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七十八章借刀殺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八章借刀殺人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蕭風叼著煙,眼睛鎖住手持槍械的魁梧大漢,冷冷一笑:「二驢,我會用酷刑,好好陪你玩玩的。」

當他知道二驢藏身南郊后,蕭風就打了注意,怎麼樣在最小的傷亡下,滅掉這個罪大惡極的拐賣兒童團伙。

道上現在最熱鬧的,無非就是尋找搶食野狗了。既然他們每天都在找滅掉五湖幫的野狗,蕭風想了想,乾脆就稱了他們的意吧。

反正野狗是永遠不會出現了,看道上兄弟們那麼熱心得找,怎麼好意思讓他們失望呢?所以,蕭風安排了今晚的『借刀殺人』。

除了二驢,估計這些道上的熱心老大是最冤的,今晚他們全部被蒙在鼓裡,給蕭風當槍使喚。

「你們是誰?」二驢舉著手裡的槍,指著下面停住腳步的眾多小弟,強忍著膽戰心驚,大喝道。

「王八蛋,敢來九泉搶食吃?也不問問我們九泉道上的兄弟!別和他廢話,他就一把槍,我們殺了他。」張羽站在某個角落裡大聲叫道。

「殺了野狗,殺了野狗。」小弟們紛紛大喝道,舉著各自的武器,緩緩向著二驢走去。

二驢滿臉的冷汗,雖然沒聽明白什麼野狗不野狗,但他也知道,自己這是被人黑了0兄弟們,跑1二驢大喝一聲,轉身就要跑。

「想走?問過我了沒有?」忽然,戲謔的聲音在二驢耳邊響起,隨即一個寒冷如冰的手,按在了二驢的脖子上。

二驢被捏住脖子,感受到這隻手的寒冷,不由得心中一顫,臉色大變。來不及多想,身體猛地暴退,手裡的槍對著前方,『啪啪』就是幾槍。

妖刀看著二驢的眼神,猶如貓看老鼠般,緊隨其後,再次把手按在了他的喉嚨處:「如果你再敢動,我捏碎你的喉嚨。」

二驢雙腿打起擺子,忍不住求饒道:「大哥,你們是什麼人?不知道我怎麼得罪各位大哥的?」

「我們老大想見你而已。」妖刀邪笑著,伸手砸在二驢的腦袋上,讓其暈過去后,抓著他的脖領,向著蕭風所在的位置走去。

「野狗的老大被抓了,殺了他們。」張羽適時的又喊了一聲。

隨著張羽的喊聲,現場瞬間混亂起來。近千小弟洶湧而上,直接把二驢團伙的幾十人給剁成了肉醬。

妖刀提著二驢,來到蕭風面前,隨手扔在了地上:「風哥,完成任務。」

蕭風點點頭:「該進行第二項了,呵呵。」

妖刀沒有說話,從牆腳拖出一個麻袋,扛著麻袋,迅速的隱入黑夜,撲進了農莊的別墅里。

蕭風緩緩蹲下,仔細的打量著二驢,魁梧的臉上有一道駭人的刀疤,出去走路估計能嚇哭幾個小朋友。

蕭風點上一支煙,狠狠地吸了一口,燃燒的火紅煙頭,按在了二驢的臉上,一陣燒焦味道傳出,飄蕩在空中。

臉上的劇痛讓二驢瞬間清醒過來,抬手就要扣動扳機,卻發現手裡已經沒有了槍。「你是誰?」二驢緩緩從地上爬起來,瞪著蕭風。

「二驢,你是個聰明人,呵呵,回頭看看你那些兄弟吧,他們現在都成了肉醬,直接可以包餃子吃了。你如果不想變成肉醬,那就回答我的問題。」蕭風直奔主題。

二驢捂著臉上的燙傷,咬咬牙:「我認栽,你問吧。」

「那批孩子,在哪?」蕭風看著二驢的眼睛,認真的問道。

二驢心中一驚,臉色不經意的變了變:「你是為了那批孩子來的?」

蕭風把二驢的表情變化全部納入眼底,點點頭:「沒錯,我是為了孩子來的。」

「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要放了我。」二驢眼珠子轉了轉,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蕭風輕蔑的笑了:「放了你?我想你搞錯你我的位置了吧?現在是你落在我手裡,你有資格提要求嗎?你不用說,我也知道,那批孩子你交給了日本人,對不對?」

「香蕉是你殺的?1二驢聽到這話,忽然意識到什麼,猛地瞪起眼睛。

蕭風坦然的點點頭:「沒錯,除了他,還有那個叫小野的日本人,都是我殺的。告訴我,他們要那批孩子幹什麼?1

二驢咬咬牙:「你不放了我,我死也不會說的。」

「好,既然你想要受盡酷刑再說,那我很樂意為你服務。哦,忘了給你看樣東西,呵呵。」說著話,從兜里掏出一張皮質東西,扔了過去。

二驢皺了皺眉頭,接過了皮質東西,打開一看,臉色大變,驚叫一聲,扔掉了手中的皮質面具。「你,你把香蕉的臉皮扒下來了?」說著話的時候,他的聲音中已經儘是恐懼。

「恭喜你,答對了。他不想回答我的問題,所以我就扒了他的皮。」蕭風如同惡魔般笑了。

二驢目光落在地上的人皮面具上,退下一軟,差點跪下。猶豫一番,最終認慫的點點頭:「我說,日本人要用那批孩子,來做初步實驗體。」

「吧」一聲,蕭風雙拳握在一起,因用力而骨節發出聲響。他的臉色陰沉下來,閃過一絲痛色:「實驗體?」

二驢身體哆嗦一下,忙道:「日本人說,這種實驗室不致命的,所以我才賣給他們的。」

「不致命?」蕭風看著二驢,真想把他現在就千刀萬剮0很好!!!那批孩子現在在哪,知道嗎?」

二驢搖搖頭:「不知道,不過我知道和我交易的那個日本人。」

「他叫什麼名字?住在什麼地方?」蕭風冷聲問道。

「他叫……」二驢剛準備說話,只見腦袋發出『啪』的一聲,鮮血伴隨著腦漿,炸散在空中。

二驢被一槍爆頭,蕭風想都不想,身體猛地撲到在地,翻滾了出去。幾乎是下一秒,他剛才所站的位置,幾顆狙擊槍子彈狠狠的擊中在地面,水泥飛濺而起。

蕭風心中大怒,馬上就能知道日本人的名字,二驢卻被一槍幹掉,今晚做的事情,全都變成了無用功!

「找死1蕭風身體猛地弓起,隨即如閃電般的撲向了別墅,嘴裡發出了與妖刀聯繫的特有暗號。

妖刀與蕭風兩人幾乎不分先後的來到別墅頂層,只見一個衣著暴露的女人,手裡握著一把狙擊槍,正瞄準著樓梯口的位置。

「風哥,小心。」妖刀猛地一把推開蕭風,狙擊子彈擦著妖刀的後背飛了過去,一道血箭飛。

蕭風驚怒,手一翻,一枚刀片脫手飛出,向著女人的手腕割去。

女人幾乎來不及反應,刀片割斷了她的手筋,狙擊手脫手落在了地上。女人看著蕭風冷笑幾聲,嘴巴一咬,鮮血流出嘴角,緩緩地倒在了地上。

蕭風忙衝上前,看著倒在地上已經沒了聲息的女人,臉色徹底的陰冷下來。「又是死士1

妖刀這時候也走過來,捏開女人的嘴巴,向裡面看了眼:「氰化鉀。」

「渡邊三郎,真是越來越好玩了1蕭風狠狠一拳砸在別墅的陽台上,眼睛中殺機大盛。

良久,蕭風收攏起心中的怒爆,看了眼妖刀:「你的傷沒事吧?」

「沒事。」妖刀搖搖頭,手向著後背抹了一把,儘是鮮血。

別墅下面,則此時也亂成了一團。在張羽的特意引導下,幾個黑道大哥沖入了別墅,撞見了讓他們驚訝震怒的一幕。

野狼幫的二號人物豺狼,此時正躺在一張大床上,懷裡摟著一個娘們,睡得正香呢。

「擦,難道是野狼幫勾結這幫野狗,惦記我們九泉黑道嗎?其心可誅啊1張羽指著床上的豺狼,難得的咬文嚼字!

幾個大哥聽到張羽的話,再看床上的豺狼,不由得全部滿臉憤怒,這放在道上可是大忌啊!尤其是現在眼見為實,他們哪能不相信!

「兄弟們,這野狼幫太他媽不是東西了,勾結野狗,吃裡扒外,按照道上的規矩,你們說怎麼辦?」火天這時候走了進來,再添一把火。

「三刀六洞1幾個火爆脾氣的大哥,哪裡還能忍受的住,衝上去,一腳踹開裸體女人,掄起巴掌朝著豺狼臉上就扇了過去。

豺狼悠悠醒過來,看著面前的幾個大漢,不由得有些愣了。自己正在賓館里開房,無緣無故的被砸暈了,怎麼醒來后,就一群老爺們在面前了?

再仔細一看,眼前幾位還都認識,不由得更是吃驚!低頭一看,自己赤身裸體呢0我說,甄老大,李老大,你們這是幹嘛呢?發生什麼事情了?」

甄老大也是個火爆脾氣,一耳光又扇了上去:「媽的,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媽讓狗給草了!

豺狼挨了一耳光,也怒了:「甄三,你他媽找死啊1雖然甄三是大哥,但勢力卻比野狼幫小了一些,所以豺狼雖然是野狼幫二號,也不怕他。

「野狼幫和野狗聯合在一起,想要吃下九泉黑道是吧?一夜之間滅了五湖幫,圍截天門大哥,這都是你們野狼幫乾的好事1甄老大怒聲說道。

豺狼聽到這話,臉色變了:「甄三,你說這話是要負責任的1隨即目光看向周圍的大哥,當他看到滿臉笑意的張羽時,心思一轉,猛然意識到什麼,驚叫道:「是天……」

話還沒說出口,張羽手中的軍刺已經刺入了他的肚子里,臉上儘是獰笑:「豺狼,你野狼幫不講規矩,勾結外來野狗,道上規矩,三刀六洞,滅其滿門!今天,我就代諸位大哥行刑1

您最近閱讀過: