖刀仔細的看了一番后,點點頭,收起了照片。「現在動手嗎?」

「抓緊時間,早去早回。」蕭風邪笑著說道。

妖刀離開后,張羽推門走進來:「媽的,四大黑幫一個都沒來,這不是看不起我們天門嗎?」

蕭風坐在沙發上,輕輕敲擊著茶几:「他們沒來,在我的意料之中。天門與四大黑幫還有些距離,他們不搭理天門也是正常的事情。等什麼時候天門有了與他們平起平坐的資本后,他們哪個都不會無視天門的。」

張羽點點頭,嘆口氣:「唉,什麼時候我們天門能讓他們仰望,來巴結呢。」

「快了,過了今晚,一切就都好說了。」蕭風神秘的笑了笑。

張羽撇撇嘴,忽然笑道:「對了,差點忘了正事兒。阿天讓你出去鎮場子呢,走吧。」

蕭風搖搖頭,笑了:「我還是比較喜歡在幕後,你們搞定那些大哥就是了。」

「走吧,到時候你站我身後給我當小弟,他們認識你是誰啊,權當湊湊熱鬧了。」張羽拖著蕭風向外走去。

蕭風經不住張羽的死拉硬拽,最後只能點點頭:「好吧,我去還不成嗎?別扯我衣服,撕碎了。」

張羽鬆開蕭風,哈哈笑道:「走,老大帶你去見見世面。」說完,一搖三晃,邁著八爺步向著外面走去。

蕭風嘴角翹了翹,跟在張羽的屁股後頭,點頭哈腰:「是,老大,謝謝您吶。」

兩人一前一後,進了地獄火的前大廳舞池。

今晚這裡並不對外營業,勁爆的dj樂也沒有播放,燈火通明,場面有些嘈雜。

「咳咳。」火天一眼就注意到了張羽身後的蕭風,沖著他微笑的點點頭。

其他老大見火天的反應,也紛紛把目光投向了張羽。至於張羽身後的蕭風,則是被他們直接無視了過去,畢竟在他們眼裡,都認為剛才火天是在對張羽打招呼。

「羽少來了啊;哈哈,羽少,上次這幫野狗把你咬了,今晚你打算怎麼辦?」一些與張羽比較熟識的大哥紛紛打著招呼。

張羽張揚地甩了甩滿頭銀髮,笑容可掬的與各個老大交談著。蕭風一直站在他的身後,充當著貼身小弟的身份。

「小兄弟行啊,看來離著上位不遠了,都當羽少的貼身小弟了,呵呵。」一個老大拍了拍蕭風的肩膀,開著善意的玩笑。

張羽目光一閃,皺起了眉頭,笑話,風哥的肩膀豈是你能隨便拍的?

「呵呵,借大哥的吉言了。」蕭風偷偷扯了一下張羽,對著這個大哥微微點頭,不卑不亢的說道。

這個大哥眼睛里儘是欣賞之色,隨即把頭轉向張羽:「羽少,你這小弟讓給我怎麼樣?我用三個美女和你換。」

張羽忍住暴揍他的衝動,冷笑一聲:「美女?美女也得有命玩埃甄老大,你可別挖我牆腳哦,小心我會生氣的。」說完,不再理他,向著火天走去。

蕭風沖著這個甄老大點點頭:「失陪了。」說完,緊跟張羽的步伐,真把自己當成了他的貼身小弟。

「小羽子,你搞什麼鬼?怎麼讓風哥給你當小弟?」火天湊近張羽的肩膀,忍不住問道。

張羽得意的笑著:「怎麼樣?夠牛逼吧?趕緊的吧,隨便聯絡一下,就去干他娘的。」

火天點點頭,看了張羽身後的蕭風一眼:「嗯,我知道了。」

接下來的事情,就沒什麼可談的了,隨便聯絡了一下感情,然後同仇敵愾的罵了一頓野狗,把大家的情緒都搞激昂了后,宣布晚十點開始行動,大家就都散開,回去組織人馬了。

「風哥,這次行數大概有一千人左右,二十多個幫派。」火天等把諸位大哥都送走了后,回來給蕭風說道。

蕭風笑了,一千人?今晚完全夠用了0天門的人,佔了多少?」

「呵呵,三十個。風哥,你這一手玩得太黑了,事後會不會有什麼反彈?」火天邪笑著,看他的表情,哪裡像是擔心事後反彈的樣子。

蕭風嘴角翹起:「反彈?希望到時候他們有這個膽子。火天,剩下的一百七十個小弟,再挑出一百個身強體壯,絕對忠心的來,我送他們去接受訓練。」

「訓練?」火天三人有些疑惑:「什麼訓練?」

蕭風笑了笑:「你們覺得妖刀實力怎麼樣?」

「強1三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蕭風點點頭:「妖刀確實很強,估計三十個你們綁在一起,也打不過妖刀一人。」

「那你呢?」張羽可是見識過蕭風身手的,忙問道。

「伯仲之間。」蕭風看著三人,緩緩說道。不過他在心裡又加了一句,『全盛時期的我,與他伯仲。至於現在,估計三個綁在一起,才能和他平手吧。』

火天三人一聽,眼睛爆亮:「我們三個也去訓練唄?」

「額,那天門誰來管理?」蕭風看著三兄弟,緩緩問道。

「你呀。」三人一起指著蕭風,再次異口同聲。

「……」蕭風無語的瞪著三人,緩慢而用力的答道:「沒門1

火天輕輕咳嗽一聲:「那個,小羽子啊,你看,平時天門的事情都是我在管理,你小子除了泡妞就是出去賽車,這次輪也輪到我休息一下,你來管理天門了吧?」

在得到張羽愣然的點頭后,又轉頭看著林默:「木頭,你那個良家女朋友很漂亮吧?你去訓練了,又怎麼和她見面呀?你會不會想她?半夜她會不會寂寞的想你?所以,你可千萬不能去訓練啊,要陪女朋友,小心別人給你挖走咯。」

林默看著火天冷笑連連:「小子,別跟我玩花花腸子。」

火天抽了抽嘴角:「嘿嘿,沒有,沒有。」

「這次我去,別和我搶。」林默發話了。

別看他平時悶聲不語的,但在兄弟圈裡,說句話,火天和張羽都得聽著。甚至以前蕭風在的時候,有些事情也得徵求他的意見。

「得,這次就木頭吧。」火天和張羽互相看看,都沒了意見。

林默露出笑臉,拍了拍兩人肩膀:「好。」

「……」火天和張羽沖著林默豎起了中指。

蕭風見三人商議好了,也點點頭:「那好,這次就讓木頭帶著一百個兄弟去參加訓練吧。既然兄弟們要走這條路,加強一下自身的實力是有必要的。」

三人共同點點頭,畢竟自己的兄弟不會害自己就是了!

時間在等待中匆匆而過,十幾輛大卡車分四個方向,無聲的來到了南郊,近千名混子從車上跳下,胳膊上綁著統一的夜光帶,呈包圍之勢,向著一裡外的農家莊園撲去。

蕭風手裡拎著一把開山斧,跟在張羽的身後,埋伏在了農家莊園的正門處。

十點整,四個方向同時燃起火焰,隨即喊殺聲震天,近千人向著莊園撲去。霎時間,夜光帶閃爍,如果從高空看,那絕對的壯觀。

「小羽子,你身上有傷,別沖的太猛。」蕭風無奈的拉了一把嗷嗷叫著向前沖的張羽,低聲說道。

張羽一愣,隨即奸笑幾聲:「我這就是雷聲大雨點小,風哥,放心吧,我心裡有數。」

蕭風笑了笑:「嗯,有數就好。」說著話,給自己點了根煙,立在牆角下,看著陸續湧入莊園的混子們。

農家莊園裡的人,此時正在大廳里打麻將的打麻將,玩女人的玩女人,哪想到忽然外面喊殺聲震天,不由得嚇了一哆嗦,紛紛拎著傢伙,甚至有的光著屁股就沖了出來。

一個魁梧大漢光著上身,手裡拿著一把槍,站在高處一看,這黑壓壓的一片,少說也得幾千人吧?不由得大驚失色,這不可能是警察,這些人是誰啊?

來不及多想,大漢舉起槍,對著夜空『啪啪』就是幾槍,大聲喝道:「你們是什麼人?」

突來的槍聲,讓這些向前沖的各幫小弟也是一愣,隨即咒罵聲響起:「媽的,野狗手上有噴子,怎麼辦?」

蕭風眯著眼睛,打量了幾眼魁梧壯漢,笑了起來:「妖刀,看到那個舉著槍的了吧?他就是我們今晚的目標,交給你了。」

妖刀邪笑著,點點頭:「交給我吧。」說完,身體一晃,隱入黑夜中,速如獵豹般,穿過層層人群,撲向了獵物。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